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七十一章 海神殿

黑,无法抑制的黑,快速的遮天盖地而来,那哝厚的水汽,让人感觉如入冰窖。

遮挡了炎热的阳光,这侬脓的黑霉中,温度直线的下降,没有凛冽的风,没有冰凉的雨,只有泠,无边无际蔓延过来的泠。

暮星握着冥夜的手,面颊上一片严肃,如果此时水下有暗礁,今日非船毁人亡不可。

雾气越来越浓厚,那降下来的栗色,隔绝了一切。

近在质尺的人,也快速的看不见,只能感觉到自已,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是存在的,其他人都是不在在的,这一方空间中,只有自己。

暮星眉头紧紧的皱起,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而且她这般心性的也感觉不好,余下那些船上的士兵,其对心性的考验,可想而知。

心中这般的念头才一滑过,耳边立刻传来斜后方,水声的混乱划动,那操船的人,开始摸不到方向,看不见旁边的人,我不到一致的方位了。

这般微微一乱,那船立刻就开始朝着另外的线路行去,那被细邯在一起的锁链,立刻砰的一声被崩的笔直。

“停下。”同一时间也听见如此响动的冥夜,顿时呤声大喝道,声音远远的传出去,身后的两船立刻停止了划动。

“闭上眼睛,朝着我的声音方向划动,三点之后,司时出左浆。”严肃呤静的声音在黑漆涤的一片中传了出去,弥漫在黑雾中。

“是。”身后立刻传来抹山和斐然的高声应答。

“砰,砰……”清脱而锐利的击夕声在静寂的黑雾中,分外清亮,那是冥夜以剑击打在船头铁皮上。

三声一响,停滞的船只立刻一声骤响,开始戈动。

那清晰的戈动声破水而来,干净,整齐,戈一口

闭上眼,把一切的安危祸辐全交给他们的海王,他们的海王能带他们出这一片险境的,他们相信。

幕星把一切都听在耳里,见此微微扬了扬眉,反握了一下被冥夜握住的手,东海如此。练有方,团结一致,难怪就凭元空辰,华风的王,也掇寻不到东海的一点秘密。

手上,立刻传来冥夜的回握。

“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低低的声音传来,近在质尺,那么沉稳,那么自信。

这样的声音,就算是心中藏有惧意,也会被快速的消弭,何况她并不害怕,不过暮星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不需要自己一在的强调,她害怕还是不害帕。

“东海,果然习练有素。“身后浓雾中蓝凌的声音传来,冰呤中带着一丝赞誉和羡墓。

“会是跟着我出生入死拼出来的,他们相信我,也更加相信他们自己有这个能力,从这里走出去。“淡淡的声音传来,却是倨傲之极。

蓝凌听言好似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却极轻的道:“那现在怎么办?

茫茫黑雾,辩认不了方向,看不清楚前方,一个不慎就会葬身在这里,这里不是战场可以拼,大自然的力量有的时候是完全藐现一切人为的力量的,那怕,你力能通天。

他不是东海的人,而他熟悉海洋,所以他做不到盲目崇拜冥夜,相信他有能力,他只相信他自己的判断。

冥夜沉呤了一瞬间,突然缓缓道:“相不相信感觉?”

感觉,蓝凌微微一愣后,缓缓闭上了眼,感觉,是的,对海洋的感觉。

他们出身海上,长在海上,对海洋的熟悉已经超过一切,那种第六感觉,可以让他们忽祝眼前的一切,而辩认方向,不会因为有些人被蒙了眼行走,几步就走到了其他方向,他们可以做到一直行走在一务直线,可以做到。

黑雾弥没,水汽沉重。

三艘战船在通天的黑色中,快速前进。

“过吃水线了。“摸着船沿的海水和船沿的距离,林山沉声喝道,船上的重量已经过了,船开始缓缓的朝海水里沉了。

“还有三寸。“斐然的声音也紧跟着传来。

冥夜手中的击剑声一直没有听过,为三艘船指了着方向,闻言沉声喝道:“提速。”

提速,短短的两个字,三船的速度立刻捉升一倍,若是在船沉没之前没有出了这片黑雾,后果不用想象。

闭着眼,静静的听着一切,幕星握着冥夜的手,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很宁静,很平静,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没有惧怕,也不必担心,她只需要就这么站在这里,等着离开这险地,她身边的人是可以依靠的,是可以相信的。

气温越来越呤了,但是被冥夜紧紧握住的手,却炎热之极。

击剑声越来越快,划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船纤如风,在茫茫黑霉中,朝着前方笔直一条线而去。

“水流不对。”

“砰。”击剑声骤然的停顿和蓝凌的声音同时响起,三艘船只也在同一时间停下,那种戛然而止的整齐,几乎让人精绝。

一片静寂,只有微微水流的声音响起。

幕星听不出来,她只能听出这方的水流比刚才的急了。

“前方有暗礁,还有漩涡。“冥夜严肃的声音传来,说出的话让人心都凉了,如此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如何过暗礁和漩涡。

短暂的寂静后,冥夜突然厉声大喝道,‘排成一条直线,跟我走。”

前面就算是龙潭虎穴,今日也要闯。

三船快速的罗列成一条直线,听着冥夜的击刮声,朝着前方小心翼翼的驶去。

蓝凌见此移动脚步站在了船侧。

冥夜倾耳听着水里的动静,手中的击剑声快速的敲击着,脚下也开始移动起来。

左,右,前三下,斜右方三下,敲击速度是落浆的多少和快慢,敲击的方向,是船该行走的方向。

“前三丈有暗礁,大一丈。

“前七尺有漩涡,大小估计在两丈左右。”

蓝凌站在左侧,闭眼传声道,他对海洋的熟悉,也不会比冥夜弱了。

三艘战船,在黑雾中烷蜒的行走着,虽然没有触碰上暗礁和水底漩涡,但是速度却慢下来很多了。

黑雾中浓重的水汽越发的重了,船上面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暮星已经感觉到脚下,齐脚腕处都已经是冰呤的水。

没有出声,也没有多言,暮星只是跟着冥夜动弹,这个人若是无法带她出去,那普天下也没有其他人了。

相握的手上,可以感觉到冥夜无意识的加重了力道,暮星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冥夜的手,无声的传速着她的支持。

越发握紧了她的手,越发的用力。

“哮。”一声水面的大响,冥夜瞬间一怔。

“什么东西?”蓝凌也第一时间问了过来,这是尾鳍拍打海水的声音,这方死气沉沉的海水里有生物?

微微一怔后的冥夜,听着海水里熟悉的拍打频率声,严肃的脸缓缓的笑了,那是他的伙伴,他怎么把它给忘了。

在进入甫海海域后,他的大白鲨因为看见太多的战船罗列,自颍自的跑去逍遥了,没有与他们一路,没想现在它来我他来了。

“是速,合力跟我走,让我们的鲨王引路。”纵声长啸,冥夜大吼出声

“轰。”三艘寂静无声的船上,立刻爆发出轰然的大叫声,是他们海王的大白鲨,它来了。

在海洋里,还有什么比它更熟悉,谁听说过大白鲨会自己去撞暗礁,进漩涡的。

一时间,空前的激动情绪,立刻爆发了出来,大白鲨来了,他们还需要什么小心翼翼。

“全力划桨,走

“走。”林山和斐然大吼出声,中气十足。

感觉到三艘战船空前的自信情绮,幕星捉着的心也落下了,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大白鲨行径起来非常的快速,尾鳍不断的在海面上拍打,身如利夕,昂然而去。

身后,冥夜听着大白鲨的可路声,手中敲击声飞速的变换着,不需要他们倾耳听着慢慢揣靡那处有暗礁,那里有漩涡,这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若是此时是大白天,那么可以瞠目结舌的看见,在暗礁和漩涡密布的海域里,三艘船只犹如神灵附身一般,飞速的,蜿蜒的,犹如一条游鱼一般,穿过层层危机,朝着前方急驶而去。

缦天黑雾,遮天蔽日。

一个结冲,前方突然全光耀眼,那刺目的夕阳照射在颜面上,几乎刺的已经习惯黑色的双眼,完全的睁不开。

站在船头的冥夜,暮星,蓝凌,齐齐一闭眼。如此黑白没有一点缓冲的转换,就算三人在强,也有点吃不消。

夕阳的红光笼罩在船身上,那橘红的好似火球般的光芒,无比的温暖,也无比妖艳。

适应了骤然而至的阳光,幕星睁开眼来,满天流火,夕阳无限之好。

一直相握的手上紧了紧,幕星转过头去,一头银发在夕阳下耀目生光散发着璀璨色泽的冥夜,笑着看着她道:“我们会出来的。”

暮星听言深深的看了宾夜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会出来的。

冥夜见此笑了,妖娆而张扬,握着暮星的手越发紧紧的握住口

“咦?月月正当。”身旁的蓝咴突然咦了一声,宾衣和幕星闻言,齐齐转头朝后看去。

夕阳下,三艘战船已经会部出现在了现野里,船上的人正紧紧闭着双眼,消弭骤然而至的光亮。但是,这些,不是他们注意的焦点。

身后,那浓重的黑雾好原从没在在过一般,那里有?放眼望去,只有一片夕阳笼罩下的橘红海面,就如燃烧着的一般,耀眼之极。

那刚才还把他们重重包围的黑雾,消失了?妖娆的笑凝圄在嘴角边,冥夜,暮星,蓝法,三人对祝了一眼,这,这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冥夜挑了挑眉,突然扔出一旬。

“诡异。”募星扬起了眼角。

蓝绫没有说话,只是瞪着那橘红的海面,好似跟它们有深仇大恨一般,牢牢的盯着。

“我们出……。”,适应了光亮的三艘船员,骤然而起的欢呼还没有发泄出来,就零零落落的哑了下去,所有人,也看见了身后的景观,不由一个个犹如见了鬼一般的睁着骇然的双眼,忘记了欢呼和雀跃。

“他妈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斐然嘴角直柚的冒了一旬。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不知。

大自然有时候的秘密,是渺小的人类,无法挥知的。

“既来之,则安之。“幕星看了一眼橘红的海面,突然淡淡的出声。

“这话不错,需不需要我在重复一遍?冥夜听言嘴角高高的勾勒起一丝得意的笑客,大喝出声道。

一瞬间的沉默后,立刻涌起斩钉裁铁的大呼:“不用。”

“奶奶的,我们怕个……”

“我就不信,这地方还能把我吃了……”,

一时间,沸沸扬扬的声音此起彼伙,跟随着冥夜的那一个不是修罗场中出来的,怕,不怕。

冥夜见此笑着摇头,眼中却很得意,他的手下,没有蠢货和孬种。

转过身,幕星看了眼夕阳笼罩下的前方海域。

明礁无数,隔着几丈长就有一个,大大小小,百怪干奇的罗列着,给这夕阳下的海域笼罩上一份阴森。

而在这方海域的最前方,一崽翠的小岛屹立在最前瑞,碧蓝的色译在,阳下犹如染上了一层光圄,神圣而优美之极。

幕星眨了眨眼,抬起手指着前方,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出口,幕星突然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诿异后,转头看着冥夜和蓝凌道:“这乱石………”

乱石,这不是羊皮卷上面的那乱石暗礁处。

冥夜和蓝凌显然也看见了,此时对望一眼,冥夜缓缓的扬起了眉头。

“看来,运气不错。”冥夜拉着幕星的手,嘴角的笑客灿栏之极。

蓝凌则依旧冷冰冰的,只是那眼中散发出狂热的信息。

“捆梆住战船,却下小船,我们走。”朝后一挥手,冥夜一拉暮星,当头就从船上跳下,站立在那大白鲨背上。

蓝凌见此身形一闪,紧跟着落在了大白鲨的背上。

冥夜见此笑道:“不会落下你的,既然今日撞上了,你一个人能拿多少东西,我冥夜还不至于如此小人。”

见者有份,这是海上的规矩。

蓝凌听言没有出声,的确,今日时机太巧合,误打误撞进入了这明显极有可能蕴藏着海神殿的地方,但是不妙在不是他的势力,而是宴夜的势力,他一个人能带走多少海神殿的东西。

三人一鲨,朝着碌岛乘风破浪而去。

此处,只有明礁没有暗礁和漩涡,大船过不去,用船上的小船就可,无需在慎重指了。

身后,抹山斐然等快手快脚的准备好小船,下水就齐刷刷的朝碌岛而去。

谩天红霞,把所有的人和事,都渲梁成了耀目的红。

碌色小岛,岛上遍布青葱的村木,繁花遍地,萃长鸳飞,阵阵清香袭来,沁人心脾。

高山流水倾泻而下,那白色的瀑布散发出咚咚的乐曲。

夕阳下,一切都好似笼罩了一层五彩霞光。

这,应该是神仙住的地方。

三人下得大白鲨,冥夜俯身拍了拍大白鲨的脑袋,笑着道:“今儿立功了,去,自己先玩一会,走的时候叫你。”一副吩咐人的口气。

那大家伙好似听的懂他的话一般,尾已一扫就没入了水里,游远了。

“早闻东海海王可以控鲨,看来果然不假。”蓝凌站在岸上,看着游远了的大白鲨缓缓的道。

“那是我朋发。”冥夜打了一个响指,回答的自然之极。

蓝法闻言也没多说,转身朝碌岛里面走去。

身后,乘坐着十几艘小船的林山等人也到了。

“各自注意点。“冥夜当头吩咐了一旬,与着暮星就朝前走去,这海岛外已经布置的如此鬼神难测,这内岛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切要万分小心才是。

一步跨出,冥夜突然眉头一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一闪而过苍白之色,不过顷刻间被压下,谁也没有看见。

但是,这不包括暮星。

“没事吧?”传音入密。

在水晶狂那宴夜硬拼目空和蓝凌,受的伤她看的清楚,此后一直没有时间疗伤,为防被轩辕圣等人看出来,冥夜一直强压着,刚才过温天黑雾的时候,心力又是用尽,她握着冥夜的手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冥夜的气息不太纯了,只是当时为免打搅他,没有说,看来,此时伤势开始发作了。

冥夜一听眨了眨眼,转头看向幕星,幕星这是在关心他,嘴角缓缓的勾勒起一丝笑容,同样传音入密的道:“死不了。”

暮星扫了一眼强自压下的冥夜,淡淡的伸过手去握住了冥夜的手,一股纯净的内力传了过去。

冥夜见暮星这是在助他疗伤,不由一边笑的妖魉,一边收敛心神,开始借力疗伤,这处还不知道有多危险,伤势好一份,胜算就大一份。

身后,抹山和斐然看见两人相握的手,纵然是如此危险地方,也谗异的对祝了一眼,要知道幕星可是向来很计厌他们海王的靠近的,今日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腹诽归腹诽,却也没有人说话,静静的尾随而上。

一行人,万分戒备的朝岛内走去。

一路行来,鸟语花香,天青风雅。

鸟儿在村诮间呜唱,小雅儿在天地间荡漾,蝴蝶翩翩飞舞,蜻蜓往来挛棱,没有雕琢的痕迹,没有刻意的雅积,只有大自然的柔美。

没有娄蛇猛兽,没有道路机关,什么危险的东西也没有,只有繁花似锦,只有温馨炷美。

那种宁静和祥和,是任何地方都不具备的。

“好一个神仙府邸。”斐然忍不住的咋了咋舌。

“还是小心点。”林山接了一旬。

“若老死在这里,也不错。”冥夜背负双手,慢条斯理的笑道,一边侧头看着幕星,那眼中的笑很温柔。

“那好,东海我帮你接掌。”幕星还没有反应,行在最前面的蓝凌,听言突然呤呤的冒了一旬。

暮星听见淡淡的勾勒起了嘴角,同时微微讶然的看着蓝凌呤酷的背影,这个人也会说笑话,难得,难得。

“谢了,等我有归隐的心态时候,我再来通知你。”顿了顿,冥夜似笑非笑的接了一旬:“就是不知道到那里去找你。”

这是在追问蓝凌的底细了。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蓝凌头也不回的回了一旬,滴水不漏。

冥夜听言笑着朝幕星耸了耸肩膀,一纤人朝绿岛中央,隐隐约约透露出的余色宫殿走去。

先是经过一片茂感的村林,在前行却是一片极空旷的场地,复前行却到了一处山涧,一道若有若无的桥连接着两边突出的山峰,白玉石的桥梁下,是深不见底的山涧,而金色的宫殿就在前方。

没了取笑的心神,众人都严肃谨慎了起来。

行过白击石桥,一长长的白玉阶梯铺陈而来,弯弯曲曲,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头。

没有出声,冥夜,暮星,蓝法,当先而行,抹山等人尾随而后。

九千九百九十九阶,这已经是人间帝王的极致,幕星扬了扬眉。

步上高可登云的白玉阶梯,眼前余光闪动,一座余色大殿屹立在众人前方,庄严,大气,古朴,高贵。通天的气势中透露出的是尊严,霸气,还有高不可攀的森严。

俯祝一切的门匾上,书着三个狂妄之极的字,海皇殿。

那厚重的历史年轮,那张狂不可一世的霸道气息,那狂烈的战意,千年来依旧盘踞其上。

这就是一统四海,等位称皇的海皇大殿,这就是有着几乎上千年历史的霸主之地,暮星握紧了拳头,心中沸腾了。

这是人间帝王的极致,这是三大陆四海洋上登峰造极的皇帝,这是一代霸主。

没有喧闱的嘈杂,没有兴奋的手舞足踽,张狂的冥夜,呤酷的蓝凌,站定在此匾前面,齐齐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微微颔首,身后,林山等人更是恭敬的躬下身去。

这是强者对于强者的尊敬,更是给与他们的祖先的敬意。

海皇,不是他南海的,他是四海的,代表着四海的所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