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四十五章 神医

手指在酒杯上缓缓的划过,幕星没有接话,且不算今天是谁盯上了她,但是今天的韩昭还有谁会给她送药?还有谁会对她这样?

暗夜流光,连星星都迷茫了。

“想不到就不要想,既然来了,终是会露面的。”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冥夜浑不在意的提起一桶酒,悠哉游哉的走人了。

黎川,常彪,见此对视一眼立刻尾随着跟上,幕星扬了扬眉,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不过冥夜说的对,既然找上门来,终究会露面,无法占敌之先机,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袖袍一挥,幕星转身回房,开始导入药效来。

璀璨的星光从天幕洒下,水面上一片妖娆,夜,分外沉静。

韩昭内陆相当繁华,越是往内陆走,就越是完全迥异于海港的严肃气氛,无数的船只在内河里往来穿梭,码头上一片热火朝天,岸边的繁华气息逼人而来,这里完全没有受到大批海盗势力前来的困扰,向着冥夜等人展示着它的繁荣和富庶。

“真让人有掠夺的欲望。”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冥夜站在船头低声笑道。

“迟早会是我们的。”站在冥夜身前,摆着一副主子架子的黎川低低的应和了一声。

冥夜闻言不由高高的勾勒起嘴角,转头朝跳板上看去,那里幕星正一身男装与她冰家的人在与码头上置办清水补给,没有人注意,冰家的人在不断的上船下船中,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两个人去,冥夜见此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妖娆了。

“请问是东海的坐船吗?”忙碌中一道嘶哑的男声响起,幕星一抬头,见码头上一身穿粗布衣衫,看起来应该是码头的搬运工摸样的人,正小心翼翼的望着他们,他的身后放着一个大木箱。

“是。”点了点头幕星很干脆。

“刚才有人托我把这木箱送给来自东海的坐船,那我给你搬上去。”男子一听是东海的船立刻笑容满面的俯身抓住木箱就给杠了起来。

“是谁托你送的?人呢?”幕星眼中光芒一闪快速道。

男子一脸憨像听幕星问立刻转头看着码头道:“我不认识那孩子,刚刚她就在那里托我的,还给了我五个铜钱呢。”

话音还没落,看着有异前来的常彪已经如风一般射了出去。

“孩子?”幕星皱眉。

“是啊,大概三四岁,穿的破破烂烂的,没想还真有钱。”男子到老实。

幕星听到此处已经知道没什么问的了,那小孩肯定也是受人所托,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能知道个什么。

“上来,瞧瞧这次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冥夜笑眯眯的扬声道。

“好叻。”老实男子立刻扛着箱子就上了甲板。

箱入船舱,打发走人,黎川万分戒备的打开:“一个人。”黎川有点哑然。

冥夜扫了一眼木箱中的人,扯了扯嘴角,一个白头发老人弯曲着身体睡在里面,看样子是被点了睡穴,上次送药,这次居然送个人来,什么意思?思之无头绪,冥夜很干脆的看向了进门后一直没说话的幕星。

斜身上前,幕星扒拉了一下昏迷的老人。

“神医沐风。”微微惊讶眼前之人,幕星轻言出声。

“沐风?”冥夜手指扣着躺椅扶手,眼中闪过一丝暗光慢悠悠的道:“这个人我听说过,韩昭第一神医,据说退隐很多年,不在出山,居然连他也被送了来。”轻笑一声,冥夜暗红的眼沉了沉。

好有心思的人,怕药幕星不吃,或者吃了病没好,接着把神医都送了来,就怕幕星出差错吗?哼。

“他眼睛瞎了,看伤势不出一天。”黎川看了眼昏迷的沐风在抬头看了眼幕星道。

幕星没有说话,沉吟了一瞬间突然上前一步,一指点在沐风后颈,被点了昏穴的沐风立刻有动静起来。

撑着木箱沐风缓缓坐起,面上什么惶恐焦急之色都没有,只有一片平静:“需要我医治剑伤的姑娘在哪里?”

黎川听言立刻追问道:“是谁叫你来的?谁说我们这里有姑娘需要你治疗?什么剑伤?你从那听来的剑伤?”几句反问把幕星在船上的事撇的一干二净。

“老夫不知其他,只知一男子让老夫来医治一受了伤的姑娘,若有,就请伸出手来,老夫来之前已经服用过断肠散,若在拖延老夫恐怕就无力回天了。”云淡风轻,却让人心里一跳。

幕星的眉头纠了起来,昏迷中送来,乃是不欲让他知道到了那里,刺瞎双眼,乃是不想让他知道医治的是谁,事后自尽,是要他一个字也无法吐露出去,这背后的人为她幕星想的如此周到,是谁?

冥夜的脸开始有点沉了。

“无需你去复命?”冷冷的声音响起,幕星沉声道。

“不需,只要老夫医治好你,他自知,姑娘,请。”微微转过头,沐风听声辨位的朝幕星所在的方向伸出了手来。

看着沐风脸上已经开始浮现灰白之色,幕星知道沐风所言不假,断肠散的药力开始发作,沐风是不可能活着回去了,她给看也活不了,不给看也活不了,当下皱了皱眉,缓缓伸出手去。

“心脉大损,不过好在有百年人参和灵芝调养,当无大损,不过这人参和灵芝太霸道,与你起先服用的药物有克,需要以药中和,否则要不两日必定反伤自身。”两指在幕星脉门上一搭,沐风沉声道。

“老先生,请用药。”幕星还没说话,一旁的冥夜听言微皱了皱眉,缓缓的朝沐风道。

沐风点点头伸出手来也不多话,一旁的黎川见此立刻递上纸笔,沐风眼虽瞎,手感还在,唰唰唰就在纸上写了起来。

“药制十丸,午时服用,分一月服用完,不能多吃,更加不能少吃,否则药性相冲,一身武功化为流水。”短短一张药方写完,沐风已经额头见汗,整个脸色苍白如纸,那断肠草的毒发作了。

幕星听言缓缓站起身来,朝端坐在木箱里的沐风鞠下一躬,还不待她出声,旁边的冥夜突然站起来,接过黎川手上的药方,朝沐风微一点头道:“多谢。”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沐风头一歪气息全无。

幕星见此定定的看了死去的沐风一眼,沉默半响缓缓站直起来。

“好一个滴水不漏,好一个设想周全。”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