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四章

冥夜只是定定的看着,观察着幕星的脸色和身形。

越来越慢,越来越游不动,本来还可以三次大白鲨攻击躲避开两次,现在一次也躲避不开了。

冥夜见此轻拍了拍大白鲨的头顶,大白鲨立刻速度一慢,一双鲨鱼眼里鄙视的瞪了幕星一眼,转头就朝水面浮了上去。

不一刻,幕星从前方的水面下浮了起来,一边急促的喘气,一边狠根的瞪着那奈大白鲨。

冥夜见此笑着指挥大白鲨游过去。

狰狞的大白鲨此时收敛了那阴森恐怖的牙齿,就像是一尾小鱼一般游过来,停在幕星的身边。

咬咬牙,幕星狠狠的瞪了无辜的大白鲨一眼,手掌撑着鲨鱼背就想借力翻上来,未想以使力才发现丹田中空空如也,一丝内力也没有,身体软的好似一团稀泥,别说翻上鲨鱼背,就是想保持在水里游动的力量也没有。

冥夜见此笑着伸出手一把提着幕星提上了鲨鱼背:“休息一会,继续。

幕星嘴角抽了抽,也没反对,盘膝坐在鲨鱼背上就开始调息起来,冥夜见此轻笑着拂去幕星脸上的海水,蹲在一边。

此去南海,南海有没有危险在等着他们,他们不知道,但是要破坏南海和华风大陆的联姻,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有危险,幕星在陆地上可以称雄,在海上可真算不上什么了,就这游水潜水一关就过不了。

好在幕星也极明白这一点,一上路就开始练这最基本的游水潜水,那他就来帮她一把,经过他手元练出来的幕星,以后绝时不会在海里吃一点亏。

再来。”调息了一顿饭功夫,幕星一跃而起朝着海里就跳了下去,一边沉声道。

好。”冥夜一挥手,脚下的鲨鱼立刻提速,就朝幕星的身后追去,那白森森的牙齿在水里晃动,若是被咬实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虽然幕星身上已经有了不少这大白鲨咬的伤痕。

明了幕星的刻苦,冥夜也拜毫不恰香惜亚的紧逼,在他的手里,他会有分寸,就算咬上也不会是致命的伤势,如果他怜香惜玉舍不得下狠手,那么也许幕星在遇见这样的情况,那就会是致命,与其有一天她会有死的可能,不如他现在把她逼的伤瘾累累,以后却绝对不会栽在这上面好。

阳光烁金,海面幽幽荡漾,一望无际的海里一人一鲨在追咬着前方的女人。

这速度快上很多了。”不远处的战船上,林山看着冥夜的方向淡淡的道。

这么训练,不快也得快。”轻笑的声音响起,林山边上一手拿折扇,文弱的好似一饱读诗书的秀才摸样的男子笑着道。

林山听言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该男子,点点头道:当年你也是如此被王划练出来的,的确知道的比较清楚。”

秀才一听顿时朝林山翻了个白眼,林山嘴角隐隐约约勾勒起笑容。

斐然,冥夜身边的第二海将,与他林山平起平坐,别看外表一副弱不禁风的摸样,那动起手来比老虎还厉害。

一边说笑,一边祖练,三船一鲨朝着南海速度而去。

天青水蓝,海风阵阵。

时间飞速流逝。

嗖。”一个转身,幕星轻轻避开大白鲨的嘶咬,却并不奋力游开,身形一潜就摸到了大白鲨的尾巴,大白鲨顿时一掉头当头就朝幕星咬去。

幕星身在在一晃,又出现在大白鲨的身侧。

扭头,在咬。

转身,幕星又出现在另一侧。

调头,咬。

翻身,幕星出现在大白鲨的前方,优哉游哉的反身踩水,神情悠闲之极

哈哈,好,好。”冥夜见此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伸手拍了拍已经被惹的头上熊熊烈火冒起的大白鲨,停了下来。

以后水里在无可阻你之物。”笑着朝水里浮沉的幕星言道,能不仅躲避还能调戏大白鲨,以后这水里还有什么能够难例幕星,她现在缺少的只是对于海洋动物的了解了,不过那个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工的。

耳里听见冥夜如此话语,幕星瞪着也瞪着她的大白鲨,难得孩子气的朝着大白鲨挥舞了下拳头,这些日子可被它欺负惨了,咬的她遍休鳞伤口

回应她的则是大白鲨头一扬,尾巴啪的在水面一击,调转头,不屑的神情。

冥夜见此不由哈哈大笑,他的大白鲨乃是海中一霸,不是口下留情,幕星早就被撕的支离破碎了。

纂星见一畜生居然还给她摆不屑,不由气结,不过对方乃是畜生,跟它较什么劲,当下转身就朝战船的方向游去。

一个飞跃登上战船,站在船沿上的斐然风凉的笑道

人不如动物啊。他没见过幕星的厉害,幕星在东海的时候,他正在外收拾东海其他势力的海盗,此时见冥夜对她另眼相看,不由出言挤兑。

浑身湿漉漉的幕星听言眉头微微一皱,跟在她身后上得船来的冥夜见此也不多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幕星。

要想在他东海站稳脚跟,要众人服气,那需要绝对的能力,他相信幕星有。

冷冷的扫了斐然一眼,幕星一甩湿漉漉的头发,转身走至舵手边一脚挑起拉纤的麻绳,结结实实绑在一三叉倒钩上,临空转了个圈。

很牢固。

幕星也不多言,拽住三叉钩就走至船沿,淡漠的眼扫了扫海面,突然手一松绳索呼的飞入海里,紧接着往上一提,三叉钩上已经壮上一怕有十来斤重的大海鱼,鲜血淋漓,犹自不断动弹。

牢牢把三叉钩上的鱼控制在三叉钩上,幕星手中一运劲,绳索立刻远远的飞出,落在了战船之后。

幕星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神色不动。

冥夜见此微微一笑,也不插言就那么站在旁边看着。

比不上就比不上,钓条鱼上来也一样,我们这谁都会钓鱼。”斐然。里依旧锋利。

没有理会斐然,幕星淡淡的看着海面。

阳光闪烁,海面一片平静。

突然幕星手中的麻绳一动,幕星双眼一眯,手臂一抖,手臂粗细的麻绳瞬间绷的铁直,右手猛然用力,麻绳顷刻间横飞而起,从水下面直线冒出口

砰。”只听一声巨响,不远处的海面一片水花四溅,一物从海底冲天而出,居然被幕星生生从海底拽了出来。

银白的身体完全的暴露在半空中,几乎有五爻多长,那圆圆的头面上,白森森的牙齿在阳光下泛着冰冷的光芒,一条大白鲨。

幕星冷冷的一扬眉,右手一把抓住麻绳,运劲就是往后一扯。

只见那咬住铁钩不松的鲨鱼,一阵激烈的临空扭动,快速的被幕星扯了过来。

鲜红的血水顺着狰狞的口角流下来,染红了丝丝点点蔚蓝的海面。

快速固定住已经被拉至船沿的鲨鱼,幕星转身手掌做刀,一手刀砍断一拳头粗细的木棍,双手搬开不动挣扎的鲨鱼,就顶在了鲨鱼的嘴里,立刻,那尖利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血盆大口在也合不上。

幕星见此冷冷的扫了一眼这海中霸王,手腕伸进怀里摸出那瓶一直珍藏的很好的幽蓝碧草炼制的毒药,轻轻揭开盖子就要往被撑开嘴,合也合不拢的鲨鱼嘴里倒去。

好了,真想灭绝这一方海城任何种族啊。”一旁的冥夜看到此处,笑着摇摇头,上前一步握住了幕星的手。

幕星抬头看了其夜一眼,斜眼看着那边上的斐然。

一身书卷味的斐然,看见幕星做到此处已经明白幕星的想法,此时嘴角抽了抽,见幕星看着他,很耿直的伸出大拇指,朝幕星道:“厉害,厉害。海上群雄本就是武力为王,谁强就胀谁,比之大绌之上的人爽朗的多。

幕星听言淡淡的道:“谬赞。”她也非得理不饶人之人,既然斐然给了她面子,那她也就不咄咄逼人了。

当下手腕一挥,被绑住的大白鲨轰的一声挣脱绳索重归了海洋,那落下的一瞬间,那口中的木棍也被击打的粉碎。

立刻,只见一个浪花打过,受伤的大白鲨踪迹全无。

幕星见此转过身就朝船舱里走去,去换一身衣服,身上这套太贴身了。

目送了幕星离开,冥夜靠在船沿双手抱胸笑看着斐然和林山二人。

王,那是什么毒?”林山见此开口问道。

幽蓝碧草提炼的精华。冥夜到也不瞒两人,笑容满面的答道。

斐然一听与林山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深深的震惊。

还好没太得罪她,要不什么时候给我来一滴,我就回老家了。”斐然咋舌的看着冥夜,在想想刚才的情景,后知后觉的打了一个寒战。

鲨鱼,对于陆地上的人也许是很可怕的对象,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那么难以对付,要赤手杀掉一条鲨鱼,不是做不到的,因此幕星以鱼钩钩起大白鲨,这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但是要一个人杀掉这一海域所有的鲨鱼,这样的凶狠和手段,却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的。

鲨鱼乃冷血动物,只要被它们闻见血腥味道,不管你是不是它们的同类,也一样撕咬了你吃了。

一只中了毒还在流血的鲨鱼,被食进另外鲜活的鲨鱼肚子里,那毒素跟着爆发,接着死去被其他的同类吃掉,如此往来循环,这一方海域的鲨鱼会完全被灭绝,而起因只是因为这一只中毒的鲨鱼。

起先只是略微佩服幕星的手段,现下一听是幽蓝碧草提炼出来的毒素,那也许只需要一滴,这一方海域的所有水族会被连累的死绝,因为大海本就是大鱼吃小鱼,你吃我我吃你的地方。

面色微微有点发青,斐然撬了揉背海风吹乱的头发。

冥夜见之哈哈大笑,转过身看着茫茫大海笑道:她的厉害,你们以后会更加清楚的知道。”

王,你的意思是”“林山看着冥夜。

冥夜头也不回的低笑道:“你们明白。”

斐然,林山,再度对视一眼,眼中再无拜毫的质疑,三王黎川回东海的时候,就暗喻了幕星和他们东海通力合作,现在看来不是虚伪应付,是真正的合作了,那么接下来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碧海蓝天,阳光烁金。

广袤的大海,散发着震撼灵魂的美丽。

一月时间快速的飞过,八月初一了。

秋风已经代替了炎热的夏风,“的清凉在海面上飞舞,秋高气爽,天越发蓝的发白。

三艘银黑战船乘风破浪前进。

南海边界。

大批的战船在边界上集结,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看不见水面,只能看见那密密麻麻的战船。

幕星站在船头看着前方的战船集结,戴着面具的脸上眉头微微的扬起。

她驰骋大陆多年,领兵作战应对海盗也不是没有过,十几万士兵的统帅,她也是做过的,只是这海洋上如此的战船集结,她还真没有见识过。

成干上万艘的战船在海面上起起伏伏,金色的狂龙旗帜在海风中猎猎飞舞,看似杂乱,其实却有迹可寻,看似战船在不断的穿插变换着位置,好似一盘散沙,但是仔细看,却可以看见他们保持着一种不为陆地所见过的队型,在不断地交替前进,那森严的气氛,那肃杀的气息,几乎几海里外都能闻到。

这不是十几万的士兵集结,这也不是那些零星海盗疯狂的抢夺,这不是她曾经见过的海战,这是海洋上的争霸之战,它一动,将会带来的是天地的变己

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这样的战队若是今天开赴的是任何一个大陆,可能后果都难以预料,她都没见过的阵势,黑历华风定然也没多少人见过,四海海王,从来没有在三大陆露出过他们的底牌。

四海各有牵制,若是没有,三大陆早已经夷为平地。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冥夜背负双手看着眼前的战船集结,银色的发丝在秋风中飞舞,妖娆的同时却是无比的张狂。

这个世界上海洋为尊,三大陆靠的就是四海来联通一切,若是四海想灭三大陆,不是不可能,只是那也需要代价,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不要紧,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他们在对付陆地的时候,其他海不来抢夺他们的地盘,因此这么多年过来,依旧三大陆和四海分庭抗礼

海风撩起幕星的黑发,那藏在面具后的脸不知其表情,只是那眼锐利了起来。

三艘战船飞速的靠近南海战船,那船头上高高悬挂的黑色鲨鱼旗帜,在一片金色狂龙旗帜中,分外显眼。

南海,三艘战船飞速的迎接了上来,身后那万千战船停下了身影,静默着,但是这静默郝带着逼人的狰狞之气。

时接,跳板,上船。

一行三人快速的从南海战船上走入了雀羽的座驾。

欢迎,欢迎,杜飞在此可是早早恭候东海海王的大驾了。”当头快步走上的一身如铁塔,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壮汉,朝着迎接的林山大声笑道。

路途遥远,久等了。”林山淡淡的笑着作势邀请,杜飞,南海海王手下的第一海将,用来迎接海船,大材小用,看来南海做的准备真不少。

那里,海王来了就是给了我们南海莫大的面子,咦,这座驾怎么是雀羽王的战船?”杜飞大笑着与林山一起朝船舱中走去,一面诧异的道。

我王的座驾毁在暴风雨中了。”林山笑笑也不避讳,反正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有什么好隐瞒的。

杜飞听言顿时一步站定,满脸震惊和担忧的道:那海王怎么样?可有出事?”

身后跟着杜飞的两大海将听言也站定了脚步,对接下的南海战船上,仰头望着这湘的南海兵士,眉眼中散发着闪亮的光,无数的手势不断的打向远处静止的万千战船。

金色的狂龙旗在风中猎猎飞舞,那逼人的气息越发的渗了。

恐怕只要林山一句有事,这南海的战船就要碾绊他们,然后朝着东海狂飙而去。

杜飞,你很期望本王出事?”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充满着淡淡的威慑和慵懒。

杜飞一听脸上神色微微一变后立刻恢复爽朗的笑脸,抬头朝发声之处看去。

只见三层的雀羽王战船顶端,一头银发的冥夜懒洋洋的坐在最上层,身边一女子陪伴,手中端着酒水,正悠闲的品着手中酒。

那神态慵懒之极,却夹着无声的威慑,让人几乎不敢逼视。

这不是东海海王是谁,这一头的银发可以冒充,这逼人的气息如何冒充的来,杜飞心中打了个突,他妈的,谁说东海海王死的不能在死了,那现在这个他眼前的人是谁。

哈哈,海王这话严重了,杜飞怎敢起这个心,杜飞只是关心海王的安危,东海和南海一衣带水,兄弟情义,杜飞期望海王好斗来不及,怎会有其他想法,海王说笑了。”杜飞仰望着冥夜心中腹诽,脸上却洋满了笑。

那垂在身边的手,快速的结著手势,舌声的朝身后的人传达出去,身后跟着的两大海将没见过其夜,不过杜飞的手势却足不会错的,当下一连串的做手势与留在南海战船上的人发出信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