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七十章 反目

那陌生人陡然间见蓝凌倒戈,顿时大吃一惊,手中一翻,原本击向冥夜的手,转手对上了蓝凌,同时右手一掌应上了冥夜的猛拳。

“轰。”只听一声大响,三股猛烈之极的气流,互相撞了伤。

陌生人一个支持不住,朝后退了两步。

冥夜见此,身形一闪,瞬间冲进,五指成抓,一把抓下了那陌生人的面罩。

目空。那野性难驯的脸,化成灰冥夜也认识。

果然是他。

冥夜一把抓下目空的面罩,一个翻身就朝着另一边通道跑去,而同一时间,蓝凌紧跟而上,一剑朝着满脸冷酷的目空挥去,强大的剑气,逼的目空不得不出掌相抗。

“砰。”一声犀利的大响,冥夜蓝凌快如闪电的遁了去,而身后被阻扰了一瞬间的目空,落后了他们一步。

祖庙上方的南海海王轩辕圣,已经冲了下来。

“是你。”一眼扫到目空的脸,轩辕圣盛怒的脸瞬间一怔,在看见破碎的水晶柱,和里面消失的东西,轩辕圣狂怒了。

“华风大陆,我南海与你势不两立。”暴露的话冲天而起,带着的是铁血的杀气和药冲破云霄的狂怒。

身如闪电,稍纵即逝。

冥夜汇合上幕星,重新装扮成小使,为还在华力殿对弈的冥夜和幕星替换了去。

一切,天衣无缝。

两人才一坐定,一口水都还没有喝下,外面的院子已经人声鼎沸,开始乱了。

“他们有没有出去过?”一身铁怒杀气的轩辕圣,满脸狂怒的冲了来,目空跑了,但是他也没漏看那一闪而逝的两条身影,他不敢肯定那是目空的下属,还是同样生为海王的冥夜。

杜飞见轩辕圣脸色难看之极,顿时快速回道:“没有,我亲自守在这里,他们没有出去过一次。”

轩辕圣一听眉间狠狠一皱,大步就朝殿内冲去。

“圣兄,回来了,来来,一起,咦,怎么脸色不好?”低着头正与幕星对弈的冥夜,见轩辕圣冲进来,顿笑眯眯的抬头招呼道。

轩辕圣一见确实是冥夜,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突然上前两步,一把挽起幕星脑后的长发,那颈项上一个端端正正的冥字,这个人确实是幕星。

再度扫了眼本就站在旁边的林山和斐然,东海的所有好手都在这里,除去这四个人外,在没有其他人有那种身手,那么这事情真的与东海无关了。

“轩辕圣,你这是什么意思?”冥夜看着轩辕圣毫不客气的对待幕星,顿时冷下了脸来。

“夜兄,今日南海发生了点事,那华风的臭娘们胆敢行刺我,我南海此时开始全面戒备,夜兄,我今日就不留你们了,下次有时间,我们在叙。”轩辕圣冷着脸沉声道。

华风四公主刺杀他?冥夜和幕星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这借。可不太好,谁会这个时候来刺杀他,破坏两国的联盟,除非……”

冥夜眼中光芒一闪,除非那目空是华风的人,所以,轩辕圣才会如此样说。

华风的人,知道这么多,又是如此的气势,冥夜嘴角缓缓的勾勒起一丝冷笑,目空,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目空,元空辰,华风大陆的王,那个神秘莫测,无人能得一见的华风王。

冥夜笑了,他一切针对华风大陆和南海的措施都不用在实施,这误打误撞的一手,已经把所有栽赃到位,元空辰,现下绝对百口莫辩,更何况他联姻,不就是为了羊皮卷,不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的进入南海愿升岛。

此一回合,南海和华风势成水火,从此绝对没有生平的时候,他的目的,比预期的还要完美和漂亮?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久待,那今日就告辞了。”冥夜站起身来,满脸正色的朝轩辕圣点了点头:“若有我东海帮的上忙的,尽管开口,四海和三大陆从来不是朋友。”

“多谢,有用的上的时候,我自会开口。“轩辕圣恩了一声,点了点头后转过身来朝杜飞道:“送东海海王出海。”

说罢,朝冥夜一点头,袖袍一挥,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秋风凉烈,南海风起云涌了。

纵马,上船,出海。

在杜飞一系列速度极快的准备下,冥夜一行相当快速的出了愿升岛,朝着茫茫大海驶去。

杜飞没有在跟随护送,三艘东海的船,要想在南海生波,那是想都不要想,完全不用在意,而且,现在南海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他没那么多时间。

站在床头,看着杜飞率领着船只回航,一直很沉着面无表情的冥夜,突然纵声长笑。

笑声远远的传出,声震四方。

银色的发丝,在凛乱的海风中四散飞舞,张狂之极,傲气之极。

跟在冥夜身边的林山和斐然也笑了,南海和华风对上,等两败俱伤后,他们东海借机来坐收这渔人之利,这实在是一桩天大的好买卖,不是吗。

幕星靠在船沿上,看着得意非凡的冥夜,没有动色。

目空,居然就是华风王,虽然她没有看见最后一幕,不过冥夜给她说了,临走的时候抓下了那陌生人的面罩,是目空,余下的话并没有多说,也没说他的分析,不过,已经够了,她不是那么愚蠢的人。

南海海王的愤怒和针对华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目空那样的人若是华风的人,除了华风王,她不做其他想法,那个人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

华风王,那个在危急的关头救了她性命的人,那个灭了她冰家在所有华风大陆亲人的人,这个人,扮演着救命的圣人,却又摧残着她的亲人,这个人,这个人……”

拳头紧紧的握起,幕星没有忘记那晚目空说的话,冰家的人,从来不是他的朋友,他在意的只是她,只是她。

所以,他可以竭尽全力的来救她,却毫不留情的杀了她的家人,元空辰,元空辰。

“想那么多干什么,该杀就杀,该饶就饶,一切全凭心意,别把自己转进死胡同出不来。”正心绪翻滚间,冥夜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听起来懒洋洋的浑不在意,实则犹如暗夜里的一盏明灯,看的相当透彻。

幕星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冥夜。

冥夜见此笑着走上一步,很自然的把手搭在幕星的肩膀上:“现在应该是欢快的时候,就让南海为我们先朝华风大陆收点利息。“说罢,嘴角的笑越发的妖娆了。

“就是,想那么多干什么,有仇报仇,有恩还恩,这是一件不需要多想的事情。”林山抱着双臂,脸上带着兴奋的笑。

有仇报仇,有恩还恩,八个字,简单之极,幕星霍然开朗,缓缓点了点头。

“有恩还恩。”幕星方一点头,一道冷冷的声音骤然传来,一身着蓝色衣服的男子,缓缓从船舱中行了过来。

幕星转头一看,虽然该人脸上蒙着人皮面具,但是,那身气息是独一无二的,蓝凌。

微微讶异的挑了挑眉,蓝凌居然在他们的船上。

满身冷酷的蓝凌缓缓走来,立定在冥夜面前,冷冷的看着冥夜。

冥夜见此笑道:“好,有恩还恩,幕星以后不见你的了。”说罢,抓着幕星的手就朝里走。

幕星听言看了冥夜一眼,这话什么意思?她记得她在冰岛的时候欠下了蓝凌一个人情,这个人情冥夜的意思,难道是他帮她还?

“不,我……她不需要,她欠的人情她自已还,冥夜跟她什么关系,要他帮她还,那……

话才开口,抓着她手臂的冥夜突然紧紧捏了她一把,轻轻转过头以唇语道:“一石二鸟而已,你想还,权当你欠我一个人情,还我的。”

开玩笑,那个场面下,他出口邀蓝凌出手,那就是欠了一个人情,既然他还的利息那么高,那他自然要多带点本金,连幕星的一起还,要不然他可就不划算了,海神殿的图可不是轻易就能得到的。

幕星见此顿时狠狠瞪了冥夜一眼,不语。

默不作声的尾随着冥夜进入船舱,三人坐定在雀羽的主房间内。

展开手中的羊皮卷,蓝凌立刻凑上了前来。

“纸笔在这,自己临摹。”冥夜靠在藤椅上,很直接。

蓝凌听言也不多说,看了一眼羊皮卷,瓣认了一下真伪,立刻冷冷的坐下,满脸严肃的开始临摹起来。

幕星见此,就站在蓝凌的身边看着那羊皮卷,虽然是她带出来的,不过她还真没看这里面画的是什么。

海图,曲线,方位,时针。

这不是陆地上的地图,这海目幕星还真是看不懂,看了半天就只看见无数的曲线高低起伏,硬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冥夜见此顿时失笑,也站起身来走道幕星身后,指着蓝凌正在临摹的海图,教导道:“这是海平线,这个方位是东,这个方位是西……”

手指在羊皮卷上慢慢的滑过,清朗的声音没有一丝杂质,很动听。

“这条线,你要这么看……”比对着窗外的茫茫大海,冥夜一边指着海目,一边参照实物来对幕星讲解。

幕星本不是太笨的人,虽然没学过,不过冥夜这般的讲解下,领悟的也相当的快。

只见其不断的点头,时不时还能分析出一两句,让冥夜微微赞誉。

“这条线是代表的岛屿,你看,就如那方那凸起的小岛,这条线是水面下的暗礁,也就是我们刚才避过去的那种,“,“话音还没有,冥夜突然一顿,把到。边的话给吞了下去,眉头高高的挑起,抬头看着窗外的茫茫大海,脸上闪现过一丝不可置信。

一直埋头临摹没有说话的蓝凌,此时也抬起头来,皱眉看看手中的图,又抬头看看窗外的海洋,冰冷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异。

“怎么?“暮星见两人神情都有点古怪,不由出口问道。

没有回答,冥夜和蓝凌都没有回答她的话,幕星见此眨了眨眼,也没有多言,看神情这两个人发现什么了,那还是不要打断他们的好。

伸手拿起羊皮卷,蓝凌指着上面标示的一小岛道:“这个岛”“”

“是那里。”冥夜低头看了眼羊皮卷,伸手指着窗外刚刚戎过的小岛,只有几丈大小,若不是他们刚才刚好经过,也会直接忽略这个小岛。

“这一处的漩涡,是左前方那出口”蓝凌指着羊皮卷的一分小水流,朝冥夜抬了抬下顼。

“这一处暗礁,是右前方那比”冥夜手指在羊皮卷上划动,眼却盯着前方的茫茫大海。

他太熟悉海洋了,水流的一点不对,他就知道哪里有暗礁,那里有漩涡,根本不用亲自戈过去看。

而显然,蓝凌也相当的熟悉海洋,那手指过处也是丝毫没有错一分。

两人不断的交谈着,站在两人身边的幕星,越听也越是震惊,不由挪动脚步朝窗外看去。

他们的话完全围绕着这一方水域,难道这羊皮卷上所绘制的图,就是这里?就是南海内海最靠近愿升岛的地方?

交谈的声音寂静了下来,冥夜和蓝凌怔怔的看着窗外的茫茫大海,手在不自禁的颤抖。

“原来,居然在这。”望着窗外的冥夜突然缓缓的笑了,那笑容妖娆万分,却更加犀利之极。

“得来全不废功夫。”蓝凌也笑了,那一贯比万年寒冰都要冷的人,缓缓的笑了,虽然他脸上戴着人皮面具,但是幕星可以相信那冰川上雪莲盛开的场景,那会是美的惊心动魄的。

话至此,幕星的猜测也应了,那海神殿所在的地方就在这里,就在这南海内海里。

“世人都只知道这里是南海的主岛,没有人知道海神殿也在这里。”手指拂过剑眉,冥夜缓缓的道。

“海皇出自南海,他的陪葬自然在南海,是我们疏忽了。”蓝凌双手抱胸又恢复了万年寒冰摸样。

耳里听着蓝凌的话,冥夜突然转过身来,笑看着蓝凌道:“那我们就要比比谁的速度快了。”

蓝凌听着此话,斜眼看了冥夜一眼,扬眉道:“好。”

两人都不是会联手,然后分一半财富给对方的人,这地方已经找到了,那么就看谁来的快了。

“前方,出了这个暗礁群,我就给你安排小船。”

“就这样。”

两人一拍即合,答应的干脆利落。

“不过,你们谁能告诉我,这乱石暗礁在那里?”幕星从蓝凌手中拿过羊皮卷,皱眉朝两人道,她现在也回看这海图,但是这上面最中心点乱石暗礁在那里?

没有进入乱石暗礁,海神殿还不是什么都找不到。

蓝凌和冥夜听言对视了一眼,齐齐低下头来看了一眼,顿时同时皱眉。

刚才他们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这点,乱石暗礁,这里有不少的暗礁,但是没有乱石阵,难道说这里不是海神殿存在的地方?

两人还在凝思,窗外的天色突然暗了。

幕星眼角扫到,不由诧异的抬头四处张望,这才中午时辰,怎么天就快黑了,难道有暴风雨?

仔细的观看四方,轻嗅海水味,没有异常,不是暴风雨,那这天怎么就黑了?

中午当头的阳光,只在一个转眼间就灰暗了下来,就好像蒙上了一层黑纱,转瞬就挡去了它的光亮,海面上开始阴暗了起来。

“喂,先别想。”幕星见此立刻推了一把,注意这羊皮卷没有观察到窗外异色的冥夜。

冥夜听幕星话有异色,顿时抬起头来,一眼扫到窗外的异样,也惊异的一下睁大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蓝凌也看见了。

“王,海面上突然黑下来,有点看不清楚航向了。”顷刻间,门外传来斐然的声音,有点焦急。

冥夜快速收起羊皮卷,当头就朝船舱外走去,蓝凌和幕星对视一眼,齐齐跟上。

黑,肉眼可以看的见的黑色,快速的密布了下来,前一刻,还能看见深蓝的海面,一眨眼功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刺下一片迷迷糊糊的海面,一片浓厚的黑色。

天空也变了颜色,那黑色的厚纱遮挡住火红的太阳,此时抬头看去,只能看见一个泛着白光,却没有一点温度和光亮的太阳,一个白色的球体,挂在天空正中。

海上的大风大浪经历过太多,但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场景,冥夜一时间也摸不清楚怎么了。

转眼,天空中那一个白色的珠体,也缓缓的看不见了,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船灯快速的点燃,那光亮只能照亮四周寸尺见方之地,余下就只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浓厚的好像糨糊的黑。

纵然,跟着冥夜的海将士兵都是万里挑一的,但是见到如此的场景也有点惊慌失猎了,这太怪异了,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王,这是怎么回事?这天空怎么会?”林山冷下了脸。

“好厚重的感觉,船行速度慢了?”斐然皱紧了眉头。

一种沉重的感觉,好像水面突然有了吸可力一般,吸出了船,平日三分之一的力量就可行船,此时出了全力,也感觉船的速度是越来越慢,好怪异的感觉,斐然后背寒毛有点竖了起来。

“这是雾。“冥夜站在船头,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抬手虚空抓了一把。

蓝凌站在冥夜寿边,见此点点头道:“是黑雾,有很浓厚的水汽。”

冬日时节,海面上有的地方会有雾气升腾,雾气升腾会给人一种滞后的感觉,这在海上航行,并不是很难见到的事情,只是黑色的雾,委实有点太古怪了点。

“黑雾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威严的声音冷冷的喝了一声,三艘靠的极近的船上兵士,全部都听的清清楚楚,虽然看不见冥夜的人,但是这声音是冥夜的,他们的海王的。

雾而已,众人行船海上雾气见过太多,一听这只是雾,立刻心中无边的恐惧就大为的收敛,虽然黑色的雾气难见,但是这只是雾不是。

“停下船,一刻钟时间,三艘搭建到一起。“冷冷的声音传来,三艘船立刻同时停了下来,开始互相搭建,连成一串。

“你们下去,一人掌一船。”看了眼眼前的林山和斐然,冥夜沉声道,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情绪很重要,每艘船上有一个主心骨,那能起的效果是肉眼看不见的。

“是。”林山,斐然,顿时就朝船后跑去。

站在船头,冥夜没有回头看幕星,只是伸出手来握住幕星的手,没有任何的言语,但是那炙热的手掌,却给幕星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我不怕。”幕星淡淡的回了一句,却也没扔开冥夜的手。

她现在给不了冥夜什么主意,也不太清楚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应付,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听从冥夜的安排。

“南海海域不大,但是极为凶险,一寸之差就是天壤之别。看来,我们进入了错乱的航线。”蓝凌皱着眉看了眼四周。

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团黑色,无法退回去,也找不到路前进,他们就好像孤夜里的蚂蚁,被困在了这混沌世界里。

冥夜点点头,在看见眼前天色变换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出差错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变化来的这么快,快的不给人任何的机会。

“雾,越来越重了。”冥夜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已经湿润,有很沉重的感觉了。

“这般下去,船会航行不了,沉入水中。”蓝凌眉色间一片严肃,此时也不是分你我的时候,一切等脱离了目前的险境在说。

冥夜点了点头,船行水面有一点的重量,当这艘船的重量超过了水面可以承载的重量,那么船只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沉入水里。

如此厚重的黑雾瞬息之间就晕染了这么浓重的水汽,就好比不断的在往船上灌水,那种重量的增加比看的见的海水,还要厉害。

“时间到了,给我开船。“冷冷的看着前方的茫茫黑色,冥夜纵声命令道。

停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往前开,或许还可一闯,等死,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是,开船。“身后林山和斐然的声音快速传来,三艘战船同时开启,朝着茫茫黑雾驶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