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一章 对峙

一夜无话,转瞬黎明。

冥夜依然未归。

唰的睁开眼,幕星看了一眼窗外高悬的浩日,指力在桌子上一挥而就两个字,转身就走了出去,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冷酷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那木头桌上映着两个浅浅的字,枝城。

枝城,杂草丛生,夏风吹过发出呜呜的声音,荒凉的乱葬岗内,一块墓碑移动露出小小的入口”蜿蜒而下深处。

厚重的紫金大门缓缓的打开,里面的金山银山立刻暴露在几人面前。

黄色的金砖重重叠叠铺成开去,白色的银锭堆积成连绵起伏的群山,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各色珠宝,如杂货一般被堆积在一起,金光灿烂,耀目生花。

尾随着幕星进入的三大掌堂,见此对视一眼,眼中都浮现出无比激动的神巴

“三千万两金银珠宝,我冰家百年珍藏。“冰舞剑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财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三年。”幕星背负着双手淡淡的看着眼前富可敌国的财物。

“少当家放心,绝不食言。”三大掌堂立刻躬身满脸严肃道。

“好。”幕星点了点头后看着年至中年的三大掌堂,口气缓了缓,温和的道:“一切小心为上,我能等。”

一句小心为上,一句我能等,让三大掌堂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这个时候少当家还能顾及他们的安危,他们若不鞠躬尽瘁,还有什么好说的。

没有说话,三人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三堂心腹立刻蜿蜒而入,开始运出这滔天的财富。

“七哥,以后你与他们联系,三大陆的所有事情你全权负贵。”看了一眼行动起来的三堂,幕星转身朝冰舞剑道。

冰舞剑听言皱了皱眉:“舞月,这事情不是你负贵?那东海那边?”前段时间幕星可是安排的他周旋东海,今日突然急招过来,居然是改了主意。

“那边我去。”

淡淡的四个字,没有说因为什么而改变了主意,冰舞剑听言也没有追问,既然幕星下了整个决定,自然是有多方考虑,不过看幕星的神色,这一次应该是跟东海真正合作了。

当下,冰舞剑转身就加入了三堂掌座,开始谋划一切。

幕星见此点了点头,快步而入藏宝库最深处,片刻后提了一包东西就朝外走了去,这里的一切,她全部交给冰舞剑了。

阳光烁金,幕星快马加鞭赶回韩昭都城。

而此时走在最后的黎川也已经到了韩昭都城,四海海盗终于齐集。

星空璀璨,曾经的冰府此时的皇家别院,灯火辉煌,四海海盗聚集,明日就是限期所到之日,韩昭王必须给四海一个交代,一个完美的交代,否则

一个翻身,幕星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冰府,这里是她的家,没有人比她熟悉这里的一切。

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冰府里,这里四海齐集,有太多的人互不相识,擦肩而过也只以为你是别处势力的人,完全不用隐藏行迹。

幕星慢条斯理的走动着,这里是她的家,可现在她居然要这样进入,曾经四世同堂的地方,变成了陌生人随意居住的杂院,心中的悲凉不是语言可以形容。

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快,幕星大步朝黎川所住的地方走去。

“谁。”屋内正与常彪商谈的黎川,突然耳朵一竖,冷喝出声,什么人居然无声无息间绕过外面的侍卫,靠近了他的房间。

“我。”吱嘎一声推开门,幕星面无表情的踏步进来。

黎川常彪,一见来人是幕星,当下各自收敛了气息。

“你在这里,他人呢?“扫了一眼幕星空荡荡的身边,黎川皱眉道,那追着幕星离开的他大哥怎么没有跟着回来。

心中一跳,幕星一下握紧了拳头:“他没有回来?”

“什么意思?”黎川的眼瞬间眯了起来,浑身散发出浓重的戾气。

没有理会黎川的戾气,幕星紧紧握着拳头,难道冥夜真的没有出来?难道他真的葬身蛇腹?难道……难道他真的死了?不,那个人不会死的,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死了。

心中一瞬间泛起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滋味,幕星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出了什么事?”常彪看着幕星的脸色,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剑柄。

他们海王身手之强,放眼天下能匹敌的没有几个,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除非眼前这个人联合了其他的人,除非是因为她……

冷冷扫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人,幕星缓缓道:‘!我们去了皇宫……”低低的声音缓缓的述来,简单而快捷。

窗外月明如镜,微风流淌,时间如水而逝。

“他妈的,要是我们海王有一点事,我要你给他陪葬。“幕星话音还没落下,常彪就已经跳了起来,满脸愤怒。

幕星看了眼愤怒的常彪,没有说话。

黎川冷着脸恨恨的瞪着幕星,沉默了半响,铁声道:“你最好祈祷他没有事,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虽然,这事错不在你。”

黎川很沉着,也很明断,但是那是他大哥,他做不到明镜高悬,他会迁怒。

“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我随时恭候。”幕星看着愤怒的两人淡淡的道,她本可以不说,但是她说了,只因她不想掩藏。

冷冷的哼了一声,黎川满脸肃杀:“韩昭,我也决不饶过。”

“你绝不绕过他,哼,明日他会不会饶过你们。”幕星看了一眼黎川,她没忘记明日就是期满之日,韩昭要陈诉东海诬陷,东海要咬定韩昭乃始作俑者,把四海以致三大陆的眼光吸引到东海,或者是韩昭,就看明天。

黎川听幕星此言,愤怒的神色缓缓的收敛,这事情冥夜早说了交给他,而现在他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事现下怎么处理,他刚才就是在与常彪商量这个事情。

“咬不死他,也要赖定他。”看着沉默的黎川幕星突然出声道。

黎川闻言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幕星,这个人开始关心东海的死活了?虽然他大哥说了他们两家合作,不过看以前的样子那是像合作的,今天……”

“以后东海的事就是我的事,一损具损。”幕星扫了一眼微微诧异的黎川和常彪,淡淡的道,没有说与冥夜再度约定的事,这些她自己知道就好。

东海要是这一次栽了,她也没好处,她不是帮东海,不是帮冥夜,她这是在帮她自己,幕星坚定的说服自己。

“这件事情明日我来处理,你们这样配合……”,沉着的声音如流水一般缓缓漫过黎川和常彪,幕星开始拟订她的计划!。

冥夜不在,那她来撑起东海以抗韩昭。

夜风阵阵,朗月星空,明日定然是一个好日子。

天光大白,黎明破晓而来,韩昭皇城宫门大开,红色的地毯铺陈开去,礼官喝赞,贵宾临门。

马车频繁,人来人往。

四海有势力的海盗头子,纷纷率领着自己的心腹,踏入韩昭皇城。

而在皇城外,各自的势力也留下了不少人,驻扎在皇城外,天空中往来的信鸽频繁的飞舞,联系着韩昭外海的战船势力,若是韩昭敢在这里对他们动手,那停泊在外海的海盗战船看不把韩昭绞个粉碎。

韩昭皇城内,东海三王黎川辛先而行,南海,北海,西海,三使臣随后,虽然南海等使臣也代表的是各海王,不过黎川训的身份更高了一截,非其它三海可以比拟,而他们身后各色海盗势力随后。

一时间,三三两两着各色服装,或壮硕,或狰狞,或儒雅,形形色色的海盗头子,肆意交谈咒骂着行来,把个精美庄严的韩昭皇城,当成了卖鱼的市场。

一身青色的长衫,幕星依旧戴着人皮面具,尾随在当先而走的黎川身后,目不斜视,一身书卷气息,衣内填充了点棉花,看上去胖了不少,俨然就乃黎川的一名幕僚。

韩昭主殿双生殿与前几日大火,虽然损失并不大,不过也熏黑了几处地方,因此这次的宴请主殿乃是分水阁,分水阁,名为阁楼,实则乃是韩昭第二大殿,占地比主殿双生殿还要宽阔。

四海势力各坐前方四大席,其余海盗势力乱麻麻的坐下,一个偌大的分水阁,立刻被挤的水泄不通。

“各位海上英杰,我韩昭招待不周,失礼,失礼。“各方才一坐定,一道温润的声音立刻响起,一袭紫色蟒袍站在分水阁内白玉台上的欧阳旭微笑着朝四方谦和道。

说罢也不等四海海盗有何反应,欧阳旭缓步下得高台,向着坐在第一首位的黎川笑道:“久闻东海三王操船之名,纵横海洋,谁敢争锋,今日一见果然英堆盖世。”

一番恭维谦和之话说的到是顺溜,好似东海和韩昭今日不是对头。

“过奖了。”黎川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怎么客气,欧阳旭闻言也不介意,依旧微笑着。

站在黎川身后的幕星冷冷的扫了一眼面前的欧阳旭,除了脸色苍白点,竖起的领手挡住了颈项,看不出任何的异色,好像前几日的重伤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这人到是极沉的住气。

“废话少说,谁跟你罗嗦,交出海神像,否则我们踏平你韩昭。”

“对,谁跟你客气,交出海神像。”

黎川话音刚落,身后大大喇喇的一些海盗头子已经叫嚣了起来,海洋上崇尚的就是胜者为王,以拳头说话,谁理会陆地上那套假惺惺。

一时间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分水阁里一片闹腾。

黎川”南西北三海使臣见此都不说话,也不阻止,只冷冷的看着欧阳旭。

欧阳旭见此面上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朝四方点点头道:“各位请稍后,我王马上就到,今日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韩昭王驾到。”欧阳旭话音还没落,殿外礼官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进来,立刻,殿内的韩昭几大重臣齐齐立起,躬身迎接韩昭王驾到。

反观一众海盗势力,大模大样的坐在席位上,冷眼旁观,毫不理会,起身迎接你陆上的王,休想。

韩昭重臣顿时大怒,反而当头的欧阳旭好似没什么意外,淡淡笑着恭迎他的父王,手腕在身后微微朝下压。

一行脚步声响起,当头一身着五抓金龙皇袍,头戴紫玉金冠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国字脸,看上去很是威武。

步入分水阁,韩昭王好似没看见眼前的不恭场景,缓步走上高高的王座,袖袍一挥转身坐下,俯视着下方的四海势力,缓缓的道:“四海齐集我韩昭,韩昭蓬苹生辉。”

“韩昭王,少说那么多,把海神像交出来。”

“交出来。”

弗昭王话音才一落,底下的海盗头子就有人吼出了声来,海洋,陆地,本就是两个势力,这些年你抢我夺的,谁见了谁都没好脸色,何况此地凭借武力称王的不少,那懂口蜜腹剑阳奉阴违那一套,顿时直接不买韩昭王的帐,对了上。

韩昭王一听眉间微微一冷,从来还没有人敢如此给他没脸。

“各位,今天我韩昭公开宴请四海各方势力,就是为了解决这个我韩昭背了莫名黑锅的事情,大家若是不想知道事情真相,那么敬请喧闹,饮食起居我韩昭还供应的起。“温润的声音响起,欧阳旭已经站在了韩昭王的身边。

此话一落,底下的喧闹声顿时小了不少。

欧阳旭见此微微一笑大声道:“众所周知,我韩昭历家前些时候被偷了独门暗器,时间据悉在四海海神大会后两日时间便已经传遍韩昭,那么往前推算,在海神大会之前历家独门暗器已经被盗,这说明什么,本太子相信在座也不是笨人,理应有了定论,这时间上是不是也太凑巧了?”

隐隐的一句凑巧,就把东海暗暗的隐射了进去。

在座的海盗势力听言对视一眼,安静了下来,在追上来的时候,他们就听说了历家被盗,海神大会后仅仅两日,这消息就传遍了韩昭,按理说,东海海神像被盗,是不可能在两日时间内把消息传到韩昭的,韩昭没收到消息,谁会来这么一手,若不是韩昭的计划,唯一的可能就是韩昭并不知情,没有抢夺海神像。

这一点并不难猜,所以众海盗头子才在韩昭大陆安分了这么几天,否则早就把韩昭给掀了。

没有人出声,大殿中一片寂静。

“凑巧?也许不是吧。”冷冷的声音打破一殿寂静,幕星突然出声看着欧阳旭沉声道:“我记得韩昭王室有一种迅鹰,日行万里,从东海飞回韩昭大陆,两日时间绰绰有余,海神会那几日,头顶飞翔的大鹰可不少。”

嘶哑的声音犹如投石入河,立刻溅起丝丝波浪,望着东海的众多海盗头子,纷纷转瞪上欧阳旭和韩昭王。

眉间几不可见的一皱,欧阳旭看向幕星,他们驯养的迅鹰乃是皇家秘密,满朝重臣都不得知,这个人如何知道?

“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两日时间我韩昭历家失窃的消息已经传遍韩昭,并非说他们就是两日后失窃的。”脸上保持着优雅的笑容,欧阳旭反应相当快。

“有迅鹰传递消息,韩昭东面几大城镇驿站距离都城不过几千里。“冷冷的话,却锋利之极。

言下之意,几万里一日都可来回,几千里还不是小菜一碟,而且是东面几大城镇,非韩昭所有城市,这话说的可毒了,意思就是韩昭所谓的传遍韩昭,实则不过是靠近东海这一面的几个城镇,摆明了是做给四海看的。

四海海盗头子,并不是都是有勇无谋的,这话细细一咀嚼,立刻就觉出味来,大殿上的气氛冷了下来。

欧阳旭挑了挑眉,定定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幕星后,点点头笑了笑道:“这话说的也是,我韩昭有嫌疑,不过可能大家不知道,我们韩昭历家为皇室打造武器,他们打造的一切都是有标记和记号的,我们不能避开消息传递上的嫌疑,那么我们在来看这当日夺去海神像时候的跗骨针暗器。

既然东海认为我们故弄玄虚,认定我们是幕后黑手,那么历家失窃的跗骨针,一定不在东海的手里,如此,请东海出示那杖东海海王接住的跗骨针,我们瓣认一下真伪,若是真的,我们这黑锅就背了,若是假的,那还请东海给我们韩昭一个答复。”

悠悠然一番话说出,却是点了事情的核心,历家本没有失窃,东海不可能有真的跗骨针,这一点别人不清楚,他们可是心里有数之极。

话音落下,殿外立刻走进两个人,一身劲装乃是历家人,两人手中端着两个银盘,上面摆放着十杖跗骨针,稳稳的站在了人前。

“跗骨针制作艰难,短短时间绝对不可能出十杖,大家也都知道,今比对着来瓣认就是,本太子相信东海断不至于也遗失了如此重要的证物。”欧阳旭笑看了幕星一眼,一挥手,历家两人立刻移动步伐,端着有记号的跗骨针朝黎川,南海,北海,西海和着众多海盗头子走去,让大家一观。

注视着场中的景象,黎川面色不动,心中却有点发紧,他那里有什么真的跗骨针,他有的不过是假的,这一露出来可就露了馅了。

记号,婴孩拳头大小的跗骨针上,有一朵小小的梅花,四花瓣样式,花瓣下有着数字编号,别具一格。

“东海,请。”等众人都观看过后,欧阳旭微笑着朝黎川伸出手,眼却是看着幕星。短暂的沉默,三海使者以及众人都把眼光看向了黎川。

黎川皱了皱眉正要说话,身后的幕星突然冷冷的道:“想称霸三大陆,染指四海就明说,遮遮掩掩做给谁看,物证,我们东海自然有物证,身正不怕影子歪,抢了我们四海宝物,还敢反咬我东海一口,韩昭王庭,做事情也不要做的太绝,我四海不是好欺负的。”

话音落下,幕星手腕一翻,一杖漆黑的跗骨针稳稳的出现在她的手掌心。

立刻,所有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

一朵小小的梅花,四花瓣,相当显眼的呈现在众人眼前,上面刻着编号一百,货真价实的历家跗骨针。

一瞬间的沉默后,大殿内顿时大哗,许多冲动的海盗头子砰的跳了起来,狰狞的杀气瞬间弥漫与大殿之上。殿外把守的韩昭禁卫军见此,纷纷冲了进来,长枪利剑对上杀气腾腾的海盗头子们,一时间大殿内剑扳弩张,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高高站在王座旁的欧阳旭看着那杖跗骨针,脸色大变,身形一颤把持不住的后退一步,无法置信的瞪着幕星,那眼中光芒急闪,情绪急剧的起伏。

而他身旁坐着没有说话的韩昭王,见此脸色也是一变,一把抓住龙椅扶手,五指几乎要扣进那纯金打造的龙椅上。

“第一百号。”历家两人张大了。怔怔的看着幕星手中的跗骨针。

第一百号,那一杖跗骨针是五年前打造的,适逢那年原来的天下第一世家冰家少当家,冰舞月及辇,他们太子送上了这杖整号跗骨针,现在这第一百号居然出现在眼前,居然是一百号。

“你是谁?”深深吸了一口气,欧阳旭稳定住身形,朝着幕星急走一步大声道。

“我的幕僚是谁,韩昭太子你无权过问,今日物证人证俱在,韩昭太子,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这海神像的事你最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冰冷决绝的声音响起,黎川一脸肃杀。

“说,海神像在那里渊

大殿中的群盗齐齐怒了,摩拳擦掌的跳了起来。那冲进来的禁卫军见此舞动手中刀枪就对了上去,越来越多的禁卫军冲进大殿,局面眼看就要失控。

冷冷的站在黎川身后,幕星看着冲进来的禁卫军,眉眼中冷哼还没发出,眼角突然扫到冲进来的一人,是他。

那冲进来的禁卫军中有一人一头黑发,手中舞动着长枪正朝门面的海盗头子扑去,感觉到幕星的注视,该人回过头朝着幕星轻轻一笑,眨了眨眼。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