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九章 大婚

手腕缓缓的抬起,对准了那水晶柱下方的一小块凸起的水晶,冥夜扫了一眼蓝凌,既然无法一个人独得,那么就一起先弄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在做下一步的推算。

蓝凌见冥夜的手势,沉默了一瞬间,也缓缓抬起了手,对准了他那一方凸起的水晶。

黑衣人看见两人的手势,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当下也抬起了手,对准了他那一方的凸起水晶石。

冥夜缓缓举起右手,伸出了三个指头。

三,二,一,

指头一收,三人同时出手,只听三股劲风飞射而去,同一刻撞上那凸起的水晶石。

立刻,那散发着莹莹光亮的水晶柱,开始有了变化。

一直站在冥夜身边的幕星,见此转眼定定的看着水晶柱。

只见水晶柱里气流缓缓的升腾,下方本铸就平整的台面,从中间裂开,下方一小巧的水晶台缓缓的上升了上来。

璀璨的光芒把水晶柱里升腾而上的东西,照耀的纤毫毕现,那是一张羊皮卷。

羊皮卷,找寻海神殿的图纸。

幕星瞬间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可以找寻海神殿的图纸,这从来世间没有流传的有这个东西,大家都知道海神像出,海神殿显,没有人知道还有羊皮卷,记录海神殿方位的羊皮卷。相比于幕星的震惊,冥夜和蓝凌还有那个黑衣人,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好像早就知道这里藏着的是什么东西。

水晶柱里的水晶台缓缓的定下,周围尖利的剑尖也绽露了出来,冥夜收在眼里,没有动作。

水晶台现出来,这机关就跟着启动了,这般的设计,要想从这里活着拿走羊皮卷,简直就是不可能。

皱了皱眉,冥夜脑海中突然一动,嘴角缓缓的勾勒了起来。

突然一转身抓住幕星的手,就朝外间走去,一点也不留恋这稀世的珍宝,大步而去。

而就在冥夜朝外走的一瞬间,蓝凌也头也不回,干脆利落的转身就朝来路走去。

两路三人顷刻间就消失在了水晶殿里。

黑衣人侧耳清清楚楚的听见两方人是真正的走了,并不是假意离开,不由在抬眼扫了一眼没有指力支持,开始缓缓下落的水晶台。

他虽然不如这两方人知道的多,但是他也看出来,伴随着羊皮卷的出世,机关州目应的开启了,若是此时动手,恐怕这后果不用想也知道,所以那两方人快速的走了。

眉眼中一闪而过戾气,黑衣人转身消失在了来处,现在不是好机会。

三方人齐齐离开,那水晶柱里的水晶台缓缓沉了下去,台面合拢,刮尖隐没,一切恢复到原状,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夜色浓郁,繁星点点,璀璨之极。

穿街过房,幕星和冥夜在夜色下飞速的朝王宫回去。

“为什么?”一边跑,幕星一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机关已经开启,今日若取,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冥夜转过身伸出手拉过幕星,两人贴的很近,声音也压的相当的小,微微的夜风吹过,就算身旁有什么人,也断然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

“什么时候?”幕星见两人靠的这么近,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挣开,正事要紧,虽然她急于报仇,不过这海神殿也实在是给她太大的震撼,这若是冥夜真的找到海神殿,那对他们的助力不是一点两点的。

“乾坤阵覆盖面太广,若是全力启动,他上层祭祀的地方也会遭殃。”低头看着幕星,冥夜微微一笑,那眼中的光芒是邪恶的。

幕星听言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他大婚那日定会停下乾坤阵”

“对,真聪明。”冥夜笑的好似一只狐狸,虽然遮挡住容颜的脸,让幕星看不见他脸上的笑容,不过幕星感觉的道。

“机会只有一次,也只有那片刻的时间,胜,则一切皆在掌握,若是输了,东海和你就赔上了。”笑着紧紧握了握幕星的手,冥夜半严肃半娃笑的道。

轩辕圣与华风四公主祭拜祖宗,只有一刻钟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取得有人窥视的羊皮卷,除了冥夜和她亲自动手,恐怕在无人能够胜任,若是输了,确实会跟冥夜说的一样。

眉间狠狼的一皱:“赌一把,我就不相信了。”

斩钉截铁的话后,是无比的自信和孤注一掷。

“哈哈,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胜了我们就一步登天,输了,我东海就跟南海杠上。”冥夜听幕星如此样说,顿时压低了声音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中是无比的得意和自豪。

幕星听言扬了扬眉,这个人笑的好讨厌,扫了冥夜一眼,幕星忽视了她最近微微勾勒起的笑容。

“对了,其中一个是蓝凌,另一个是谁?”等冥夜笑声微歇,幕星突然皱眉道,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我觉得很像一个人,你觉得呢?”冥夜听问没有说出答案,而是反问幕星。

幕星皱了皱眉,那个人隐藏的很好,她看不出来。

当下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冥夜。

冥夜见此轻轻的笑了笑,却不在说话,拽着幕星闪电般的朝王宫东殿射去。

秋风微凉,村声婆娑,又是一个好天气。

明日就是南海海王大婚的日子,他们只需要在等一天,而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也只有一天。

“目空兄,昨夜睡的可好?”悠闲的抓住幕星在御花园里品酒,冥夜看见手提一坛百年陈酿,缓缓走过来的目空,最近勾勒起一丝似笑非笑,似敌非敌的笑容,朝目空举了举酒杯道。

目空也爽利的很,直接坐下,拍开坛。”为冥夜和幕星斟了一杯后,一饮而尽杯中酒,淡淡的道:“很好,想来夜兄昨夜安寝的也好?”

“当然。”冥夜靠在椅背上,轻笑着品了一口杯中酒。

幕星在一旁没有说话,这两人看似聊的随便,但是话中的机锋却很重,昨夜?冥夜这话的意思,难道说昨夜的那个人是目空?

心中有了微念,幕星顿时一边品酒,一边佯装无意的打量目空。

“好酒,轩辕圣的皇宫珍藏,目空兄,够面子。”弹了弹手中玉杯,冥夜抬眼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目空。

“夜兄若开口,轩辕圣夜也不会吝啬。”目空的回答滴水不漏。

冥夜听言笑笑,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南海海王的珍藏,可不是任何人都拿的到的,而且,他与轩辕圣不熟,他宫中有些什么好东西,他可不知道,这目空却如此熟悉。

跟南海海王熟悉,跟韩昭王庭交好,目空,目空“”

“我脸上有东西?”微一沉念间,目空突然转头看着幕星,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丝笑容。

幕星被逮了个正着,不由脸色微尬,好在幕星也不是个初出茅庐的丫头,当下笑着道:“俊朗非凡,人中之龙,令人不觉注意。”

目空一听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勾勒起来,朝幕星点点头笑道:“我很高兴。”一边说一边为幕星斟了一杯酒。

幕星笑着接过。

冥夜知道幕星为什么看,不过这恭维话他可真不爱听,虽然是临时搪塞的,他可没受过幕星如此的赞美。

“星,当着我的面夸奖别的男人,纵然目空兄确实英伟,却也大伤我的心喊”懒洋洋的话语,陪衬上冥夜似笑非笑的脸色,让人听上去只觉得是打趣。

不过幕星没漏听这话中的严肃和酸味,当下暗自一皱眉,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说的出口,面子不要了?

咬了咬牙,幕星瞪了冥夜一眼,抓起桌上的酒坛,为冥夜斟了一杯酒,一边道:‘!妖魅倾城,天下无双。”

“噗嗤。”冥夜顿时大笑出声,笑看着幕星不断的摇头道:!”你啊。”

他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形容,是损他还是恭维他。

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幕星的长发,冥夜满脸温柔,旁边的目空面色不动,眼中却一闪而过杀气。

取笑和恭维,这是两个概念,对陌生人才恭维,而能够如此取笑的对象,则必定是熟人,这看似一褒一贬的话,实则却是两种对待方式。

冥夜被贬了,实际却褒了。

天青云淡,凉亭中你来我往。

一日时间一晃而过,南海海王衬后大典在一片肃穆的号角之声中,响彻在愿升岛上。

愿升岛一片欢腾,家家户户走出家门,聚集在南海王宫前,载歌载舞。

白色与着火红交相辉映,纯洁的白色王宫,更加热情徇美。

镶金丝的红毯从王宫大殿一直铺到了宫门口,整齐排列的侍卫恭敬的罗列成两边,森严赫赫。

白色大柱上狂龙飞舞,几乎临空而出口

百官齐集,钟鼓轰鸣

南海海王的大婚开始了。

冥夜一身暗红长袍与幕星坐在贵宾椅上,看着眼前的一切。

南海海王之母后高坐大殿之上,而女方却空着椅子,没有人居坐。

“华风王呢?“冥夜见此,侧头朝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杜飞道,华风王,他还没有见过。

“华风大陆有要事,华风王已经启程回去了。”

冥夜一听挑了挑眉,这个时候要要事?已经送嫁到这个时候,突然走了,不管什么事情也不差这一天吧?

嘴角缓缓的勾勒起,冥夜脸上浮现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王上,王后,到。“钟鼓齐响,南海海王来了。

冥夜见此也没有在追问,转头笑看着南海海王和华风四公主,一身盛装的走来。

跪拜天地,祖宗,无疑就是这样的程序。

冥夜和幕星坐在一旁,乃观礼的贵宾,两人面带微笑的看着,看上去很诚挚的祝福着。

却偶尔交汇,只有他们两人看的懂的眼神。

“祖庙祭祀。“最后一声赞芽晌起,幕星暗自垂敛了双眸,终于来了。

“请海王华力殿休息,我王祭拜过祖庙后,再行与海王不醉不归。”杜飞笑着朝冥夜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么几日,把他一个堂堂南海第一战将,当成小使使用,实在是窝火的很,不过除了他,这南海还真没有人敢接冥夜这一行,而保证不出差错的,也就只有窝火着了。

冥夜听言边笑着共头道:“好。”边拉着暮星的手站起身来,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朝华力殿走去。

大殿之上,南海海王和现在的南海王后,朝着白色内塔的方向而去,与他们背道而驰的冥夜和幕星,则朝着华力殿走去,完完全全两个方向。

华力殿,乃主殿的偏殿,不大,不过风景却很好,杨柳飘飞,荷塘秋色,很是迷人。

“幕星,来,我们对弈任何?”冥夜拉着幕星坐在华力殿的窗口处,背朝着窗口坐下。

“好。”幕星答应的很利落。

边上的杜飞一听,立刻遣人备上棋子,就这么安心下棋,那真是他的福气。

“你去忙你的吧,林山,斐然,在这里就行。”冥夜笑着朝杜飞挥了挥手,粘过一子,落在了棋盘上。

对坐的幕星见此,很快的也落下了一子。

杜飞见冥夜和幕星坐在窗口处,他们在外间一眼就可以看见,当也不用在里面就近监视,太过了也不好,当下笑着答应,退了出去。

林山,斐然,则一左一右的站在冥夜和幕星的身后,观战。

秋色中,杜飞的人很光明正大的在外面巡逻。

“斐然,去把浅香丸拿过来,幕星该吃药了。”很清晰的声音从窗口处传出,接着隐在暗处的杜飞,就见斐然走了出来。

不大一会,斐然领着四个人就走了进去,各自手中捧着药盅和漱。等东西。

窗口内,冥夜和幕星起身走了过去,只顷刻间就又走了回来,一头银发的冥夜依旧背窗而坐,开始对弈,而起身的时间估摸着就饮药的时间,不多不少。

片刻后,送药的四人出来,慢步走了远去。

杜飞看了眼窗口的冥夜身形,也就没有理会四人。

秋风送爽,今日真的是个好天气。

捧着药盅的四人行至转角处,突然从边上闪出两人,穿着与四人一样的衣服,掺和进了队伍中来。

而队伍中本来落在后面的两人,悄无声息的淹入了周围的山石中。

没有人回头,也没有人斜视一眼,四人的队伍依然是四个人,大步朝前走去。

交替,只在一瞬间。

白色巨塔,今日人山人海,只是所有人都不准进入巨塔祭拜,森严的士兵把守着道路,红色的地毯从王宫一直铺设到白色巨塔门前。

无数的愿升岛居民,站在街道的两边,翘首以盼的看着金碧辉煌的马车,从远处轱辗着而来,欢呼声此起彼伏,群情欢腾之极。

南海海王与王后坐着金色马车,十六匹马开道,沿途朝着他的民众挥手致意,样情更是激动到了顶点。

而此时,白色内塔下,一身普通服饰戴着人皮面具的冥夜,已经站在了水晶柱的旁边,默默的等待着。

南海海王,还没有他快。

而在他们的对面,依旧是那日的摸样,蓝凌和那个陌生男手,各自占据一方,都紧紧的等待着。

等待着,南海海王祭拜,关闭机关的那一瞬间。

喧天的锣鼓声响起,厚重的脚步声快速的接近他们头顶的南海祖宗牌位,上面的人已经快要到位了。

三人成三方对峙,而上一次在的募星,现在却没有踪迹。

时间无声的过去,三个默不作声的人,气息已经到达了顶点。

冥夜闭着眼睛,听着上方的动静,默默的计算着时间,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暗红的双眼唰的睁开,冥夜身形一闪临空就朝那水晶柱抓去。

同一时间,一直站立不动的蓝凌和那陌生人,也同时动了。

三股掌风在空中一荡,那凸起的水晶被很很的击中,水晶柱快速发出五彩的光芒,下方封闭的石台缓缓的开启了,那隐藏在石台里的羊皮卷,展露出了身姿。

“噗,噗。”就在这羊皮卷露出的一瞬间,机关突然发出噗噗的轻响声,卡在那里,停止不动了。

羊皮卷旁尖利的剑尖,露出来的羊皮卷,就好像被定住,静静的停滞在那里,上方,乾坤阵的机关关闭了。

真是早一分要遭,迟一分就晚。

时间拿捏的简直准确之极。

瞬间而至,三人齐齐落定在了水晶柱前。

暗红的眸子一闪,冥夜挥手就朝那水晶柱击去,然他的掌风还没接触到水晶珠,旁边蓝凌和那陌生人,齐齐虚晃一招,就朝冥夜攻来。

冥夜立刻料身一个空翻,翻身避开蓝凌的一掌,同时一掌对上那陌生人的掌力。

只听轰的一声,沉闷的对撞声在地室里响起,冥夜和那陌生人,同时朝后退了一步。

一旁的蓝凌见两人见对上,立刻挥手就朝水晶柱击打去。

水晶柱在他们眼里是不堪一击的,谁最先打破它,谁就能第一时间抢走羊皮卷,这一点,三个人从来不怀疑。

一拳才击出,两股掌风顿时朝两个方向冲了过来,令人窒息的掌风,浑厚凶猛之极。

蓝凌眉头微皱,斜身就避让开去,两人的合击,他可不敢硬接。

三人,霎时纠缠到了一起,谁也不能让谁先下手,彼时,只见,前一刻冥夜和蓝凌联手时付陌生人,后一刻就和陌生人联手对付蓝凌,紧接着就撑蓝凌和那陌生人,联手对付他。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在这一刻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下方石室中,激烈的交战凶猛的交锋着。

上方却喝唱声声,赞礼声不绝,叩拜声此起彼伏,喧闹之极。

一喜一战,冰火两重天。

“轰。”三人再度对了一招,齐齐被反震的掌力震了开去,连连退后,空出了中间的水晶柱。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现的幕星,突然如猛虎一般从暗藏的通道中射出,手中利剑横扫,一剑朝着那水晶柱就砍了上去,寒栗的刻光,带着所向披靡的力量,快的几乎犹如闪电。

一刻重重的砍中那巨大的水晶柱,一声清脆之极的脆裂声立刻响起。

那被震开的蓝凌和陌生人一见,此时也顾不上隐藏踪迹了,齐齐怒吼一声,临空就朝幕星抓来。

冥夜见此眼中杀气一凛,双手五指一握,飞身就冲了上去,一拳一掌,迎上蓝凌和陌生人,同时以一敌二。

“砰。”一声巨大的响声炸起,冥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中却蕴藏出一丝张狂的笑容。

水晶柱轰然脆裂了开来,而手握利剑的幕星,一把抓出里面的羊皮卷收进了怀里,转身握剑站在了他的身后。

一切快的不可思议臼

利刻,铁腕,蓝凌和陌生人一丝犹豫都没有,回身就攻了过来,来势凛冽之极。

挥刻,素掌,幕星和冥夜同时对上。

就在这一瞬间,碎裂的水晶柱突然砰的一声垮塌下来,高达几丈的水晶柱,支撑着地下石室和上方的祖庙,此时砰的倒塌下来,上面的大殿没有支持的东西,顿时轰的一下开始垮塌。

“下面有人。”南海海王第一时间的怒吼,穿破空间传了下来。

“走。”冥夜顿时朝幕星一声低喝,转身一人对上对面疯狂冲过来的两人。

幕星见此手中剑一握,转身就跑,冥夜会有办法对付的。

上方的大殿垮塌的越发严重了,冥夜等头顶上不断的掉下东西,那匆忙的脚步声,接路而来。

轰的再度对上一掌,冥夜喉头一阵气血翻滚,以一人对两人,确实吃力。

虚幻一招,蓝凌正要挥剑在来,耳内突然传来冥夜的传音入密:“揭了他的面纱,算是还幕星欠你的一份人情,海图给你临摹一份。”

临摹一份,这与拥有原本没有任何的差异,何况若是现在去追幕星,恐怕也追不到了。

蓝凌心中一动,厉害关系立刻胸有成竹,那本已经攻向冥夜的长剑,突然剑铢一转,兜头就朝那陌生人砍去。

同一时间,冥夜低喝一声,一拳就朝陌生人攻去,夹着雷霆之力。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南海海王轩辕澈,已经冲下来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