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八十章 回归

一月时间转眼而过,天已入了冬。

这华风大陆地靠南海,相对天气比较温和,这冬日的来临,也不过是比深秋稍微在冷了些而已,那有韩昭东海的漫天鹅毛大雪飞舞。

苍翠的松林中,一汪温泉升腾着薄薄的雾气,在一片青山绿水中,分外妖娆,其间,一人在其往来穿橇,一头银发,彷如山精妖怪。

幕星抱臂坐在苍松上,慢茶斯理的吃着果子,任由下方那银色妖娆的在温泉中起舞。

这一月来,冥夜的身体在元辰空顶级的药物调理下,基本已经痊愈,只到下一身功力还没有尽皆恢复,这个急不得。

因此,在基本痊愈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华风的皇宫别宫,朝着海边的方向前行,今日偶遇此温泉,冥夜喜之不走,她也就纵着他。

抛上一粒瓜子粒,幕星缓缓的嚼着,看着那抹银色身影,眼底微微流露出丝丝笑意。

充满笑意的双眸,在注意到另外一件事物的时候,那眼陡然的一愣后,一下就深深的弯了起来。

只见那温泉边,一只小猴子蹦蹦跳跳从村间落了过去,爬在冥夜的衣物间,东抓抓,西挠挠,抓耳掏腮的看起来极其滑稽。

鼓捣半日不得要领后,小雅子干脆钻进了那一叠衣服里,从冥夜的袖子出钻出脑袋,拖着冥夜的衣服一摇一晃的就走了。

那摸样,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幕星见此顿时哈哈大笑,神色愉悦之极。

在温泉中纵横的冥夜听声,从另一边游过来,笑着撑起身一边朝岸上走,一边朝幕星所在的方向道:“有什么这么让你高兴?说来听听。”

满身的水珠顺着裸露的身体滑下,秀色之极。

幕星见此也不说话,只是仰头大笑。

透过村从,冥夜见幕星笑的如此欢愉,不由惊讶的微微扬了扬眉,他从来没有看见幕星如此开怀大笑过,不过,他却很喜欢,很喜欢,他的幕星就该如此笑,就该如此纵情才是。

面颊上缓缓浮现一抹微笑,冥夜朝自己的衣物走去。

理了两把剩下的衣物,只有一件亵裤,冥夜哑然的抬头:“我的衣服呢?”他可不记得他的幕星有偷拿他衣服的爱好。

高高的树上笑的欢愉的幕星听言,越发的大笑起来。

冥夜见此抬眼扫了眼四周。

那小猴子速度也快,此时已经坐上了周围的劲松,正鼓捣着偷来的衣服,小脑袋从冥夜的袖子里钻出来,后面拖着个长长的尾巴,两只爪子正不断的把衣服往身上揽,围堵的像个小黑炭。

像是感觉到了冥夜看过来的目光,小猴子一抬头,看着浑身裸露的冥夜,突然双手鼓掌,嘎嘎的笑了起来。

幕星见此不由扶着身边的村梢,喜笑颜开口

下方的冥夜见此斜挑起眉毛,看看嘲笑他的小猴子,在看看从来没有如此大笑过的幕星,半响伸指顺了顺眉毛,轻笑道“就看在你让我的幕星如此开怀大笑的情分上,绕过你这一次。”

说罢,手指一弹那小猴子顿时鼓动一声就从树梢上落了下来,柞了个四脚朝天,站起来对着冥夜龇牙刿嘴了一番,看之厉害,只好一溜烟再度入了村林深处。

轻披衣袍,冥夜身形一晃已经上了幕星所在的村梢,轻巧的坐在了幕星的身边。

就该这么笑的。”抚摸着幕星的黑发,冥夜笑的温柔。

幕星见此停了笑声,转过身来沉着脸道“给我穿好。一边说一边伸手就为冥夜打理衣服,这才好了,武功都还只恢复了三分之一,就这么吊儿郎当的了,真是个混账。

冥夜见此不由轻笑,靠在幕星身边,一点也不生气。

走了,磨磨蹭蹭的。”为冥夜整理好衣服,幕星拽着冥夜就欲跳下,这么此日子她都纵着他,华风如此戒备森严,若是在这么游山玩水的走下去,等出了华风,这天下的时事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了。

在休息一会。”冥夜反手抓住幕星,笑着朝幕星眨了眨眼。

幕星见冥夜笑的诡异,不由侧了侧头,双眼微微一眯,瞪着冥夜没有说话。

冥夜见幕星的双眼满含危险,不由一下就笑了,握住幕星的手笑道:”我也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不是。”

不等幕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周围的动静已经告诉了她,冥夜在等什么。

只见一群普通商旅打扮的商人,穿过树林,停马在温泉边上,仰头四望

面色僵硬,显然脸上戴的有人皮面具,不过那焦急的眼,幕星却很熟悉,林山。

我不能就那么任由他折磨不是。”冥夜悄笑着朝幕星说了一句,握着幕星的手,齐齐跃下村去。

他当日就有在海岸边留字,他是很心急幕星,就算华风是龙潭虎穴,他也会去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一点后备都没有,把自己送上去当鱼肉,也得找人把他收回来不是。

轻微的动静立刻惊动了易容的林山等一行人,林山唰的一转头,见密林中冥夜和幕星缓步而出,那双眼陡然一亮,焦急的神色立刻深深的压抑了下去,快步朝冥夜而去。

都还好?”冥夜见此扫了一眼众人道。

很好。”林山立刻躬身应答,同一刻快速道:斐然通知了二三岛主,押运东西回归东海,我则来迎接岛主。”

相当简单的话,把该交代的都向冥夜做了个交代。

当日,他们起先也受到了严重的机关攻击,但是不大一刻就停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而等他扪一边整编装船,一边寻上来的时候,才发现第四宫完全封闭。

等他们凿开封闭的第四宫,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淡淡的毒烟和一个地洞,接下来,他们追过去,自然看见了冥夜留下来的字迹,于是一个装船启程回归东海,一个乘船赶来了华风大陆。

冥夜点了点头:“外面怎么样?”

我照岛主的安排带了点竹书和化骨黑水,装作华风运载的船被南海发现,现在南海和华风大陆已经开打,很热闹。”林山回答的好似云淡风轻。

幕星听言则微微的扬了扬眉头,好一个冥夜,身被元辰空囚禁,外面却早就做好了这么多事,这个家伙,这城府之深,谋算之精啊。

冥夜听言缓缓的笑了笑,转头看着看着他的幕星,笑着道:既然此地这么热闹,那我们还是回我们的东海去吧,太热闹了,也不好。”说罢拉着幕星的手,哈哈大笑的就当先而去。

冬日冷风呼呼吹过,这年的华风大陆和南海,却比往年更加的炙热了。

船行海上,冥夜坐在船舱中,慢各斯理的品着酒,华风戒严了,不过他要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鹅黄的身影进来,冥夜还没露出笑容,就被那冷眼扫的乖乖的放下了手中的酒壶,举起了双手。

我不喝了。朝着进来的幕星一笑,冥夜乖巧的紧。

紧跟着幕星身后进来的林山见此,不由诧异的睁大了眼,他们的海王可是爱酒之极,怎么着今日幕星就一个眼神,就自己乖乖不喝了?这是怎么回事情?

双眼看看冥夜,在扫扫幕星,看来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他们外人不知道的事情,两人之间的气氛变的很温馨起来,时,就是温馨,没有一丝隔膜的温馨。

冷冷的扫了冥夜一眼,幕星走至冥夜身边坐下,没有跟他的手下说他受了什么样的伤,也没说他现在只有三成功力,不必要的人心晃动不是冥夜要的,不过,该收敛的最好给她收敛了。

王,二王的消息。”看着冥夜讨好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幕星,林山低着头当没看见此幕,朝冥夜道,一边递上传来的消息。

雀羽的消息,雀羽这个时候来什么消息?冥夜端正了脸色,接过信件一看。

暗红的双眸眨了眨,冀夜突然冷冷一笑,把手中的消息递给幕星,飞了飞眼角道:给你的。

给我的?”幕星微微诧异,雀羽有什么消息是要给她的?一边伸手接了过来。

四海群盗围攻韩昭,对持不下,两败俱伤,韩昭王三日前评死于韩昭皇宫”,

韩昭王死了?幕星紧紧的一皱眉头,她的仇还没有来抱,他就死了?

皱起眉头,幕星顺着住下看,韩昭太子被人劫杀,死里逃生,现在我东海,要见幕星。

蔼薄的一张纸条,让幕星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韩昭太子在东海要见她

有什么好见的,想让我放他一马,哼。”一句冷冷的哼,已经把一切含义都包含在了里面。

韩昭王室,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不,我却觉得他不是这个意思。”冥夜摸着下巴,看着幕星道。

幕星闻言抬头皱眉看着冥夜,冥夜伸手点着桌子,缓缓的道:“韩昭王评死,恐怕是被人暗杀了吧,韩昭太子被劫杀,在韩昭的地盘上向这两个人动手,这实力可不是一等一的,放眼韩昭可在没有那家势力能达到这样,这不是韩昭的人出的手。”

说道这冥夜看了眼暮星,接着道“恐怕那韩昭太子是知道谁要杀他,跑到我东海来,明知道你在东海还敢往我哪里跑,幕星,你不觉得他是有什么话要跟你说?”

微侧了侧头,冥夜看着幕星。

一听冥夜如此言语,幕星也不是那笨的离谱的人,立刻领会了其中三意,皱着眉眼珠一转。

你不觉得凭借他的本事和心胸,能一夕之间灭了天下第一世家,这是不是有点不大可能?”冥夜伸手缓缓握住了幕星的手。

韩昭太子是厉害,但是那种厉害他还没放在眼里,冰家盘根错节这么多年,势力如此之大,老狐狸倍出,他若能一夕之间扳倒,今日,就不会成这个样子,一代枭雅怎么可能被逼到这地步。

背后有人,他要见我就是这个意思。”幕星领会了。

冥夜点了点头:“他的背后还有人,而今日这背后的人对他下了手,所以,他反叛了。”话不多,但是句句打中了实处。

提速,我要回东海。”幕星眉眼中一凛而过杀气。

冥夜见此一扫恭敬站在他面前的林山:“全力回航。”

是。”林山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就快速退了下去。

高帆叠起,在吃饱了风的帆下,小船如离弦之箭,如飞一般朝着东海的方向而去。

碧海蓝天,冬日的寒风呼呼的吹着,然而这天下,此时却热闹的很。

船行迅速,一月时间跨过南海直达东海中心,冥夜的血色七十二岛,离开东海一转回来,已然几乎一年时间。

血色七十二岛,此时,戒备之森严,用那铜墙铁壁比之都不言过其实,因为就在冥夜等一行到达的前几日,押运着海皇所有宝藏的三王黎川和斐然也回来了,在东海所有高层的狂喜中,这戒备不能不森严了,若是让外人得知,东海势必风起云涌。

血色岛,高可参天的树木,依旧耸立着,此时上面覆盖着薄薄的白雪,昨日才下了一场大雪,把整个血色岛装点成了一片琉璃世界

今日,天光放睛,那冬日里难得的太阳光照射在白茫茫的世界上,流光溢彩,美的纤尘不染。

冥夜一行人快步朝皇宫驶去,而雀跃早已经迎在了宫门口在她的身边则站着那韩昭的太子,欧阳旭。

君子如玉,温润谦雅。

犹记当日第一次见这欧阳旭,一团和气,全身上下都荡漾着水般的温柔,语一句谦谦君子,当如是,而今满脸苍白,眉宇间早失去了那抹温柔,带着尖锐,带着一抹疯狂。

不过,一年时间不到,却已经天差地远,当日的雍容,今日的落魄,冰火两重天。

冥夜扫了一眼欧阳旭,没有说话,只走握紧了幕星的手。

舞月。”欧阳旭看着露出本来容颜的幕星,双眼一下就湿润了起来,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脚步微微朝前移动,那神色是说不出的复杂,也说不出的心酸和悔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