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八章 海皇

“呵呵,海王的人喜欢就好。”杜飞哈哈大笑道,有点得意,有点轻松,若是东海的人只是看点稀奇玩意,那真是好的不能在好。

幕星兜兜转转的跟在蓝凌身后,不一刻就跟到一白色的巨塔前面,然后蓝凌身形一闪就不见了踪迹,看上去是进了白塔了。

幕星站定在白塔面前,看着白塔前无数参拜的人,正恭恭敬敬的一边跪拜,一边跪行入白塔,有的还从很远的地方三步一叩,五步一跪的行了过来,脸上的神态都无比的恭敬和崇拜。

“这是什么地方?”目空抬眼扫了一眼白塔。

杜飞没想到幕星东走西走,居然走到这里来,心中微微腹诽,面上却很平静,听言上前一步道:“这是我南海海王的祖庙。”祖庙?幕星微微扬眉,在韩昭,皇室的祖庙只有皇家人才可以参拜,这里怎么如此多的平民百姓都可以进入?

蓝凌跑进南海海王的祖庙千什么?

回首朝身旁的冥夜望去,幕星想示意冥夜开口,他们也进去一观。

却一个回头身后冥夜根本不在,幕星不由挑了挑眉,转过身,却见冥夜远远的站在她的身后,正昂起头看着白塔的最顶端,那妖魅的脸上依旧带着慵懒的笑容,但是那眼神却夹着点点的震惊和辍

冥夜在看什么?

扬了扬眉,幕星感觉到身旁的目空的目光也穿越过她,看向她的身后,不由转过身来,顺着目空的眼神看去。

那是一副海夜叉图,篆刻在白色巨塔的大门上,一个青面獠牙的人,手中握着一把三叉戟,正朝着海里刺去,而他的身下海里,丝丝水波并没有鱼。

幕星眉眼微动,她不知道这具有什么意思,不过目空这个人不可小看,他看的东西定然有他看的道理。

心中念头闪过,幕星退后几步停在冥夜身边,顺着冥夜的眼神看去,那白色巨塔的最顶端刻着一株三色花,三瓣花瓣,一红一黑一白,花色虽然奇怪,不过这样的花并不太少见,不过冥夜可不是个轻易会露出震惊神色的人,幕星默默的记下,也不多言。

“走,里面瞧瞧去,很热闹啊。”低下头,冥夜看了幕星一眼,突然笑着朝幕星道。

幕星听言也顺水推舟的道:“确实很热闹。”一边说一边尾随着冥夜就朝里面走去,而前方目空已经走到了阶梯上。

杜飞也不阻拦,跟在三人身后就朝白色巨塔里面走去。

一个相当宽阔的大殿,大殿两旁一溜白色的,两人合抱都抱不拢的白玉,石大柱,蜿蜒而向里间延伸而去,笔直。

大殿四面此时无数的人正对着墙壁朝拜。

幕星见此细细朝四周看去,只见那白色的墙壁上,雕刻着无数精妙绝伦的图案。

有渔船在海面上航行的,有海岸边的渔民买卖交易的,有正在出海捕鱼的,一幅幅渔民与海的图,惟妙惟肖的雕刻在上面,活生生的再现海边靠海生活的渔民生活,没有天灾,没有人祸,每幅图案里面的人都是笑着的。

“这是我们南海的信仰,只要拜了这些图,那么出海就会平平安安,一生丰衣足加心耳边杜飞的解释不断的响起,幕星一边走一边倾耳听着。

白色的玉石大柱朝着里面延伸着,壁画上的图案也在不断的变动着,从最初的渔民生活,渐渐的演变出简陋的战船在海上游行,起先还是一艘,后来的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大,战船也越来越精美。

“我们海王仁厚,祖庙本是不对外开放的,不过海王认为他的子民们丰衣足食了,南海也就强盛了,因此酬”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杜飞正在跟冥夜和目空说话。

图案的变化越来越大,先还是阳光灿烂,无风无浪,渐渐的出现巨浪滔天,暗礁漩涡的祸事,无数的渔民船被吞噬,而那些战船却完好无损的在风。浪尖上航行,战船的视模越来越大。

渐渐的有了统一居住的地方,渐渐的有了集中在一起的买卖,渐渐的有了各司其职的份位,有了远航。

看到这里,幕星突然明白了,这就是海盗的崛起,或许说这就是百年海盗,成就四海势力的演变过程,这是一部海洋的奋斗史。

一排一排的白玉大柱消失在身后,眼前的大殿一间一间的变换,那一幅幅攸关海洋的图案也在不断的演变。

到得后来,一个手握三叉戟的人出现,头戴着金冠,手中握着威武的三叉戟,身后万民朝拜,无数的战船罗列在后。

幕星看到这里,心中有了计较,这可能是南海开海祖宗称雄南海,开辟一代海王的图案。

在往前移动,幕星才发现身前已经没有图案,冥夜和目空杜飞站在前面,正在说着什么。

幕星移动脚步走上前,见冥夜等的身前已经没有路,透过目空前面的窗子,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一条白玉台阶在阳光下散发着饨洁的光芒,在两地花草中,惋蜒而去前方,在白玉台阶的正前方,一白色的宝塔屹立在前。

“那里是内塔,是我们海王的历代祖宗先人,只能历代海王和王后进入,其他人等不能进入,就在此止步,恕杜飞不能在领两位前进。”

“既是内塔,那我们自当止步。”冥夜笑笑好似并不在意,也不强求。

目空点了点头,没多余的话,一派倨傲。

接下来,几人出了南海海王的祖庙,也不急着回海王宫,在衙道上兜兜转转,肆意观赏,好像那看见白塔一瞬间的震惊从来没有过一般,平静的很。

就连冥夜和目空两人之间隐隐约约的杀气,也消散在风中,一路都很平和,三人就像真的来南海愿升岛速街的一般,乐乐呵呵。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是晚宴过后。

王宫东殿,幕星双手抱胸堵在大殿门口,看着眼前一身暗红色衣服,正在捆绑头上银发的冥夜。

“说。”干脆利落的一个字,铿锵之极。

冥夜见此不由笑了起来,朝幕星点了点下顼,示意幕星上前来坐下。

幕星也不客气,走上前就靠着冥夜坐下,外面已经派了林山和斐然把守,却还如此谨慎,要小声说话,看来今天冥夜发现了很重要的事情。

“你没有看过真的海神像吧?”低低的出声,冥夜一边绑头发,一边朝幕星道。

幕星摇了摇头,上一次冥夜得到海神像的时候,她正闭着眼在装睡,错过了那见识海神像的时候,至于海神大会那次,由于隔的远了,只看见个大概,也算不上真正看清楚过。

“真的海神像上,除去两各巨龙外,巨龙口中还有一株三色花,一黑一红一白。”绑好手中的银发,冥夜看着暮星压低了声音。

幕星听言陡然一震,三色花,今日冥夜在南海海王的祖庙外看见的那株三色花?挑了挑眼,幕星从冥夜的眼中看出来,她的猜测是对的,就是那朵三色花。

“海神像百年没有现世,新一代的海王绝时没有人见过真的海神像,他南海却有这上面的标记。”嘴角勾了勾,冥夜眼中一闪而过锭俐。

这话的意思,南海跟海神像有关系,幕星脑海中瞬间闪现过这个念头。

“你的意思,南海既然有海神像上的标示,那么他们肯定有海神殿的消息。”幕星反应不慢。

海神像出,海神殿现,这是相关联的。

冥夜看着幕星赞计的点了点头:“南海,是四海中历史最悠久的,没有其他三海海王的时候,南海已经称霸一方,有些东西或许是他们知道,而我们不知道的。

记不记得今天那些图案的最后那张图?头戴金冠,手握三叉戟,身后无数战船围绕的那男人?”挑起一方黑布,蒙住了那耀眼的银发。

他是张狂,不过在南海的地盘上,小心驶得万年船。

眉眼快速的转动,幕星点了点头,那个男人给她的影像很深。

“乾天三叉戟,曾经海皇的兵器。”冥夜暗红的光芒闪动,一字一句的道。

幕星闻言高高的挑起了眉头,乾天三叉戟,那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神兵利器,早已经不知所踪的武器,居然是海皇的兵器,她一直以为一统四海,威震八方的海皇,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难道真的存在过?

看着冥夜,幕星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是乾天三叉戟?”三叉戟很多,为什么那一把就是所谓的乾天三叉戟?

冥夜斜眉一笑,压低声音凑至幕星耳边道:我曾经见过。”

幕星嘬的转过头看着笑的妖娆的冥夜,他曾经见过,那早已遗失的神兵利器,这个冥夜到底有多深?

“蓝凌已经去了,我看那目空也像是知道点什么,我可不能晚了,去不去?”站起身,冥夜扭头看着暮星问道。

幕星见此快速撕开身上的外衫,露出里面早已经准备好的夜行衣,她在见白塔前冥夜如斯神色的时候,就知道那不会是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

冥夜见此无声的笑了起来,伸手递给幕星一块人皮面具,换下她脸上的,两人也不熄灭殿中的灯火,无声无息的潜伏了出去。

殿外,村影摇动,风声轻然,很安静,很安静。

白色内塔,南海历代海王才能进入的地方。

“选三进五。“一身黑衣的幕星朝冥夜打着手势,紧跟在她身后也蒙着脸的冥夜,什么话也不多说,直接踩着幕星落脚的地点一步一步朝里走。

南海内塔肯定有东西,否则用不着大费周章,这外间都布置的有奇门八卦阵,他虽然也熟悉阵法,但是没幕星那么厉害,一眼就可以看出哪里是生门,哪里是死们,那么能者多劳,他就随后跟着了,反正他的女人厉害就是他厉害,他可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尾随着幕星快速的在白色内塔前面穿棱。

前一列,前面还是花草满地,后一刻就变成树木参天;前一刻白色内塔在正前方,走一步,白色巨塔就变成了在斜后方。

两人目不斜视,盯紧脚下,飞速的朝白色内塔靠去。

闪身进入白色内塔的塔门,还不待他们看清楚眼前的场景,两人突然高高跃起,紧紧的贴在了房梁上,而此时,暗处一队巡逻的士兵,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从两人刚才站着的地方巡逻了过去,若是慢的一步,就定然落入了他们的眼睛。

爬在房梁上,幕星和冥夜对视了一眼,两人紧扣着房顶,就如那壁虎一般,缓慢却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的朝内塔的里面爬去。

无数的巡逻士兵无声无息的穿梭而来,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若不是幕星和冥夜走的是头顶,下面不管你功夫再好,恐怕也早就被发现了。

没有缝隙,一堵厚实的大墙挡在了两人的面前,走在前面的幕星见此看了几眼,转过头朝冥夜微微一摆头,示意冥夜上。

她看不懂,那么冥夜这个身为海王的一定懂。

冥夜见此隐藏在黑布的嘴角微微一勾,上前也不多言,手指轻叩,不断的在墙壁前临空虚弹。

幕星数到九九八十一下的时候,一丝缝隙也没有的墙壁,无声无息的裂开了一道缝隙。

两人一个闪身,就没入了里间,冥夜快速回头,关闭了墙壁。

幽亮的夜明珠照耀在偌大的大殿里,那散发出的柔和的光芒,让人如沐春风相当的舒服,比之韩昭地道里的阴冷,这里给人的的感觉却相当的好。

规模依旧与外殿差不了多少,不过比外殿小上了很多,一幅幅壁画在柔和的夜明珠光芒中,凋熠生辉,活灵活现。

那是前殿没有继续完的壁画。

手拿三叉戟的人,挥舞着绝世的兵器,拼搏海浪,猎杀海洋凶兽,挥战船开辟新的岛屿,在无人的岛屿上留下繁荣的种子,征服已有的大陆。

那头戴金冠的陆地皇帝,对他跪拜,对他奉献上祭品。

四海战船齐聚,三叉戟指天而立。

这不是南海海王的崛起历史,这就是冥夜所说的,曾经一统四海的海皇征服史,海皇,威临天下,戟指乾坤。

无声的壁画,没有任何的言喻和字迹,但是那惟妙惟肖的图案,却把一副征服的辉煌,完全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是独一无二的,那是波澜壮阔的,只是这么一幅幅壁画,却让人心生向往,热血沸腾。

抚摸上那最后一幅四海战船齐聚,海皇手握三叉戟指天而立的图案,冥夜眼中的光芒急速的波动。

幕星不是海王,那种心情无法与冥夜想比拟,虽然有片刻的热血沸腾,但第一时间就按捺了下来,此时眼光扫过四周,微微皱了皱眉。

这方大殿的正上方,罗列着南海的历代海王灵牌,火光闪耀着,把南海二十三代海王的灵位照耀的纤毫毕现。

这里应该就是南海海王大婚的时候,要携王后参拜的地方。

快速的检查了一下灵位前后,什么都没有,没有密道,没有机关,难道南海海王保护的这么周密的地方,就这样?

正做如此想的时候,舅夜抚模着壁画的手,突然在那三叉戟卫狠狠一按,顿时轻微的轱辗声响起,冥夜后退一步面无表情的看着。

幕星一个闪身站立在了冥夜的身旁。

前面的墙壁缓缓的分开,露出里面一条铺满的夜明珠的阶梯,阶梯蜿蜒而下,朝着地底。

两人对视一眼,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就朝下走去。

坑蜒而下,绕了个圆因,冥夜以同样的手法,在一丝缝隙也无的墙壁上临空敲击了七七四十九下,开启了那厚重的大门。

幕星见此没有多言,她看不出来冥夜所用的手法,和为什么要敲击这么多下,这应该是海洋上的东西。

厚重的大门一开启,耀眼的光芒离开弥漫了出来,莹莹光亮,纯白世界。

两人站定在一铺满水晶的宽敞大殿里,算算方位,这里应该就是刚才他们所站的地下。

一片水晶世界,那透明的光亮折射着往返在这方空间内,几乎给人一种如登仙境,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扑满水晶的大殿正中央,一几乎有两人合抱那么粗的一根透明的,中空的水晶珠,屹立在上,整个大殿只有这么一根支持点。

那水晶珠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散发着夺人呼吸的钝美,波光粼粼,好似那中空的水晶柱里,蕴藏着无数的光彩。

好漂亮,幕星暗自咋了咋舌,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世间上好景致好雕琢,她不是没见过好的,不过今日这一片水晶琉璃世界,就那么平平淡淡没有任何雕琢的陈设在这方,却给她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感觉,纯洁无垢。

脚下微微移动,幕星就想朝前走。

一步还停留在半空,身边的冥夜突然出手抓住她的胳膊,轻摇了摇手。

“怎么?”幕星扬眉无声的询问。

冥夜指指地面传音道:“乾坤阵。”

幕星听言皱了皱眉,乾坤阵,这是什么阵势,她可从来没有听过。

“别忘了,这是海皇的故地。”冥夜见幕星讶然,不由轻笑了笑,这乾坤阵乃海上的绝杀之阵,只代代流传于海王之手,三大陆无从得知其中厉害,所以,幕星不认识。

拉着幕星,冥夜传音一句:“跟着我走。”

这乾坤阵比外间的困阵还要厉害,一步踏错,就是杀阵,没有人会从这里逃生,就连他也不能。

话音还没有落,冥夜和幕星突然同时一皱眉,站定了步伐没有动弹。

就在他们站定脚步的一瞬间,东西两方的墙壁,突然裂开一务缝隙,两个一身漆黑,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男人,同时从这两个方向钻了出来。

一步站定,显然两人也没想到这里面居然已经有人,不由齐齐站住脚步,面面相觑。

四个人站在三个方位,对视,谁也没有动。

幕星暗沉了沉眉,眼光扫过斜对面的两人,一个人身材魁梧,一身气息掩藏的很好,那一双眼睛低垂着,周身找不到一丝破绽,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识破的地方。

而另一个人,冷冽而高挑,幕星定定的看过去。

那人扫了一眼眼前的水晶柱,抬眼淡淡的看了幕星一眼。

幕星一见,顿时微微的挑眉,她知道他是谁了,蓝凌,那个神出鬼没来去无踪的蓝凌。

不过,很显然,蓝凌也认出了他们。

虽然他们只不过相处了几天时间,但是依旧够了,够大家都认出对方了。

扬了扬眉,显然,蓝凌是知道一切的,否则他不会出现在这里,也不能出现在这里,蓝凌,这个人到底是谁?

沉默,没有人说话,有的只是对持,无声的低气压在这方空间回荡,压抑而锐利。如此无声中,那东面高大的黑衣人,突然气息一盛抬脚就欲朝前走去,想要打破这三足鼎立的气势。

冥夜一见,立刻眉头一皱,手中二指一弹,一股劲风立刻就朝该人的脚下射去。

同一刻,蓝凌也是一指点出,射向该人的腿脚。

那黑衣人见此气息一沉,踏出的脚步闪电般的往上一抬,冥夜和蓝凌的两股指力,立刻在他准备要落脚的地方对撞而上,发出砰的一声清脆的对撞声。

黑衣人眼中光芒微动,冥夜和蓝凌都没有攻击他,而这一出手是在阻止他踏前一步。

黑衣人不是笨人,立刻领悟到这地面可能有问题,只是他看不出来而已。

脚缓缓的收回,依旧踩在刚才的地方,黑衣人抬眼扫了冥夜和蓝凌一眼,没有做声。

看不出来,幕星定定的注视着黑衣人,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谁,这个人隐藏的本领实在是高。

气氛,更加的沉静。

四个人对持着,谁也不肯先走,谁也不肯动手。

一动手,身边有两人窥视,走,那就摆明了这份没有他的份了,如何甘心,一时间,大家都僵立在了这里。

头顶传来脚步声,是巡逻的士兵在头顶上巡逻。

那清晰的声音没有一丝遮掩的传来,冥夜缓缓皱了皱眉,如此僵立不是个办法,天色若是大白,他会是第一个吃不了好果子的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