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八章 黄雀在后

妖艳而嗜血,冥夜站在船头,看着远处的火光冲天,缓缓的笑了,银发在海风中飞舞,妖魅却铁血之极。

手中乾天三叉戟横指,冥夜高高的勾勒起嘴角,眼中却没有了笑意,冷喝一声道

追。”

追。”立刻此起彼伏的传令声响起,所有已经整装半天,早已经休整好的东海海皇战船,群起起航,朝着那方的火光冲天,杀气腾腾而去,迅疾无比。

不给敌人留一拜活路,一击就要毙命,这就是东海的作风,这就是冥夜的行事,要么不动,一动就要完全的毁灭。

西海北海,这次要你在劫难逃。

夜风微凉,飞舞跳动的火星,点燃了天空,焚毁着一切。

厮杀,一片猩红的厮杀。

南海一方,华风大陆一处,这时节除了杀声,在也没有了其他。

战况一直行径着,一直激烈着。

就在这份激烈中,自南海停止了对华风大陆的进攻,就一直没有动静的华风大陆,此时动了。

华风大陆四面临海,虽然此时四海困绕在他的身边,到处都是战场,但是终也有不是战场的地方。

夜色弥漫,在这皎洁的夜光中,华风大陆万千战船,从没有任何人注意的大后方,快速的出了大陆。

万艘战船快速的下了水,也不掉过头来加入四海的征战,反而悄无声息的朝着茫茫大海而去。

而在他扪前去的方向,刖是黑历大陆。

月色皎洁,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们的离开,也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的行动,一切都无声无息的,那负责监视和困困华风大陆的南海海王,正在南海方向迎战北海和西海的分兵,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就在这份无人关注的无声无息中,万艘战船快速的远去,远离了华风大陇

风起浪涌,南海这一方天气委实热的太快,这才没几日功夫,就已经开始有初夏的炎热了。

海风飞舞,那丝丝腥味飞扬,这一方海域的天空分外的平静,没有四海的角逐,没有战场的厮杀,看起来很平静,很柔和。

夜,缓缓的降临了。

难得天幕上一片漆黑什么星光都没有,月儿躲避在云层中,好似累了在休息一般,茫茫大海上一片黯淡,灯火只照耀得到近处,远处却只有一片黑暗,能见度并不高。

夜色中,密密麻麻的华风战船停在了水面上,而在他们的前方,微弱的灯火下,从黑历大陆的方向,快速驶来同样密密麻麻的战船。

两方交汇,那船只几乎覆盖了整个这一方海域,看不见波涛荡漾的海水,只有铁色的战船。

两方战船在夜色中快速的汇合在了一起,静静的停靠。

中央方向最当头的两艘战船快速的搭建在了一起,船头人影闪动,两方领头人会聚。

我王的意思,黑历王以为如何?”华风宰相看着对面的黑历宰相,微微微笑着问道。

好,我王的意思就这么办。”黑历宰相也笑看着华风宰相。

两人闻言,齐齐对视了一眼,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各自笑了。

此次,两方宰相带着黑历和华风两大陆几乎倾巢的兵力,会聚在了一起,这样的兵力,可是能够覆灭任何一个大陆的力量,所以,双王没有来,当朝的宰相都来了,这是华风和黑历最后的兵力,一定不能出任何的闪失。

西海现在的情况怎么糕?饮下杯中酒水后,黑历宰相看着华风宰相沉声道。

西海北海联手,东海北海联手,西北二海虽然来势汹汹,兵力强势,不过东海得了海皇的宝藏,况且东海海王冥夜算计之精,西北二海我看要吃与,不能指望。”华风宰相沉声道。

栗历宰相闻言沉吟了一瞬间,点了点头道:“不是对手不要紧,只要消磨的东海南海没有在战的实力就好,我们等在这里,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在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对,我王就是这个意思,前期的输赢无所渭,只要赢在最后。”华风宰相笑了:等到他们两败俱伤,我们联手合击,这天下我们唾手可得。”

我王也是这个意思。”男历宰相看了华风宰相一眼,两人仰天大笑。

笑声中,夜色更加的深沉了,栗漆漆的海面上一片船影重重。

在这船影重重中,无数的渔家小船随着海水的流向,缓缓的从前方流经了过来,浮浮沉沉,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并不太引人注目。

船上装裁满了黑漆漆的东西,漆黑的船身和黑漆漆的装载,犹如跟这黑夜溶为了一休。

而黑历和华风虽然在这一方停驻了太多的战船,但是为了避免被远处征战的四海兵士发现,因此并没有明灯大火的把这一方海域照耀的几可媲美白昼,反而灯火暗淡,只隐约能够照耀着行走做事就好,一片昏黄,因此,那些小小的木船便越发的不了人注目起来。

小船随着海浪飘透过来,细看,船身上都绑着一条线,紧紧的链接着一串的船只,一只接着一只。如此,挂钩着飘透来,荡漾着几乎整个这一方海城都是,从四面八方朝着那黑历和华风的战船包围了过去。

潦黑的夜色中,黑历和华风的战船前后,远远的矗立着两队兵马。

黑历和华风的前方。

黑潦漆的夜里,本来应该在韩昭大陆和东海镇守的黎川”一身甲胄的矗立在船头,看着前方的海域,一身黑色的甲胄在夜色下,浓黑的如一尊杀神,夜风飞掠起他的袍子,严肃之极。

来了。”低低的两个字在黎川的耳边响起,传信兵几步跳上了大船,朝黎川恭恭敬敬的道。

一直不动声色站立的黎川闻言,眉眼一亮,来了,他等了这么久的人终于来了。

进入什么区域了?”黎川看着漆黑的海水,双手抱胸。

已经进入中心区域,我们已经重重包围了他们。”传信兵压抑着脸上的兴奋和激动。

好,开始准备。”黎川眼中一闪而过一抹冷血的笑意,沉声吩咐道,他等了这么久,就等的是这个时候,黑历和华风果然没有逃出他大哥的计算,真正来了。

是,全部开始准备,船只按预定位置,完全到达指点位置。”黎川身边的副将立刮快速道。

夜色弥漫,没有星光的夜幕,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东西?静静停泊下来的黑历和华风战船,在微小的灯火中,听见船身发出砰砰的碰撞声,不由开始查看。

只见周困的海域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无数的小船,这些小船在暗夜里,快速的接近了他们,此时正在与他们的船只发生轻微的碰撞。

没有人。”碰撞声越来越多,巡逻兵打亮灯火,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人

船上有东西。”黑压压的一满船,看起来裹的严严实实的,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黑历和华风复杂巡逻的士兵,顿时齐齐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小船太多了,从四面八方随着海水拥挤来,有的已经从他们的船缝隙中流了进来,挤入了他们战船的内部阵势。

不好,有问题,快通知”“黑历华风的兵士也不是莽夫,立刻反应了过来,高声叫道。

然而就在他们发现第一瞬间,远处黑漆漆的夜色里,站在战船船头的黎川”眼中闪过一丝严肃,手高高的挥起:准备。”

立刻,无数的命令声一声接一声的传下,身后的战船上兵马立刻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信号球。

射。”一声大喝陡然打破静寂的夜空,紧接着无数的火殊朝着天空飞射而上,五彩琉璃,在天空中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火球戎空,几十里外的海域都能齐齐看见。

有人。”坐在战船中正在商讨的黑历宰相和华风宰相同时透过窗户,看见了那夜色中耀眼的火球,两人顿时齐齐色变。就在这色变的一瞬间,前方漆黑的海域里,一连串的火花趾跃而起,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那抹妖红在这漆黑的夜里,诡异的让人胆战心惊。

相连的火红快速的从前方飞腾过来,在海面上飞舞着,犹如无数根导火线在朝着这边燃烧。

怎么回事”黑历和华风的宰相唰的一声站起来,朝着船外就冲了出去,海面上火星跳跃,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身边的将军也是一脸震惊。

一冲出船舱,周围的情况立刻完全的收细如眼中,华风宰相和黑历宰相,脸色瞬间铁青。

只见漆黑的海面上,无数的火线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飞射而来,星罗密布,好像一只庞大的蜘蛛网,而这只蜘蛛网的中央,却是他们。

火线燃烧着,在海面上飞舞着,照耀的这一片海域分外的美丽好看,那新罗密布的线网,夺人呼吸,然而这样的美丽,却是有着致命的代价。

他们是这只庞大的蜘蛛的猎物。

而在这错综复杂的线网中,那被火花照耀出来的是无数的小船,无数本身漆黑的,内里装载的也是涤黑的东西的小船,一艘接着一艘,一艘连着一艘,密密麻麻。

快撤。”黑历和华风的宰相,脸色瞬间苍白一片,糟了,他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早已经被人发现,这里有埋伏,有针对他们的埋伏。

惊慌失措的命令声还没有传远,那美丽的蜘蛛网爆发了。

一艘艘潦黑的小船在火线的接触下,轰的一声爆裂了开来,那强劲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来,那凶猛的冲击力,绽放在夜空中。

火星飞溅,漆黑的小船一遇火花立刻四溅,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整个围绕在那密密麻麻的黑历和华风两方战船中。

硫磺和硝石,那小船中载着的是梳磺和硝石,站在船头看着冲天而起的火花和猛烈的冲击力的爆发的黑历和华风的宰相,脸完全的扭曲了起来,这些东西是会爆炸的。

火星飞速而来,越来越接近他们的战船,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乃是越来越猛。

四溅的火势,整的把他们固绕在了中间。

到处都是爆炸声,到处都是跳跃的火焰,到处都是猛烈的杀伤力。

一瞬间,黑历和华风的战船惊恐了,混乱了,整个慌张成一团。

前方的掉转船头朝后撤,后方的开足马力朝前哉,内里的拼命住外冲,外面的使了全部的力量朝里冲,此起彼伏的爆炸声炸慌了所有的人黑历和华风的兵士。

顷刻间,船毁人亡,互相碰撞在一起,你朝我挤,我朝你撞,为了自己能够活命,所有人都豁出了命去。

太可怕了,如此整个一海域的爆炸太可怕了。

黑历和华风惯与水战的海军,早已经消灭在南海海王和雀羽的手中,此次虽然倾巢而来,但是来的都是不懂水战的陆地士兵,两方士兵在陆地上称雅,几乎无坚不摧,但是在海里,他们的无坚不摧和战术就完全无法运用,趁胜追击还行,如此背腹受敌,却自己慌了。

爆炸声震响了这一方海域,战船开始燃烧。

停船,停船……”

不要乱,都给我停下,谁在动我杀了谁。

黑历和华风的宰相一张脸几乎没有办法看了,威严的声音在频繁的爆炸声中,根本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遵从。

所有的黑历和华风,贯与陆地作战的士兵,慌乱了。

爆炸摧毁了很多的船只,但是真正霍灭的却大多数是自己慌不择路自己相撞的船只,此间,瞬间乱成一团,鬼哭狼嚎,此起彼伏。

就在这一方无比混乱间,一直静候在后方的幕星,看着前方激烈的爆炸,和船毁人亡的混乱,眉眼一杨,很冷静的朝前一挥手,身后静止的战船立刮开启,朝着前方的混乱压了上去。

而在前方的黎川,此时见如斯情况,也冷冷的一挥手,大军压上,两人从两个方向,合围而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就看看谁才是真的那只黄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