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五章 结盟

好,本王等他。一挥衣袍,轩辕圣转身就走,看来他要重新制定围攻计划了。

夕阳坠入天际,天色缓缓的暗淡了下来夜幕开始降临了。

璀璨星空,皎皎明月。

那清冷的光芒洒在茫茫大海上,一片波光粼粼,初春时节,涌起点淡淡请冷。

华风皇宫。

元辰空看着手中的消息,缓缓的露出一个铁血的笑容,北海,西海,倾巢而出,围攻东海来了,那他华风大陆还有什么好怕的。

陛下,这真是个好时候,我们坐山观虎斗就好。”前一刻还满脸焦急的宰相,此时满脸堆笑,一张老脸几乎要笑开了花去。

四海齐聚,虽然他们华风是被困在中间的,可时不我与,现在反而他们是最安全的,到时候,只需要等到四海两败俱伤,他们在来捡这个现成便宜就好,简直是天助华风。

四下华风的文武大臣,也一个个喜笑颜开,在无一丝忧虑。

唯独兀辰空笑了一下就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冷眸扫了一眼下方的群臣,淡淡的道:这天下没那么多便宜好栓,来啊,给寡人送密信与黑历王亲启,四海对撞,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此话一落,底下的华风文武大臣对视一眼,都扬眉了起来。

黑夜迷漫,天边群星闪烁。

海面一片风平浪静,三方对持,却各自按捺着悄然不动。

平静的海面上波涛起伏,黑压压一片。

夜,越来越静了。

南海和东海交割的边境,两艘华丽之极的战船停靠在一起,周固战船都隔的远远的,在这一方静寂的空间下,只有这两艘战船。

冥夜,你好的很啊。”南海海王坐船内,轩辕圣看着一身暗红一头银发的冥夜缓缓行来,不由沉下眼从牙缝中蹦出这几个字。

还说什么冥夜在韩昭大陆,奶奶的,这才一眨眼功夫就到了他的面前,这冥夜是步步都算尽了的。

冥夜妖娆的笑了双手负在背后,走至轩辕圣前面坐下,笑道:,托你的福,不错。”

一句话顿时把轩辕圣噎的瞪起了眼。

冥夜见此哈哈大笑,伸手一巴掌拍到脸色难看的轩辕圣肩膀上,笑道:圣兄,现在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我东海的,不是也就是你南海的。

此话一落,轩辕圣脸色才算好上一点半点。

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冥夜正色道:,圣兄,现在的形势你也看见了,不管如何,我东海和你南海是一条绳上的蚂柞,谁也跑不了,要么同死,要么同生,谁也单独下不了地狱,上不了西天。”

轩辕圣听到这抬眼恨了冥夜一眼,要不是这个比狐狸还精的人在中间搞鬼,他南海岂会卷到这里面来,不过卷进来了,也未尝不是好事,因此轩辕圣瞪了冥夜一眼,却也没反驳。

冥夜见此微微一笑,微微挥了挥手,身后跟随的斐然立刻踏前两步,从怀中掏出一物,放在了冥夜和轩辕圣的桌上。

一纸合约。

圣兄,这个时候我也不跟你多废话,签下这纸合约,你我南海东海从此结盟,我东海有的你南海绝对就有,三百艘载满海皇化骨黑水的战船,就在我身后等着你。微笑着,冥夜指着喜子上的一纸合约。

轩辕圣听言眼睛一亮,三百艘,还不走一百艘,那他南海还有什么惧怕西海和北海联手的。

划海而治,并世双皇。轩辕圣扫了眼桌上摊开的合约,沉声读道。

当然。”冥夜笑的很诚恳,相当的城恳,可惜舞月没有在这里,否则,也仵能从这诚恳中看出一点牛点其他的东西出来。

好,就这么定了。”大笔一挥,轩辕圣干脆利落的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身后立着的南海第一海将杜飞,见此立刿捧上南海皇印,一个鲜红的印记牢牢的盖在了上面。

爽快。”冥夜也不多说,天笔挥就,东海王印鲜红之极。

一纸双印,两王签约,东海南海同盟之事,就此板上钉钉。

来啊,把海皇的利器分一半与圣兄。”冥夜手一挥,斐然立刻躬身快速退了下去,杜飞见此立刻跟上,开始接手。

雀羽依旧给你指挥,西海和北海的分兵,也交由你来对付,至于他们的正面相撞,我来应付。”收起同盟书,冥夜以水在桌上快速一划,当前的形势势力,立刻呈现在了桌子上。

既然已经结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轩辕圣也正了色,闻言点点头道:“没有问题。”有雀羽和海皇的化骨黑水,他南海那怕什么西海北海,何况还不是正面冲撞,只是分兵。

冥夜嗯了一声,指着四处分兵的中央位置道:“华风,一定要看紧了,被他小骚扰都没有同题,但是绝时不能让他冲出去,特别注意黑历的动静,联合之势绝对不能让他们成。

我心里有数。”轩辕圣挑了挑眉,他一海海王,可不是白当的。

冥夜点点头,指尖挥动,与轩辕圣开始布置整个战局。

夜色涌动,无数船只在这一方往来穿梭,忙碌之极。

初春时节的海面本应清冷,此时却炙热的犹如炎夏,或计不是天热了,而是人热了。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层层金光穿破黑暗的笼罩,把那金色的光芒洒在天地间,丝丝金线,璀璨光亮,碧海蓝天,景色宜人。

西海,北海,两艘战船缓缓驶出大砚模的战船队伍,朝中央方向而来。

一直逗留在这一方坐镇的幕星见此,扬了扬眉,转头朝正在朝战船上走的冥夜道:来的正是时候。

冥夜遥望了一眼并肩驶来的红黄两艘战船,这是西海和北海两海王的战船,这是要求对话,当下笑了笑道:“对上去。”

就在他的战船迎上去的同时,远处轩辕圣的战船也驶了过去,没有任何战船的跟随,四方海王朝着对峙的中心点对上去。

天光荡漾,四海海王齐聚。

成四方之势,遥遥对上,四海海王各立船头,遥相呼应。

黑之东海,蓝黑之南海,红之西海,黄之北海,四海海王这么多年,第一次齐聚与这方水土之上。

冥夜,你做的不厚道。西海海王站在船头,满脸严肃的看着冥夜道,沂。就是质问。

冥夜双手负在背后,看着西海海王飘羽十一少,淡淡一笑道:“因缘际会,天佑我东海,无分厚道,何况……”

说到这冥夜转头看着一身蓝色战袍,冷如冰山的蓝凌,似嘲讽的道:”西北两海,此时倾巢而来,到我东海边界,这可也非厚道的事。”

没有你独吞海皇宝藏在前,岂有我西北二海倾巢而来之后。”一身彪悍的西海王后沉声道。

独吞?本王记得有个人,本王也准了他取走海皇殿里的财物。”淡淡的眼扫过一言不发的蓝凌,或者说是蓝城凌,冥夜冷笑一声。

西海海王和王后顿时一皱眉,看向蓝凌。

只字未取。蓝凌冷冷的看着舅夜,依旧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站在冥夜身旁的幕星见蓝凌一身蓝色战甲,气质冰冷,北海海王,他们果然没有猜错。

那是你的事,拿不走,现在找了帮手想来夺,北海海王,你未免高估了你西北二海的势力。”冥夜还没开口,一旁的南海海王轩辕圣冷笑一声道

西海海王听言越发的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并立在一起的东海和南海,看这样子,南海和东海结成一休了,有化骨黑水在,他们这番可是硬仗。

冥夜,我也不予你多。舌,海上的规矩,见者有份,你分了那海皇殿里的宝藏,我西北二海立刻退回,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想对付谁就对付谁,我们西北二海绝不插手,如何?”西海海王沉声道。

或者,按照祖宗的规矩,谁赢诓得。西海海王话音刖落,蓝凌冷冷的跟了一句。

海盗有海盗的现矩,海盗崇尚的是武力和铁血,最初的海盗不会大现模的海拼,对上了,甲板一开,船只对接,两方各派人上场,一个一个对着拼杀,谁最后站在甲板上,谁就是胜利者。

那么另一方无条件的降伏,归顺于得胜一方,那是对武力的绝对崇拜和尊敬,只是这些年来四海的势力越来越大,人越活越精,就不在执着于那最初的铁血战斗和绝对的崇拜了。

不过,这对武力的尊崇还是延续了下来,渗透入每一个海盗的骨髓里,双方首领的拼死搏斗,这是最高的挑战,不能不接。

见者有份,不可能。”冥夜未答,轩辕圣已经开了……

有化骨黑水和海皇留下来的精品在手,称霸四海是迟早的事情,想分了这份好处去,想也不要想。

西海海王一听,双眼一眯冷冷的看着冥夜。

圣兄已经回答了你。”海风吹拂起冥夜的暗红长袍,银色随风飞舞,妖娆,却隐隐浮现铁血。

好,对甲板。”箕夜话音一落,蓝凌顿时大喝一声道曰

西海,北海,同时开始进行对接,南海海王看了眼冥夜,也开始进行对接,四海中冥夜不常动手,不过据说一身本领出神入化,二对二,谁怕谁。

唯独东海这方没有动静,林山看着冥夜没有说话。

若是以前,他东海惧怕谁来,他们海王的本事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区区北海西海海王绝对不放在眼里。

但是,现今冥夜受伤未复,外表看起来无常,一身本颉紧赶慢赶的也只恢复了个五成,五成功力要对上西海北海这样强悍的对手,不用存什么侥幸之心,绝对是必输无疑。

林山面色不变,心中却焦急之极。

祖宗的观矩,东海若是不接挑战,威信立刻全无,现在三海已经开始动作,他们东海骑虎难下。

这个蓝凌肯定是知道他们王受伤不轻,现在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才出这样的点子,这样的海王挑战决定胜负,可是百年都没有出现过了,能用手下的势力解决,谁还会亲自出手,这蓝凌是算准了的。

对接。”心中的焦急还没言出,幕星突然冷冷的喝了一声。

林山顿时抬起头,瞪着幕星,厉声道:“你……”话才出口,彷如突然想起什么,后面的话立刻咽了下去,皱眉看着幕星。

我去。”暮星手腕一动握住那碧水刿,当先就欲朝下走去。

不准。”冥夜反手一把抓住了幕星的手,微微摇头轻声道:“他们很厉害,西海海王深藏不露。”

难道你去?幕星冷冷的回头看着冥夜:“难道东海丢的起这个脸”,两句同话噎的冥夜直瞪着幕星。

海王之战,你没有资格去。”一片的林山见自己没有精错,当即也压低了声音道。

幕星听言,转过身,一把抓住冥夜的衣领,冷冷道

宣布,我是你东海的王后,说。”

平头百姓不行是吧,海王的王后行了吧。

冥夜听着幕星如此说,这等情形下也微微弯了眼,满脸的笑意。

伸手握住幕星的手,冥夜笑道:“我很高兴你这句话,回头可不准不认账,今天,你不用去,他们不敢跟我动手的。”说罢一挥手,沉声道:“取我的兵器来。”

幕星顿时脸色一沉瞪着冥夜冥夜笑看着幕星,紧了紧握着幕星的手。

身后,不多时,内舱里的斐然恭恭敬敬的抱着一木箱走了上来,暗木雕花,相当雅致和高贵,单膝跪地,朝冥夜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木箱。

幕星见此不由看去,从来没听说冥夜用什么兵器,还以为他什么都用,没想今日还有特例。

冀夜,怎么不敢了?”西海海王已经站在了对接的甲板上,朝着冥夜冷笑道。

冥夜闻言冷冷的看了西海海王一眼,手腕一沉,木箱砰的一声弹开,冥夜一把握住了里面的兵器,他的乓器。

金光闪闪,黑色幽沉,在阳光下,冥夜缓缓的举起了他手中的武器。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身体健康,来年好运当头,呵呵,狠狠的压倒所有人,老规矩,明后天不更,大家一起过年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