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六十章 分外眼红

圆月当空,浩亮群星掩盖不了下方浓浓的杀气。

两方对持,锋芒如刺。

欧阳旭眯了眯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幕星,沉声道:“我在问一次,你到底是谁?若我们曾经是熟人,也许今天我可以网开一面,否则……”话没有说完,手缓缓的抬起。

只要他手腕一挥,万千利箭就会出鞘。

冰冷的脸上寒光一闪,幕星的嘴角勾勒起锐利之极的冷笑,手中二指一弹,那挽天弓瞬间发出嗡嗡的轰鸣声,二十寸长的金箭轰的发出一声尖锐之极的鸣叫,金丝破空,在漆黑的天幕下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奔人群中的欧阳旭而去,快如闪电。

“放箭。”边上的禁卫军统领见此顿时大吼出声。

铁黑色的利箭急速而至,从四面八方朝着站在摘星楼上的幕星射去。

一金混合着无数的黝黑在天幕中交叉而过,那震耳的撕破空气的声音,让人心惊胆战。

金色匹敌,如入无人之境,戈空而过,谁人能挡。

金箭破空,来势比之禁卫军的铁箭不知道快了多少倍,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欧阳旭的身前。

周围禁军顿时大骇,怔怔的连声音一瞬间都发不出来,只能那么睁眼看着。

韩昭太子虽然儒雅谦和,一身本事也非等闲,此时一见金箭射到,脚下陡然在地上一踩,整个人朝后就射去。

白影飞飞,欧阳旭急退而走,身前金箭散发着逼人的杀气,呼啸而来,一人一箭之间只有毫厘之差。

而此时,一箭射出的幕星看也不看下方的情况,双手握住挽天弓的弓臂狠狠就是一撇,只听咔嚓一声清脆之极的声音响起,兵器谱上排名第二的神兵利器,被幕星生生的扳断成了废物。

黝黑的眼中闪过一丝血红,幕星啪的一声把手中的断弓从摘星楼上扔了下去,她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在收回来,但是也绝不给狼心狗肺之人,她宁愿把它毁灭了。

快速扔下手中的挽天弓后,幕星扫了眼朝着它疾飞而至的箭头,一声冷笑,她站在摘星楼上,四面都有高高的城楼,这般从下往上射的利箭,能对她起什么作用。

心中做如是想,手中动作却是极快,幕星一个反身跃上那摘星楼是哪个厚重的大古钟梁上,手起刀落,至少可以容纳三个人的古钟轰的一声朝地面坠落了下来。

身形一闪,古钟还没有落至地面,幕星已经站在了古钟的下方,匕首快速往嘴上一递,银牙狠狠的咬住锋利的匕首,幕星双手抬起牢牢的抓住了落下的古钟沿……

肃杀之气勃发,幕星不但不避下面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利箭,反而手中内劲一吐,双手抓住厚重的古钟就朝摘星楼下扔了下去,同一时间,幕星身形一缩闪电般的射入那古钟内里,藏身在那古钟里面朝着下方的禁军就砸了下去,快的几乎下方那么多双眼睛都没有看见。

一瞬间,突然飞出的古钟立刻成了箭靶,只听厚实的古钟壁上,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那是从四面八方的利箭,不过青铜古钟壁厚如斯,岂是这般利箭可以射的透的。

古钟从上往下砸落,朝着禁卫军人群而去。

一切不过是同步而发,另一边的欧阳旭眼见金箭来势太快,那犀利的杀气居然连他都避让不开,不由眉间紧紧的一皱,突然闪电般的一伸手,一把抓住身边一禁卫,唰的扯在了他的身前。

“噗。”沉闷的箭入肉休声,血光一闪,那金色的长箭快如迅雷的射入了那禁卫的胸膛,箭头从后背透了出来,那禁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已经气绝身亡。

欧阳旭抓住被一箭致命的禁卫,停下了脚步,低头缓缓看了眼身前挡住的禁军尸休,那从后背透出来的箭头,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前,薄薄的金色蟒袍被刺穿了一个窟窿,若是在慢一点,此时被一箭穿心的已经是他。

眉间隐隐浮现一丝汗水,好强悍的力量,好狰狞的杀气。

“轰。”就在欧阳旭停下脚步的一瞬间,从摘星楼上砸下的古钟已经砸中了地面,落在了禁卫军人群中。

矫捷的黑影如鬼魅般射出,身影急走,剑过之处,大杀四方。

“不好……”

“保护太子殿下……”

“刺客下来了……”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却是前所未有的混乱。

一个飞身,手中匕首斩杀挡在身前的一禁卫军,幕星眺望了一眼欧阳旭所在的地方,身形急闪朝着欧阳旭就扑了上去。

擒贼先擒王,今日要想生离此地,欧阳旭必须要拿下。

黑色的身影在人群中飞速的闪过,此时禁卫军的铁箭荆刺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所有的准备和埋伏,在幕星借古钟落入他们人群里之后,全部失去了效益,远处的埋伏没有办法朝混杂在禁卫军里的幕星放筹,放暗器,放毒,近处的一时间手忙脚乱,贴身肉搏,小小的禁卫军又怎么是幕星这曾经叱咤三大陆的人的对手。

黑色的身影在人群中快速的起落,几个闪身间已经逼近了被保护着的欧阳旭身前。

一刀横向一挥,鲜血四贱,拦在身前的禁卫军缓缓的倒下,手中的长剑都还保持着朝前刺去的姿势,可那眼前的刺客已经转入了他的身后。

腰间朝后一弯,两柄刀锋从眼前贴着鼻尖晃过,幕星身形斜飞根本不停,闪身间已经穿过层层的禁卫军人群,朝着欧阳旭逼去。

前方就已经是保护着欧阳旭的最后禁卫了,那是欧阳旭的铁卫,是她参与元练锻炼出一身好本事的铁卫。

身形晃动,幕星眼中藏着嗜血的冷酷,朝着那最后的铁卫就扑了上去。

欧阳旭这方才缓过一口气,眼前幕星就已经扑到了他的身前,来势之快,几乎让他心惊胆战。

然而这样的心惊胆战,不是因为幕星的强悍,在强的对手他也遇见过,也不至于慌了神,但是眼前的这个不同,他从那密道中走了出来,他能够拉开那挽天弓,那电光火石间看向他的眼中藏着的透骨冰冷和仇视,这样的一切让他胆战心惊,让他有一瞬间的迟疑。

然而就是这样一瞬间的迟疑,来人已经扑到了他的身前。

一片混乱。

无数的火把把这方照耀的纤毫毕现,就是这般纤毫毕现中,所有的情景都被众人看的清清楚楚,刺客已经逼近了他们的太子,那样的强悍,那样的鬼神之速。

“太子……

“殿下……”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响起,无数的人影朝欧阳旭站的方向射来,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他们鞭长莫及。

而在这灯火圈的最中心,十八个人紧紧护卫在欧阳旭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手中握着的不是刀剑,而是长枪,可长可短攻击力惊人的长枪。

三把朝天,三把斜斜向天,三把平刺,三把斜斜指地,三把朝地,还有三把横向挡在欧阳旭的身前,完美的攻防一体。

眉眼一闪而过冰冷,幕星突然停下脚步,双手一展,快如闪电的抓起身边冲上来的禁卫,兜头就朝那十八个铁卫掷去。

十八铁卫见此齐齐大吼一声,挥枪就朝被扔过来的禁卫军挑去。

脸土洋溢起一抹冷笑,幕星身如陀螺快速的围绕着十八铁卫转动,一边转,一边抓住任何人就往里面扔,她参与的日练,她且能不知道这样完美的攻防战阵的弱点。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完美,只要是人,那就有弱点。

一时间,只见人影翻飞,身着盔甲的禁卫军被幕星当皮球一般的朝十八铁卫扔了过去,到时,一片混乱。

十八铁卫也不管被扔进来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一招一枪挑开,招招都是杀招,没留下一个活口。

鲜血四下飞溅,在灿烂的灯火下,却冰冷的惊人。

然而十八铁卫能够紧守关。”但是被扔进来的禁卫军,却没有受过铁卫的训练,那种惊慌和骇然自然而然的引起他们的反抗和下意识的抵抗,这般的一抵抗,十八铁卫犹如铁铸的防守,被快速的撕开了一条。子。

站在最中间的欧阳旭眉眼顿时一沉,他最引以为傲的攻防一体,被破解了,而这居然在瞬息之间。

手快速的往腰间按去,那里有他削铁如泥的软剑。

“别动。“手还没摸到腰间的软剑,颈项上一柄冰冷的东西已经抵了上来,身后冷冷的声音响起,犹如十月霜风,冷的让人背脊发寒。

眉间紧紧一蹙,欧阳旭放下了手,没有在动。

耀目火光依旧跳跃着,那璀璨的光芒丝毫不减,把眼前的场景照耀的清清楚楚。

偌大的场地上,无数的禁卫军中央,一袭黑衣的幕星冷冷的站在当地,手中匕首抵在了身前欧阳旭的颈项上,淡淡的血色从那白皙的颈项上流下,侵入金色的蟒袍中,好似正在伸展的梅花,妖艳无比。

激烈无比的厮杀喧嚣,突然间淹没了下去,就好像有人卡住了他们的脖子,除了受伤的禁卫军无法控制的哼叫声外,偌大的场地上静的只听见风声,那种从极动变的极静,这样毫无过度的交替,让人寒毛直竖。

面无表情的扫过眼前静止的一切,幕星冷冷的一哼,左手陡然伸出,捏住欧阳旭手腕就是一扭,瞬间只听咔嚓两声,欧阳旭手臂不自然的垂了下去,他的双手被幕星扭脱了臼。

“太子……”

“殿下……”

周围静止不动的铁卫和禁卫军,齐齐踏前一步。

幕星见此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手中匕首再度狠狠的朝欧阳旭颈项一抵,鲜红的血立刻越发妖艳的流了下来。

围绕着两人的所有人,立刻被骇的不敢在动。

没有皱眉,没有惊恐,一身的儒雅气度没有减少半分,欧阳旭看着前方,面上表情很平静,好似被扭脱臼的是别人而不是他,缓缓的道:“没有胜算的,就算你挟持我,也不可能走出皇城一步。”

“你给我闭嘴。“冰冷肃杀的声音响起,幕星手腕一用劲,拽住欧阳旭就朝宫门的方向退去。

韩昭王那混账会不要欧阳旭,这话骗任何人都可以,骗她没有可能。

欧阳旭见此也不反抗,尾随着幕星移动。

星幕下,皇城这方土地上,以幕星和欧阳旭为中心点,缓缓的移动,幕星退后一步,周围密密麻麻的禁卫军退后一步,幕星走哪里,禁卫军跟到那里,渐渐的,远离了那摘星楼。

“你到底是谁?“看着身后的刺客精准的认识皇宫中的道路,欧阳旭第四次出口相问。

回应他的则是脖子上越发狠厉的匕首。

穿过朱雀廊,走过飞花宫,绕过黑御殿,步向乾陵门,暮星压制着欧阳旭,从韩昭皇城的最深处走向宫门口

宫门口,一身盔甲的武成大将军,仗剑堵在乾陵门前,身后黑漆漆的兵士鸦雀无声的蹲守着,人人利器出鞘,满布森严。

“我说过,你走不出去的。”欧阳旭看着眼前的一切温雅的朝身后的幕星道:“他们可不听我的。”

幕星看着眼前的武成大将军,眉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武成大将军,韩昭第一上将军,只听命与韩昭王,就连欧阳旭也指挥不了他们。

“告诉我你是谁,我就开口求救,否则,你我玉石俱焚。”优雅的声音传来,欧阳旭微微侧脸道。

他们不听他的,但是他们不敢不顾及他的命,他若开口求救,他们敢不放人,但是他若死硬一拼,他们也不敢不听他的命令。

微微侧着脸,欧阳旭屏气凝神听着身后的动静,比起被挟持或者放走他,他更想知道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到知“是谁?

幕星听言眼中杀气闪动,嘶哑着声音道:“玉石俱焚,你还不够资格。”冷酷的话音还未落,幕星一指点了欧阳旭哑穴,抓住他就朝严阵以待的武成大将军逼去。

“让开。”冷漠如万年寒冰。

“没有王令,谁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一脸刚毅的武成大将军,手中长枪一抖直直对上挟持着欧阳旭的幕星。

“是吗?”幕星冷哼一声,手中匕首越发使劲,欧阳旭的颈项上鲜血倾泻而下,几乎已经染红了牛边衣服。

幕星抓住欧阳旭,缓步就朝武成大将军逼去。

武成大将军一脸冷酷,身形动也不动,与幕星遥遥时持。

越来越近,一个步步逼近,一个不避不让,势成水火。

眼看就要撞在一起,突然,皇城西面熊熊火光滔天而起,那妖艳的橘红色照亮了整个这方天际,徇丽而诡异。

“不好了,双生殿走火……

“王上还在里面,……”

一瞬间的寂静后,惊慌的大叫声此起彼伏的从远处传了过来,刹那,本已经喧腾的韩昭皇城,犹如水进了油锅一般,整个的沸腾了起来。

欧阳旭听言一直神色不动的脸上,眉头微微一皱,紧盯着幕星的武成大将军,则皱紧了眉,挑眼朝双生殿的方向看去。

“武成大将军,快救王上……”

“快,有刺客纵火,“”

“不好了,火势朝凤轩殿烧过去了……”

韩昭皇宫到时大乱。

惊慌的大叫声中,武成大将军面上浮现一丝急躁,低眼看了被制住的欧阳旭一眼,那凤轩殿是双生殿的偏殿,里面存放着韩昭的命脉要典,王庭的玉印都在里面,一旦被烧毁,后果无法估计。

眉间紧紧的蹙了蹙,欧阳旭无声的叹了口气,这火起的太是时候了,当下朝武成微微眨了下眼。

武成大将军得令,立刻一挥手带着身后的兵士,朝着双生殿的方向狂飙而去,勤王救驾。

紧张的对持,刹时间变了个概念。

“好本事,调虎离山啊。“欧阳旭叹息了一声。

幕星听言眉眼中闪过一丝沉色,扬眉看了眼双生殿的方向,是谁在帮她?这个时候突然的火起,她不会认为这只是个偶然。

心中念头转动,手下动作却没有放,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幕星立刻抓住欧阳旭就朝宫门口走去,那把守的门官那里见过这样的情况,不待幕星发话,立刻吓的战战兢妩的大打开了大门。

缓缓的夏风吹来,这韩昭皇城外的风都是清新的。

幕星挟持着欧阳旭,扫了一眼身后跟着的禁卫军,眼中闪过一丝铁血,手中匕首一挥,一刀就朝欧阳旭的腰部脊雅挑去。

这个人,她恨之入骨,绝不会轻易的杀了他,她会让他承受到失去所有的痛苦,她要把她所受的苦,百倍还之。

匕首在两人之间挥动,被幕星完全挡住了身后禁卫军的视线,没有任何人看见,这一刀挑下去,腰椎断梨,一身残废,就算你欧阳旭力能通天,也要你没有好日子过。

无声无息,没有人察觉,唯有听风瓣位的欧阳旭,一瞬间察觉到什么,双眼陡然圆睁,面色扭曲的惊人,不断张合的。想要说话,但是被点了哑穴,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口

匕首滑下,眼看就要挑入欧阳旭脊背。

突然,一物朝着刀尖破空而来,划空的声音微小的几乎听不见,却锐利的让人无法忽视。

幕星眉头皱起,手腕一沉避过这一击,刀尖却已经远离了欧阳旭的背脊。

斜眼看了眼击来的此物,一粒小小的石头正在地面上不停的旋转着。

幕星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朝着茫茫夜空看去,夜幕下,那皇城高高的城墙上,一袭衣衫隐隐约约,在暗夜里若不是她眼力惊人,几乎无法分辨。

这个人……

然不容幕星多想,石头击落地面的轻微响声惊动了身后的禁卫军,立时齐齐大吼一声朝她冲了过来。

心中快速一比较,暗中之人身手绝对不在她之下,在较劲反而会再度落入包围因,得不偿失,一念定下,幕星冷哼一声,手肘横空狠根的击打在欧阳旭背心,这一次那暗中的人没有在阻拦,好像看出她下的不是杀手。

一射击打在欧阳旭背心,欧阳旭立刻站立不稳,朝前踉跄几步,砰的跪倒在地,面色瞬间苍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殿下……

“太子殿下…………”

惊慌的叫喊声中,幕星再度看了眼那高高隐在城墙上的人,转身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大批的禁卫军围绕住了受伤的欧阳旭,解穴的解穴,接关节的接关节,止血的止血,却没有任何人发现,欧阳旭所跪的方向,那里是皇家别院,曾经的天下第一门庭,冰府。

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欧阳旭抑制住胸口的翻滚,把涌到嗓子眼的鲜血咽了回去,这一击,起码废了他三层功夫,好厉害的手腕。

缓缓站起身,欧阳旭抬眼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的城墙,那轻微的破空声也没有漏过他的耳朵,有人暗中救他。

伸手按住颈项上的伤口,欧阳旭因为流血过多而苍白的脸依旧很平静,转头看着奔赴上前的皇家兵士,沉声道:“父王怎么样?”

“王上没有大碍,火势看似很大,实则损伤并不大。”来人飞速的报上来。

欧阳旭闻言没什么反应,围魏救赵的把戏。

“不过,太子殿下,这个……来人捧着手中的碎物,有点支支吾吾。

欧阳旭闻言看了一眼该人手中之物,从容优雅的脸上立刻沉了下来,那是断裂的挽天弓。

伸手抚摸上被扳断,完全无法在修复的挽天弓,欧阳旭沉默了半响,缓缓回头朝幕星消失的方向看去,那眉眼深的不知所想。

月上中空,夜已经深了。

从后窗翻进客找的房间,幕星看了一眼冥夜的房间,紧闭的房门,没有任何的人气,没有人,冥夜还没有回来。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皇城如此这番的大闹,摘星楼上的人早已经被引到了别处,理应不会妨碍他的行动,而到现在,冥夜还没有回来。

眉眼低垂,握着匕首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沉默半响,幕星缓缓推开冥夜房间的大门,走至桌旁坐下,垂眸,宛若入定。

星夜皎洁,那璀璨的光芒洒下,照耀着屋中独坐的人孤单却坚定的身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