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九章 腥风血雨

浩瀚海面,一片腥风血雨。

攻城拨寨,厮杀不断。

三天三夜,只见一片火红。

“王,王,不好了。华风皇宫正殿,百官列朝上,一武将连滚带爬的冲进了皇宫正殿,面色惊惧之极。

元辰空顿时双眼一沉,冷喝道“成何体统。

来将连忙一跤跪侧,双手发颤的递上手中的信息,整个脸色一片灰败之色。

元辰空身边的太监总管,立刿步下去,把信息呈上给元辰空,元辰空打开一看,就是那一直泰山崩于面前依旧巍然不动的脸色,也陡然大变,一把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信件。

上面没有多余的消息,只有四个血字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那可是他华风绝对的力量那可是他华风这么多年养着的上百万兵马,全军覆没,全军覆没。

五指捏的咔嚓作响,元辰空的脸色扭曲的几乎不能看。

他的上百万军队全军覆没,那他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对抗东海和南海。他还有什么力量在来称雅。

该死的,该死的。

下方罗列在两旁的文武百官,见他们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脸色大变,不由一个个的也。然了起来,面面相觑满脸沉色。

“怎么回事?元辰空握住手中的消息,半响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开……

“我们遭遇了埋伏,东海的人早就等在了那里,宰相他们全被冰舞月杀了。下方浑身都在打颤的武将,脸上几乎都要哭了出来。

“砰。元辰空听言一把狠狠的拍在了龙椅的扶手上,整个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舞月,舞月。”

下方的文武百官只知道宰相被他们的王派出去办事,具休办什么事情则不知道,那样隐秘的举动,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此时听言一个个哗然之极,冰舞月杀了他们的宰相,那他们的宰相在那?难道冰舞月已经攻进他们华风大陆了不成?

惶隍不安,瞬间蔓延至整个大殿。

百万士兵沉没,华风和黑历在无可动摇根基的力量。

而就在华风惶然之时,他身边的南海海王也一举灭了西海和北海的两处分兵。

南海内海。

“海王,幸不辱命。一身红色甲胄的雀羽率领着万艘战船与南海海王轩辕圣汇合在一处。

轩辕圣满脸喜悦,大声道“好,好,不惯是东海的二王果然厉害,哈哈。”

放眼前方,西海和北海的分兵,死的死,降的降,无数的红黄二色战船,要不是破败不堪沉进了海里,就是被南海吞并了去,此时,放眼整个南海内海海域,那里还有属于西海和北海的人和战船有的,只有他们,只有他们南海和东海。

“王,趁胜追击。站在轩辕圣身后的杜飞也是满脸兴奋,压低了声音朝轩辕圣道。

他们只灭了西海和北海的分兵,这俘虏和战船就不知道缴获了多少,为他们南海提高了多少的战斗力量,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现在,冥夜对上的是西海和北海的正面队伍,那若是缴获不知道要收罗多少势力下来,可远远不止他们现在所得的这么少,此时,不过去插一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轩辕圣夜不是糊涂人,听杜飞一点,顿时哈哈大笑着朝雀羽道:走,我们去助夜兄一臂之力。

雀羽闻言扬眉一笑,高声道:“正有些意。”

好。轩辕圣当即一应,一挥手,身后停泊的万干战船,朝着冥夜和西海北海对战的方向驶去。

雀羽见此微微侧了侧头,身后的海将立刻悄无声息的退下没有引起任何敌人的注意。

轻微的一笑,雀羽手指一横,东海战船立见尾随了上去。

海风飞扬,初夏时节的风,在这块土地上已经开始相当的炙热了。

火,早已经灭了下去,不灭的只有激烈的厮杀。

围攻,被一把火烧了西海和北海几乎三分之二的战船,还没等西海和北海缓和过来,冥夜领着海皇战船已经冲了上来。

常彪在前,冥夜在后,前后夹击,把完全陷入混乱的西海和北海,整个的包围在了里面,合了饺子。

厮杀,无止尽的厮杀。

东海趁胜追击,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

西海和北海仓促还击,一切匆忙而就谁赢谁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合围,不全部合围,总是为合围中的西海和北海的人马,留出一各出路,不大,但是绝对能够逃命,为他们留下一各看的见的生路,绝对不把所有人逼入死地。

人,真的置入死地,那绝望下的爆发力,是一个太未知的数掘,那样的拼命冲杀,要想全灭,那付出的代价也许会大到东海无法想象。

因此,冥夜留给了他们一务生路,有生路在前面,没有人会想着我要拼命,只会有人想着,我要逃出去,我要逃出生天。

因此,冥夜带领着两方合围的人马,很轻易的一点一点的蚕食掉西海和北海的势力。

围一处,我全歼然后我在追上去,我在围我在全歼。

生路,我随时都给你留着,让你们逃命,让你们看见希望,但是就在这样的希望下,不断的吃掉慢忙逃命的人。

很轻松,付出的代价绝对与血拼不成比例。

“王,我们还刺下不到干艘战船了。”西海王后咬紧了牙,看着西海海王。

海面上到处都是东海的海皇战船,他们和北海被东海这么追着的厮杀,毁灭了太多了力量。

西海海王看着茫茫大海,没有说话,只是那眼阴沉的能够往下滴水。一步错,步步错,踏入了冥夜的连环陷阱,想拨出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冥夜,东海海王冥夜,葺的太精,步的太深。

“冲出去,必须冲出去。冷冷的命令声从身边响起,身旁另一各船上的蓝凌,那一身的冰冷已经不是万年寒冰可以比拟,简直就是千万年才能拥有他这样的气息了。

西海海王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一挥手。

蓝凌说的对,冲出去,面前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奈路,冲,冲出去他们就还有一丝机会,回到他们的地盘上,冥夜就是有千头万臂,想要灭他们西海和北海,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怕他们这一次在这里,损失的是西海和北海的绝对势力那怕这一次他们杞了太鲁莽的错误。

但是,若是冲不出去,那就一切俱往矣,没有了海王的西海和北海,那就只有等着被冥夜蚕食掉。

冲,必须冲出去。

西海和北海,还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战场,扬起风帆,不要命的朝前冲去,冲破冥夜的天罗地网。

“王,舍弃战船,坐小船走。”西海战将满脸的严肃。

对,王上,你们先走我们在后面抵着,一定争取时间。一旁蓝凌的船上,北海的战将也是面色严肃的不能在严肃。

蓝凌顿时皱起了眉,他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没有时间了,走北海有王上,绝对可以在起,那么我们今日的一切就值得了,王上,快走吧。”北海战将二话不说越俎代庖的解下了战船土系着的小船。

“是,只要王上还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你们快走。”西海战将更直接,直接把西海海王和王后推了下去。

旌旗招展,千艘战船掉转方向,朝着身后的冥夜拼死冲来这是不要命了,这是舍弃的生命,为他们的王争取冲出重困的时间。

海风呼啸,视死如归。

蓝凌和西海海王站在小船上,紧紧的握紧了拳头。

对视一眼,两人什么话都没有多说,转身小船朝着前方如飞而去,时代,只要他们在,只要他们活着回西海和北海,他们绝对不会就此罢休,今日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冥夜,等着瞧,这么多命,他们回回来算的会回来的。

小船快捷,速度几乎是大型战船的两倍到一倍,西海海王和蓝凌换到小,船上,如飞一般朝着前方的茫茫大海冲去。

碧海蓝天,只要出了这个领域这天下到底是谁的,还言之过早。

如飞快行,大型战船猛烈的扑向追上来的冥夜,不要命的抵达住一切,那是誓死的疯狂。

冥夜站在船头,看着天州日接的方向西海海王和蓝凌如飞的远去,而身前西海和北海所有剩下的战船,不要命的朝他扑来,不由微微扬了扬眉。

不是任何王,都有属下视死如归的拼刿日护,不是所有王都能在最后关头,拥有属下的以命换命,西海和北海两王,他冥夜瞧的起。

只是他瞧的起,并不代表他会放过他们,放过他们,要想再有这样的机会,以后就难了。

微微挥了挥手,冥夜扫了一眼反扑过来的西海和北海最后的战船,缓缓的道:灭了他们,不用去追了。”

“王,放虎归山,这怎么可以。身旁的林山顿时扭紧了眉头,这样好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若是放了他们,那以后会生出无数的事端,这样的情况,他们的王怎么可能想不到。

冥夜听言微微笑了笑,看着远去的西海海王和蓝凌,没有说话。

抹山见此正要说话,一只海欧突然从前方的蓝天中飞落了下来,林山见此立刻解开海鸥脚下的布条一看,立时笑了。

“海王就应该死在海上。缓缓收起手中的布条,林山看了眼远去的已经看不见的西海和北海海王,没头没脑的冒了一句,手一挥,所有的战船停歇,不在追赶,只慢条斯理的对付眼前这少的可怜的两海战船。

海风飞扬,这地界一片腥风血雨。

“冥夜没有追。”远去的西海王后看着身后消失的东海战船,面上一闪而过喜色后,又微微的沉下了眉头。

西海海王和蓝凌早已经看见了这样的情况,不由对视一眼,冥夜没有追,难道是存心放他们一条生路?不,放他们生路,这一点想都不要想,既然不可能,那就是

站起身,看着前方的天州目接处,隐隐的铁黑色酝酿出一片肃杀气息,朝着他们飞速而来。

铁黑色,那是南海的颜色。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南海的旗帜在海风中猎猎飞舞,那旌旗招展中,酝酿出一片杀气腾腾和得意洋洋,那是南海的战船南海来了。

后面有冥夜的战船,前方是南海的战船,整个这一方完全被包困了,这一次,他们在没有可以相交的力量,在没有可以抵抗一切的势力。

小船在海浪中轻轻的摇摆,在黑茫茫的,几乎遮挡住前方整个一海域的铁黑色面前,简直有如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西海海王,王后,蓝凌,站在船头冷冷的看着乘风破浪前来的南海战船,面上一片冰冷,冰冷的在没有经毫的感情。

南海海王轩辕圣站在船头,威风凛凛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西海海王和北海海王等人,眼中升腾起滔天的炙热和狂妄。

“哈哈,两位,你们也有今天。张狂的笑声回荡在这一片水面上,伴随着海风卷帘而去。

雀羽站在轩辕圣身边的战船上看着眼前落魄的西海和北海两王,嘴角冷冷的勾勒起一丝笑意。

他们从后方绕道过来,看来来的正是好时候,西海和北海两王,她的大哥,他们的东海不好动手,那就让南海来动手。

“海王,何须跟他们多言,这可是两份滔天的功劳,看来我东海还真没那个运气,不如海王让我,雀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南海海王一挥手,直接打断雀羽的话。扫了眼远处的西海和北海两王根本没给西海海王和蓝凌任何机会,手中长刷一挥,纵身大喝道:我也来帮夜兄一把来啊南海的儿郎们,送两位海王入海。

“是。气势如虹的回应声惊天动地,南海战船分合四面,朝着那前方的西海和北海两王扑去。天蓝的没有一缝杂质,在着碧海蓝天下,西海和北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