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七十九章 情

两两站立,对影成双。

指尖轻轻的拂过暮星的脸颊,冥夜温柔的笑了:好了就好。”

没头没脑的话,幕星却听懂了,沉着脸瞪着冥夜:“混账。”

冥夜听言顿时无奈的笑了,佯装委屈的道:“有这样豁出命去,最后却得到一句混……”

一话还没说完,幕星突然一伸手一把勾下冥夜的颈项,重重的吻上了那一丝血色也没有的唇。

冥夜顿时愣住了,任由幕星重重的吻着他,半响方反应过来,那眉椎,那眼角,瞬间涌上浓浓的狂喜,被锁住的手微微的颤抖,铁链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那是喜极之无法控制。

混账就是混账,就是豁出命去更加是混账。”半响放开冥夜,幕星依旧狠狠的瞪着冥夜道,那眉眼中是燃烧的烈火。

缓缓泯着唇,冥夜笑了,深深的看着幕星,轻声道“好,我是混账。

一句,好,我是混账,让圆瞪着双眼的幕星瞬间眼眸微微泛红,银牙紧咬。

冥夜见此缓缓伸出手抚摸着幕星的脸,微笑着道:“我没事的,他不敢杀我,不哭。”

没事,这叫没事。”暮星紧咬着银牙伸手抓住了冥夜的衣领,极缓的极缓的脱了开去。

刚才那一瞬间的接触,她没有忽略冥夜身上的凸起物,也没有忽略那相触的唇上,冥夜轻轻的颤拌,那有喜悦之极的激动,但是也有极力压制的疼痛,连冥夜都压制不了的疼痛,可想而知。

冥夜见此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任由幕星脱去了他的衣衫。

瓷器一般的肌肤上遍布伤痕,这些,是外伤,对冥夜的伤害有限,看似凶猛实则很好处理,但是冥夜锁骨上,”

幕星就算心里有谱,此时真正看见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锁骨上横穿着一各小指头粗细的铁链,铁链穿过琵琶骨,从肌肤下蔓延出垂到冥夜的手里,因此冥夜手中有一条锁住他的铁链。

难怪冥夜行动如此之缓慢,难怪轻轻的碰撞,他都会颤抖被锁了琵琶骨,微微一动就会是撕心梨肺的痛。

银牙咬的咔嚓作响,幕星极轻极轻的抚上那被洞穿的锁骨,轻轻的把脸挨了上去,一点一点的亲吻着。

没有问痛不痛,没有说任何关心的话,只有无尽的静寂,无尽的温情。

极慢的抬起手,冥夜抚摸上幕星的后背,微笑着道“没事的,他不敢杀我,又不敢就这么放着我在这,又封不了我的武功,只有穿了这骨头,废了这身武功,他才心安,没事,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冥夜越是说的轻描淡写,幕星心中越是难受之极,冥夜现在的模样她早应该想到的不是,留这样一个武功绝高的人在身边,那样的危险太大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废了他的武功。

身体微微的轻颤,幕星银牙凡乎咬的碎裂。

无妨,碎了它,以后一样练的回来,你变笨罗,幕星。”冥夜见此高高的勾勒起嘴唇。

闻言,幕星缓缓的抬头瞪了冥夜一眼,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说风凉话,却对上了那一汪蕴满了暗火的深潭,那么温柔,那么深不见底的宠溺。

这个人,这个人啊,叫她如何,”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下一切复杂的情绪,幕星楼住冥夜的后背,一股浑厚的内力传递了过去,一边轻声道:忍着点。”

冥夜靠在幕星身上,听言嗯了一声,微微一笑,那笑中全是信赖。

紧紧抱住冥夜,幕星二指夹住了那穿过锁骨的铁链,灌注全力的使劲一捏,只听一声清脆之极的断裂声响,小指头粗细的铁链,被幕星一指夹断。

手快之极的一把抓住穿过冥夜琵琶骨的铁链另一头,幕星一咬牙,抖手就是一抽,一丝血丝飞减,减了幕星一脸。

而怀中抱着的身体陡然的一僵,几乎虚弱的承受不起,完全把重量交给了她身上。

汗水,一瞬间渗透出来,其夜的身体不断的颤拌,若不是幕星的内力护卫住他的心脉,他此时肯定早昏了过去。

砰的扔下手中从冥夜身体里抽出的铁链幕星快速伸指连点冥夜伤口几处要穴,手中内力源源不断的朝靠在她身上一斥力气都没有的冥夜传递过去。

离开这里再说,再过一会“有人巡查。靠在幕星的身上,冥夜有气无力的道,虽然穿了他的琵琶骨,但是元辰空还是不放心他,每隔几个时辰就会有人来查看

幕星听言眉眼中闪过一锋怒气,从怀中抽出元辰空曾经送她的碧水剑,两剑砍断冥夜手上的铁链,反身使劲就把冥夜背了起来。

冥夜疼的浑身打颤,嘴里却笑道:又是你背我。”

不想我背,就给我快点好起来。”幕星头也没回的回了一句,背上冥夜就朝外走。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靠在幕星的颈项上,冥夜闭上眼扔下一句。

幕星听言眉眼微微一动,无声的点了点头,就朝那无相九宫阵走去。

月色中空,深秋时节,这夜空美丽的多情。

而夜色中的华风皇宫更加徇美多姿。

这份徇美在短暂的平静后,突然间好似被一击重锤击中,平静碎成片片,整个皇宫陡然沸腾了起来。

灯火通明,侍卫往来奔走,人生嘈杂之极。

无数的人在夜色中焦急的奔走,无数的侍卫在皇宫中大肆拨查,紧闭的华风皇宫大门打开,禁卫军连夜奔出口就连那已经睡下的华风王元辰空,也一脸铁青的站在了冷宫中僻静的小院里。

看着那断裂的整整齐齐的切。”兀辰空一直神色波动不大的脸上,升腾起深深的铁怒

舞月,舞月,好,好。”

咬牙切齿的扔下两个好字,元辰空一捧袖袍转身大步走出,一边冷酷无比的道封锁从京都到外海西边这一务线路所有道路,飞鸽传书沿海不许任何一艘船只出航,所有来往“”

一道道命令飞速的传递了下去,整个华风皇宫或者说整个华风京城都动了起来。

冥夜和幕星绝对不能离开华风,被这样时待的冥夜一旦回返了他的东海,那华风和东海必成血仇之势。

哈闹,瞬间传递了远去,都城里挨家挨户拨查,无数的消息快马加鞭传递出去,这一夜,华风整个沸腾了。

紧猡密鼓的搜查,挨家挨户的彻查,九门的封锁,皇宫里一砖一瓦的翻遍,没有人,什么人都没有,根本没有幕星和冥夜的踪迹。好像,这两个人就这么消失在了华风都城中。

拨查越来越朝外推进,幕星的武功兀辰空心里有数,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救走冥夜,就能连夜出了这皇城,这个女人从来就不能小视。

拨查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没有消息,依旧没有消息。

而就在这一片紧张中,华风皇宫身后的一贯作为华风王休息时候所游玩的别宫,却相当的静寂和随意。

别宫林间小屋里,幕星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看着闭目盘膝坐在床上的冥夜道:“今日觉得怎么样”

冥夜听言缓缓的睁开眼来,笑着点点头道:“好多了,元辰空的药,果然上等。”说罢朝着幕星眨眨眼。

幕星见此不由摇摇头,也笑了笑,冥夜的身体要好好的调理,否则一身武功可能会尽皆化为流水,虽然冥夜一脸的不在意,但是她却不能不在意,因此,干脆潜伏回元辰空的皇宫,从他的库房拿药材,既然是他伤了冥夜的,用他的药材来调理,不为过。

现下时候,把所有心思都放在追捕冥夜和幕星身上,还真没人注意那毫不起眼的药库,每每让她得手。

喝药。”走上前去,幕星把手中的药碗递给冥夜。

冥夜看了一眼药碗,挥了挥两手,很自然很老实的道:“无力。”

幕星闻言不由狠狠瞪了冥夜一眼,这都多少天了,还无力,当她真那么好骗是不是,想她喂就直说,这个人怎么越来越无赖了。

面上不善,手里却自然而然的把药递到了冥夜的。边,看着冥夜满脸灿烂笑容的从她手里喝下药去,幕星咬牙,忍,她忍。

对了,没人发觉吧?”喝光药,冥夜靠坐在床头看着幕星道。

没有。”幕星摇了摇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所有人那怕是元辰空都以为她带着他昼夜出了华风皇城,朝东海去了,却没有人想到,她不但不走反而跑到元辰空的老巢里住着,说实在的,这别宫的风景不错。

冥夜听言点点头,突然朝着幕星一笑,伸出手来闻了闻道:快发臭了

幕星一听顿时脸一下就沉了下来,要她喂药也就罢了,居然得寸进尺要她帮他洗澡。

冥夜见幕星青了脸,暗红的眼中光彩流动,一边缓缓的撑起身体,一边道

看来我要去洗个藻,这都两个月没下过水了。”边说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一听两个月,幕星一腔怒气就不知诮失到那里去了,这是他们从那海神殿离开时候的时间。

咬了咬牙,幕星唰的放下碗,手一伸按下站起来的冥夜,狠狠的道:”我去弄。”说罢,转过身大步就冲了出去。

被按坐在床上的冥夜见此,缓缓的,极灿烂的笑了。

一室烟霉缭绕,皇家别宫,可不是用木桶沐浴的。

可容几个人的白王池子里,甭满了热气腾腾的水花,雾气蒸腾。

搀扶着冥夜走了进来,幕星此时也不避嫌了,三两把脱去冥夜身上的衣服,就把冥夜下至了水中。

清澈的水珠戈过略显苍白的肌肤,幕星心中所有的不满,也都烟消云散与此间。

手指缓缓的在那肌肤上的伤痕上戎过,虽然在这些日子的调养下,快速的好了起来,但走那淡淡的疤痕还在,在述说着这个人为她吃了多少的苦。

还疼吗?”抚摸着琵琶骨上的那处伤疤,幕星轻轻的问。

背对着她坐在水里的冥夜,闻言转过头来,握着幕星的手,轻轻的紧紧的握住,微笑着摇头道:“不疼。”

看着那暗红眸子里灿烂的笑意,幕星反手握了握其夜的手,这个人从没说过一句疼,从来都是不疼,可他疼不疼,她怎么会不知道。

小处欺负着她,大处从来一个人担了,这个混账啊。

轻轻掬起热水洒在冥夜的头上,幕星轻柔极了的为冥夜清洗着那一头银发,丝丝银丝在指尖晃动,很柔顺,很美丽。

靠在池边任由幕星为他清洗着头发,冥夜微闭着双眼的脸上,是一种灿烂的笑,一种幸福之极的笑。

他不是想指示幕星做事,他只是想她就在他身边,他只是想她碰触他。

柔软的发丝服帖了下来,细白的手轻轻擦拭着他的身体,很温柔,很细致。

缓缓伸手覆盖着那清洗到胸膛上的手,冥夜侧迂头看着身后不解的看着他的幕星,沉声道:“厌恶它吗?”

厌恶它吗”厌恶这具身体吗?厌恶这具曾经那么相近的身体吗?潜藏的话没有同出来,但是幕星知道,幕星能够听的出来。

暗红的眼定定的盯着她,那手掌下砰砰的心跳,快速的传来,那么有力,那么鲜活,这温热的肌肤越发的炙热了。

这具身体,曾经给与她方尽的侮辱,给与她无尽的伤害,但是也给与了她无尽的温暖,无尽的情意。

厌恶吗?不,不厌恶,怎么会厌恶。

黑色的眼回视着冥夜的眼,幕星突然一笑:“所以,你要我为你清洗。若是她不愿意,她不愿意碰触这具身体,这眼前的人应该会暗自伤神吧。

没有说话,却是默认。

曾经很厌恶,现在不会。”没有让箕夜等,幕星相当的爽利,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她也不是一个拖拖拉拉的人。

视线扫过水下不着一缕的身体,连最隐私的地方都没有漏过,不讨厌,她是真的不讨厌。

冥夜听言轻轻的笑了,紧紧的握住了幕星的手,紧紧的握住。

一室烟雾缭绕,一室暖暖春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