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七十四章 受伤

黑色的大门,比前两宫都越发厚重,合冥夜和幕星两人之力,才缓缓的退了开。

淡淡的银白光芒下,一桶一桶的黑色木桶罗列在这偌大的大殿之上,整齐的排列着,黑色的光泽,把本来应该很柔和的光芒,渲染成了沉重阴森之极的色泽。

“这是什么东西?”幕星轻嗅了嗅鼻子,没有什么味道。

冥夜和蓝凌则一前一后朝木橘走近,细细的观看。

黑色的木桶外面唰了一层油漆不像油漆的东西,把木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留,木桶也没有任何渗透的地方,存放了上千年,居然一丝液体都没有流出来。

轻轻的伸指弹了一下桶身,里面传来微微的晃动声,确实是液体。

什么液休需要如此严密的保护?幕星眨了眨眼,突然面色一僵,需要严密保护的液体,在这里只有一个……”

僵硬的转过身体,幕星看着同样一瞬间面色极怪异的蓝凌和冥夜两人,显然他们也猜测到了。

“化骨……黑水。“三道不同的,却齐齐压低了的声音响起,好像生怕惊动了这里的木桶一般。

“是化骨黑水?”跟在三人身后的几个东海兵士,一听不由瞪大了双眼,目定口呆的看着眼前密密麻麻,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尽头的木桶,这些……这么多,全部是化骨黑水?

“哈哈,哈哈哈……笑声突然缓缓的响起。

低垂着眼眸的冥夜,银发无风自动,妖娆的飞舞着,那妖魅之极的脸上,闪现出惊人的霸气,嘴角高高的勾勒著,低低的笑声由小变大,最终不可一世,充斥满整个这一方大殿,带来无数的回音。

一时间,整个黑色的大殿,只有冥夜狂妄之极的笑声。

幕星看着冥夜,眼中也渐渐返出笑意,笑意越来越浓,眼中的兴奋也越来越重。

化骨黑水,千年前海皇一统四海的终极武器,而现在给他们留下了这么多,东海若有了这成千上万木桶的化骨黑水,其他三海还有谁能够拭其锋芒,三大陆还有谁是敌手。

不怪冥夜笑的猖狂,她也止不住兴奋之情了。

‘!天啦,我们东海以后还怕谁,我们东海还有谁敢招惹?”

“一统四海,登位称皇。”

“一统四海,登位称皇。”跟着反应过来的东海几个士兵,立刻高声大叫起来,兴奋的手舞足蹈,那兴奋的神情和嚣张的笑意,仿佛此时东海已经位临一切,舍我其谁了。

“我去给斐将军说。“立刻,一人一溜烟就朝来路跑了去,那速度简直比他逃生的速度都还要快。

冥夜见此手腕一扬,手中的羊皮卷斜飞的朝那人飞去,一边大声道:“让他装船运走,先运回我东海在说。”

“是。”远远的声音传来,那人接住羊皮卷急冲而去。

一旁蓝凌冷冷的看着冥夜,那铁青和愠怒的神色已经收了起来,看上去如往日那般冷的如万年冰山,那脸上的神情任谁也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了,或在筹划着什么。

“你真是我的福星。”张狂的笑声中,冥夜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幕星的身边,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幕星。

若是没有幕星给他找到那出去的图纸,他现在也只能望洋兴叹,那感觉估计要憋死他。

幕星顿时眉毛扭起喝道:‘!像什么样子,放开。”一边挣开冥夜的怀抱,这个人怎么如此肆意妄为。

冥夜哈哈大笑也不生气,一把握住幕星的手笑朝蓝凌道:“在去瞧瞧最后一殿?”

虽然欣喜之极,但是该有的谨慎他可没有丢下,若是蓝凌在这里动了手脚,那这么多化骨黑水下来,他们全都的给消失不可。

蓝凌也不多话,袖袍一挥就当先朝最后一殿走去,神色冷淡之极。

“小心点,蓝凌这个人对海洋如此之熟,定然是北海或者西海的人,他们都不是会坐视我东海得到这样力可抗天的力量,多注意点。”蓝凌当先而走,冥夜拽着幕星,脸上神色不动,传音入密道。

幕星听着冥夜的话,感觉到冥夜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心中已经起了杀意,今日之事若是被蓝凌暴露出去,东海的麻烦会很多,这个人留不得。

都是执掌大权的人,有很多事情不用说,看法都会是一致的。

微微皱了皱眉,蓝凌这个人她虽然不了解,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对这个人心中却没什么恶感,真要动手?到时候在说吧。

其余的人都留在第三殿保护化骨黑水了,这最后一殿只剩下冥夜。幕星,蓝凌,三个人前往。

三色宫殿,与那三色花一般的颜色,在这幽道的尽头静静的矗立着。

缓缓推开厚重的大门,淡黄色的光影流动,不比黑色宫殿的阴森,散发着温柔和静怡。

一片静怡中,三色宫殿的正中间,摆放着两具白色灵棺,上面雕刻满了三色花朵,两棺紧紧的依偎着,远远看上去好似只有一个大棺,而不是两具棺杭

而在这两具白色灵棺的下面,鲜艳的巧夺天工的三色花簇拥着两具灵棺,妖娆的绽放着,就好似两具灵棺就盛开在花丛中。

花朵蜿蜒而出,铺满了整个灵棺的周围,好似一片花海。

而在这片花海中,三色宫殿周围空旷的墙壁上,刻满了栩栩如生的图案,三色花朵中有一双人影,或花前月下,或泛舟江上,或同赏夕阳,两两依偎,深情对望,虽然五官不显,但是那浓浓的深情,却从一笔一划间散发了出来,情深似海。

幕星看着这些画作,是因为生前得不到,所以生后希望能够如此吗?

念头闪过,幕星暗叹一声。

三人缓缓朝前走去,立定在两具灵棺前面,那相互依偎在一起的灵棺中央处,平平整整的放着一本羊皮卷制作的书。

书面上,狂放的字迹写着,三大陆与四海之绝密地形图。

心中突的一跳,幕星手心中突然出了一把汗,三大陆和四海能彼此抗拒这么多年,就靠的是谁对谁的地势都不是很熟悉,若是有一个熟悉所有的人,那么三大陆和四海还有什么屏障。

这一本书,这一本书,……

冥夜,蓝凌,谁都没有动,但是气氛却一下就变了。

没有交谈,没有预兆,同一时间冥夜和蓝凌都动了。

身如闪电,急冲而去,任凭幕星如斯眼力,也只看见了两道残影。

“砰。”一声短兵相接的碰撞声骤然响起,一簇火花绽放,蓝凌一刀朝着那灵棺上的羊皮卷就砍去,而冥夜刖反手一剑扛住了蓝凌这一刀。

刀来剑往,瞬息间冥夜就和蓝凌战到了一处,蓝凌招招全是杀招直去那灵棺上的羊皮卷,而冥夜招招回护,就是不让蓝凌毁了那羊皮卷,两人顷刻间缠绕在了一起。

幕星见此暗自扬了扬眉,这蓝凌不是要得到这羊皮卷,而是要毁了。

原来这蓝凌看的也清楚,他就算得到了,在东海这么多人面前,他也走不出去。

因此他得不到,也绝对不能让冥夜得到,否则,这天下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的,这样旷世的好东西,不能得之,那就必须毁灭,否则后果没有人可以承担。

“收起来。”百忙中冥夜头也不回的朝幕星吼了一句,若他只一个人,蓝凌或许还可以一拼,今日幕星也在,他东海拿定了。

而蓝凌听见这句话,手中的攻击越发的凶猛了,招招具是拼命。

幕星见此身形一闪就站定在了灵棺前方,冥夜身上的伤害没有好,在跟蓝凌如此拼命下去,得不了好。

朝着两具灵棺鞠了一躬,幕星缓缓伸手拿起了那灵棺头面上的羊皮卷,得此一卷,天下唾手可得。

“给我放下。”蓝凌冰冷之极的怒吼声传来,件随着这一声怒吼,蓝凌拼着接了冥夜一掌,一刀就朝幕星手中的羊皮卷砍来,若被暮星收入怀中,在想毁灭就难上加难了。

手腕快速的往回一收,幕星一个闪身避开蓝凌势若猛虎的一刀,同时顺手把手中的羊皮卷塞入了怀里。

“砰。”一声清脆之极的碰撞声响起,交手中的三人同时一愣。

蓝凌那一刀没有砍中幕星,反而砍中了幕星身前的灵棺,深深的嵌入了半分。

啪嚓,啪嚓,隐隐约约的声音仿佛在千里之外,又仿佛就在耳边,轻轻的响了起来。

‘!不好,快走。”冥夜一耳听之,立刻脸色一变,一步上前抓住幕星的手,闪身就朝第四宫殿外冲去。

这海神殿的机关他们是见过的,完美凶狠之极,这一路行来唯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什么机关,而现在,蓝凌这一刀触动机关了。

两人身形快速的往外射去,蓝凌也面色一变,随后就跟来。

然而他们快,周困的变动更快,只一瞬间,那开启的殿门突然砰的一声关闭,周围所有的道路全部坠下厚厚的屏障,整个大殿顷刻间成了一处密不透风的死地。

白色的烟雾快速的从大殿的四周蔓延了出来。

“毒烟。”冥夜反手就按住了幕星的口鼻,一边拼命的撞击那封闭起来的殿门。

‘!轰,轰。”疯狂的撞击声沉闷而厚重,冥夜的力量岂能小视,但是那高高耸立的殿门,却一点晃动都没有,冥夜的力量对它而言,好像就是蚂蚁撼树,完全不屑一顾。

“一起。”暮星见此运气于掌,朝着冥夜低喝一声,灌注全力的一掌就朝殿门击去。

冥夜听言暗红的双眼一凛,深吸一口气,同时全力出掌。

‘!砰。”只听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大响,厚重之极的殿门微微晃动了两下,有谱,冥夜幕星顿时对视一眼,看来他们两人合力,极有可能破了这防御。

“再来。”冥夜朝幕星一使眼色,身边白烟越来越多,若是出不去,那只有死在这里。

暮星一咬牙,挥掌就朝殿门击打去,冥夜低喝一声,随后跟上。

不想两人正发力间,身后蓝凌突然一刀就朝幕星击去,眉眼比往日更冷,若破了这层防御出去,这后果他不愿意承担。

幕星,那就对不起了,等他得到羊皮卷,在他们两已经造成的基础上,殿门他自会打破,逃出生天。

幕星出掌在前,冥夜出掌在后,眼角扫见蓝凌的动作,冥夜顿时一声怒吼,手中全力击出的掌力已经无法收回,只来的及身形微移动,挡在了幕星的身后。

“砰。“全力的两掌击打在了殿门上,殿门越发的摇晃起来,甚至听的见有咔嚓咔嚓的碎裂声响起。

而在同一时间,蓝凌的一刀也实实在在砍在了冥夜的肩上,鲜血直流,深可见骨。

“噗。”新伤旧伤一起爆发,冥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溅了幕星满后背。

‘王八蛋。!”幕星瞬间狂怒,来不及转身反手就是一掌,狠狠的朝逼近过来的蓝凌击去。

蓝凌对她的攻击,她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但是那时的她正全力出掌,那里腾的出手来应付,本以为会血溅当场,没有想到冥夜会突然移动了过来,挡在了她的背上,替她挡住了一切。

心中滔天的狂怒下,是微微的惊慌,冥夜怎么样。

“砰。“沉闷的一声碰撞声响起,逼近前来的蓝凌没有想到幕星出手会如此的快,直直对上了幕星含怒一掌,顿时身形微晃,连连退后了几步,脸上血红和苍白不断的交替起伏。

“你怎么样?“同一时间,幕星快速转身,一把抱住支持不住朝前倾例的冥夜,眼中闪过焦急。

暗红的长袍上被鲜血浸泡的越发的深红,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幕星一边快速的连点冥夜伤口边上的穴位,止住出血,一边血红了眼。

“死不了。”冥夜一所间苍白之极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靠在幕星肩头满不在乎的道。

不过那微弱的气息,却瞒不过幕星。

不远处的蓝凌以刀触地,动不了半分。一个交手间,三人,两败俱伤。再也无力击破厚重的大门。周围的毒烟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