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洪荒旧时 > 第一一〇章 通天问计

通天来到玄天宫,白石带着弟子们出来迎接,礼数周全。通天不敢怠慢,急忙下了奎牛,与白石见礼,先是谢了白石数次帮助的情义,然后两人并肩进入大殿。

白石让童子摆上仙酿灵果,然后然众人退下,只有女娲与后土在旁边相陪。通天能成为圣人,自然不是蠢笨之人,很快就从女娲和后土眼中的神情看出了点什么。

白石与通天的印象一向不错,也不隐瞒,重新向通天介绍两女,却是以道侣的身份。通天听了,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连道,“恭喜恭喜。”

女娲与后土大大方方上前见礼,通天惋惜的说,“道兄却也太不仗义,如此大事,竟然也不通知一声,今日却是要补上一杯喜酒。”

白石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与通天干了一杯,旁边后土解释道,“道兄想必也知道我玄天一脉,早被别人惦记上了,若是大肆声张,怕是让某些人更加不安,徒增烦恼而已。”

通天闻言,大有同病相怜之感,连连点头,又接连干了几杯。白石大约也明白他的来意,知道他现在压力不小,偏偏还只有在这里才能表露出一点。回到金鳌岛,便又要变成那个睥睨天下的通天教主。

白石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陪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良久之后,通天放下杯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道兄,这事难啊。”

白石点点头,道,“怕是都算计道我们两个头上来了。”

两人喝酒之时,也没有运用任何法力,现在都有了点醉意,通天眯着双眼,道,“人人都说三清乃是盘古正宗,当年分宝之时也是每人一件先天至宝,看是没有什么分别,其实,我吃亏可大了。”

白石明白他的意思,还是跟着问了一句,“此话怎讲?”

通天道,“那太极图、盘古幡都有镇压气运的功效,有了这两件宝贝人教、阐教自然就会长盛不衰。我的诛仙剑虽然也是先天至宝,可惜却是杀伐之物,镇不得气运。比起两位师兄,先天上就差了一筹。”

通天又对白石举杯,“这一杯敬你。若不是道兄上次让我得了崆峒印,怕是我截教气运更低。成汤立国,我门下几个弟子看准时机出手,让我截教在人间名声大震,夺得了几分气运,却全是道兄赠宝之因啊。”

白石笑道,“言重了,却是道友自己的福缘,与我何干?”又与通天干了一杯,“不知这次大劫,道友有何打算?”

“道兄门下,有诸多灵宝镇压,倒是无妨。我截教中,便趁这个时候闭了金鳌岛,只要不出世,怎么也不会有事吧。”

白石心中冷笑,就你门下那些人,有几个能真正避世不出?一个个因果牵扯,你想保全自己门下,怕是别人不会让你如愿吧。

想起前世看封神演义,截教门下弟子重义轻身,白石也不忍这些人死在别人的算计之下。便问道,“通天道友,你信不信我?”

通天大奇,若说这世上,有人让他佩服,感激的话,白石就是第一个,就算鸿钧还在其次,也只是敬畏而已。听了白石这样问,马上回答,“当然信,若是道友也不可信,便再无可信之人了。”

通天真情流露,让白石也一阵恻然,前世记忆中,就是这样一个有担当的奇男子,竟然会落到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不过现在有了自己,怎么也不会让他再有此等下场了。

白石问道,“有些话,若是说出来,还请道友不要怪罪。”

通天眼中精芒一闪,正襟危坐,道,“道友请讲。”

白石道,“道友也知道截教气运比起人教、阐教有所不如,虽然这些年能争夺些许,想来还是有限。那想要庇护门下众多弟子想必不易,何不去芜存菁?至于某些上榜之人,能占得天庭一席职位,也是造化,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通天听了,心中一动,不错,天庭毕竟是鸿钧道祖亲自封的正统,以前天庭重立之时不能安插截教门生进去,现在借封神的机会也一样能成功。自己门下弟子成千上万,不乏有一些资质不好,根基不厚之辈。便是成就仙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若是上得天庭封神,倒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白石又道,“其实我也有私心,我门下弟子甚少与人结下因果,便是上榜,也是寥寥无几,但大劫不止,谁也不敢保证会出什么意外。若是道友能依计行事,不但截教能摆脱目前得困境,便是我玄天教下,也能少担了不少心。”

本来通天对白石得提议还有几分疑惑,也想到白石是不是在算计自己,但是现在白石抢先说出了他的私心,通天反而更加信任白石了。白石门下得弟子,所有圣人都看在眼里,馋在心头,无一不是资质上佳之人。便是真要拿出来比根基的话,白石门下也真得没几个上榜之人,反观自己截教,也不得不承认,比起其他人来,却是稍逊一筹。

这些念头在通天心中一闪而过,通天迅速打定了主意,便依了白石也无不可,不过既然白石自己也承认有私心,那多少还要讨一点好处才行。

通天笑道,“便依道兄之言。只是,我门下弟子法宝稀少,怕是大劫之中多有损伤啊。”

白石听了,指着通天哈哈大笑,通天也不着恼,微笑以对,白石沉吟片刻,道,“你数位弟子,我也曾听说过,我看无当甚为顺眼,便给她炼制一件法宝吧。”白石记得前世得封神之战后,截教门下弟子中,只有无当对通天忠心耿耿,不离不弃,何况无当与多宝又是截教修为最高得,便存心让她增加点实力,压过多宝一头。至于多宝,先叛截教,随老子学道,后又归西方,实在让人看不顺眼。

白石唤来毓竹,取出乾坤鼎,又取出五行之精,炼成一个镯子。镯子上五条龙形,头尾衔接,每条龙又分别注入一点五行之灵,又将成圣时的功德取出部分,加入镯子中。这镯子也就成了一件上等先天灵宝,可攻可守,若是守势的话,便悬在头顶,五龙环绕,自动挡住一切攻击。若要进攻的话,出手就是五条龙,也是厉害无比。上面又有白石的立教功德,虽然只是很少一部分,但是也能增加气运,万邪不侵。

通天看见白石取出材料的时候,就被吓住了,先天五行之灵是何等珍贵,没想到白石会如此大方,后来看见白石加入立教的功德,更是感激。

通天接过镯子,往白石深深一揖首,白石慌忙避过,道,“道友这时作甚?”

通天道,“大恩不敢言谢,此宝太过贵重,日后有需要通天之时,只管吩咐,通天万死不辞。”

白石道,“也是你这弟子的福缘,你便不要这般多礼了。”

通天离去之后,女娲好奇的问白石,为何这般舍得,白石道,“通天道友虽然风光,万仙来朝,但是真正忠心的弟子却是不多,这无当便是其中最成器的一个。也是为日后门下弟子结下个善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