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五十八章 肌肤相亲

心头大震,若不是幕星突然扔开他,被咬的应该是他。

眼,顷刻间火红一片。

横跨深渊站定在山辱前,幕星面亢表情的手腕用劲一抖,射入山壁的匕首被直直拽了出来,五指一扣抓住从山壁中扯出来的匕首,快速在冥夜撕开的衣服上擦干净上面的毒液,幕星挥刀就朝肩头上爬着的血红五毒蛛挑去,眉眼冰冷,冷酷之极。

“我来。”刀还没挑至五毒蛛,冥夜突然抢上前来,幕星几乎还没看清楚冥夜的动作,手中的匕首已经落到了冥夜的手中,肩头要穴同一时间被冥夜几指封住。

“不需要。”冷冷的声音响起,坚韧之极,用了他的武器,自然要保护他,她幕星说到做到。

根本不理睬她的反对,冥夜匕首临空一戎,那爬在幕星肩头上的五毒蛛顿时被砍成几块,落了下去。

手臂一伸快速扣住幕星的腰,冥夜手中匕首挑动,直接戈开幕星肩头的衣服,只见一个猩红的小点陈列其上,颜色葬艳的几乎如那守宫砂。

如此色泽,毒中之毒啊,眉眼中瞬间涌上不知从那里冒出的凌厉怒气,冥夜咬牙切齿道:“你个混蛋。”一边紧紧扣住幕星的身体,手中匕首朝着那猩红的伤口深深的扎了下去。

“滚。”幕星顿时冷怒,反掌就朝冥夜推去,那料掌行半空身体突然一软,提起的内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股寒意从肩头朝着四肢百骸快速的游走而来,那种冰冷几乎要冻结她的一切,幕星眉头立时一皱。

感觉到怀中幕星的异样,冥夜越发扣紧了幕星的身体,扎入暮星肩头的匕首运劲一挑,瞬间一股血箭激射而出,喷在了地面,色泽黑如浓墨,不复一点鲜红之色。

“该死的,怎么这么毒。”冥夜脸上的神色更加的沉了。

嘴里说话,手中却一点也没有停,扔下匕首冥夜一掌印在幕星肩头,运劲就朝外逼毒,同时头一低一口含在了幕星的伤口上,深深的咙吸起来,这毒行太迅速了,慢一点后果无法预料。

幕星见此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伸手欲推开冥夜,却发觉就这么转瞬之间,自已一点力量都没有,这五毒蛛居然如此之毒。

“有毒。”冷冷的声音响起,幕星侧眼看了眼正不断从她伤口中吸毒出来的冥夜。

这毒如此厉害,以嘴吸之,恐也会中毒。

“你也知道有毒,你这破烂身体能挡的住多少,混账。”一边为幕星吸毒,冥夜头也不抬的怒声道,这身体才好了多久,调养的药都还在天天吃,现在又中如此剧毒,真是不想活了是不是,他冥夜难道还不如一个女人,需要她来帮他挡。

心中愤怒到极点,嘴里也不饶人,只是那心底深处却温暖无比,他从来只有保护别人的份,从来没有人会保护他,因为他不需要,而今只是一句戏言,视他为仇枚的幕星居然真会保护他,这般的滋味岂是一言两语说的清,那心底翻起的是滔天巨浪。

这个人,他绝对不会放手了。

手越发紧的扣住幕星的身体,心中的温暖混合着难以言喻的焦急和慌张,让冥夜向来天崩地裂不动声色的脸,此时阴沉的可怕。

冷,无法控制的冷,从伤口侵入身体,四肢百骸开始发拌,五脏六脏开始感觉到寒冷,这以寒冰潭水词养的五毒蛛,毒性不仅霸道还带着寒冰的铁质。

眼前,冥夜不断的吮吸着她的伤口,那黑色的血液沾满了他的嘴角,也渲染黑了他的唇色。

双眼定定的看了冥夜半响,缓缓敛下,此等时候居然是敌人在为她逼毒,是那最讨厌的人,在不顾已身的为她施救,这个人曾经那么的伤害她,此时何必不管不顾的来帮她,真是莫名其妙,只为了他们是合作关系么?可他们那算什合作关系,明明是被逼着合作的,这样的关系也值得倾力来救?

定定的看了一眼不停为她吸毒的冥夜,幕星眉眼微合,掩去了里面的震惊和异色。

身体越来越软,也越来越冰。

“那是我的事。”轻闭上眼,幕星一边全力运功以抗毒素,一边轻声道。

冥夜没有时间说话,根狠的在伤口上在吮吸了一口,没有黑血在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微红的鲜血,虽然颜色还是不够纯正,不过比起刚才的黑好了很多,冥夜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心中微微定了定,冥夜这时候才感觉到怀里的幕星冷的吓人,顿时转头看去,只见被他锁在怀里的幕星,此时眉眼上居然覆盖着薄薄的冰霜,那长长的睫毛上冰珠伴随着幕星的呼吸一颤一颤的,晶莹璀璨之极也冰冷之极。

“该死的。”一见幕星如此摸样,冥夜脸色几乎沉的如水,寒冰之毒侵入内脏了。

当下想也不想一把抓住幕星的衣襟,唰的就撕了开来,露出里面晶莹如玉的肌肤。

“放肆。”闭着眼努力调整内力与冰毒抗拒的幕星,感觉到冥夜的动作,唰的睁开眼来怒声道。

三两把脱下幕星的衣服,冥夜沉声道:“我不是禽兽。”一边说一边铁臂一伸,快速的把裸露的幕星楼在未着衣衫的自己怀里,那肌肤相贴的一瞬间,冥夜几乎要以为自己抱了一块冰块。

左手掌心按在幕星胸口,右手掌心按在幕星小腹丹田,冥夜此时哪里还想着避什么嫌,反正幕星是他的,抱着幕星就全力施为为幕星逼毒,一边沉声道:“别东想西想,运气与胸跟我掌力汇合。”

冰冷的躯休靠在炙热的身躯上,幕星很清楚的感觉到从背心传来的温度,那是可以融化冰雪的温度,胸口,小腹,两股浑厚的内力破除层层冰雪而来,那种阳刚内力,正是自已现在需要的。

没有猥亵,没有轻薄,不是以前的肆意屈辱,这炙热的双手和身躯,充满了正色,充满了干净。那手心的颤动,肌肤的相贴,不在情色,这一次她感觉不到痛恨和肮脏,只有炙热的温暖。

银牙狼狠一咬,幕星也不是个太扭捏的人,当下手捏刻诀,不在理会冥夜的手和自己现在的状态,全力汇合着冥夜的内力开始逼毒。

两休相贴,肌肤相亲,合力逼毒。

幽亮的夜明珠光芒在山洞中闪耀着,把一切照耀的幽静而徇美。

深渊的这一方,五颜六色的五毒蛛爬在当。虎视眈眈,而另一方两人相偎在一起,柔和的夜明珠光芒洒在其上,本是危机重重的画面,却硬生生滋生出难以言喻的温情感觉。

危机四伏却浩美如画。

时间飞速的过去,全身笼罩在内力滋生出的蒸汽中的两人,都已大汗淋漓。

“噗。”紧紧闭着眼的幕星。一张,一口污血喷出,那漆黑的色泽残在地面,散发着浓浓的腥臭。

睁眼淡淡的扫了一眼,幕星变换一个手势再度闭上了眼。

身后紧紧抱着幕星的冥夜,此时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睁开眼来。

看着怀里的幕星双唇已经恢复本来色泽,光洁的身体上薄薄的汗水下泛着粉红的色泽,温暖如昔,在无其他异样,冥夜方抖手摸了一把额上的汗水。

好厉害的毒,要不是幕星本身强悍又适透他在,两人合力才把毒素逼出来,若今天换任何一个人,怕早已经死去多时。

低下头看着靠在自己怀里,闭着眼还在调息的幕星,黑曜石一般的双眸此时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颤动一下,高挺的鼻子,小巧而红润的双唇,柔美之极,但是这份柔美下却是铮铮铁骨和男儿不及的重信重诺。

暗红的眼中荡漾出一抹温柔,修长的手指不自禁的从幕星双唇上拂过,指尖淡淡的累色浮现在眼前,冥夜不由微微一怔,抬起手看了一眼。

淡淡的黑,那是侵入体内的毒素。扬了扬眉,冥夜伸指在唇上一挑,一滴黑色的血殊绽放在指尖,看来以唇吸毒果然沾染上了一些。

自嘲的笑笑,冥夜低头看着调理中的幕星,刚才居然想都没想就为她吸毒,全然不顾自身是不是会跟着遭殃,看来,自己真是低估了她在心目中的位置。

椽了椽眉心,冥夜妖娆的笑了,既然这样,那他可不会在犹豫了,幕星,他要定了。

这一笑勾魂摄魄。

内行一周天收了功后,幕星缓缓的睁开眼睛。

见自己靠在那山壁之上,眼角下挑,身上穿的整整齐齐,一丝肌肤都没露,幕星眨了眨眼,在她的记忆里冥夜从不是这样的正人君子。

斜眼朝身旁呼吸之声传来之地看去,一头耀眼银发的冥夜正斜斜的靠在山壁上,一腿曲起一腿盘着,手臂搭在曲起的大腿上,正闭目调息,那黝黑的双唇,那淡淡的指尖黑气,本来应该是阴森恐怖的东西,却被他演绎出另类的妖娆风华。

银发黑唇,魅如水妖。

黑色从他的指尖一点一点的被逼出体外,在冥夜的脚边汇集成一小团,潦黑如墨,淡淡的蒸汽升腾上来,银色的长发微微的飞舞,妖艳的脸上带着薄薄的汗水,魅惑天下。

幕星深深的看了一眼专注逼毒的冥夜,也许,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卑鄙无耻之极。

缓缓转过头,暮星上前几步在冥夜身边拾起那柄带血的匕首,乌黑的血已经干枯在上面,看上去狰狞一片。

幕星冷冷的看了一眼,突然反手射出,匕首哉空而过牢牢的钉在了冥夜的头顶上方,那里悄无声息的一只五毒蛛正缓缓的掉垂下来。

拨出,击飞,干净利落,一丝杂音都没发出,完全没有惊动冥夜。

握住手中血红的匕首,幕星缓缓以绑住匕首的布襟擦拭着上面的毒血,一边站定在了闭目逼毒的冥夜身旁。

莹润的光芒照射在这危机四伏的山洞,一奇冷硕的女子负手无声的站在山壁前,防护着一切,而她的身后,那妖艳无双的男子斜靠墙壁,浑然无我。

黑发冷硬,银发妖娆,在这无声中各自荡漾着,却又相辅相成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过去。

暗红的双眸缓缓的睁开,冥夜看着背对着他站立一身冷酷的摹星,眼角扫过那几只好不容易翻越深渊爬过来的五毒蛛尸休,幕星在为他守护,嘴角顿时高高的勾勒起,眼波流转,妖艳的几乎让人无法逼视。

“好了就走。”冷冷的声音传来,幕星看也没看睁眼的冥夜,转过身就朝山洞深处走去,只是那脚步在不经意间缓上了那么一缓。

冥夜见此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这算不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一翻运功逼毒,虽然劳累,但是对于两人来说也并不太承受不了,快速的穿过长长的山洞,不一刻就抵达了最终点。

“看来选错了方向。“冥夜看着眼前的陈设,双手抱胸靠在边上的山壁上。

幕星扫了眼山洞尽头,简单的一桌一椅和桌椅后面高高的山壁,这不是出去的路?

谨慎的朝前走去,幕星围绕着那玉石桌椅细细的观察,平整简洁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就好像是用来休息之用,只是桌脚处有斑斑的血迹,散发着隐隐约约的腐臭味道。

“山壁是空的。”一旁冥夜敲着山壁缓缓的道。

幕星听言扣起两指轻轻敲了敲王石桌子,清脆的空闷声传来,这玉石桌子里面也是空的。

“搬开瞧瞧。”冥夜听声迈步走了过来。

幕星没有动,沉思了一瞬间后,幕星俯耳与玉石桌面上倾耳听去,冥夜见此便在桌子这方变换着节奏的轻轻敲打桌面。

两人什么话也没交流,一个眼神也没对,但是好像都清楚对方要做什么,自己要怎么做,这份默契,难道是因为两人都是强者?

当变换到两长一短之音时,幕星突然朝冥夜做了个手势,冥夜当下不再变换,就那么两长一短的敲打起来,一边也俯耳听去。

片刻过后,两人齐齐面色一僵快速的抬起头来。

‘还好没撤开,否刖给它们做了食物了。”冥夜抖了抖手。

幕星看了冥夜一眼淡淡的道:“你也会怕。”

“惹不起啊。“冥夜笑着一摊手,嘴里说着软话,面上可一点看不出有什么惧色。

幕星听言没有接话,这下面的东西怕是不太怕,不过能不惹最好还是不惹

玉石桌面下丝丝的声音虽然微小,但是他们还是判断的出来,这不就是那五毒蛛爬行的声音,这周围山洞中空,肯定是为这些五毒蛛打造的居住地,而这可以掇动的玉石桌面,定然就是那投食的入口”边上的腐食血迹她可没有漏看,看来他们没找到出去的路,倒是跑到五毒蛛的大本营来了。

“这地方还真花了点心思。“冥夜拂去飘舞过来的银发,突然五指一扣抓住那玉石椅子,啪的就搬裂了开来。

幕星抬眼看去,那被损坏的玉石椅子里面露出的不是白玉的制材,而是干燥的木材,这是一把明面是玉石,实则却是一把木椅。

木椅,可以燃烧的东西,幕星双眼一亮,寒冰养出的五毒蛛养与水,定然就怕火,这是克制外面那群五毒蛛的。看来这韩昭王也怕五毒蛛万一反噬主人,而留了这么一手。

“真奢侈,用龙涎香来浸泡。”冥夜邪邪一笑,双手过出,那白玉碎石纷纷落下,露出里面的木头。

“他是为了掩盖气味。”幕星伸手撤下一块椅背,冷笑一声道。

木头有木头天生的气味,就算被储存在玉石的里面,真正懂行的人还是能够察觉的出来,而以海里的龙涎香浸泡过后,这味道从根本上发生了转变,想在察觉出木头的存在,除非是对此相当了解的人,否则根本察觉不了,他就是要困死闯到这里的人。

“韩昭王室,不能小看。”冥夜听言暗红的双眸中一闪而过锐利之色,细微之处见真章,如此步步都布置的如此精细,这韩昭王看来比他听说过的,还不是个易于人物啊。双手一边搓动,沸沸扬扬的木屑落在玉石桌子上。

“能一夕之间灭了我冰实而不可起任何波动,这样的韩昭,你要小看,吃万的绝对不会是他。”幕星淡淡的接过话,一边匕首在玉石桌面上一划,星星小火绽放立刻点燃干燥之极的木材屑。

没有滔天的愤怒,有的只是就事论事的沉静。

冥夜闻言停下手中动作,看着面色淡然的幕星,半响,面上浮过一丝赞誉道:“你终于真正冷静下来了。”

正在点火的幕星手指微微顿了顿后,缓缓道:,否则,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愤怒,激动,不能解决问题,失控的情绪只能坏事,前此时候虽然她嘴里心里压抑着自己要冷静,可那么滔天的仇恨是不可能完全冷静得下来的,她还是形容与色了,没有充分的看清楚对手。

不过,今次在这密道中浮浮沉沉,生死交错的同时,她则清楚的了解到她的对手多么的强大,她自喻的长处,她的王牌,都被对手学去并加以改进,形成更加威力强大的东西,她占不了胜场,透骨的寒水冻结人心的毒素浇醒了她,让她真正的沉静了下来。

复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要稳扎稳打,到下的冰家人她损失不起了

妖魉的容颜浮现赞誉的笑容,冥夜伸手挑起幕星一缕黑发,低声却正色的道:“还有我呢,别忘了我站在你的身后。”

幕星抬头看了冥夜一眼,脸色一沉。

冥夜见此伸出手道:“我可不是同情,你也不需要同情,我不会拿整个东海为搏美人一笑,我们各取所需,通力合作,未来的三大陆四大海,我们一起闯。”

幕星不需要怜惜,她本就是翱翔天际的鹰,她需要的是广袤的天空,而不是为她遮风挡雨的翅膀。

对上冥夜暗红的双眸,幕星有一瞬间的沉默,经此一役,这个人也许是真的可以合作和信赖的。

缓缓抬起手,幕星满面严肃的对着冥夜道:“好,我们之间的帐,以后在算。”挥掌轻轻的击打了上去,前仇日恨先放下,从此后通力合作,共闯天下。

“我随时恭候。”一把紧紧握住幕星的手,冥夜纵声长笑,这一次,幕星方是真正允诺。合他合作,不是逼迫,也不是勾心斗角的明争暗斗,而是真正的携手一起同盟天下。

“走了。”瞪了笑的欢愉的冥夜一眼,暮星举着燃烧起来的火把就朝来路退了回去。

冥夜笑着也不落后,双手抓住几块点好的火把就跟了上去。

火光跳跃,那明艳的火花勾勒出温暖的气息,相贴着走的甚近的两人,气息也不如刚落入密道时候那么冰冷了。

来的不容易,此时手中有了大把燃烧的火把,还有什么不容易,炙热的火光过处,密密麻麻的五毒蛛立刻飞速退后,逃命般的朝山洞中的洞穴爬去,常年不见火光不见炙热,此时骤然见到,那简直要了它们的命。

火光闪烁,两人畅通无阻,留下身后一地焦尸。

再度站定在那碧波荡漾的水潭边,冥夜笑着朝幕星伸出了手,幕星漠然的把手放入了冥夜的手里,既然真心合作,那么就不要拖对方的后腿,顽固的坚持连累的会是两个人。

握紧了幕星伸过来的手,冥夜带着幕星一个猛子就再度扎进了水潭里。

水下漆黑一团,寒冷刺骨,不过此时的冥夜觉得暖和极了,一手楼住幕星的腰,冥夜戎开水波就朝前方另一处光亮游去。

看起来不远,实则比预想中的远了那么一点半点,不过在冥夜的手里这实在不算个什么事情,被冥夜接在怀里,一点力气也不出,只管自己闭气的幕星打量着四方。

碧波寒潭,波影重重。

波影重重?幕星一眼已经扫过突然又回过眼来,这方寒潭是个死潭一般的地方,此时除了他们在水里游动,带起点点涟涟外,不远处怎么可能出现波影重重的水波。

匕首横空挡在了她和冥夜的身前,幕星轻拽了一下身旁的冥夜,水里的动静他比她熟悉。

在幕星拽他的同一时间,冥夜也发现了那不远处朝着他们而来的重重波纹,没有激烈的水流声,没有大型水里动物的导影,不带尖锐的攻击杀气,但是那一波又一波的水痕,却给他一种逼人的阴森之气。

有这样气势却不是水底自身了动的水下危险,这会是什么?一念转动,冥夜突然脸色一凛,是它们……”

搂在幕星腰间的手骤然加劲,冥夜瞬间加力,楼着幕星飞速朝着前方的光亮疾奔而去。

幕星感觉到冥夜的动作,立知不妙,手中握着的匕首横胸,眼光定定的盯着四处的水波。

身如游鱼,急冲而走。

然而冥夜快,那波影重重比他还要快。

只见无数的影子晃动,一瞬千里的靠近了过来,顷刻间就聚集在了两人的身旁。

幕星借着头顶上的夜明珠光芒看清楚面前的波影是什么东西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小指母那么粗细,有小手臂那么长短,一颗小小的三角头横陈在上面,看起来妖艳极了,也好看极了,身段随着水波不停的波动,柔若无骨,这如……水蛇。

身体陡然紧绷,如此妖艳的水蛇,定然是剧毒之物,而且在水里他们怎么避的过它们的攻击。

水蛇快速的逼近,冥夜眼看离那光亮处近在咫尺,只要在给他一点时间就能上去,却不敢在动了,水蛇已经来了。

一把抓住头顶的洞穴岩石,冥夜一手楼着幕星一手抓住岩石,一动不动的静止着。

“不要动,它们是瞎子。”微微斜了斜眼角,冥夜朝暮星无声的道。

水蛇,剧毒无比,中之极不好救,但是它们不比其他海水里的动物,它们没有良好的视力,靠的是明锐的嗅觉和触觉,只要有一点波动它们就能够察觉,但是若没有任何的动弹,那么它们会把你当石头,游走而去的。

眼珠定定的瞪着游过来的水蚝,幕星眼角接受到冥夜的消息,当下僵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身旁,大批的水蛇聚集了上来,那妖娆的身体就在眼前晃动,娇小可爱,但是却蕴藏着致命的危机。

“我腰上有一木石,摸出来。”轻轻的张合着嘴,冥夜朝幕星道。

幕星知冥夜一手扣着头顶,一手楼着她,没有多余的手来拿东西,而她的手此时正放在他的腰间,当下没有应声,手指却缓慢之极的伸入了冥夜的腰间。

系在腰带之上,紧紧贴着胯部,幕星双眼盯着越来越近的水蛇,银牙紧紧地咬了起来。

炙热的,带着弹性的肌肤在手底下游走,那不同于女子的细嫩,充满了力量,充满了爆发力的肌肉,在手指间淋漓尽致的挥发了出来,那种触感该死的让人手指发热。

黑着脸,幕星一点一点的往里摸去。

纤细的,带着点冰凉的手指所经之地,立刻泛起炙热的温度,好像点石成金一般,敏感的不可思议,幕星的脸越发的黑了。

越来越深入,越来越里面,越来越接近私密之地,幕星一边继续朝里摸,一边盯着晃动过来的水蛇,那眼中的杀气几乎要生吞了面前密密麻麻的水蚝。

“你往哪里摸呢?”两手都被占住的冥夜,斜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幕星,无声的道,虽然他很想幕星能够更深入的摸下去,不过现在明显没有选择好时候,在摸下去,他可不能保证他没有什么动静了。

眼角扫到冥夜的取笑,幕星的脸已经黑的比锅底还黑了,那狰狞的杀气凛冽的笼罩着冥夜。

邪邪的一笑,冥夜眼角下挑,眼珠朝着左下方狠狠的看。

幕星见此知道冥夜是在给她指地方,不由瞪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水蛇,死死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横向朝冥夜示意的地方摸了一把。

一个大拇指大小圆圆的石头落入手里,而前方妖艳的水蛇已经从四面八方围绕了上来,幕星一咬牙,快速的手腕翻动,把它从冥夜的衣襟里面提了出来,裸露在水里。

瞬间,那些朝着他们扑来的水蛇,一个个像是突然失去了目标一般,茫然的开始游动起来。

五彩斑斓的色泽,围绕着他们两人,缓缓的游动,那纤细的身躯在水里此起彼伏,煞是好看。

刹那,红橙黄绿昔蓝紫,在幕星和冥夜面前走马观花一般快速的游动着,围绕着他们,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五颜六色的花殊,而在这花球里面,幕星和冥夜一动不敢动的僵立着。

一备小红蛇从冥夜肩膀上游了过去,几条小黄蛇在冥夜的头顶上盘旋了一下,爬动了几步,又游了过去,腰间,手上,无数的水蛇穿拨着。

冥夜动也不动,就那么微笑着任由水蛇们在他面前晃。几茶紫色的水蛇吐着信子,面对面停在幕星的眼前,近在咫尺,那信子只要在伸长一点,几乎就要吐到幕星脸上,近的幕星可以看清楚那信子吐出时候,那小小的嘴里尖利的毒牙,那些毒素都是可以瞬息致人死命的。

一人两眼,三蛇六眼,就这么对持着,幕星脸颊几乎都要抽筋起来。

心脏咚咚的跳动着,激烈的起伏着,那雷鸣般的打鼓声清晰可闻,从来没有如此的紧张过,从来没有如此时阵的时候,被咬上一口并不可怕,但是就是这样的对持,这样的屏气凝神,却让人头皮发麻。

放在冥夜腰间的手,无意识的深深掐了进去。

对持了片刻,三条小蛇仿佛认定了幕星不是活的,吐着信子从幕星的耳边游了过去。

身旁,无数的小蛇游来游去,缠绕在腿上,摩挲在手臂上,在胸前晃动,在背上游玩,那种感觉让人寒毛直竖。

汗水滚滚而下,混合入水潭里,已经分不出来是汗水,还是本来水潭里的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