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七十二章 海皇

天青云淡,千年海皇殿现世。

微微颔首之后,冥夜,蓝凌,各出一掌,缓缓推开尘封千年的大门,当先朝海皇殿里走去,幕星尾随其后,缓缓的步入。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幕星一步踏入,视线所及不由微微一愣,眼前不是自己心中想的庄严肃穆巍峨,而是满殿的鲜花异划,大株小株的或盛开着,或含苞待放着,各式各样的鲜花,各式各样的兰草,挺立在大殿中央,散放在大殿四月,这是因为千年没有人打扫,所以长满了野花野草么?

幕星才这么一想,立刻就否定了她的这个想法。

视线所及,夕阳的橘红照射进来,那朵朵鲜花光彩流离,美不胜收,上面还带有露珠儿,此时已经天色将黑,在怎么潮湿的天气,也早就收了露气,更何况现在还是秋天,露珠,它不应该存在。

微微挑了挑眼,幕星伸手抚摸了一下身边几乎有她膝盖那么高的一林荀药,花瓣清凉而冰冷,入手滑润异常,这不是真花,她们是假的。

细细一看,那绿色的花茎是绿翡翠打造的,那碗。大的花朵,是薄薄的白正磨损制造的,那薄的几手只有指甲盖那么纤薄,薄王花瓣上面还镶嵌着丝丝缕倭的红金丝线,点缀着水晶的露珠,惟妙惟肖,巧夺天工。

缓缓抬头,扫了眼偌大的大殿上,到处盛开的花莘,随着点点的微风,好像它们还在轻轻摇摆,诱人的香气几乎扑鼻而来,那钟感觉没人敢说假。

幕星咋了咋舌,她也其看过一些东西的了,却也没见过如此工艺,若不是她发觉上面的露珠不应该存在,几乎连她都蒙骗过去了。

咦,这地方怎么长满了花草?看来是荒废太久的缘故。”尾随着她身后进来的斐然,诧异的开口,一边伸手就朝挡他路的一株牡丹摘去。

别摘。”幕星见此立刻沉声喝道。

斐然闻言看着幕星高高的挑起了眉头,以眼询问,手却并没有缩回,就算她有本事,也没那个资格凌驾他之上,让他听她的。

假的。”幕星并没多理会斐然的意思,沉声道。

假的?”斐然一愣,诧异的朝手上的牡丹看去,这是假的?

已经走至花丛中的冥夜和蓝凌闻言,也齐齐停了下来,诧开的转过头看着幕星,他们并没去注意花草的真伪,只是也懒的理会这些花草,因此并没碰触的走了进去,此时听幕星言是假的,不由微微惊讶。

果真是假的,是琉璃与玛瑙。”林山细细的蹲下察看一番,抬头朝众人道。

我这株是红宝石配白玉。”斐然抽了抽嘴角。

水晶配软红金。”冥夜看着身旁的花束。

绿翡翠配红玉。”蓝凌冷酷的看着他身边的一株兰花。

不说不觉得,仔细一看,其制材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那跟在他们身后的众东海兵士,听言齐齐吸了口冷气,放眼偌大的大殿,几乎有百来丈大小,布满了奇花异草,而这些全是以如此珍贵之物打造的,这可是大手笔了。

不要碰触它们,如此打造定然有深意,小心为上。”幕星扫了一眼惊讶的众人,缓缓开口。

若是普通野生的花草,那还可当无视,但是这明显是精心雕琢出来的精工良品,若说是就为了好看,而布满这海皇殿,委实有点说不过去,这里面肯定有深一层的意思。

听她的吩咐。”当头的冥夜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放了权。

是。”东海众人立刻应了一声是,小心翼翼的开始在花草中穿梭进入

冥夜则和蓝凌等着幕星行至身边,方一起朝前走去。

满大殿的鲜花,那白色的玉石大柱上,没有雕龙刻凤,依旧是各式各样的鲜花,其中由以一株三色花为最多。

或盛开着,或含苞待放着,或只有一个小骨朵,有的甚至只有花叶还没有任何的的花朵,雕刻与上,把个三色花雕琢的惟妙惟肖。

三色花。”冥夜见此微微抬了抬下巴。

听传言,海皇独喜这三色花。”冷冷的蓝凌接了一句,看着前方满地的三色花。

这大殿的后方,已经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只有三色花,那代表着海皇标志中的一种的三色花。

一个大男人喜欢花?幕星听言微动了动眼,这委实跟她想象中的霸者无敌的海皇有些不陪衬,不过这是个人爱好,轮不到她过同。

一行人绕过满大殿的花草,小心翼翼的朝后殿前行。

后殿,高高的白玉台,凌驾于一切之上,俯视着下方的所有,白玉台阶上,一金色的龙椅居中而立,四条金色的巨龙盘旋在一起,以龙身构筑了这一把充满无敌霸气的龙椅。

龙椅上,一黑色的盏甲端端正正的坐于其上。

黑色的头盔,黑色的胸甲,黑色的护腿,这是一套全身的盔甲,一套完全量身定做的黑盔。

此时,黑色的盔甲构筑的很完整,就好像里面有个人正穿着它坐在那里,威严赫赫,霸气逼人,俯视一切。

幕星,冥夜,蓝凌,站在花丛中,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黑盔,那是海皇的盔甲。

身后东海的人也齐齐停了下来,仰望高台,一个个面色激动,有些身躯已然恭敬微俯,千年依存,依然霸气不减。

海神甲胄。冥夜看着那黑盔眼中神光凛冽,那与乾天三叉戟一样,也是海皇的标志,他的象征。

气息逼人。冷冷的蓝凌眼中一闪而过冷锐。

屹立千年,居然还给人一种逼人之极的气息,就好似上面那个早已作古的人,就坐在上面,冷视着下方的他们,单单一套盔甲就拥有这样的气势,可想而知活人,好惊人。

幕星注视着那黑色的盔甲,只有甲胄,没有人,就那么矗立在那里。

她感觉不到霸气,感觉不到君临天下的张狂,她只感觉到了一股悲凉,一股心伤,好像那空空的甲胄里,那称霸四海的人,就那么坐在那里,悲伤的看着下方的花草,就那么看着,那么独自一人看着,孤独而落寞。

微微皱了皱眉,幕星轻轻甩了甩脑袋,她怎么有如此奇异的感觉,坐拥四海,君临天下的海皇,还有什么好悲伤,还有什么孤独。

但是,她确是真真实实的感觉到。

定定的注视着那黑色的盔甲,幕星仿佛看见那空空的甲胄中,那落寞的双眼正注视着大殿中央,那眼中流露出的是酸楚和浓浓的后悔。

顺着那流露出一片空洞的双眼部位,幕星微微侧头看去,见那正对着甲胄双眼部位的是一只三色花。

不复其他地方开的妖艳儿徇丽,这一株隐藏在花丛中的三色花,很憔悴,对,就是憔悴。

枝叶微微垂下,绝美的花朵正在枯萎,这是一只透支了生命的三色花,这是一只走向死亡的三色花,而它,却也是正对着海皇盔甲,双眼注视地方的三色花。

眉眼微微一动,幕星侧身走进,手指轻轻的一捏,那琉璃做的三色花,顿时被她摘了下。

你做什么?蓝凌眼角扫见幕星的动作,立刻眉头一皱,急声道。

别乱动。”林山听言看见幕星的动作,立刻满身戒备,大声道。

大殿中的东海众人,立刻全身警戒,注视着四周,这会不会触动了机关

一众神色各异的人中,唯独冥夜只淡淡的看了幕星一眼,什么话也没说,那眼中是全然的信任,幕星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她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他知道的。

手中捏着那一朵快要枯萎的三色花,幕星缓缓抬步朝高高的白玉台阶土走去,一步,一步,很缓慢,但是却很坚完

冥夜见此袖袍一楼,就要跟上,此地神秘莫测,岂能让幕星一个人打前站。

别过来。”冥夜袖袍才一挥,幕星顿时冷声道。

冥夜听言双眉一簇,却真的没有跟上。

手持着那枯萎的三色花,幕星缓缓的走上高高的白玉台,行至那端坐在龙椅上的海神甲胄,微微俯下身,幕星把手中的三色花轻轻的放在了甲胄的手指部分,帮他合上了手指。

海皇握住了他一直只能远远看着,却触碰不了的三色花。

一片寂静,什么多余的声音也没有,只有东海众人急促的呼吸声。

大殿外金乌落下,夕阳散尽,黑夜开始来临。

大殿内的光线缓缓的暗淡了下来。

砰。”突然一声轻响,渐渐暗淡下来的大殿,突然之间灯火通明,那大殿中的白王大柱上,镶嵌满夜明珠的灯罩露了出来,照亮了整个大殿,纤毫毕现。

东海众人,顿时背靠背做好了攻防的手势。

而冥夜则和蓝凌对视一眼,眼中齐齐闪过一丝惊奇,转头定定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幕星。

那海神盔甲缓缓的动了,很小,只有那手指部位在动,但是却没有漏过冥夜和蓝凌的眼睛,两人眼中齐齐挑高了眉头。

那手指部位的甲胄连这下方的龙椅上在。

幕星定定的看着,微微的轱辘声传来,只见那甲胄缓缓的握紧手中的琉璃三色花,缓缓的,一丝缝隙也没有,完全契合的握住了那只花。

砰。”就在甲胄握住枯萎的三色花的一瞬间,高台后方的墙壁突然剥落,露出了白玉石里的字迹。

下方的东海众人都看在了眼里,此时不由惊讶万分,齐齐伸长了脖子想看是什么字迹。林山,斐然,对视一眼,眼中齐齐闪过一丝钦佩,幕星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他们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她来过?

此一想法一出现,立刻就被打了回去,幕星若来过,今日就是四海女皇了,还轮的到他们在来。

下方,冥夜扬了扬眉,看着幕星道:写的是什么?”他这个位置也看不清楚那字迹。

幕星抬头看去,轻声读道:“吾心高气傲,自当男儿应扬名立万,追名逐利,二十年征讨,称雄四海,一统江河,登位称皇,自前无来者,丰功伟业力劈千秋,留名万世。”

字迹狂飞凤舞,张狂之极,从那字里行间流露的是不可一世的霸气,和惊采绝艳的才气,二十年一统四海,这确实当的上是前无古人了。

然,得到才知轻重,拥有才知珍劣,坐拥天下,却独失我爱之人,拥千秋万代之名有何用,得万世之基业有何能,放眼天下,莫不诚服与我脚,可能与之指点天下,同享江山之人何在,这名这利这天下,要之何用。登位称皇,称孤道寡,繁华尽头,落寞一人。若能从头,名利皆抛,愿行扁舟,赏翠柳,揽心爱之人,得一世风流,于愿足矣,可惜,悔之晚矣。

清清淡淡的声音落下,一殿的寂静。得万人景仰,后世膜拜,四海群起追逐的海皇,没想心声居然是这样,繁华尽头,落寞一人。

幕星缓缓的垂下眼来,难怪如此孤独,难怪如斯悲伤,当坐拥天下,却无一分享之人,庙堂之高,空自寂寥。心中涌现出一丝浓浓的伤悲,也许,这些终究要亲身体验过才知道,失去才知珍贵,若能回头,她不要如此出色,不愿冰家称王称霸,她只愿一家老小,能男耕女织,幸福生活就好。不求锦衣王侯,但求平淡是福。

仿佛感觉到幕星的伤悲,冥夜微微皱了皱眉,身形一闪已经立定在了幕星的身边,伸出手握住幕星的手,带着轻松口气笑道:“往事不可追,你现在还有我,这幸福可要好好抓住,否则飞了可别后悔找我撇泼。”

淡淡悲伤气息围绕的幕星听言,柳眉一竖,唰的转头瞪着冥夜道:“恬不知耻。”那满腔的忧郁,被冥夜这一打岔立刻抛飞九千里。

冥夜听言顿时哈哈大笑,紧紧握住幕星的手。

下方的蓝凌见此冷酷的眉间几不可见的一蹙,而他身后的东海众人却一个个哄堂大笑,海上出生的人本直爽之极,听得冥夜的谈笑之言,就算是他们的海王,也没给他留面子。

幕星见此越发狠狠的瞪了几眼冥夜。就在这方笑声中,那大殿中凌乱生着的奇花异草,突然之间碎裂开来,一朵一朵自己粉碎,化成了粉末。

笑声立刻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震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花朵里是中空的。”斐然眼尖第一个看见,陡然就吼了出生。

只见那小指头粗细的技干上,里面有着很细小的眼,完全是中空的。

没有人惊讶这到底是何巧夺天工的手艺,才能制作出如此精妙的技干,而是满脸的兼备,这中空的枝干到底要做什么。到底是准备做什么用的?

花朵飞速的脆裂成为一地赤橙红绿青蓝紫粉末,辅成在地面,那跟着碎裂的枝干,碎至根基的时候,那地面下埋藏的,小小的管道立刻显现了出来,那满大殿花开时候的香味就是从这里面散发出来的,而在这小小的管道里,一股黑色的东西满满的盛放着。

蓝凌见此,俯身以剑尖轻轻粘了点黑色浓稠液体,举起欲细细的查看此乃何物,蓝法就见剑尖的地方已经完全的融化,成了秃头,而那溶化的铁水顺着剑尖朝下,剑身看的见的快速被消融了去,蓝凌不由一惊。

化骨黑水。手腕一抖,手中长剑立刻扔了出去,蓝凌微骇的道了一声。

冥夜听言脸色顿时一凛,化骨黑水,听说乃是千年前海皇的杀手锏,所过之处,就算全铁片打造的战船,也会被溶化的什么都不剩下,所向披靡,无往不利,与乾天三叉戟和海神黑甲,并称与世。

不过,这传言传的太玄手,加之后来又没有人见过,因此,冥夜觉得可信度不大,没想今日居然真的有,真的有这化骨黑水。

看着那精铁打造的长刮,顷刻间化为一地铁水,停滞在地面上,片刻后凝固成了一个小铁片,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面色抽筋的看着,一片静寂。

扬了扬眉,冥夜最先反应过来,紧了紧握着幕星的手,侧头笑道:“我的福星。”

这样的打造,已经不难看出,若不是幕星提醒不要采摘它们,或许现在,它们已经全部化成一团尸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化骨黑水,精铁都可以溶化,还不说你小小人体。

幕星侧眼白了笑容满面,一丝惧意也没有的冥夜一眼,从冥夜手中抽回手赫

冰舞月就是冰舞月。”蓝凌看了一眼幕星,缓缓的道了一句。

以后还是多听听,…”谄笑着的斐然一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林山突然一手拍打到他的肩上,半截话立刻被打咽了下去。

顺着林山的视线,斐然清楚的看见地面上的小小管道,缓缓的沉下,地面上无数的小洞合拢了起来,片刻间一块平整如初的地板就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若不是地面上依然留存的七色珍宝粉末,己让人以为只是一场虚幻。

轰隆隆。”地面平整的一瞬间,幕星和冥夜站着的白玉台,缓缓的发出了轱辘滚动的声音。

高高在上的白玉台与那白玉台阶分裂了开来,开始缓慢的下沉。

蓝凌一见立刻一个飞身冲了上来,站在了冥夜的身旁。

你,你,你,带队跟着斐然下去,你,你,带队跟着我留下。”林山见此立刻快速的吩咐道。

没有多余的辩论和争执,两方人立刻就就位起来,这里如此处处都是危险,一步错可能就死无葬身之地,他们不得不小心,这通往外界的要道,他一定要亲自把守。

干年海神殿,没进入会有不甘,但是海王的安危,更加重要。

冥夜见此微微一点,什么话也没多说。

跟着斐然的三分之二人马,立刻跃上高高的偌大高台,团聚在冥夜和幕星,蓝凌的四周,朝着下方沉没了下去。

黝黑的大洞在白玉台上的夜明珠照耀下,纤毫毕现,岩石,全部是厚实之极的岩石,岩石上刻有一节一节的阶梯,可以连同上下两方。

缓缓下沉,几乎有一盏茶时分,周围依旧走厚厚的岩石。

这需要多少人开凿?”幕星突然仰头看着上方只有巴掌大的洞口道。

韩昭的冰岛虽然也是深入地下的,但是那本身有天然的洞穴,还是有坚石就绕过走的,此大洞如此直上直下,这般的人力和物力,实在是叹为观止

一万不够,十万,十万不够百万,海皇纵横四海,统御下岂止千万人力。”蓝凌双手抱胸,仰视着越来越小的洞口。

这还只是开始。”冥夜转头看了眼那熏然独坐,手握一只枯萎三色花的海神黑甲。如此精妙的机关,如此多的能工巧匠,这不过是地面的玩意,下得地下,那真正的海神殿,可能会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这还只是个开始,一句话让周围的空气都热了,千年海神殿既将展现在他们的面前,说不激动那是虚话,这是海盗们的终极愿望啊,周围所有下来的东海兵士,戒备和兴奋双重的交替着。

砰。”白玉台下到了最底处,稳稳的停住不动了。

幕星扫了一眼眼前的境况,三面依旧是厚厚的石壁,只有一面是一道墙,一道雕刻满了三色花的墙壁。

三色花中美人独坐,或巧笑嫣兮,或美目盼兮,倾国倾城之貌,温柔典雅之气,被能共巧匠们雕琢的活灵活现。

缓步走至石壁前,依旧是没有一橹缝隙,就好似天生就是一道未成打开过的墙壁,就是这么一整片墙的。

而在这一整片花墙正中央,一小小的巴掌大的地方空了一块,那里缺少一件东西。

海神像。”蓝凌见此皱了皱眉。

海神像现,海神殿出,这句千年谚语是归结到了这里,但是,海神像被韩昭抢走,难道今日他们就如此束手而归?

相对与蓝凌的眉头紧皱,幕星却转头看着冥夜,她就不相信冥夜真的丢失了海神像。

冥夜见幕星看向他,顿时笑了:“还是瞒不过你。”

轻言声中,冥夜缓缓从怀里掏出一物,通体漆黑,隐隐约约泛着红光婴孩巴掌大小的木牌两边,雕刻着两条一上一下的巨龙,巨龙中含着三色花图案,木牌中间篆刻着三个千年前的古体大字,海神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