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五章

高高在上的幕星看见南海这三人手指在动,却看不出来什么意思,不过精测也猜测的出来。

不动声色,让他们去。

缓缓品进手中美酒,冥夜懒洋洋的道:“杜飞,这么多战船集结在南海的边境上,南海海王是想千什么啊。想来我东海玩玩。”

漫不经心的语调,却让下方的杜飞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哈哈,海王你真会说笑,就算我们海王要来东海与海王把酒言欢,也带不了这么多战船的不是,这是我们南海在行军操练,这才改了军制,我们尚显生疏,因此我们海外命我们多加操练。

在我们内海练习的差不多了,我计算着时间海王你可能也该来了,就亲自率领着这么此人来接海王,海王可干万不要乱想。”

冥夜听言俯视了下方的杜飞一眼,缓缓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说罢预了顿后,扬眉突然一笑道“是该勤加操练,斐然,传令回去,雀羽和黎,也不要偷懒,没事也多操练椽练,这兵要越磨才越好用。”

是。”第二层的斐然伸出头去,高声的应了一声。

下方的杜飞见东海第二海将斐然也在,显然冥夜不是无准备来的,而冥夜这话明面上没什么,暗地不是不意东海现在有二王雀羽和三王黎!在镇守,他东海不是个空壳子,他们南海要是想怎么样,他东海也不是吃素的曰

这一仗开不得,杜飞立刻就下了定论,心中有了计较,杜飞的脸上却依旧洋溢着豪爽之极的笑容。

远处,本来气势逼人的万千南海战船,此时不知道怎么着,突然间那气势一下就灭了,在无刚才那一股弥漫整个海域的杀气。

金色的狂龙旗快速的挥舞,密密麻麻的战船缓缓的朝两边让开了道路,在一片黑色战船中,空出了一茶大道。

冥夜见此嘴角一勾,扬眉淡淡的笑了。

海王,今日肯赏脸亲临南海,是我南海的莫大荣幸,海王,请。杜飞顺着冥夜的眼光,也看见了远处的海船变化,当下笑着一边朝冥夜道,一边连连挥手。

立刻,跟在他身后的海将快速的下了东海的战船,上去南海的战船,收起对接,开始朝前领路而去。

冥夜见此轻轻举了举杯,身下停在海面上的银黑色战船,开始尾随着跟了上去。

你上来。”朝着留在船上的杜飞,冥夜举了举杯。

杜飞见此脚下一点,一个旱地拨葱直直就跃上了顶层,不见任何作势,很是自然。

冥夜微微点了点头,一边示意杜飞坐下,一边道:“好身手。”

不及海王万一口,杜飞拱了拱手,也没什么顾忌的坐了下来,海洋上砚矩没陆地上那么多,没人现定不能跟王同坐,再说他乃南海第一海将,跟南海海王面前都有座位,与冥夜坐一起并无什么。

听说轩辕圣娶的是华风四公主?”冥夜一边示意杜飞自己倒酒,一边慢条斯理的道。

是,我王与四公主在华风大陆一见倾心,迫不及待要想娶回南海,难得我王如此喜欢一人,我们南海自然要鼎力赞成了。”杜飞边侧酒边笑着道

冥夜听言笑笑:‘轩辕圣到是性情中人,这次大婚,北海和西海也都来了吧?”

那到没有,北海和西海距离太远,赶不上,再说我们南海跟他们两海也没多大交情,犯不着相邀。杜飞傲然的笑笑,接着道:不过这次华风王亲自送四公主前来,海王不愁没有人把酒言欢。”

冥夜一听几不可见的与身旁的幕星对视了一眼,华风王要亲来,这个人可这么多年从没出现在人面前过,很是低调,今次看来也出山了。

南海华风联姻,两王亲自会面,不简单啊。

轻轻摇晃手中的酒杯,冥夜嘴角缓缓的勾勒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秋高气爽,万千南海战船护送着东海一行进入了南海领域。

为何绕道而走?”站在船头,幕星看着万千南海战船不直线前进,反而绕道东西两边朝前行径,不由缓缓的道。

南海地势险要,暗礁,漩涡,频繁,稍不注意就会进入绝境。”站在幕星身后的林山淡淡的道,一边看向杜飞。

杜飞听言内心十分胃火,南海这么多年只对外扩张,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抢夺他们的地盘,就是因为南海的环垮太过险恶,稍微不注意就来得去不得,是他们南海的天然屏障。

而今天,为了这误送的消息,他们自己引来了东海海王,这南海的天然屏障被他看去,可是大大的不妙。

心中冒火归冒火,脸上却不变色的笑道

正是这个道理,前方这一区域看似平常,内里则蕴藏着无数的暗礁和漩涡,人走入其间往往不是船毁人亡,就是找不到路出来,憋死在里面,相当危险。”

幕星闻言点了点头,状似不经意的看向别处,实刖心中已经牢牢的把方位,地域,记了下来。

海风吹拂,船行迅速。

南海主岛近在眼前。

三十四个辅岛,零星密布,南海主岛,愿升岛,一片喜气洋洋。

完全迥异与东海和韩昭的凡格,南海洋溢着火般的热情和异域的风情。

白色的圆形屋顶,看上去就如一拱形的圆球,下方的房屋不似韩昭的方正,也不如东海的正现,与屋顶相陪衬也是圆圆的,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圆筒上面盖着个圆盖子。

很稀奇,但是却相当漂亮。

白色的房子,红色的窗棂,在阳光下挥发着金光灿烂的光芒,让人耀目生航

上得愿升岛,沿途到处可见如此模样的房屋,有的是蓝色的,有的是黄色的,有的屋顶不是一个圆球,而是两个圆球,有的还在圆形的屋顶上面修建一冲天的箭楼,看上去美丽极了。

街道上的南海人,没有着什么长袍长裙,而好像是一匹布裹在身上一样,裸露出半边胳膊,身后飘扬着布匹或者轻纱的须子,随着风走动,轻纱飞扬,风情万种。

南海相对比较炎热,街道上往来的男女老少,皆裸露着双脚,就那么踩在地面行走,脚腕处有的佩载着细小的铃铛,走动起来发出丁玲丁玲的声音,清脆悦耳之极。

幕星跟着冥夜一边朝南海海王的王宫走去,一边打量着这稀奇的一切。

她久居大陆,虽然不时往返三大陆,对海上的情况也知一二,但是哪里亲自到过南海主岛,此等风情还真是没有见过,不由兴赶极为浓厚。

小没见识的。”低低的浅笑突然窜进耳里,幕星眼角扫了一眼身旁淡笑着的冀夜,无视。

冥夜见此嘴角高高的勾勒起,任由幕星面上保持着冷淡,双眼却骨碌碌的四处观看,纵马慢条斯理的朝南海王宫走去。

嘘,嘘。”清脆的丝竹声响起,像笛子又不太像笛子,曲调相当的富有韵味,很轻灵。

幕星追逐着笛声看去,只见宽阔的街道边,一群人正困绕着笛声发出地,那里面一个长的很妖娆的女子,抱着一根短笛吹奏着,而在她的面前,两各金黄色的,扁扁头颅,一双眼睛大的惊人的娄蛇,正随着笛声不停的摆动着身躯,好像在跳舞。

幕星诧异的扬起了眉头,以音乐之声操控毒蛇吗?

卖艺的而已,南海很多。”低低的声音响起,幕星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身后的斐然在对她说话,言下之意就是别丢了东海的脸。

眉间微微挑了挑,幕星再度看了一眼那控蛇的女子,转过了头,以音乐操控毒蛇,好主意。

金白色的南海王宫。

百十阶白王阶梯上,南海海王轩辕圣一囊紫色王袍,站在王宫内城亲迎冥夜,而在他身后南海的样臣也矗立在此。

如此阵势,可算给了冥夜天大的面子。

不过,这么百来年还真没有一个海王造访另一个海王的事,也没有礼节可学,全随了心意和态度。

冥夜一身暗红长袍,一头银发披散在肩上,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迈过高台。

前方矗立的轩辕圣见之,大笑着就朝迈步而上的冥夜走来。

欢迎,欢迎,东海海王亲来,给了本王莫大的面子。几步站定在冥夜身前,轩辕圣一巴掌拍打在冥夜的肩膀上,笑的爽朗之极。

幕星快速的扫了南海海王轩辕圣一眼,眉目俊朗,不似箕夜的妖艳,是一种铮铮铁汉的俊,人很高,几乎比冥夜都还要高上那么一斥,相当的魁梧,这哈哈一笑,若不知其本意底细,还怕真要当这南海海王是一个分外豪爽的人。

夜王邀清本王,也是给了本王莫大的面子。”冥夜也笑看着轩辕圣慢悠悠的道。

哈哈,你我一衣带水,不说客气话,走,里面请,我们把酒言欢去。,轩辕圣大笑着朝冥夜一挥手,当先领路。

请。”冥夜笑着一挥手,与轩辕圣并肩朝王宫里走去。

观其背影,好像亲热的两兄弟。

幕星,林山,等人跟随在后进入了南海王宫。

歌舞升平,酒池肉林。

接下来就是热情之极的接待,几乎真是兄弟之邦一样的好,幕星懒的理会这样粉饰太平的接待,站在其夜的身后,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此什么。

久闻夜兄身边并无女子跟随,今日不知道这身后的女子是谁?”爽朗的大笑声中,轩辕圣突然转头笑看着冥夜身后一身男装的幕星,脸上笑意融融,话锋却隐藏尖锐。

幕星顿时一皱,轩辕圣在套她的身份。

当头而坐的冥夜听言缓缓的一笑,转身伸手握住幕星的手,姿态带着点暖昧和亲热的道:“自然是我的人。”

一句自然是我的人,听在幕星耳里分外觉得刺耳,不过她的身份最好不要泄露,毕竟这南海已经跟华风大陆联姻,南海不认识她,华风大陆客不一定不认识她,露了身份反而不好。

当下,虽然心里不满,但是还是隐忍着没有发作,毕竟这个身份是目前她最合适的。

轩辕圣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点点头道:“对了,对了,早早听过夜兄纳了一个女奴,看来就是她了,瞧本王这记性。”说罢,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幕星的颈项,那里有冥夜女奴的标志。

幕星身体瞬间一僵,拢在柚中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忘记了,在那么多纷乱的事情突然的来临时候,她把关于她自己的一切抛诸在脑后,她的颈项上,那里还烙印着冥夜的印记,那个耻辱的女奴印记。

银牙紧紧的咬下,几乎磨的咔嚓作响,而那戴着面具的脸上却什么异色也没有,平静的好似她早就接受了这样的身份,她本就是一个女奴。

没有人察觉到异样,顿时大殿中的人都把眼光移动了开去,一个女奴而已,虽然受东海海王的宠爱,不过也就是一个女奴而已。

只有冥夜感觉到了幕星的愤怒,不由紧了紧握着幕星的手,指尖轻轻滑动,无声的安抚着幕星的情绪。

一边岔开话题道:听说华风王亲自送亲来了?”

哈哈,是啊,昨日就到了,就等夜兄尊驾了。”

那真不好意思,累圣兄久等””

无妨,无妨””

一片热闹中,幕星缓缓的抽出了被冥夜握着的手,很缓慢,却很坚定。

冥夜见此也没有使劲握住,任由幕星抽出了手。

大殿中一片歌舞升平,只有冥夜和幕星,暗潮汹涌。

一场接风盛宴后,冥夜借。路上劳累,没有在参加什么喜庆典礼,入住了西海海王的王宫东殿。

幕星步入东殿的后殿,偌大的寝宫扑面而来浓浓的海洋风味,房间中四处摆放着利刀,匕首,墙上桂着海鱼的骨头,那白森森的牙齿几乎有拳头那么大,充满了海洋的狰狞。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