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五十九章 仇人见面

“看过来。”暗红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她,搂在腰间的手紧了紧,冥夜无声的朝她道。

缓缓把眼光移动了过去,幕星盯住冥夜门

“不要怕,它们当我们是石头,只要不动,它们不会咬人。”冥夜看着幕星脸上洋溢着妖娆的笑容,魅感的惊人,也自信的绝伦。

石头?幕星瞪着冥夜。

“我出海怎么可能不做够准备,要让这些小家伙把我收拾了,那不是丢人丢到四海去了。”冥夜好似明白幕星的疑问,轻动双唇傲然的笑着道。

木石,那是可以散发着石头香味的东西,人的嗅觉感觉不到,但是对于水蛇这样的东西,它们则会感觉的到。

看着一派轻松完全无视面前成群结队的水蛇的冥夜,幕星紧张的心缓缓平静了下来,是啊,这些东西冥夜绝对最在行,他说不会咬,那应该就不会咬,冥夜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也没资格做海王了,幕星微微放下了心。

看着身体不再崩的那么僵硬的幕星,冥夜笑着道:“好了,不怕,你全力闭气就好,其他的交给我,它们在游动一会找不到食物就会离开了。”

水蛇,对他而言,没多么可怕,但是这是在水里,幕星的闭气功夫远不如他,若是水蛇逗留的时间久一点,他怕幕星支持不了。

领会了冥夜的意思,幕星也知道自己的弱点,银牙一咬,幕星就打算眼一闭,只管自己闭气,其他的全扔给冥夜处理

那想眼还没闭上,眼角突然扫到,一各橙色的小蛇晃晃悠悠的游了过来,小手指粗细,到长的很,盘旋在冥夜的耳边,好似看中了那个小洞,要进去休息。

幕星陡然睁大了眼。

水蛇不断的在冥夜的耳边游动,那小小的脑袋上绿绿的眼睛散发出的光芒,让幕星不寒而栗。

冥夜也感觉到了,对着幕星的脸依然洋溢着笑容,只是那眼中一闪而过莫名神巴

那是耳朵,怎么能够容忍的了水蛇的进入。

咬牙提了一口气,幕星本来握住匕首的手,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抬起,朝着冥夜的耳朵而去。

“你干什么,别动。”冥夜一见幕星的动作,立刻无声的吼道。

“闭嘴。”幕星一声回吼吼了回去,虽然都是无声,却气息谁也不弱谁。

冥夜要死了,她也出不去,幕星秉持着这个信念,冷静无比精准无比的,几不可见的移动着匕首。

冥夜看见了幕星眼中的专注和坚持,没有在说话,只是那么定定的看着神色严肃的幕星,专注的注视着手中匕首的幕星,眼中缓缓酝酿出浓烈的微笑,真心的微笑。

好吧,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她吧。

匕首缓慢之极的朝前刺去,水蛇在匕首边游动,在幕星手背上游走,稍微一个不甚就可能引起水蛇的反咬。

眼专注的盯着前方欲往冥夜耳朵里钻的水蛇,幕星把胆大心细发挥到了极致。

幕星专注着冥夜的耳朵,冥夜定定的看着幕星,眼光没有交错,却融洽的仿佛一体。

匕首没有引起任何波动的接近了那在冥夜耳边徘徊的水蛇,那橙色的小蛇仿佛已经不耐烦这石头洞怎么这么难钻,身体在水中一弓,彷如一条利箭朝着冥夜的耳朵里就射了去。

眼疾手快,幕星眼中杀气一闪,手中匕首腾的往前一挑,锋利的刀锋立刻对上了那射过来的水蛇七寸,霎时,一刀两端,紧接着幕星手指翻转,刀锋横向翻身堪堪挡在了冥夜的耳洞前,那被一刀砍下却没有阻止进势的蛇头,砰的撞在了那森寒的刀面,尖锐的牙齿咬在了薄薄的刀锋上。

差之毫厘。

水花微微发生一丝摇晃,群蛇立刻弓起了身体,做出了攻击状态,幕星一口气吊在嗓子眼,一动也不敢动。

那被砍断的蛇头和蛇身朝水底落去。

半响,好似没察觉到什么波动,群蛇又闻见了自己同类下落的味道,不由一个个舒展开身体,继续慢条斯理的游动开来。

捉到嗓子眼的心缓缓的落下,幕星发现自己手指都僵硬了。

“干的漂亮。”紧紧盯着幕星的冥夜缓缓的笑了,风华绝代,妖艳万分。

斜眼看了冥夜一眼,那妖娆的眸子里没有紧张,没有担忧,只有浓浓的笑意,幕星不由暗自皱了皱眉,这个人还真是相信她。

扫了眼周围游走的水蛇,一条条肆意的在水里翻腾着,摆放着身躯,到没有那只还想钻什么石头洞一类的了,幕星的心缓缓的放了下来。

不想这心一放下来,刚才还被高度紧张没有注意的问题一下就显现了出来,她快呼吸不过来了。

眉间微蹙,幕星干脆的闭上眼,调整内力死死闭气,她可以不做帮手,但是若是连自保都做不到,那么以后的天下没有她分一份的可能。

冥夜看着幕星闭上眼调整呼吸,知道幕星在水面下不太行了,当下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周围的水蛇,它们还没有游开的迹象。

妖艳的水蛇蜿蜒着游走,三三两两的扭做一团,或者几务相叠的咬着尾巴往来游走,好似在玩耍一般,分外悠闲。

不过它们的分外悠闲下,冥夜的脸快要黑青了,他的手腕可以感觉到幕星已经开始苦苦支撑,虽然她的面上什么情绪也没有表露出来。

该死的,暗自一咬牙,冥夜眉眼快速的动了起来,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这些水蛇引诱开的?

没有,没有办法,能让水蛇避让的药丸他没有带在身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佩戴需要避毒虫的药物了,因为他自认这些他完全应付的来,可现在他应付的来,幕星却不行了。

手腕上幕星的身体越来越重,显然幕星开始控制不太住她的身体了。

脸沉如水,冥夜扫了一眼眼前密密麻麻的水蛇,在以眼角扫了眼前方不远处的洞穴,冲过去,能得出升天的机会有多少?

没有机会,只要一动,百千。的毒牙就会第一时间咬上来,两个人一个也不要想活命。

楼住幕星腰部的手紧紧的扣着,不行,不能这样等,他能等幕星不能等了,罢了,权且一拼,把所有水蛇的注意力都可到他身上来,幕星或许可以逃出升天。

一念定下,冥夜暗自使劲掐了闭眼的幕星一把,幕星顿时睁开眼来。

“把石头取下来,握在你手中。”银发妖娆的四散在水里飞扬着,那俊美之极的脸此时轻轻的笑着,此时的冥夜令人赏心悦目之极。

取下石头握在她的手中,这是什么意思?幕星虽然此时脑子发沉,胸口几乎要爆炸开来,但是并不表示她丧失了思考力,此时两人都在一起,佩戴在他身上和在她手里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要离开。

离开,离开这个被重重包围的水蛇圈,那不是等于找死,就算他是海王,他有应对的猎施,想在这么多蛇口中逃生,不是她低估他,也许,这并不可能。

定定的看着眼前对她笑着的冥夜,那脸上的神情一点也不凝重,很轻松,很怡然自若。

手指微微的动了动又停了下来,木石就在她手指边上,一动就已经触碰到,抓住它,让冥夜引开它们,然后她得出升天,这很好。

她还有一身血海深仇,她不能死,也绝对不想死。

但是,但是,以眼前这个人的生死来换取她的存活,虽然这个人曾经是她发誓要挫骨扬灰,方消心头之恨的人,虽然是沾污了她的清白的王八蛋,但是要他这般为她死在她面前,她做不到,她不是一个能踏着别人尸首往上爬的人,何况还是一个才救了她的人,她没有铁血到那个份上。

“不。”干脆利落的扔下一个字,幕星根本不去看冥夜任何的反驳,直接闭上眼,不在理会冥夜。

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若真不能得出升天,那是她的命,她认了。

无声的叹息一声,冥夜深深的看了眼眼前一脸坚定的幕星,那暗红的眼中一片火光闪耀,明媚的几如夜空的星辰。

这是不是说明幕星开始对他有一点另眼相看了,所以不忍或者怎么着,只是此时不忍他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喜欢和焦虑,此时的心已经有点分不出来了,

心中念头才一转过,周边的水蛇们突然开始发生躁动,一条一条开始飞速的从他们身边闪让开来,潜入水潭深处。

冥夜一见大喜,立刻使劲的扣幕星的腰。

幕星脸色一沉,唰的睁开眼,无声的怒道:“我说……话还没有说完,眼角扫见面前水蛇的异像,幕星微微一怔后,眉梢瞬间涌上了薄薄的喜色,水蛇们散开了。

来的快,去的也快,无数妖艳的水蛇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驱赶它们一般,顷刻间就快速的散了开去。

冥夜初时喜悦,可一看水蛇们纷纷逃窜的样子,眉间的喜色一下就蕴藏了下去,眼中厉色一闪,水蛇如此快速逃窜,水中有物。

当下也不与幕星说,冥夜不等水蛇们完全散开,手掌在山洞壁上一撑,楼着幕星飞快的就朝前方有光亮的洞穴冲去。

身随波走,快如闪电。

眼前的光亮越来越近,两人急冲而上,朝着光亮处就射了过去。

“唰。”急冲而上的冥夜,眼看着抱着幕星快要冲出水面,大腿突然一紧,一股庞大之极的力量突然拽住他们就朝下扯去。

同一时间幕星也感觉到了腿上骤然加剧的大力,有什么东西缠在了她的腿上,拽住她往下扯。

面色一变,幕星兜头就朝下看去。

头顶的夜明珠散发着幽亮的光芒,把水下的一切照耀的朦朦胧胧,却也清晰可见,幕星一眼扫见缠住她双腿之物,立刻例吸了一口冷气。

比她大腿还粗的一条尾巴正缠在她的腿上,没有鳞片,青黑交错的身躯在夜明殊的光芒下散发着黑黑的光芒,看上去可怖之极,顺着那青黑色的尾巴看去,两人下方的水下,一条怕有十几丈长的蛇身正盘绕着,在盘成圆形的身躯中心,一颗尖锥一般的头颅高高的昂立在上面,鸡蛋大小的双眼散发着凛冽的杀气,正牢牢的盯着他们,那猩红的信子,一伸一缩间,阴森之极。

巨蟒,一条水底的巨蟒。

“王八蛋。”冥夜脸色铁青,一条十斤重的鱼在水里就能带起百斤的力量,这么一各几百斤重的巨蟒,这力量是要上千斤的来算了。

眼中杀气骤射而出,冥夜一把抢过幕星手中的匕首,身体一弓,一刀就朝巨蟒缠绕着两人的尾巴砍去。

巨蟒皮极是坚韧,但是冥夜的力量岂非等闲,一刀落下,那最为细小的尾部立刻被冥夜砍成两段,从两人的腿上落了下去,禁锢住两人的力量瞬间松懈了下来。

冥夜一见机不可失,一把拽住幕星就飞速的朝洞穴上射去,下方,在这水潭称霸惯了的巨蟒那里受过这样的巨创,一时间,潭底巨浪滔天,疯狂的扭摇中,那层层的水浪四射而出,几如利箭,比那暴风雨来临的海面还要波涛汹涌。

红了眼的巨蟒怒了,十几丈长的身躯骤然暴涨,身躯横扫,一鞭就朝拼命朝上冲的两人扫去,同一时间蛇头大张,急冲而上。

没有注视头顶,一直盯着下方巨蟒波动的幕星,见此反手抓过冥夜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错,一刀就朝已经击到冥夜身边的巨蟒身体刺去。

匕首横空,来势汹汹。

一刀对上激射而来的巨蟒受伤尾巴,幕星狠狠一匕首刺入了巨蟒的躯体,顺着冥夜急冲而上的力量,幕星手腕翻转使劲横划而过,刹那,在那青黑的躯体上划出一丈来长的一条口子,鲜血四溅。

巨蟒大怒,血盆大口当头就朝两人罩来,那浓重的腥臭味道扑鼻而来。

幕星匕首一凛,就要对上。

“噗。”正当。眼前突然一花,鼻尖瞬间传来清新的空气,眼前已经没有水底的层层波涛,取而代之的是干燥的空气,破水而出了。

幕星双眼一正,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动作,那一直楼在腰间的手突然加力,把她朝上一抛。

“上去。”耳边同一时间传来冥夜的大吼。

身形瞬间临空,幕星见此反手就朝水里的冥夜抓来,准备两人一起上岸。

而就在她反手抓来的一瞬间,那漆黑的蛇头已经急冲而至,朝着水里的冥夜就咬了上去,那庞大的身躯团团把冥夜困在了中间。

幕星脸色一变,抓出去的手还没抓住冥夜,冥夜已经朝水底沉去。

“手。”幕星顿时一声大喝。

身朝下坠的冥夜此时一把扣住那咬来的蛇头,一边手一扬一物朝幕星抛来,还不待他说上一字半句,身体已经尾随着巨蟒沉下了冰冷的谭里。

身形一扭,临空站立在岸边,幕星啪的接住冥夜扔过来的东西。

潭面剧烈翻滚,一瞬间就悄无声息下来,快的幕星不过只眨了个眼。

几步靠拢沉静下来的水潭,幕星一边喘气一边定定的瞪着潭下的水面,波澜了了,没有那翻天覆地的力量,没有那激烈的翻滚,什么都没有,沉静的让人感觉可怕。

低垂下眼,幕星看了一眼冥夜最后朝她扔来的东西,那是一个白玉小瓶,五指下意识的紧了紧,不用看里面,这里面放着什么东西,她清楚,那是神医沐风给她开的药。

若是中途停了,一身功力化为乌有,耳边响起沐风说的话,幕星五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冥夜,记得,所以,此时他扔了上来。

这个人,这个人……

眼眉收敛,黑如星空的眸子闪烁不定。

定定站在潭边,幕星没有动,只是那么定定的站着,没有下水也没有走。

冥夜是海王,在水里那是他的天下,虽然巨蟒凶猛,不过她相信他会有本事上来的,至于她,在水里只能是冥夜的负担,与其下去拖后腿,不如在这里等的好。

潭风微微的吹拂,撩起幕星的长发和黑衣,那个背影坚定绝伦。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冥夜没有上来,潭水也没有变化,幕星也没有动。

光线隐隐约约的暗淡了下来,洞内的光线不足了。

幕星回头看了一眼周身,此时她所站的地方已经不是山洞了,而是人为的石洞,厚实的青石条从高处搭建而下,光线从高处照耀下来,炙热的夏风吹拂着,把这寒潭的冰气完全吹散了开来,这才是盛夏的气息。

而现在,天空已经暗淡,应该是夜晚到了,他们进来一个昼夜了。

“砰,砰。”繁杂却又有序的声音从高处隐隐约约传来,那奔行的脚步声整齐而有力,快速的接近着这里。

幕星倾耳听了一会,眉眼中掠过一丝尖锐,外面出口已经被包围了,看来是他们在里面的动作,惊动了韩昭王庭的人。

身上一闪而过浓重的杀气,幕星缓缓伸手解开头上的夜明珠,放在潭。,幽亮的光芒挥散着,虽然不耀如日月,却也够让水下的人找到上来的路。

放下夜明珠,幕星整了整面上的人皮面具,握紧手中的匕首,抬步就朝高高的阶梯走去。

一头银发,放眼四海三陆,只有冥夜,那是他的标志,他不能出现在这里,那么这陆地上的问题就她来解决。

一步一步上得高梯,纷乱而有序的脚步声越来越快的隐藏了起来,但是那种森严的杀气却布满了出口处,一步步上前,幕星的动作缓慢却肃杀之极。

头顶上方,黑如缎带的夜空出现在眼前,星空里,无数的星辰一闪一闪的,顽皮的好似小孩子的眼睛,那么幽静,那么美丽。

苍茫天地,浩瀚无边。

一步登上顶层,夜风送爽,盛夏的晚风轻轻吹来,撩起幕星颈项边的黑发,曼舞飞扬。

幕星看着眼前的场景,黝黑的眼闪过一丝尖锐。

身旁巨大的铜钟高高的吊起,一把挽天大弓矗立在眼前,傲然屹立,四下里不见任何的建筑,只能看见无数灯火把这一方照耀的犹如白昼的夜空。

高居与上,俯视苍生。

这是韩昭皇城里最高点,摘星楼。

非韩昭王不得亲入的摘星楼,韩昭王庭绝密宝藏的入……

眼底闪过一丝讽刺,幕星跨前一步,高高在上的看着身下密密麻麻的火把和禁军,夜风吹拂起她的长发,宛若暗夜天神。无数的人在下方仰望着她。

或明或暗的弓箭齐齐对准了幕星,那寒栗的箭头在火光下,泛着冰冷的光芒,充满了肃杀。

嘴角冷冷的勾勒起,幕星泛出一丝冰冷之极的笑容,铁血而冷酷。

没有人说话,一片静寂,充满杀气的静默。

“你是谁?”静寂下一道温润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夜空的安静,飘然而来。

一人排开层层密布的禁卫军走上前来,一袭金色蟒袍,一身儒雅谦和态,韩昭太子欧阳旭缓缓走上前来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幕星。

那温润的眼中,不是谦和,没有温柔,只有惊讶和探寻以及震惊。

幕星眼角挑动冷冷的看着下方的欧阳旭,眉眼中涌现出深深的厌恶和憎恨,上一次见面心中在流血,这一次已然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只有憎恨,他们是敌人。

反手一把抓过那镶嵌在摘星楼上的挽天弓,幕星退步挽弓,嘬的一下拉开,对准了下方的欧阳旭。

瞬间,下方一片大哗。

挽天弓,不是任何人都拉的开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二的神兵利器,当年天下第一门庭的少当家冰舞月,赠送给他们太子的生辰贺礼,传言能拉开弓的只有少数几人,而冰舞月就是其中之一。

“你到底是谁?“欧阳旭一见幕星拉弓的姿势,脸色瞬间大变,急走一步厉声大喊道。

“你没资格知道。”压低的嗓子嘶哑而暗沉,透着绝对的冰冷,伴随着这一声,幕星手腕在一开,挽天弓已然弓满如月弦瞄准了欧阳旭。

下方密密麻麻的禁卫军见此,手中的弓箭也绷紧了。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