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农门娇 > 得月楼火了

    得月楼火了


    得月楼自打买了海菜包子配方就取名翡翠包子,翡翠包子一推出后,这个时空被腌菜及炖菜荼毒了很久的人们味蕾渐渐恢复,海鲜的美味,让他们对美味有了重新的认识,得月楼的大厨们经李氏的启发,认识到原来菜还可以炒着吃,一改传统的炖,煮,蒸的做菜手法。煎炒烹炸现在是得心应手,那比原来的炖菜味道可是有天壤之别,再加上罗家每天提供的新鲜海产,那味道绝了,那些食客不仅没有见过那些东西,更没有吃过,人常说****被禁锢太久一旦爆发,其影响力是难以估计的。这个时代的人也是如此,以前没有比较时候,蒸菜,炖菜,人们会觉得很好吃,甚至可以说是美味,但是这人啊就怕比较,得月楼的美味让那些老饕餮们觉得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感觉,罗大成三不动就提供不同菜谱给他们,这下得月楼出名了,刚开始时回头客在这流连忘返,架不住人们八卦,富人商贾趋之若鹜,再后来凡是有点钱的人家携家带口的过来吃,周边邻县的富贾听闻也都跑过来改善生活,


    现在的得月楼是一座难求,很多人为了一品美味宁肯坐在车里等位,这一等不要紧,可等的人多了,可就影响了县城的交通了,县令大人没办法只好央求秦沐阳想办法解决,谁让自己也是人家酒楼里的常客呢。


    秦沐阳做在屋里正思考今后酒楼的发展,就听见“扣扣“敲门声


    头也没抬的喊了声”进来”此时找他的没有别人,就见吴掌柜抱着账本兴冲冲的进来“少爷,大喜,你知道咱们酒楼今天买了多少量银子足足2000千两”看着吴掌柜兴奋地表情,秦沐阳的表现倒是很冷静,“吴掌柜,来坐下说。”本来挺兴奋的吴掌柜见自家少爷一脸平静不解的问“少爷,怎么没见你高兴,这个数额你不满意”


    秦大公子微微一笑“掌柜的,说哪里话,怎么可能不满意,这么个小县城有这样的数额已经够好了,我是在想咱们得月楼的未来发展,不知吴掌柜的有什么高见”


    被少爷明亮笑容晃了一眼的吴掌柜赶紧回神答道“少爷,小的以为咱们的酒楼菜色,口味那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毕竟这个地方是个小小的县城,如果只在这里发展没有多大的扩张空间,不如我们向繁华富裕的地方发展,赚更多的银子便指日可待,”


    “我也正有此意,吴掌柜我想在大都开一家酒楼,房子正在装修中,咱们酒楼现在的厨师调配有没有问题,我想调几位厨师去大都。”


    “少爷,厨师没有问题,几个学徒的已经可以上灶,伙计我们可以从夫人陪嫁的庄子里挑一些机灵能干的,掌柜的人选可就的你自己选了”。


    “吴掌柜,春姨现在身体还好吗?”秦沐阳话题一转让吴掌柜的思维有点跟不上“我娘,现在身体很好,整天在家逗弄几个孙子。只是经常提起夫人和少爷你时倒是经常落泪。”吴掌柜想起这些也不禁黯然,“等我有空闲一定去看看春姨,吴掌柜,大都的掌柜你有什么人可以推荐吗?有一条秦府的人不用。”


    “少爷,人选倒有一个,这个人早些年夫人救过他一命,后来夫人见他一家老小的也没甚营生,就安排他进了秦家在大都的富贵楼当伙计,由于他人机灵勤快,嘴皮子也利索深得老掌柜的赏识,后来老掌柜的退了之后就举荐他当掌柜,当时富贵楼让他经营的风生水起,但是得罪了现任夫人的弟弟,让秦家给辞了”


    “吴掌柜,这人为什么事得罪了那个小霸王,?”


    “他看不过那人的弟弟对死去夫人的言语不敬,揍了他一顿,你说现在的夫人能留他吗”


    “吴掌柜,这人叫什么名字,具体住哪你知道吗?“


    “他叫王德生,跟我差不多大,家就住在大都,夫人陪嫁的庄子附近,在那买了几亩田,一家人以种地为生。要找他也不难,到庄子附近一打听就知道。”


    “行,我知道了,厨师的人选你安排好,这几日我会派人带他们去大都,另外咱们酒楼从明天开始实行限时限量,其他酒楼最近都有什么异动?”,


    一想到其他酒楼跳脚的样子吴掌柜就想笑“他们是蠢蠢****,但不得其法,做的四不像,有的食客吃完了还中毒了,那几家没少赔人家”。


    “老吴啊,咱们这儿的食材一定要保证新鲜干净,煮的海鲜里最近加绿豆了吗?”


    “少爷你放心,我们可是按照罗家提供方法加工,绝对没有问题,而且罗家送来的都是鲜活的,连海水都给拉了来,”。


    “看来罗家的保密度做的很好,是个有信用的人,老吴明天通知罗大成多备干菜,等大都的开业,天也要热了,这儿和大都的干菜需要量会不少,还有挑一些精明能干的训练出来,有什么问题再商量”。


    “是,少爷我马上去办“


    第二天得月楼的限时限量也没有阻止了人们对美食的热情,大家想尽一切办法托人情走关系,就盼着能吃上一顿美味,一些自恃有身份的官员商贾,托关系都托到秦沐阳那里,借着这个机会,秦大少爷倒是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大都的酒楼装修完毕,秦沐阳也亲自带人去了大都,这次他亲自请王德生出山。让侍卫柳青带人到新建好的望江楼安顿好,他则买了礼物带着柳成去找王德生,其实关于大都的望江楼他也曾考虑过让吴掌柜过来接管,但是大都这个地界人际关系太复杂,不熟悉人头关系很难保不出错,


    而望江楼是他起步的关键,不容出差,,一个忠心又能干的掌柜是关键,来到了手下打听到的地方,眼前六间茅屋,院内倒是收拾的干净利素。“家里有人吗?”柳成进到院子里喊着,“这是谁呀”从屋内走出了一位50多岁,面容苍老却很有精神头的老妇。


    秦沐阳上前一施礼道“敢问大娘,这可是王德生王大哥家,”老****上下打量一遍,很陌生的一位公子哥,也不知找儿子有什么事“正是这里,不知两位有何事找我儿”


    “大娘,我此来是有要事王大哥相商,不知王大哥在不在”


    “在是在,但是这会儿他下地了,一会就能回来,你们先请进”,


    “惠娘来客人了”一会儿进来一位面容清瘦,长相柔美的30来岁左右的****给上了茶。


    “惠娘,去找德生回来,就说家里有人找”惠娘转身出去了


    “奶奶,妹妹醒了”一声怯怯的声音吸引了秦沐阳的注意力,门口站着个5,6岁大的小男孩,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一听孙女醒了,老太太边让主仆稍坐会儿,便匆匆离开了。


    秦沐阳朝小男孩招了招手,小男孩犹豫了一下,便一步一步挪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秦大公子露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小家伙看了看秦沐阳,大着胆子说“我叫王天瑞”


    “那小天瑞能告诉叔叔家里都有什么人吗?叔叔给你糖吃”冲柳成使了个眼色,柳成会意的出去从车上搬下了一堆的礼物。从小男孩口中得知王德生有姐弟三人,大姐已经出嫁,弟弟也成亲了,王德生本人有四个孩子三男一女,小天瑞就是第三个儿子,,两个人说来谈往的很快就混熟了,秦沐阳打开带来的糕点和糖果给小天瑞吃,小天瑞瞪着大眼睛瞅瞅糕点和糖果又看看秦沐阳,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说“叔叔,点心和糖果能不能给妹妹吃”秦沐阳不禁感叹这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点点头,把糕点和糖果放在他手里,“叔叔,等会我再陪你说话,我先给妹妹送去”说完一溜烟的跑了,打量着房间的摆设,很干净,也很简陋,看来王德生当了掌柜期间真的很忠于职守,不用看别的,看这家也该明白了。


    “爹,你回来了”小天瑞的喊声惊醒陷入沉思中的秦沐阳,王德生抱着孩子走进屋里时,秦沐阳也正好站起来两人的目光相对,秦沐阳看到的是身材魁梧,面容虽然消瘦但不乏俊逸,目光炯炯有神看此人的容貌陌生中有熟悉的感觉,但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王德生看到眼前英俊帅气分度翩翩的年青人时,眼睛顿时红了,“少爷”五尺高的汉子难掩激动的表情看到如此激动的王德生心中不由得一动,“王大哥,我们是不是见过面”王德生点点头,脑中灵光一闪,不由得也激动的叫起来“王大哥,你就是当年那个救了我的人”见少爷人认出自己,王德生很大方的承认,


    “少爷,你咋找来的”面对恩人的孩子,王德生的内心一时间难以平静。


    “王大哥,没想到咱们还是那么有渊源,我这次来是请你出山,不知大哥能否卖小弟一个面子”秦沐阳一脸诚恳的说


    “少爷,你这是要开自己的产业?”


    “是,我要在大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酒楼,名字我都取好了叫望江楼,大哥你看如何”


    “少爷,太好了”王德生一脸的兴奋,“少爷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说话声中带了一丝哽咽,瞧着王德生又是高兴又是落泪把秦沐阳搞得蒙头转向,“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如此一说?”


    王德生用衣袖拭了拭眼睛说“少爷你先坐,这事说起来话就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