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一章 背后黑手

“这个名字你不配叫。!”幕星柳眉一竖,冷酷之极的道。

“舞……”欧阳旭张了张嘴,生生的咽下了后一个字,满脸酸楚。

冥夜见此握了握幕星的手,微微笑道:“我去做我的事。”

幕星见冥夜为她留出于欧阳旭独处的空间,当下点了点头,没有吱声,冥夜见此扫了欧阳旭一眼,转身就与雀羽朝另一边走去,他的海神财富全部运回来了,他也要去处理处理。

转瞬之间所有的人都跟着冥夜离开,把这一方地腾给了幕星和欧阳旭两人。

“舞月,我知道你恨我,可你听我解释。”欧阳旭见周围都没有了人,当下踏前一步急声道。

幕星闻言冷哼一声:“解释,好,让我冰家所有人都活过来,我就听你解释。”冷冷的话,堵绝了一切的希翼。

欧阳旭听言面上闪过一丝惨淡后,反而微微苦笑了笑,缓缓道:“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是来求乞你的原谅的,做了就做了,我欧阳旭也没什么不敢承认,我对不起你,我知道。”

温雅的脸上尽是无尽的后悔。

“舞月,我来不是求你饶了我,我来,只是为了让你看清楚,到底谁才是幕后的主使,谁才是你真正的敌人,别最后中了他的困套,落的跟我一个下场,配上所有的一切。”欧阳旭说道这脸上浮现浓浓的怨恨。

幕星听言没有出声,只冷冷的看着欧阳旭。

“舞月,你我青梅竹马,我对你是不是真心,你应该清楚,我若是一早就存着害你的心,凭你的能耐我也骗不了你这么多年,我喜欢你,我真的想娶你做我的妻子,真的想……”

眉眼中一闪而过温柔,消弱了欧阳旭面上的怨恨。

幕星冷冷的听着,她知道,欧阳旭对她不是假的,只是,这份情禁不起考验,最后变了质。

“我是真的想娶你,本来我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他来了,他来教唆父皇来了,冰家,天下第一世家,早凌驾于韩昭皇家之上,今若在为太子妃,他日整个韩昭必定是冰家的,改朝换代不过顷刻之间。

舞月,我也不瞒你,冰家势大,早已为我父皇所忌,他一来,这话简直说道了我父皇的心里,冰家,不能在膨胀了。”

“所以,你们就动手了。“冷冷,几乎不带任何的情绪,但是若细心任然可以看见幕星眼中的铁怒。

欧阳旭看着舞月,苦笑一声:“王权相忌,舞月,你应该明白的,卧榻之旁岂能容猛虎相伴,也计冰家没有丝毫的反心,但是,对于一个随时都可以威胁到王室的力量,没有人会放任他去的,舞月,你该知道的。”

是的,她知道,韩昭为什么动手,她清楚,任何势力凌驾于皇室之上,不是颠覆了皇室,就是被完全的覆灭,没有好下场,她知道的,她知道。

“啪。”欧阳旭突然打了自己一个巴掌,用劲之大,嘴角都缓缓的流出血来。

“舞月,我是鬼迷心窍,我想要绝对的王权,我也想要你,所以……所以,我也答应了,拨除冰家所有的势力,把你们的一切特权全部收回,让你就成为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我要娶的不是凌驾于皇室的天下第一世家的少当家,而是一个普普通通,我爱的女人。”

说道这欧阳旭突然笑了,笑的狰狞,笑的可悲之极,眼中泛起通红,欧阳旭缓缓仰头看天:“可是,我错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低估了父皇的手段,也低估了他插手的力量,三大陆,一夕之间,冰家一个没留,一个没留。

那里还有我的普通人,那里还有我爱的女人,冰家,一个活。都没有留下。”两行清泪缓缓的流下,那悲切的面容上是无尽的悔恨。

那日,当他接到消息冰舞月遇刺,生死不知,心都凉了半截,等着他带着人冲出去寻找的时候,皇宫中漫天的血色弥漫,那一昼夜的激烈厮杀,鲜红的血液流满了皇宫的每一处,所有冰家的至亲高祖,没有一个人留下。

等着他调头赶回皇城的时候,那几干具尸体就那么吊在皇城外,晃花了他的眼,冰冻了他的心。

他错了,帝王家没有儿女情长,要动手就是一袭全灭,他还奢望什么普通人,还奢望什么意中人,全部都是镜花水月,空付流水。

无声的哭泣,比嚎啕大哭还要伤及心肺,还要悲切万分,幕星看着满脸清泪的欧阳旭,深深的咬了咬牙,怪谁,这怪谁,一切还不是帝王权在作怪,一切还不是私心作祟。

“知不知道,我冰家早知势力过大,会为皇窒所忌,特嘱咐我嫁入你们皇家时,带上我冰家一半家产势力,做为找的嫁妆。”淡淡的,幕星看着欧阳旭,极缓极缓的出口道。

欧阳旭一听顿时僵直了整个身体,怔怔的看着面色无波的幕星。

冰家一半的势力和家产,这些若都归了他们韩昭皇室,天下第一世家还有什么可怕,还有什么需要他们忌惮。

错,错,错,机关算尽,到头来两败俱伤。

笑,无法抑制的笑,欧阳旭笑的前仰后合,只是那眼中的清泪划过空气,落于尘土。

“是我没福,是我韩昭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韩昭该死,怨不得谁。”怨不的谁。”

“是,现在没有我冰家一半家产相赠,只有有仇报仇,血债血还。“冰冷的声音戎破苍穹,冷锐铁血之极。

“好,舞月,有仇报仇,给我记着你的大仇人,华风王元辰空,那个教唆我父皇,插手灭了冰家所有的人的罪魈祸首,他元辰空,绝对不要放过。“欧阳旭一袖子擦去脸上清泪,怨恨之极。

若不是他元辰空,今日的韩昭不会是这个样子,今日的他和舞月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可能他们会很幸福,很幸福,是他浇灭了一切。

不过,他自己没有守住诱惑,他自已也准了,怨不了人,今天的一切他活该承受,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元辰空好过,绝对不会,要下地狱,他们就一起下。

元辰空,幕星抖了一下,是他,真的是他。

元辰空对她很好,依照明面上看来,他对她的一腔情意,绝对不会少冥夜半分,只是,她心中始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元辰空太无所不能,太神秘了,神秘的她感觉与他隔着两个世界,格格不入。

缓缓伸手撩了一下额头的发丝,幕星很冷静,心里好像并没有多震惊,好似心里早就对他有质疑,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而当欧阳旭亲。指正的时候,却那么轻易的想到,真的是他。

“元辰空。“拳头缓缓的握紧,元辰空,从今以后,他们就是死敌。

寒风吹起,片片雪花飘舞,天际又开始飘起雪花来。

血色第十三岛。

幕星看着眼前浩大的陵墓群,冰家三族一共三千七百一十三人,全部厚葬在这里,白影翻飞,在这冬日里,越发显的冷清而阴森。

暮星缓缓的跪下,朝着陵墓磕下头去,这里面是她的至亲亲人,是她的亲朋好友,是她爷爷奶奶爹爹娘亲……

泪水缓缓而下,凝落在地面结成了冰晶。

欧阳旭站在幕星的身边,看着如此浩大的陵募群,面上凄然之极,害了冰家,反过来也害了自己。

现下,韩昭因东海海王挑唆,四海海盗对上了韩昭大陆,一片战火纷飞,而这个时候,华风王位永远的灭了他们的。”不让他参与的消息透露出去,而派人毒杀父皇,追杀与他,韩昭转瞬之间没了龙头,乱成一团。

元辰空,这个罪名他会背,但是绝对不会一个人背,该承认的他承认,想他一身担了,没可能,就算他会死在这东海,他也要元辰空跟着陪葬。

缓缓的跪下,恭恭敬敬的对着三千多具坟墓磕了个头,欧阳旭沉声道:“冰家的众位,我韩昭皇室对不起大家,该偿还就偿还,我欧阳旭没什么话可说,也不想请求大家的原谅,也知道大家不会原谅我。

因此,别的我不多说,等我下来了在跟大家赔罪,只求大家保佑舞月,血洗华风,为大家鸣冤,为我韩昭报仇雪恨。”

雪花飞舞,落在欧阳旭头上,昔日温雅的男子,一朝错,全盘错,在想回头,已然万劫不复。

谦和优雅,再也不在,幸福美满,终究镜花水月。

话音落下,欧阳旭转过头看着磕着头久久不曾抬起的幕星,缓缓道:“我不求你放过我,我只想看着元辰空比我先死,我要看着他绝落不了个好下场,舞月,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额头紧紧的贴着冰冷的土地,幕星半响没有抬起头来,只那么静静的跪着,那么磕着。

天上的雪越发的大了,飘飘扬扬而下,满地银装素裹。

一声轻轻的叹息,从天际飘来,远处的冥夜缓步走上前来,满面正色的跪在幕星身边,恭恭敬敬的朝冰家宗族磕了个头。

“各位长辈亲友,我,东海海王冥夜,在此立誓,从此后会竭尽所能护我舞月,她的血海深仇就是我的,必倾全力以报,以告慰众位在天之灵,此,请各位把舞月交给我来爱护,我来疼爱,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折钉截铁,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天际,直上青云。

雪风催过,飘渺而上天听。

缓缓抬起头,冥夜伸手抱过一直没有动弹的幕星,轻轻的搂在怀里,抚摸着幕星的后背,轻声道:“想哭就哭吧。”

话音一落,一直冷静的犹如万年冰块的幕星,突然之间身体整个的抖动了起来,细细的呜咽声缓缓的响起,渐渐的变大,渐渐的一发不可收拾。

在听见冰家灭门时候,都没有如此大哭的幕星,在这一刻,仿佛要把这压抑了一年的悲伤全部发泄出来,声声涕泪,语语悲切。

冥夜紧紧的楼着怀里的幕星,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只是那么接着,那么紧紧的,紧紧的楼着。

以前的幕星不哭,那是她没有可以对之哭泣的人,现在她有了,他会陪伴着她,他会分担她的一切,不管是悲伤还是喜悦。

一旁的欧阳旭静静的看着相拥的两人,温润的脸上是无尽的心酸,这本来应该是他的人,应该依靠的是他,可惜,可惜自己猪油蒙了心,可惜,自己推了出去,缓缓仰头凝望苍穹,这是谁错了?

白雪飘扬而下,覆盖一切,却霞盖不了浓浓的爱喝炙热的情。好半响,幕星才停止了哭泣,靠在冥夜怀里轻轻的喘着气。

“发泄出来就好。”轻轻抬起幕星的头,冥夜微笑着擦拭去幕星脸上的泪珠,轻轻的吻了吻,那么温柔,那么温暖。

“好,我答应你,留着你的命看元辰空怎么死。“擦去脸上的泪珠,幕星没有回头看欧阳旭,拉着冥夜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多谢。”欧阳旭跟着缓缓的站起来,对着幕星的背似嘲讽似悲伤似怨恨的道了一句。

雪花遍地,两人相携而走,一人独站,越来越远,终至再也凝望不见。

血色岛,东海海王大殿。

“韩昭大陆,此时与四海海盗两败俱伤,正是好时机。“黎川看着冥夜沉声道。

他没在中间煽风点火,韩昭和四海海盗,硬碰硬的对上,激战这么久下来,双方都已经是强攻之末,而且冰舞剑在韩昭的发展出乎意料的快,从内力消弱韩昭的国力,短短一年时间,两方疲态尽出口

“此时攻打,正是天赐良机。”雀羽一身红色甲胄,满脸严肃。

冥夜看了眼手中的沾息和奏报,侧头看着幕星:“你觉得呢?”

暮星没有看下方众人和冥夜,只定定的看着大殿中间的地图,听言沉声道:“东海取了海皇宝藏,这个消息瞒不了多久,一旦显露就是众矢之的,此时不站稳脚步,采取主动,迟早会是被吃的份。

韩昭靠近东海,与东海一体相连,吞了它,近可守,远可攻,两方连成一体,攻防同协,这是当务之急。”

“好,就是这个意思。“黎川一听顿时大赞。

冥夜眼中也露出笑意,舞月就是舞月,绝对不会被私人情绪所覆盖,明光和能力都是一等一的

“那么,我们就先灭了韩昭。“冥夜缓缓的勾勒起嘴角,邪邪的笑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