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二章 神秘人

暗红双眸,风流妖魅,这易了容的禁卫军是冥夜,幕星双眸一沉狠狠瞪了冥夜一眼,那心却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

“他妈的,敢愚弄我们四海……”

“老子掀了你这韩昭……

骂骂咧咧的大骂声此起彼伏,众多海盗头子摩拳擦掌的朝着韩昭王和欧阳旭冲去,与冲进来的禁卫军厮打在一团。

“保护王上和太子。”一声大吼,伪装成禁卫军的冥夜高声叫了一声,手一扬,一黑漆漆的东西当头就朝东海黎川扔去,风声凛冽,来势惊人。

黎川眉头一皱反手就欲去挡,身后的幕星见此立刻踏前一步,一把推开身前的黎川”右手悬空一扭就朝那射来的暗器接去。

风声劲急,暗器来势不歇。

幕星手掌还没碰上那暗器,暗器上的巧劲就已经泄漏了出来,看似猛烈实则内劲虚藏,根本没蕴藏力量。

幕星见此眉眼一动,手掌欲接没接的的时候,突然一声轻喝,身形犹如转陀螺一般急速的当地旋转,好似在消弭那射来的暗器力量。

一直静观其变的其他三海使臣,见此眼中一闪而过锐利之色,牢牢盯住了幕星手中接的东西。

力竭站定,幕星绊装气喘吁吁,展开手掌,上面一黑漆漆的暗器置放在其上,一技跗骨针,一杖上面刻着梅花,五瓣花瓣的跗骨针。

历家进贡韩昭王室的贡品。识货的三海使臣和各别有勇有谋的海盗头子,同时脸色变色叻的站了起耗

“好你个韩昭,想一网打尽。”

“他奶奶的……,六

若是此杖跗骨针在这殿里爆发,在座的人除了被保护起来的欧阳旭和韩昭王,一个也躲不开。

大殿中的激斗更加的汹涌澎湃了。

“住手,给本太子退下,我韩昭今日定给大家一个答复,先停手,停……被一百号跗骨针震惊了心神的欧阳旭,此时回过神来,立刻发现殿里的蜂拥气氛,不由大声喊道,这么多海盗势力绝对不能在他韩昭皇城出问题,否则后果无法预料。

“想对我们韩昭大陆不利,叫你们来得去不得。”一声低低的吼叫伴随著一杖黑黝黝的跗骨针,朝着大殿中央砸去。

“轰。”一声轻微的炸响,比起殿内的混乱声小的不能在小,却让人心底发恋

“跗骨什么……”

“啊……”

“韩昭老儿,老子跟你拼了。

细如牛毛的跗骨针砰的炸裂开来,那里面的细针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大殿中到处都是人,那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转瞬就射入了很多没有注意的海盗头子身体里,大殿中,刹那疯狂了。

在接着冥夜第一颗跗骨针的时候,幕星就隐隐约约知道冥夜想干什么了,当下拽住黎川就挪到了大殿边,此时一见如此,立刻一个翻身朝着殿外急射而出,一边大吼道:“韩昭,吞没我海神像,意图灭我四海,此深仇大恨,我四海记住了。”

余音了了,人狂射而走。

西南北三海使臣那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在看见第一仗跗骨针的时候,就知道今日要糟,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一把推开被抓来挡跗骨针的禁卫军尸体,身形爆射而出,跟着幕星和黎川就冲出了分水阁大门。

霎时,见机早的海盗头子跟着冲出,分水阁乱成一团。

扔出偷来的跗骨针,冥夜第一时间脱下身上禁卫军服饰,就溜了出去,此时笑眯眯的跑在幕星身边,朝着幕星伸出了大拇指,话说的真好,这一下看他韩昭还怎么翻身。

大殿内被严密保护起来的欧阳旭,眼见如此,瞬间脸色一变,这般情况今日若是让四海走了,那后果他韩昭根本无法想象。

“封锁四城门,不准放走一个。”话音一落,欧阳旭脚下一顿临空就朝起步最早的幕星抓去,四海是头,东海更是四海里的头中头,怎么也要留下才纥

身至半空,五指成爪,兜头就朝幕星抓去川

五指撕破空气的尖利响声响起,欧阳旭这一抓用上了全力。

眉眼中杀气一闪,冥夜突然停下闪电般的一伸手,就朝欧阳旭的五指抓去。

五指对五指,抓对抓,两手在半空中撞上,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两抓在半空中对了个结结实实。

不待两抓分开,指力下的幕星突然转过头来,一掌应上了欧阳旭空悬的前胸要害。

“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身在半空的欧阳旭。一张,一口血箭狂射而出,身形朝后就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

“胜之不武啊。”妖娆的一笑,冥夜笑眯眯的转过头看向一脸冰冷的幕星,他们两人出手合力击打一人,啧啧,不过他喜欢。

回应他的则是幕星的狠狠一瞪。

“大哥。”一见冥夜出手,黎川立刻就瓣认出眼前该人,顿时喜笑颜开。

冥夜回头对着黎川眨了眨眼,笑的一脸邪气。

黎川见此也没多问,此时出了这里才是正经,至于冥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等下回去在说。

快步如飞,朝着宫门而去。

湍急的钟声在韩昭皇城上方炸响,四城开始封锁,九城关闭,早就准备好的禁军立刻到位,无数弓箭齐备,在皇城中的人插翅难飞。

“潜龙入海。”一身禁军服饰的冥夜,满脸严肃的朝守卫在内城门口的禁卫军道。

一听这四个。令,封锁城门的禁卫军立刻让开一条小道,让冥夜,幕星,黎川”三人通过,无数的利箭朝向了他们身后。

同样一身禁卫军装束的幕星和黎川,立刻低着头跟着冥夜快速穿过内城门朝外城走去。

路上,砍翻了三个禁卫军,换上他们的装束,一路行来少费无数的力气。

快步走过内城城门,看着内城城门在三人身后关闭,黎川朝着冥夜高高的竖起了大拇指,居然连通关。号都弄了个清楚。

“我这几天可不是白待的。”冥夜笑的妖娆,一边伸手朝幕星拉去。

幕星见此一把摔开冥夜,冷哼一声快速朝前而去,理也不理冥夜,她很生气,这个人藏在皇宫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并为他东海做了这么好的打算,她居然还为他担心口

担心?心中一动,幕星眉间立刻皱了皱,她怎么会浮现这样的字眼出来。

“你在生气?”冥夜微微讶异幕星的动作后,嘴角突然勾勒起一抹妖艳的笑容,追上幕星一边齐头并进,一边轻声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幕星冷冷的回了一句,死不认账。

冥夜见幕星一瞬间已经回复平静无波的情绪,好似刚才的波动不存在一般,不由挑了挑眉,难道他刚才看错了?他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边上的黎川则是看一眼这个,扫一眼那个,默然不知其想。

三人快速的朝宫门的方向而去。

“飞龙在天。”

“四海波澜。”

连连两道。令,冥夜等一行穿过三道内外城门,朝着最后一道宫门扑去

身后激烈的厮杀声已经远远的传来,无数的人影晃动。

“换人了?”一步站定在转角处,冥夜看着前方宫门的守卫皱了皱眉,是绿营的兵马,不是禁卫军在把守,他所知道的针对禁卫军的口令,没有用了。

扫了一眼宫门前密密麻麻的弓箭和天罗地网的戒备,冥夜眼神急速的变动。

“闯?”黎川低低语了一声。

“想死就闯。“幕星冷冷的回了一句,一万兵马把守宫门,三千弓箭手,三千盾牌长枪手,宫门上无数的暗器机关,任凭他们三人各有通天的本事,三个人也不是上万人的对手。

“晚间在走?”黎川听言再度沉声道。

“晚一分就危险一分。”到时候地毯似的搜捕过来,插翅都难飞。

欧阳旭的反应来的太快了。

对视一眼,冥夜沉声道:“看来,只有……”

“过来。”一话还没说完,一缕飘渺的声音突然传来,进入幕星的耳朵里。

幕星一愣嘬的一下抬起头来,见面前的黎川没有反应,显然没有听见,这是传音入密。

而另一边的冥夜则住了嘴,诧异的看向她,显然冥夜功力深厚,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捕捉到了一丝风声。

“有人跟你说话?”冥夜扬起了眉问道,虽然这三人中他功力最深,但对方不是在跟他说话,所有他虽然听见了声音,却没听清楚说的什么。

幕星没有回答冥夜,转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一辆六匹极品好马开道的华丽马车从远处缓缓的行了过来,紫色的华盖,翠玉的陪衬,马车上雕刻着腾云龙圄腾,此马车非王既侯。

身后十八骑护卫森严保护,龙行虎步,看上去比韩昭大陆的人来的更加彪悍和挺拨,那种粗扩气息是精美的韩昭不具备的。

十八骑士缓缓行来,走至幕星等藏身之处时候,突然齐齐加快了脚步,纵马走到了华丽马车的前方,一个个抬头挺胸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只当头之人似无意,似有意的朝他们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这般做作,幕星冥夜对视一眼,齐齐一挑眉,这是为他们让出地方。

后帘微微掀开,露出一条缝隙。

一道锋锐的眼神从马车中扫了过来,隔着厚重的窗幕,却宛若实质,锋芒隐隐。

暗红的双眸眯了起来,冥夜冷冷的对视着那锐利的视线,隔着厚厚的屏障,火花四溅。

“走。“低声扔下一字,幕星身形一闪就射了过去,这个人就是那晚既放火救她,又从她手中救走欧阳旭的人,这个人神秘人到底是帮谁的,她就来赌一把。

眼见幕星射了过去,冥夜扬眉一笑大模大样的跟了上去,帮幕星,那也等于要帮他才行。

三人闪电般的射入马牟后座,隐藏在了马车里。

华丽的马车分为前座和后座,中间隔着一道木格,前方坐着的人细微的声音清晰之极的传来,近在咫尺,几乎一伸手就可见对方真面目。

但是,没有人动,前方的人没有动,幕星冥夜也没有动,就那么隔着一块木格,各自待在自己的一方天地。

马蹄声响,十八铁骑从马车前回归他们本来的位置,护卫着这辆华丽之极的马车,朝宫门走去。

三人没有动,都竖起了耳朵,这个人到底是谁?

“来者止步,今日无王令,所有人不得出宫,请回返。”严肃中带着尊敬的大喝声传来,正是守门的侍卫。

“今日我主出宫有事,你们拦阻,若是出了问题,这后果你们谁可以担当?韩昭王?欧阳太子?还是你们?”冷冷的声音传来,是十八骑的领头人

幕星听言眉间微动,好大的口气,好似并不把韩昭王和欧阳旭放在眼里,这个人到底是谁?

话音落下,出现短暂的寂静。

“让开。”冷喝声响起,冥夜听风辩位,那十八骑当头的人扔了一物给那守门的侍卫头领。

斜斜从厚实的窗帘上看去,朦胧间冥夜也只看见一块金光闪闪的牌子,具体什么样子,依冥夜的好眼力也没有看清楚,这马车上的窗帘实在是太厚了。

“是,是。”战战妩妩的声音传来,前方密密麻麻的绿营军快速让开道路,厚重的宫门缓缓的开启。

马车启动,朝着宫门而去,居然没有人在多问一句,或者有些微的盘查。

这个人到底是谁?给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令牌?冥夜暗红的双眸中锐利的光芒一闪,有意思。

马蹄踏踏,转眼就出了宫门,朝着无缺大衔走去。

身后,厚重的宫门快速的关闭。

无缺大街,人声鼎沸,乃是韩昭都城的主街之一,各色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热闹之极,把什么声音也掩盖下了。

一直没有动的幕星见此突然出手,反手五指成抓就朝那薄薄的木格抓去,她倒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是敌是友?

“砰。”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幕星身体微微一晃,手掌缩回,那隔绝着两方的木格破了一个大洞,大洞的那一方,一手掌也正慢慢的收回。

冥夜见此眉眼微动,两人对了一掌,幕星居然稍逊了一筹,放眼天下,能胜过幕星的为数可不多,这个人“”

沉闷的碰撞声在喧闹的大街上什么人也没有惊动,不过那马车外的十八骑却齐齐朝里看了一眼,方面无表情的继续朝前行走。

黎川满面严肃,好强的护卫。

斜眼与冥夜对视了一眼,主人如此的身手,连护卫都是如此之强,这个人的来历不能小视。

隔绝着两方人的木格破了一个大洞,前方那人的背影显露了出来,一头黑发,白底蓝袍,身形高大,仅仅一个后背就给人凌厉之极的感觉,气息并没发出,却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

这个人,好强的气息。

“还不走。”淡淡的声音响起,伴随着黑发人的话语落下,那已经关闭了的宫门突然打开,武成大将军率领着一队兵马就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眉头微皱,幕星,冥夜,黎川”对视一眼,来的好快。

“如此,多谢。”沉声扔下四个字,幕星一把撕下身上的禁卫军服饰,翻身就跃下了马车,冥夜挑了挑眉也跟着下来,三人身形晃动就没入了茫茫的人海。

回首,武成大将军已然追上了那华丽的马车,正恭恭敬敬的说着什么,些许,车帘打开,武成大将军快速的扫了一眼,诚惶诚恐的退让了开去。

没有危险,幕星见此转身便走,冥夜暗红的眼扫了一眼远处的马车,锐利之色一闪,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好似他不存在的黎川见此,扬了扬眉。

“请稍等。”三人才一迈步,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幕星转头一看,却是那十八铁骑领头之人。

黝黑的粗扩汉子,伸手递给幕星一个木盒,快速道:“别院已经封锁,皇城不可久留,还有,药记得按时吃,下次别在孤身杞险。”说罢,也不容幕星答话,转身就走。

看着手中的木盒,幕星扫了眼已然远去的华丽马车,眉头紧紧的皱起。

冥夜则微微黑了脸,伸手从幕星手中接过木盒,打开一看,一柄无鞘的匕首,寒光闪动,大热的天里也觉得寒气逼人。

“碧水剑。”跟着看过来的黎川压低了声音

碧水剑,身长三寸,珍馐之极,乃兵器谱上排名第五的神兵利器。

“下次他是不是要把乾天三叉戟遥过来。”冥夜伸手掂量着手中的利器,脸上在微笑,眼却黑了。

黎川闻言看了一眼冥夜,乾天三叉戟,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神兵利器。

没有说话,幕星伸手从冥夜手中取过碧水剑,淡淡的道:“走了。”一边转身就走,从面上实在是看不出来在不在意这个东西,或者在不在意这个送东西的人。

“走了。”黎川!碰碰冥夜。

冥夜抖手一抛,把手中的木盒扔给黎川,快步追上了幕星,黎川见此不由失笑着跟上。

阳光灿烂,无缺大街上人来人往,与纷乱的皇宫,同样的热闹。

无数的信鸽在都城上空盘旋,未来的韩昭相信会更加热闹。

出了皇城中的四城,要出都城的九城,那就太容易了。

执鞭扬马,东海的一行人喜笑颜开的走在郊外的小道上。

“海王,你到底这几天在什么地方,幕星说起我们还以为”“真是吓死我们了。”黎川的第一海将常彪纵马在冥夜身旁大声道,他们早在黎川”和幕星进入皇城就已经撤出皇家别院,其他海盗不知道根底,他们可是知道的,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冥夜收回寻思那送他们出皇城的神秘人的心思,笑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幕星后,转头朝常彪道:‘!打蛇打七寸,与其要个交代不如把他往死里打,否则喘过一口气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打死了。”

说罢转头看着幕星笑眯眯的道‘!还真亏了那把火,否则我还真没想到。

那日,把幕星送上岸边,他就被巨蟒给卷下了水,不过没有幕星他腾出手来,要处理起它来委实容易不过,给他喂一颗跗骨针,就死的不能在死了,不过就缠绕的躯体费了他些力量才弄开。

等他浮出水面,正好看见幕星压制着欧阳旭退走,既然幕星没事他也就稍微等了等,免得下去就暴露了身份,这一等就等来了双生殿大火。

茫茫大火,汹涌澎湃,那映亮半边天的火光是那么妖艳,是那么的璀璨,干脆利落,毁灭一切。

满天火光给了他感觉,要毁灭就要如火一般毁灭的干干净净,绝不留情,否则春来在生的话,他东海可就不安生了。

这主意一打定他就没走反而留下混入了禁军,没有什么罪证留在大会上,韩昭杀了四海无数海盗头子还要罪上加罪的,就算海神像没有在韩昭手里,四海从此后也不会放过韩昭大陆了。

因此,今日上演了这么一幕。

三言两语带过,黎川常彪等齐齐纵声大笑。

幕星抬头看了眼天空中飞翔的信鸽,韩昭,此后绝无宁日。

“枝城,我有去过客栈。”大笑声中,冥夜纵马走到幕星身边,低笑着在幕星耳边道。

混进禁卫军后,他就出过一次宫,在客饯里没有找到人,但是看见了幕星留下的两个字,枝城,小小的两个字,让他喜笑颜开,终于,幕星走哪里会告诉他地方,而不是说走就走了。

转眼看了冥夜一眼,幕星默不作声,不过没来由的顺了口气,不似先前听见后的愠怒。

笑看着幕星的容颜,冥夜无声的笑了。

“海王,我们回东海调集万艘战船,伏同三海一举轰平了韩昭大陆。”常彪豪气万干的大声道。

“常彪,什么叫坐收渔人之利,你回去好好看看书。”黎川没好气的摇头。

常彪闻言嘿嘿一笑,摸了摸头,打海战他是一把好手,这渔人么,他会下海捉鱼算不算。

周围黎川的属下一见,顿时放声大笑。

冥夜也笑着摇摇头朝幕星道:“回东海,我……”请登录潇湘,购买vip支持正版阅读!

冥夜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突然一声鹰叫,一黑鹰朝着众人俯冲而下,黎川顿时面色微变:“二姐的消息,这么急,东海出什么事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