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治病


    第二天.秦沐阳就找来吴掌柜让他遍请附近的名医给浩天和惠娘治病,大夫们是来来往往,没有一个能治的。秦沐阳这顿时间都快有点崩溃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挚爱在眼前一点点的憔悴枯萎下去,那好比拿钝刀拉他的肉啊,,作为他的下属吴掌柜的也焦急,但是干着急没有办法。这天罗大成去送货就瞧见吴掌柜无精打采的样子,闲谈之间才知道秦沐阳病了,罗大成回家之后就跟家里人商量了一下,等致轩沐休时一家人提着礼品,登门拜访。


    秦沐阳这段时间煎熬的已不成样子,罗大成冷不丁的看到,一时没有认出来,直到秦沐阳开口说话,罗大成才认出这就是那个叫他罗大哥的年轻人。


    扶着秦沐阳瘦弱的身体问道“秦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就这一段时间没见,你咋变成这样”。


    看着罗大成满眼流露出的真诚和焦急之色,秦沐阳这段时间勉强支撑着自己的意志霎时间崩溃了,倒在罗大成的肩上就是大哭,从没有见到过如此颓废的秦沐阳,罗大成赶紧安慰道“兄弟,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解决呢,你这光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啊,来,先坐下慢慢说”秦沐阳哭出来倒也缓解这段时间的积郁,缓缓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罗大成听了也是一惊,“秦兄弟,带我去看看弟妹和孩子”。


    罗家人来到了娘两的病房,惠娘倒是可以行动但是行动已是缓慢了,看到罗家的一行人,挣扎着想起来。秦沐阳上前阻止了“惠娘不是外人,是罗大哥一家,我能有今天,也全仗着罗大哥帮扶”。


    “罗大哥,嫂子请见谅,惠娘不能与你们见礼”。


    “弟妹,不用外道,好歹秦兄弟称呼我一声大哥,一家人不用那个虚礼”罗大成和李氏及孩子们看到床上已经看不出多大年龄的孩子,全身上下,就看着脑袋还算正常,身上是真的只剩下皮了,看到此情此景,身为父母的罗大成和李氏眼泪也下来了,几个孩子更是不忍心看到小男孩的惨景,强忍着笑跟浩天打招呼,见到几个孩子浩天也感到很开心,惠娘抱着浩天说“浩天,那两个叫哥哥姐姐,这两个比你小你得叫弟弟和妹妹”。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你们好”说完浩天已没有力气说话了,罗大成抱起浩天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又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接着又看了李氏的面色心中已然有数了。李氏只是冲罗大成点点头,“秦兄弟,借一步说话”。


    秦沐阳将罗大成带到书房,罗大成此时也庆幸当初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听进师傅讲的这种毒的解法,其实罗大成只是爱好拳脚功夫,师傅有一手好医术但他不感兴趣,只是有次听师傅讲故事般的说起这种毒的症状和解法时,他就偶尔听进了心,真是万幸。


    “秦兄弟,弟妹和孩子都中了毒,大概能有四五年的时间,但这半年之中好像有人给他们吃了什么东西解毒,但不对症,只是缓解了毒的发作,我只是听过我师父提过这种毒的解法,要不然我试试吧”秦沐阳现在犹如听到天籁之音,激动的拉着罗大成的手“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看到秦沐阳如此的激动,罗大成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兄弟我没解过毒,但只能试试,放心,我会尽全力的”说完拿起桌上的笔开始把需要的药材都写上。


    写完后对秦沐阳说“兄弟,派可靠的人从不同药店分批购入,需要的量比较大,最好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你先买一批过来咱们先治病,孩子和弟妹的病不能再拖了。待会我会运功将毒逼出来”。


    拿着药单秦沐阳好像看到了希望“大哥,你放心,我会派心腹去购买,肯定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找来了柳成分派人员购买药材。柳成听说给小少爷治病也是兴奋的不得了,拿着药单就出去了。


    按照罗大成的吩咐,厨房已经开始烧水。罗大成和秦沐阳来到病房,李氏让孩子们出去,说爹要给弟弟治病,几个孩子乖乖的出去了。


    罗大成首先把浩天和惠娘的毒逼到体表,柳成那里先买来了第一匹药材李氏帮秦沐阳把惠娘和浩天放到跑过药水的浴盆里,外面的人不停的往里送热水,泡了一个时辰,桶里的水渐渐变成黑色,罗大成让里面的人出来喝药,经过药水这么一蒸。惠娘和浩天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开始泛起了红晕,忙活了半天的罗大成直接向秦沐阳告辞,说明日再来,秦沐阳哪肯啊,早就让吴掌柜备好了饭菜,一家人在秦沐阳那吃完了饭就起身告辞了。回来的路上,罗大成对李氏说”他娘,你不会怪我多管闲事吧”,李氏抱着妞妞和逸轩坐在车上听到罗大成的问话,不禁白了他一眼说“他爹,看到孩子那么可怜,你就能忍心坐视不理,咱们都是当爹娘的人,看到孩子成那个样子,我都恨不得活剐了那下毒的人,哎,你说大宅院有什么好,到处都是见不得人的龌龊事,连累孩子跟着受罪,造孽啊”。


    坐在李氏怀里的妞妞很好奇的问“爹,你咋还会治病啊,我怎么没看见你给别人治过病啊”


    罗大成听了女儿的话笑着答道“傻闺女,你爹哪会看什么病啊,只是偶尔听过你师公说过这种情况如何治而已,要是让你爹给人瞧病,还不把人给医死了”。


    听道罗大成的回答,妞妞听出感情他爹还拜了师傅,不禁又问道”爹,你拜师是学功夫吗?”


    听女儿的问话罗大成笑道“会什么功夫啊,就学点拳脚好防身,怎么闺女,你对这个感兴趣?”。


    一听罗大成会功夫,妞妞不禁满眼冒星星“爹,不如你教我们功夫吧,也好让我们有点防身的本事,最起码不能让人给欺负了你说是不是”。


    听了女儿的建议罗大成回头问其他的孩子“你们也想学功夫?告诉你们学功夫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吃苦受累的活,一旦学了,就不能退缩,你们还想学吗?”。


    其他几个孩子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爹,让我们学点拳脚功夫,至少将来有什么事我们不会成为拖累”大妞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罗大成。


    李氏听了孩子们的话心里一阵难受,怕影响孩子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听了大女儿的话罗大成心里也是一阵发紧,沉吟了半天才说“好,爹虽没有别的本事,但是拳脚还是可以的,从明天早上开始你跟你们大哥一起到后山里练,但是有一样,不能怕吃苦,还有就是不能和外人说起你们练武的事,懂了吗?”


    看到罗大成一脸严肃的神情,几个孩子同时点点头说“爹,我们明白”。


    一边的妞妞得寸进尺道“爹啊,我能不能学点暗器和用毒什么的,将来打不过人家我这不是还有后手吗?”


    逸轩听了也点点头说“爹,我和妹妹的想法一样,能教我们吗?”


    罗大成听了不禁苦笑,他家都是些什么孩子啊,尽往那狠招里学”。


    “孩子们啊,你爹我不是万能的,我哪能什么都会啊,你们先跟爹学着,至于学毒你爹是真的不会,等看到你师公你们在跟他学吧,哎,我说闺女啊,你咋想学用毒啊”,


    妞妞抬抬头,昂着得意的小脸说“爹,你不认为一刀杀死坏人太便宜他们了,我觉得用毒才最正确,让他们在痛苦中死去才是最好的惩罚,还有啊要是遇到歹毒的人对我用毒了怎么能办,至少我可以自救啊,再说用毒杀人那多省力啊,还不用见血,这多好啊”。


    一边的逸轩还不嫌捣乱的说“爹,我认为妹妹说太对了,我也是这样想的”。


    赶着牛车的罗大成听了一对儿女的话,不禁打了一哆嗦,歹亏是自己看大的孩子,对付的是外人,将来谁要是碰上他两不知道会怎么样。先替他们念声阿弥陀佛了。


    “行,爹知道了,有机会爹一定让你们学本事,明天早上可不许偷懒啊,孩子们,坐好咯”,罗大成一挥鞭,牛车就加快了速度。到家之后,李氏也不急着去加工厂,反正有王大嫂看着,也没什么大事,索性今天就不去了,领着孩子们到菜园子里拔了会儿草,妞妞的种的早菜,罗家都吃了一茬了,今天晚上李氏打算包饺子吃,有段时间没给给子们做饭了,李氏有时觉得自己这个娘当的还真是不太称职。一听吃饺子,大家都很高兴“娘,咱们吃韭菜馅搁点肉再搁点蚬子肉,想想都鲜”看着馋姑娘一脸的陶醉相,李氏也乐了,“行,就按你说的包,”大妞拎着刀去割韭菜,李氏则拿着刀把生蚬子给扩开,取出里面的肉。


    “娘,你说秦叔叔的儿子还能恢复过来吗?”看到浩天的惨像,妞妞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谁说的准呢,孩子是最无辜的,下手的人也太歹毒,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你们几个给娘听着以后不管是嫁还是娶,咱们都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知道吗?”。


    三个孩子齐刷刷的说“娘,我们知道”


    李氏叹了口气说“娘是担心,一旦后宅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家就不成家了,娘不希望这样的事在咱们家里发生。”


    “娘,你别担心我们也学好了本事,我看谁敢欺负我们,灭了他丫的”妞妞一副恶狠狠的小样子逗笑了大家。


    “孩子们你们记住这样一句话,明面上的敌人算不上是敌人,只有那些面上笑眯眯,背后捅刀子的人才是可怕的,所以你们不能轻视任何一个对手,站在正确的位置上看待对手。”


    “娘,你放心吧,我们知道了”大妞安慰李氏,其实今天所见的一幕对家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冲击,大家的心里都不平静。晚饭吃的饺子还真是好吃,一家人逗吃的心满意足,“娘,我怎么觉得这生的拌到馅里比熟的要好吃多了”大妞有点疑惑


    “姐姐,你说的对,生的肉里本身就带着汤汁,那东西很鲜的,熟的就不行了,所以说呢做馅料还是生阔这样好吃”妞妞解释道,李氏爱怜摸摸女儿的小脸蛋说“就你个小馋猫知道的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