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农门娇 > 秦府往事(二)

秦府往事(二)


郑玉梅的孩子是由她亲自来喂养,请来的奶娘都让她放一边了,秦永业对此很是不理解。自打秦老爷发话,秦永业倒是收敛了很多,在他心里面郑玉梅是很美,但那种美只能用于欣赏,哪像文氏虽然没有玉梅的美丽和高贵,但是到了床上,就真的无愧于花魁娘子女儿的称号。那种火热让秦永业就如抽大烟,越抽越上瘾。


郑玉梅对于秦永业的的示好便显得很淡然,其实心里是对他失望透顶,这个人对她来说只是孩子的父亲而已,剩下的什么都没有了。还好自己身边有个从小照顾她长大的奶娘陪着她,不然的话,她是真的不想呆在这个家里。郑玉龙安葬了父母后过来探望妹妹,玉龙的到访让玉梅觉得又找到了主心骨,抱着哥哥痛哭一场,玉梅心里的愤懑终于得到了发泄,郑玉龙问清了玉梅的现状后,恨不得立马找秦永业算账,还好奶娘和妹妹及时拉住了他。


“妹妹。如果觉得不开心,咱就和离,离开了秦家,哥养活你,咱也不是没有钱”,


“哥,虽然我对秦永业这个人失望透顶,但是在这个家里公公和婆婆对我都挺好的,我还有孩子,为了孩子我也得好好的活下去”,玉龙抱着可爱的外甥真是亲不够,怎么看怎么像妹妹小时候的样子。


“爹和娘要是活着,能看到如此可爱的小外孙,不知道该多高兴啊,”玉龙抱着孩子对妹妹说。提到爹娘玉梅的眼泪就留了下来,玉龙吓得赶紧的安慰妹妹“妹妹,不带这样的,刚出月,可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对了还有一件事,爹临终前希望我能送他们会故乡”。


玉梅听了也是一惊“你的意思是…”郑玉龙点点头说“让我认祖归宗”。


兄妹两在房中谈了半天,除了了秦沐阳小朋友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之后郑玉龙分别找了秦老爷和秦永业谈了话。找秦老爷是将父母的遗言带给他无非是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之类,对于秦老爷郑玉龙还是很尊敬的,毕竟两家的交情搁在那儿,对于秦永业郑玉龙可真是没客气,见着秦永业的第一面当胸就给了他一拳“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揍你吗?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的?还记得不,你会好好爱我妹妹的,啊,你就爱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到底长了几颗心,这么多的女人分来分去的,到我妹妹这儿你还剩什么?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看看你当初给我写的保证你做到了几样?”郑玉龙拿出小时候诱骗秦永业写下的保证书,看到当年自己写的保证书,秦永业也觉得无地自容“大哥,你消消气,我虽然好点女人,但是别的毛病没有,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俩。”秦永业一脸的讨好表情,没办法自己的小辫子捏在人家手里,再说他也打不过郑玉龙,人家可是有功夫在身的。当年郑远山怕夫妻两百年之后没有人保护兄妹两,打小就让儿子拜师学艺,郑玉龙也聪明,三年满了就让师傅给撵下山了,没办法趟上个聪明徒弟也是师傅的悲哀,没有东西教人家了,不赶他走,留着他看自己的笑话不成。这一点秦永业是深知自己无论哪一面都斗不过这个大舅哥。郑玉龙对他来讲既是佩服与羡慕,又是敬畏与害怕。要是把郑玉龙惹怒了,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当年几个人一起玩耍时,玉梅被一条蛇吓住了,郑玉龙上前就捉住了蛇头将他捏碎,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戾,长大了自己更不敢惹了。


“大哥,你放心,家里的这几个妾我保证不让他们去惹玉梅,真的,有玉梅在谁也大不过她去。”


“秦永业,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讲的话,要想过好日子,就好好的对我妹妹,不想过你两趁早赶紧散,我立马带我妹妹和外甥离开。”


秦永业听了这哪行啊,儿子走了,老爷子不干啊,还不活剐了他。


“大哥大哥,你千万别生气,玉梅是我正牌娘子,我保证不会让她受一点的委屈,”。


郑玉龙厉目扫过秦永业的那比较真诚的目光“好,我今天暂且饶过你,让你的那些女人老实一点,别去琢磨我妹妹。”敲打了一遍秦永业后。郑玉龙在第二天就离开了秦家。


秦永业送走了大舅哥后倒是转变了不少,对母子两是关怀备至,时常抱着儿子陪着妻子散散步,对秦永业的转变玉梅倒是乐见其成。夫妻二人的关系也渐渐的融洽起来,秦老爷夫妇对儿子和媳妇的关系和好是最开心的,人常说家和万事兴。文英这段时间可是老实多了,没办法啊,自己的亲娘,让人家正室给弄进太师府了。想讨个主意还得看人家太师府让不让进。所以现在只能夹着尾巴乖乖的做人。


玉梅现在每天没事就抱着孩子陪婆婆聊聊天,要不就帮着料理家务,秦老爷对这个大孙子可是疼爱有加,没事就抱着去跟朋友们显摆。


曹氏渐渐将家里的事物交给玉梅去打理,对于打理内宅事物,玉梅娘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训练她,所以秦家的内宅账册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秦家现在显现的一派平和,婆媳两没事时候就去逛逛街,在不就去烧烧香拜拜佛的,小沐阳现在已经是满地跑的年龄了,说话是呗溜,秦老爷没事就爱和孙子到书房里去认字,要不怎么说聪明人生的孩子基因就是好,秦沐阳小时候就表现出来聪明的天赋,秦老爷教的诗句只要教上几遍就会了,而且还不忘。


喜的秦老爷到处吹捧,做为孩子的父亲秦永业也是很开心,没事就陪着孩子学写字,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时候有人就不满了,那些个妾哪个是省油的灯啊,就秦永业的晚上归宿那是打得不可开交,郑玉梅将这些个妾全部安排在一个院子里,秦永业在那个院子里有一个单独房间,一个月20天住在那个院子里,有十天是陪自己和孩子,玉梅这儿倒是清净了,秦永业却头大了,三个女人三只老虎,住了一段时间后,秦永业就再也不去了,受不了了,自己个的小身板,他还不想那么快被榨干,但是秦永业离开那个院子十天后就传来文氏怀孕的消息,秦永业知道后,让玉梅将文氏重新安排了院子,怀孕后的文氏倒也安静,秦永业可是三地方跑,忙的倒也不亦乐乎,转过年文氏产下一名男婴,秦家老两口乐得啊,秦家终于不用一脉单传了。沐阳五岁时,玉梅生了一场大病,秦家遍请名医都没有办法,都无法诊断到底是什么病,刚开始人还清醒越到后来越是昏睡的时间多,小沐阳就紧紧的守在母亲的身边,秦玉梅在一次清醒过来时让奶娘给哥哥传去消息,又把身边紧要的东西交给沐阳,嘱咐奶娘好好照顾沐阳,她怕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有些东西让奶娘代沐阳保管,等郑玉龙带着一队人马赶到时,秦家灵堂都搭好了,郑玉龙那个悔啊,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见了妹妹最后一面的郑玉龙,直接就将刀架在秦永业的脖子上,他不相信好好的妹妹怎么会突然死了,秦永业赌咒发誓是真的与他无关啊,秦老爷也出面保证,郑玉龙才放了秦永业,玉梅的丧事办完后,郑玉龙打算带沐阳走,这不是摘老人家的心肝吗,秦老爷差点给郑玉龙跪下了,保证只要他在没人敢动沐阳,郑玉龙离开秦家大门时,头也没回一把匕首直插房梁上,“记住,善待孩子,沐阳要是有三长两短,便是我踏平秦家之日,这把匕首就留个纪念吧”说完,带人扬长而去。一年后秦老爷病逝,文氏扶正,而秦永业自玉梅离去就开始故态复萌,再加上文氏的曲意迎承,对沐阳的也渐渐淡漠了,小沐阳开始了的灰暗童年。文氏可以薄待他,但真不敢动他,郑玉龙那把匕首至今还插在他家的饭量上,不是不想拿下来,而是找来的人根本拿不下来,每天看着这把匕首,文氏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