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农门娇 > 秦家往事(一)

    秦家往事(一)


    秦家之所以能成为大富之家还得从秦永业的父亲秦百川说起,秦百川当年只是得月楼的一个小小的伙计,由于他聪明能干,能说会到,为人诚信仗义,深得老掌柜曹智的赏识,在老掌柜的刻意培养下,秦百川一点点升到管事,曹掌柜夫妇二人觉得秦百川这个人长得不错,人品也好,就做主将唯一的女儿曹青嫁给了秦百川,但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有第二个女人,对这个条件秦百川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的妻子摸样生的漂亮,为人贤惠大方,自己疼都疼不过来那还舍得找别人。老掌柜夫妇百年后得月楼就成了秦百川的产业,对于做生意秦百川那就是如鱼得水啊,得月楼让他经营得跃然成为金阳县第一楼,赚了人生第一笔财富的秦百川开始在天历朝各地开酒楼,随着财富的积累他又开始瞄上了跑马队生意,运一些周边各国稀缺的物资来换取昂贵的皮毛和珠宝等物品,随后在各地开始经营珠宝首饰和绸缎生意,秦家的财富在秦百川的经营下是越积越厚,而曹氏已经给他生了一男三女,对于当年的承诺秦百川一直信守,曹氏见相公即便是发了财也没有任何变化时,终于放心的在家相夫教子,料理家事。秦百川家的人口也简单,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寡母守着他长大,这也许是当年曹掌柜看上他,把女儿嫁给他的主要原因。婆婆对于这唯一的男孙秦永业是格外的疼宠,儿子小的时候想疼吧家里没钱也没那个条件,如今家里有钱了,就把当年儿子没有的得到的全部补偿到孙子身上。秦百川在南方进货时认识了一位同样做绸缎生意的郑远山,两人第一次见面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郑远山还热情邀请秦百川到家里做客。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份保障,再说秦百川觉得郑远山这个人为人豪爽但不失精明,是可以作为朋友来交往的。便也应邀来郑家拜访,郑远山亲自出来迎接“秦兄弟,可算是把你盼来了,来,咱屋里请”。


    来到郑家秦百川才知道什么叫有钱,别看郑远山穿着普通,可到了人家里才知道什么叫真人不露相,这才是真正的大富之家。


    “郑兄,到了你这里我可是开了眼界了”秦百川赞叹道。


    “秦兄弟说哪里话,我这里是祖上留下的产业,到了我这里只能赚点小钱糊糊口而已。”郑远山笑着说道。


    郑家的布置古朴而典雅却并不大气,宅院子很大,秦百川一路走过来,没见着多少人影,心里不禁感到疑惑。一边陪着的郑远山也看出了秦百川的疑惑,


    就解释道“我们家里人口少,就我妻子外加一双儿女,亲戚大都住在外地,家里也用不了那么多的人,大部分院子都让我租出去了,他们另外开门,不走主院。想想刚进来陈远山说的话,也许他真的是靠祖产生活也说不定。来到主屋,待两人坐下,便有下人过来端茶送水,屋里的布置倒是很典雅,很有生活气息。陈远山的妻子陈氏带着一双儿女过来见礼。


    见到陈氏的第一眼秦百川觉得很难用美这个词来形容,那真是天生丽质,楚楚动人,很有南方女子特有的韵味。


    “嫂子,今日上门可要叨扰你了”秦百川上前施礼道。


    “秦兄弟,客气了,你能来我们可是欢迎之至啊”陈氏轻声慢语道


    “这是我的一双儿女,大儿郑玉龙,小女郑玉梅,你们两个还不给秦叔叔见礼”郑远山介绍道。


    两个孩子一一见礼,秦百川看到这对儿女,那真是生得好,长相都随了父母的优点,男的俊女的俏,一看就让人喜欢,细打听儿子10岁,女儿八岁,秦百川给每个孩子带了见面礼。两个孩子道声谢便随母亲出去了。


    “郑兄,你的一双儿女可真是生的好啊,真是羡煞我了”。


    对自己的子女的称赞哪个做父母都会高兴,但是嘴里却总谦虚的说“哪里啊,就一般吧”,郑远山也不列外。


    这两位仁兄交谈了一上午,还未尽兴,二人越聊越投契,郑远山对秦百川的评价也越来越高。


    在郑家用过饭,秦百川便告辞回去了,但俩人约定要常来常往。在当地有了郑远山的帮助,秦家的生意做的是顺风水水,经过几年的交往,彼此也有了深入的了解,郑远山也曾带着全家到秦府拜访过。双方对彼此的家世和人品都很满意。秦百川就带着聘礼趁机向郑家提亲,想求娶郑玉梅为儿媳,秦家的儿子,郑远山夫妇也见过,人还不错,就答应了求亲。约定在郑玉梅15岁时在成亲。秦家在郑家的协助下事业更是上了一层楼,挤进天历朝富豪榜单。等秦百川想锻炼儿子接替时,却发现儿子已经被宠的不成样子了,整天的女人堆里打转转,两个贴身丫头都与他****不清,秦百川一怒之下发卖了两个丫头,儿子由自己亲自来教管,秦百川只要出去谈生意都带上儿子,秦永业也不亏是秦百川的儿子,对商业


    敏锐的基因立马显现出来,秦永业的加入让秦百川的事业发展如虎添翼,但是偏好女人的毛病却一直没改,在秦百川的压制下倒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在郑玉梅年满十五岁时,秦家正式下聘,等到两人大婚时,郑家的嫁妆可以说是十里红妆,凡是有孩子的人家没有人不羡慕的。送亲的人是郑玉龙,在秦家待满三天就匆匆回去了,秦百川本想相留一打听原来是亲家夫妇身体欠安,便备好好礼品让夫妻两送大哥上了船。


    夫妻两新婚倒也和美,但是自打郑玉梅怀孕后,秦永业的老毛病犯了,经常出去粘花惹草,郑玉梅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怀着身孕暂时拿他还真没有办法。可是秦永业这回是玩大了,竟然与文家外室的女儿勾搭在一起,文家是谁那是天历朝太师,堂堂的官家而且还是大官,秦家实在是惹不起啊,文家外室来闹,秦百川也招架不住,只能委屈媳妇了,知道了这件事的郑玉梅是真的对秦永业失望了,面对公公和婆婆的请求,郑玉梅强忍不满的答应了。随后秦家正式将文英文氏抬进们当了妾。文氏刚进门倒是乖了一段日子,但是**楼花魁的女儿的名声可不是白给的,文氏是缠住了秦永业,对于不争气的儿子,秦百川时不时的敲打他一下,让他别忘了还有正头夫人呢。郑玉梅怀孕6个月家里抬进了第二位姨娘王氏一位商户的女儿,临到郑玉梅临盆的前一天秦家又抬进了第三位姨娘张氏一位县令的庶女。那真是洞房歌舞欢,哪见旧人生产难,第二天凌晨,郑玉梅的丫鬟春花就跑到了秦老爷的院子里说少夫人要生了。


    秦百川赶紧吩咐下人将接生婆送到少夫人的院子,厨房里的人也开始烧热水,秦家上下都动了起来,唯独少了马上要做爹的秦永业。秦百川坐在院子里,听到产房传来的叫喊声,心中那个悔啊,悔不该当初向郑家提亲毁了玉梅的一生幸福。“去,把少爷给我叫来,就是抬也要给我抬来”秦百川怒气冲冲的吩咐下人,时间不长一脸睡眼朦胧的秦永业就让下人给叫过来,“畜生,给我跪下,”秦老爷的一声怒喝吧秦永业给吓了一跳,赶紧的跪在秦百川的面前,“知道吗,你马上要做爹了,你这不着调的东西,哪有做爹的自觉啊,孩子什么时候生下来,你什么时候起来。”秦老爷这次是真的怒了。孩子倒是很争气的没有让他爹跪很长时间,不大会功夫产婆就出来报喜,“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少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秦老爷高兴的从座位上跳起来,曹氏也高兴秦家有传人了,“赏,今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赏”秦老爷高兴地立马变成了散财童子。“爹,我要当爹了?”跪在地上的秦永业高兴的站起来。


    “臭小子,都当爹的人还没有正行,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对她们母子两不好的话,我就取消你的所有开支,你的妾,全都给我滚出去,我们秦家就当没有你”秦老爷的话说的很重,秦永业听了心里也是一寒。玉梅正在做月期间噩耗传来,郑远山夫妇双双去世,郑玉梅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抱着孩子就在那儿默默的流泪,曹氏一看这可不行啊,这还在坐月子呢,就和玉梅的奶娘丫鬟们百般劝解,再加上孩子的哭声提醒她,不是没有人爱她了,她还有儿子。秦沐阳小朋友的哭声是彻底的挽救了他娘的一条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