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七章

“请问你是我家何人好友?”换个话题,幕星仿佛没听见目空刚才的话语一般,问道,这个人她不认识,想来应该是家族中其他人的好友吧,否则怎会如此对她尽心。

目空看了眼微微避开话题的幕星,缓缓笑了笑,淡淡的道:“冰家其他人,不是我的好友。”

幕星顿时愕然,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目空,那黝黑的深不见底的眼里,在灯火下,里面只有一个人,一个她。

难道他是她的好友?幕星扬了扬眉,还真没听说过自已好友自已还不知道的。

“我与冰家并无关系,我所关心的只有一个你而已。”不等幕星再度发话,目空突然出声道,那幽深的双眼定定的锁定幕星,声音很沉,很傲。

幕星听言诧异的看着目空,这个人到底是谁?

“当日,我来晚了,否则,你也不会受如此多苦。”目空看着幕星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当日?难道是她被追杀的当日?他来晚了?她都不知道的暗杀,他居然知道,这个人…幕星眼中杀气一闪,一把抓住了腰间的碧水剑,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目空仿佛没有看见幕星的杀气,缓缓为幕星斟上酒,一边没有理会幕星的问话,自顾自的道:“当日,我恰巧在韩昭大陆办事,暗中收到消息,讯龙宫出动了所有的杀手,围杀与你,时下,我星夜赶回韩昭皇城,可惜,任然晚了一步,我到的时候,你已经坠入了韩昭皇城的护城河里。”

淡淡的声音戎破沉寂的夜空,在这清凉如水的夜里酝动着,他的内容却是幕星从来不知道,不由,幕星一边按住碧水剑柄,一边凝神听去。

“我追了十三里河水,才从护城河里把你捞起来,那时候,你已经几乎呼吸都停了,胸口那么重的伤,又经河水浸泡,简直让我都差点无能为力,救不了你。”目空说道这缓缓的饮了一口酒。

幕星听到这,握住碧水剑的手情不自禁的握的更紧,她一直以为可能是她被护城河的水冲到了下流,搁浅上了岸,被人救了,没有想到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她以为的偶然其实不是偶然,而是因为有人救她。

“用了我十颗天王护心丹,才控制住你的伤势,吊着你的命。”

天王护心丹,以幽蓝碧草提炼出来的精华制作的珍贵药材,幕星咬紧了牙,幽蓝碧草为毒则无药可救,为药则能医百病,十颗天王护心丹,这相当于一颗幽蓝碧草的精华。

“本想带你回我的地盘调养,不过那个时候,你们冰家确实权势滔天,完全封锁了路途,我根本走不了,而等我准备把你送去冰家的时候,韩昭王庭已经跟你们冰家完全的对上,韩昭整个封锁。

我的目标太明显,带不走你,只能把你在冰家和韩昭王杠上的时候,以小道送你出了韩昭皇城。”

说到这,目空眼中突然一闪而过凛冽的杀气,黑黝的双眼微微一眯,沉声道:“不过,我的手下太过无用,已经到了边海,居然被欧阳旭的人追了上,混乱中把你丢给了泼皮吴老三,等我追过来的时候,吴老三已经让那群海盗抢走了你。”

无风自动,墨黑的发在夜色中缓缓的飘动,那一瞬间释放的杀气,居然犹如实质,浓烈的惊人。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清醒的时候,会出现在外海,落在一群海盗手里,感情中间的波折是这么回事,她不是插着翅膀飞过来的,而是被人送到了外海,却被欧阳旭破坏了一切,让她最后落在了东海冥夜的手里。

遇见了冥夜这个魔星。

拳头紧紧的握紧,幕星仰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欧阳旭,欧阳旭。

“不要伤心,吴老三已经被我杀了,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他也没有活着的必要。”目空看着仰头的幕星,语言微微柔和了下来,身上那一瞬间急飞而出的杀气,快速的收敛了起来,就好像刚才那浓烈的杀气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他的愤怒也没有出现过。

闭了闭眼,幕星把一切的情绪起伏压在了心底,在睁开时候已经是一脸的戒备和严肃:“那你怎么知道我的一切?”

虽然骤然间听见如此震撼的话语,不过幕星没有忘记,她一入韩昭大陆,面前的这个目空立刻就找上门来,她不相信他会神机妙算到这个地步,这个人到底是谁?

目空看着幕星满脸的戒备,脸上也不动容,自斟自饮一口杯中美酒,缓缓的道:“我虽然晚了一步,并不表示我就没有追上那群抢夺你的海盗,等我追上那艘海盗船想把把夺回来的时候,东海海王追缴杀灵王浓重登场,整个那一片海域被完全的封锁了起来,我眼睁睁看着东海的势力带走了你,却没敢往上追。”

语毕冷冷的一笑,似愤怒又似怨恨,他总是晚了一步,而就是晚了那么一步,把幕星亲自送到了东海,送到了冥夜的面前。

幕星听到此处没有说话,也没有愤怒的质问,为什么不追上去把她带回来,东海追缴杀灵王,她是亲眼看见的,那样的力量不是其他人能够干预,能够抢夺的。

“你入了东海,我想在追过去已经不可能,东海防御相当的强,我的人也混不进去,没有任何的消息透露出来。”

仰头饮尽杯中酒,目空嘴角勾勒起一抹铁血的笑容:“不过珠玉在落入瓦砾也蒙不了尘,我只需要在韩昭大陆的岸边,派人时刻蹲守,只要东海的冥夜或者雀羽,黎川!”他们的战船出现,你一定会在那上面,若是连识人都做不到,东海也不会有今日的辉煌。

而,在那神医死在黎川的船上后,我就确定,你在船上,否则他不会死,没有医治到胸口重伤的女人,他是不会死的。”

低低的声音,把一切都解释了个清清楚楚,目空的人一直守在韩昭大陆的港。”所以,黎川的船一出现,他就找上了门来,所以,本来以为什么人都不会知道的身份,在一入韩昭就被人识破。

原来如此。

短暂的沉默,幕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

目空见此也不多言,缓缓的饮着杯中的美酒。

月已中空,那皎洁的月色洒下来,在两人身上笼罩上一层白烟,薄薄的湖水中雾气酝酿出来,飘渺而幽然,两人临湖而坐,看上去烟烟笼笼,好一对男才女貌。

半响,幕星缓缓的抬起了头,站起身来,朝着目空深深的鞠下一躬,不管这个目空到底是谁,不管她认不认识,但是她有命活到今天,全靠他,若没有他一手相护,今日也就没有现在的幕星。

目空见此袖袍一挥,身形转眼已经快速的移开,避不接受幕星这一礼。

“我说过,做我的妻子,否则,这恩不还也罢。”看着抬起头来的幕星,目空一手执着酒壶,一手握着酒杯,淡淡的道,那眼中是全然的认真和正色。

幕星皱了皱眉。

“我可以给你时间。”目空注视着幕星的眉头,缓缓的道。

幕星听言没有说话,只是缓慢的挺直了弯下的腰。

“好,我会考虑。”转过身看着对面的目空,幕星握住手中的碧水剑,沉声道:‘!那,我们在来说这边,这把剑是你送我的,我在无用,也不用敌人的东西,你……到底是谁?”

韩昭王庭灭他冰家,是多么巨大的事情,除了一起参与的黑历和华风两大陆,还有谁知道?而讥龙宫倾巢而出追杀她,连她事先都没有收到一丝风声,这个目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而这个目空在韩昭皇城也出现过,瞧那姿态和身份,定然非平常人,与韩昭皇室过往如此之密,这些混杂在一起,眼前的目空有着洗不脱的嫌疑。

他是救了她的命,但是,若是灭她冰家也有他的话,她不会手下留情。

“你怀疑我吗?”目空看着幕星放下了手中酒壶。

“你有让人怀疑的地方。”幕星紧盯着目空,回答的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目空闻言无声的笑了起来,半响点点头道:“那这一切要你自己去寻找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淡淡的话语吐出,却是模棱两可。

“好。”幕星手腕一扬,把手中的碧水剑扔向目空,从他嘴里问出来的,纵然是真话,她心中先入为主,也会以为是假话,不如自己去查。

看着幕星把碧水剑扔了过来,目空神色不动,手中两指一弹,手中酒杯砰的朝幕星扔来的碧水剑剑柄撞去。

两物在半空中碰的撞上,碧水刻一个旋转反向就朝幕星倒飞回去,而那瓷器的酒杯,却丝毫未损的回落到了目空的手里。

“你拿着防身,等什么时候你认定了我,还不还,在说。”自若的斟下一杯酒,目空看着幕星微微一笑。

幕星也不是个忸怩的人,闻言接过碧水剑,收回手里点点头道:“好。”现下不知道他是不是敌人,那么他目前的身份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目空见此微笑着倾身为幕星那空了的酒杯,倾倒满了酒水。

“酒逢知己千杯少,干。”目空朝幕星举起了酒杯。

幕星端起酒杯朝目空一示意:“干。”

两杯相撞,清脆的碰撞声在静寂的夜空下远远的传了出去。

夜风飞舞,缠绵而来,吹过幕星的肩肿,隐隐约约露出了那烙印在后颈上的冥字。

目空宛若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眉眼中涌出一股怒气,却瞬间就按捺了下去,朝着幕星淡淡的道:“要不要我帮忙,看着很碍眼。”

幕星见目空视线就知道目空说的是什么事情,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轮不到外人操心。”幕星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接了下句。

月夜幽美,一头银发随风飞舞,冥夜慢条斯理的从远处缓步走来,看似慢的离谱,却只见其迈了两步,就已经站在了幕星的身边。妖魅的脸上闪现着魅惑人心的笑容,冥夜笑看了幕星一眼,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目空。

目空也不惊讶,抬眼与冥夜对视。

静寂的夜空下,瞬间火花四溅,两人什么都没有做,浑身上下也没有丝毫的杀气,只是一眼对视,但是周围的空气却几乎凝固了起来,厚重的犹如糨糊。

幕星站在旁边,见此眉头微皱,那是一种超越杀气的戾气,隔绝了她,却在身旁快速的升温,没有火,不似冰,却来势比火比冰都还要猛烈。

这样的感觉,她很不喜欢。

“回见。”朝着目空一点头,幕星转过身就朝八角亭下走去。

经过冥夜身边的时候,幕星淡淡的扔下一句:“走了。”就当先朝南海海王的东殿走去。

强烈的戾气在一瞬间消弭,冥夜的嘴角高高的勾勒起,一句走了,一句回见,看似简单,里面却是天差地远的意思。

收回气息,朝目空不轻不重的来了句:“回见。”转身就与幕星相携而去。

目空见此鹰般的双目微微沉了沉,看着相携离去的两人,突然出声道:“明日一道游览愿升岛,如何?”

脚步微顿,幕星远远应了一声:“好。”好字余音任在天空盘旋,人已经没入了高大的树影中。

坐在八角亭中的目空,缓缓倒了杯酒水,一口饮尽。

月影斜照,树影婆娑。

一声雀鸣响过,那映照着淡淡灯火的八角亭,一阵风来灯火突然熄了去,而那亭中本来坐着的人,已然消失不见。

“出去。”东殿里,幕星看着跟着进来与她同处一室的冥夜,沉下脸道。

冥夜看着幕星没有说话,只是就那么靠在门边静静的看着。

幕星从没见过冥夜这么沉默,不由皱眉道:“有什么话就说。”

冥夜听言笑笑,突然道“他晚了一步,我……也晚了一步。”

没头没脑的话,幕星却听懂了,冥夜在说目空晚了一步,把她送到了东海,而冥夜他晚了一步,则是救她的人不是他。今晚的对话,果然被他听了去。

“堂堂海王,偷听别人说话,很不道德。”

“非我偷听,只是它要传到我耳朵里来。”他见幕星半日不归,找寻出去顺风就听见了这些,非他故意,但是听着不走,却也非不是故意。

幕星闻言瞪了冥夜一眼,居然耍赖,颜面何存。

静立半日,幕星见冥夜依然不动,不由咬了咬牙,快步朝床铺走去,一边冷冷的道:“大仇未报,何以为家。”

八个字一落,幕星立刻就后悔了,她为什么要给冥夜说这个,她凭什么给冥夜这样的允诺,他冥夜是谁啊,那粉拳立刻就握紧了。

然而,靠在门上的冥夜却缓缓的笑了,那笑容妖艳天下,勾魂摄魄。

“还不走。”见冥夜还不走,幕星也不知哪里来的一把火,转头朝着冥夜怒声喝道。

冥夜见此朝着幕星一摊手,脸上洋溢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你的身份是我的人,我们不睡在一起,还怎么睡?”

幕星一听顿时头顶都冒烟了,瞪着冥夜的双眼直冒火,她到忘了这一点。

“想活不过明天,就给我上来。“重重的坐上床,幕星瞪着冥夜。

冥夜见此笑的纵容,边摇头边晃过来,一边道:“算了,我不宠着你还宠着谁。!”说罢,身形一闪跃上高高的房梁,倒头睡在了上面。

幕星仰头看了睡房梁的冥夜一眼,挑了挑眉,也不知道怎么着,胸口那股火气一下就熄了,当下反身倒向床铺,解过薄被大大方方的睡了下来。

没有人谈论目空,不知道是心中有数,还是怎么着。

屋外,夜风如水,清凉温润。

丝丝的树木沙沙声传来,为这份幽静更添清幽。

南海东殿,一上一下,同室而居。

晨光幕晓,天色大亮,南海海王的好日子越近,这热闹的愿升岛,就越发的热闹起来。

一行四人漫步在愿升岛衙头,身后跟着一大群予练有素的人,虽然没有着兵服,不过显然是卫队。

而在他们身边无数的女子站定脚步,痴痴的望着这方,有的甚至还跟在这队伍身后,偷偷摸摸的朝前看。

只见那四人,一个是幕星,一个目空,一个是冥夜,一个是杜飞。

幕星脸上罩着人皮面具,看不出本色,杜飞,这里的人早就看惯了,只那冥夜目空两人,却是吸引了一路的爱慕眼光。

目空生的彪悍,五官又极是俊朗,天生的王者气度,一身天青色的长袍包裹住修长的身躯,往人群中一站那就是目光的集中点,可惜气息太甚,那种威压让不少人驻足,不敢肆意观看。

而冥夜就不一样了,那妖魅的脸本就是天下第一,在加上这银白的长发陪衬上暗红的贴身袍子,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不经意间邪邪的一笑,简直勾了大街上所有女人的魂,这一路行来,跟的人是越来越多。

不过,几人都是一副巍然不动的神态。

“好臭。”随意走着的幕星突然吸了口气,微微抽了抽嘴角,一边说话一边朝臭味传来的地方看去。

一个小地摊,上面摆放着洋身是刺的东西,黄褐色,破开的内里有白色的肉,那浓重的臭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这是南海独产的水果,很好吃的。”杜飞见此笑着道,今日他来陪着三人逛街,美其名曰是陪同,实则就是监视,那里能让东海的海王,在南海的主岛乱走,要是发现了主岛的秘密,那可怎么办。

“这么臭的水果?”幕星哑然,她还没听说过水果是臭的,而且还可以很好吃。

“不信,几位尝尝。”杜飞闻言立刻快步朝那臭气熏天的水果摊前走去,好像很迫不及待。

没办法,本来以为逛街是个很好的差事,那料,居然多了一个阎王爷,这走在一路上,那嗖嗖的冷气完全找不到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就是笼罩了周围寸此见方,让他一路行来都是提心吊胆外加寒冰附体,生怕两个表面看起来什么异色都没有,时不时还交谈一两句的冥夜和目空,当街发难,那他回去还真不好交代,真是的,这两个巨头是怎么碰上的,居然一起逛街。

黄灿灿的刺猬外壳,白色的扁圆扁圆的小块果肉,间或还有粉红色的果肉,臭气熏天的呈现在幕星的面前。

幕星嘴角微动,她不过是说说,她没想过要吃。

“目空兄,请。”冥夜扫了一眼白色果肉,相当风度的朝目空礼让道。

目空看了一眼冥夜,伸手取过一白色的果肉,递给冥夜,淡淡的道:“夜兄,别客气。”

一旁的幕星见两人礼让的虚假之极,不由难得的朝天翻了个白眼,绕过两个人准备走人,她不喜欢逛街像打仗,她没任何的虚荣感,只感觉累的慌。眼光扫过眼前的冥夜和目空,暮星一步跨出还没走动,眼角突然扫到前方卖这臭气水果的摊子前,一道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的消失在人群中,那背影,熟悉之极。

蓝凌,冰岛之后就消失的踪迹全无的蓝凌。

“咳。”幕星正讶异间,冥夜突然咳嗽了一声,幕星斜眼扫了一眼冥夜,冥夜很不经意的朝前方蓝凌消失的地方点了点下顼,冥夜也认出了刚才那道身影,在朝她示意。

既然冥夜和她都这么认为,那就绝对不会错,蓝凌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脑海中念头一转,幕星心中还没下定论,脚下已经自然而然的朝蓝凌消失的方向快步跟了上去。

冥夜见此一笑大声道:“又看见什么好东西了?这番回去东海都要被这些新奇的东西堆满。”一边说一边满脸宠溺的跟了上去。

边上的目空什么话也没说,只快步的跟了去,刚才那一个眼神,别的人没有看见,他却是看见了,这样的默契他很讨厌。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