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三章 四海齐聚

春暖花开日,巅峰对决时。

寒烈的冬日过去,初春时节中,华风大陆旌旗招展,四厢对持。

华风,黑历,东海,南海。

黑历大陆战船已至,东海也同一时间到了。

“你们海王呢?”南海海域内,南海海王轩辕圣一艘小船,在南海区域内拦截到了前来帮忙的东海战船。

整个海面上密密麻麻的银黑色战船,一眼几乎望不见边际,那鲨鱼旗帜临空飞舞,赫赫军威。

当头的王字战船,雀羽一身甲胄当头而立,听言快速道:“本王听我王号令,率东海倾巢势力前来相助南海,我王正在韩昭大陆收整,不及前来。

轩辕圣一听眉眼微动,几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东海倾巢而来,虽然说是帮忙,但是这样的势力进入了他南海,若是东海有什么异动,他南海可就引狼入室了。

而现在冥夜没来,只来了雀羽王,那他绝对能够控制一切,也说明东海没有谋圄他南海的心思。

“夜兄未至,你们……

“我王吩咐了,一切听凭南海海王绸遣,在海王的势力范围内,我们怎么也比不过海王熟悉地形,本王愿为前锋。”雀羽满脸正色。

“好。”南海海王轩辕圣一听,心中所有的猜忌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全部听命与他,那他还有什么好精忌的,当即唰的站起身,大声道:“东海南海从此后兄弟之邦也。”

“早已经是了,四海岂能被三大陆所欺负。”雀羽也唰的站起来,满脸倨傲和愤慨。

轩辕圣一听衣柚一挥道:“话不多说,黑历大陆疲兵而来,雀羽,先给我灭了黑历,在从后进攻华风身后。”

“好。”雀羽战袍一扬,身后万艘战船立刻掉转方向,朝华风大陆的背后驶去。

南海海王轩辕圣见此,也掉转船头朝着华风大陆正面而去。

春风拂面,带着的却是血雨腥风的前兆。

黑历,乃是三大陆中军力最强的一国,百万兵士不说,光战船也有上万艘,此次华风王元辰空亲自开口,黑历王钦点万艘战船全出,全力支援华风大陆,支援元辰空。

因为,韩昭大陆瞬息之间被灭,现在南海东海把目标对准了华风大陆,若是华风大陆在灭,他黑历大陆独木难支,就算陆地上军事力量在强,面对四海围攻,也完全不是对手。

那么,把战场开到华风来打,既可救华风之危机,又可不损坏自己的国土,一举数得,因此上,军力齐备,来势汹汹。

蓝天白云,天青气爽。

春风阵阵,淡淡的海腥味道扑面而来,海鸥在天边飞舞,鱼儿在海面竞相跳跃,充满生机的大海,一点也没有被海面上的征战所破坏,依旧那么美丽着,炫目着。

“我喜欢春天。”靠在船头的冥夜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海风,优雅的笑了。

身下是一条小船,很普通的小船,只能容纳两个人,船头是他,船尾则是一脸淡然的幕星。如此危机重重的南海,能这么悠闲和胆大包天在这一方水土上游走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了。

而且,雀羽不是说他还在韩昭大陆吗。

“少吹点冷风。“坐在船尾的幕星冷冷的扔过去一句,身体才好了五成,又昼夜兼程的从东海赶来南海,这个人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像他就是铁打的一般。

坐在船头的冥夜听言,干脆的往后一靠,头枕在幕星的腿上,笑看着幕星道:“你把我当纸糊的了。”

他虽然身上的武功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但是也不是一碰就碎的玉器,幕星真是紧张过度了,难道是他装柔弱装过头了?嘴角勾勒起妖孽的笑容,不过这感觉很好,很好。

幕星则是冷冷的瞪了靠在她腿上的冥夜一眼,淡淡的道:“我当你纸糊的,别人可不当你纸糊的。”

冥夜听言笑着伸手握住幕星的手,眼神中一闪而过倨傲道:“他们,我还不放在眼里。”

幕星听言看了冥夜一眼没有说话,也任由冥夜握着她的手。

灭了韩昭这只是一个开始,她一拿下韩昭就把韩昭大陆扔给了黎川和冰舞剑,快速回了东海,南海和华风正斗的热闹,这个时候不插一脚,那就在无这么好的机会了。

不过,不止她这么看,冥夜早已经准备好等着她回来,一回东海,雀羽已经带着万艘战船开拨,而他们则尾随其后,优哉游哉的,好像是观景色一般的来了。

“你说,这一仗谁赢谁输?”把玩着幕星的手指,冥夜枕在幕星的腿上慢条斯理的道。

幕星听言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前方,水天相接处一片黑色,看起来好像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征兆一般,不过她很清楚,那里不是暴风雨要来的征兆,而是雀羽率领的万艘战船对上了从黑历大陆赶来的万艘战船。

那黑压压的一片,几乎把那边的天都渲染的黑了起来。

微微眨了眨眼,幕星很冷静的道:“我们赢定了。”

黑历兵力是强,这一点她不与否认,但是长途奔袭而来,疲兵作战,不占胜场。

虽然他们东海也是长途而来,同样没有休息,不过这赢面不能这么算。

以贯与陆地作战的黑历,和贯与海上征战的东海对上,在海面上较量,就算是相同的兵力,或者是更加多与东海的势力,东海也照样能够拿下。

这一点,不用多想,冥夜知道,她知道,南海海王也知道,所以,雀羽率领着战船对了上去。

冥夜听言嘴角妖娆的笑就没停过,撑起身体自然之极的靠在幕星的肩膀上,看着那一方水土道:“今日一战就要灭了他黑历。”一边说一边袖袍一挥,身下的船立刻如飞的朝前而去,那有那柔弱的还要靠在幕星肩膀上的无力。

幕星也没多说什么,任由冥夜靠着,这个样子的冥夜她都习惯了,明明一身武功却舍不得离开她半点,真是的。

船行如飞,如一叶飘叶随风而去。

渐渐的接近了那一方天地,刺耳的喊杀声此起彼伏,那深蓝的海面慢慢酝酿出丝丝的红色,渐渐的扩张开来。

东海的万艘银黑色战船阵型鲜明,犹如一只雒子深深的刺入了黑历万艘战船的内部,所过之处,黑历的阵营被撕成两半,完全无法保持。

投石机不断的上下,只见那一片天中磨盘大小的石头往来飞舞,腾空而起,重重的砸下,每一块石头炸响,立刻响起惨叫声无数,坚固的战船在不断飞落的大石中,被砸穿,被砸断。

桅杆断裂,船板裂开,海水蜂拥而入,战船东倒西歪。

这样的巨石疯舞,不过是一个开始,身后火球戈过碧蓝的天空,好似妖艳的花朵在天空中飞舞,跳跃,就好像那萤火虫在嗡嗡的飞舞,密密麻麻,所过之处,这一片天都被那火焰照耀的变了颜色,徇丽而灿烂。

多如繁星的火球飞落着,朝着敌船而去,铁制的船身上总有木头制作的地方,一遇见火,立刻就焚烧起来。

橘红的火焰跳跃着,在船面上飞扬着,映衬着碧蓝的海水,美的妖艳。

轰,一船砸毁沉了下去。

啪,一船焚尽裂了开来。

激烈的战场扩张在这一整片海面上,一眼望去,看不见天,摸不到头,只见一片火红飞舞,只听见一片喊杀声此起彼伏。

远远的停船在一旁,冥夜和幕星观战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半日过去,东海久攻不下。

幕星见此微微皱眉道:“需不需要帮忙?”

黑历必须在今天拿下,否则在等一天半日,这里可能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少一个黑历,他们会轻松很多,但是如果多一个黑历,那么他们会更加的难以应付。

所以,他们在得知黑历出手帮华风的时候,昼夜兼程的赶了过来,要的就是今日,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也要灭了黑历。

“不用。”冥夜依旧懒洋洋的靠着幕星,手中把玩着幕星的黑发,一边看着那方的激战,缓缓道:“雀羽对海战很有一套,她的手下从来没有败仗,你看着。”语声中是无比的信赖。

就在冥夜话音一落之后,前方的战场整个发生了变化,那犹如尖利的箭撕破黑历阵营的东海战船,突然就如爆发的烟火一般,轰的一下四散开来,整个的融入了身边散乱的黑历战船中。

两两相对,死拼而上。

一个人倒下,身后的人立刻补上,一艘船战毁,另一艘船立刻填补上空缺,激烈的拼杀几乎震破苍穹。

东海的战船看起来没有现则,好像是一盘散沙,但是就在这没有规则的散沙中,却有着他们自已的阵势和线路,捉摸不定也抵御不了。

这就是在海上征战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战场经验,这非在大陆上称王称霸的黑历,能够了解的。

看到这一幕,冥夜笑着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幕星道:“已经结束了。”

幕星点点头,是的,虽然这黑历的战船没有全灭,甚至一半都没有摧毁,但是这一仗的结果已经不用在言语了。

东海倾巢兵力,岂是等闲。

而此时华风大殿。

“什么,东海对上了黑历?”银丝满头的宰相盯着消息皱了皱眉头。

“王,这可不是好事,黑历要是在海上对上了东海,这结果…………”宰相没有在说,显然,这样的情势大家都清楚,在海上,三大陆永远没有四海的彪悍。

“我们派兵去渊

“不用。”元辰空冷冷的坐在王座上扫了一眼下方的群臣,东海紧赶慢赶裁住了黑历,岂能在让他能回去,此时去已经晚了。

眉眼中闪过一丝冷锐,元辰空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寡人下手无情了,来啊,给寡人送一封信给轩辕圣。”

合作,他可以马上让他们变成仇人相向。

而此时一片火红的海上,雀羽这方的战事还没有停歇,不过已经没有什么让冥夜和幕星观战的了。

两人袖袍挥动,掉转船头就朝另一方而去。

妖艳的夕阳照射在海面上,霞光万丈,美不胜收。

这真是个好天气。

“王。”小船飞行而过,半日时间几乎横跨出了南海边缘,而此时,一艘小型战船已经快速的迎接了上来,船头立着并没与雀羽一统出战的林山。

“王,他们来了。”快速对接而上,冥夜等还没上得战船,林山满面严肃的快声道。

冥夜听言一扬眉:“来的还真快。”一边快速的上了战船。

“还有多少里?”紧跟在冥夜身后的幕星沉声道。

“距离我们还有三百海里左右。”林山快速回道。

“多少战船?”

“北海,西海,倾巢而出。”林山没有回答准确的数字,而是用了一个词,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词。

幕星满脸严肃,虽然早就猜测到,不过面对上,还是心惊。

南海横跨东海的两方交界上,黑色的战船罗列着,黑漆涤的一片,阴森而散发着绝对的王者霸气,那不是东海的银黑色战船,也不是韩昭大陆或者任何一方的战船,那是海皇的战船,那是沉寂千年的海皇战船。

狰狞而雅霸,横陈在两海城的交界上,一动不动。

东海的势力没有倾巢而出,他们最彪悍的力量在这里等着,在这里等着朝着他们东海而来的北海和西海。

蓝凌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但是他对海洋如此的熟悉,对操船如此的熟练,对海神像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放眼天下,他绝对不可能是黑历大陆的人,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北海和西海。

西海乃是夫妻一对,雄霸一方,只有北海海王一年前才登位为王,他们都没有见过。

蓝凌,是什么人,在冥夜的心里早就有了谱。

海神殿里蓝凌去向不知,海皇所得被他东海独得,与其东海称王威胁四方,不如先下手为强,太过明显的事。

因此,他东海防着他们,而他西海和北海,终于来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