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三十七章 欲逆九天

第三十七章

同时,各地兄弟姐妹,堂口精英,掌权舵手,齐齐停了手下事情,昼夜兼程赶来韩昭王城。”

幕星听到这脸色一变,一下握紧了拳头,樱红的双唇蠕动,有话极是要说却到最后也没说出什么,脸色瞬间苍白一片。

看见幕星如此的神色,冰舞剑眼中闪过浓浓的悲切,语声哽咽:“少当家,你也猜到了,冰家各地精英匆忙赶赴韩昭,走的太仓促,身边根本没带人,前脚才走,后面三大陆同时发动了变动……所有兄弟姐妹……没有一个回到了……韩昭……”

隐忍的断断续续的话从牙齿缝里憋出来,冰舞剑一仰头,血红的眼中晶莹闪动,却高高的扬起头,没有让它们落下。

冰家势大,九族兄弟姐妹精英掌权人,几乎上千个,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一片阴风平地而起,在寂静的通道中犹如鬼哭。

没有哭泣的声音,只有那阴寒的寂静中,骨头摩擦的咔嚓声,幕星指甲深深的刺入了肉里,双眼瞬间血红。

“都……死了……”张了张口想说话,却发现到最后憋出的是嘶哑无比的这三个字,幕星血红着眼看着自己的手,看着那一滴一滴鲜红的血顺着拳头滴落入地面,身体在发抖,无法控制的发抖。

冰舞剑不敢看幕星的神态,紧咬着下唇缓缓的点了点头。

血色在幕星的脚边汇集,那妖艳的红色那么鲜明,那么刺眼,这血,是冰家的血,是与一千多兄弟姐妹相连的血。

红色妖异,骨肉相连。

幕星定定的盯着那地面的血水,那血面映照出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幻化出一场又一场的杀戮。

骏马嘶鸣,血色四溅,一个个熟悉的人在血泊中倒下,那最中间红衣墨发,潇洒风流的俊俏男子,那最爱的红色上渲染上最悲壮的红,那浴血的红衣耀眼的不敢逼视。

那是她亲自挑选坐镇黑历大陆的四哥,那个小时候总喜欢抱着幼小的她上树掏鸟蛋,带着她偷溜出府里下河摸鱼,赌钱喝酒,什么好事没有,坏事总少不了他,教了她一身旁门左道的四哥,犹记得当初把酒相送,怎知今夕啼血之信。

血丝从幕星紧咬的唇角缓缓而下,眼在不知不觉中湿润。

泪眼模糊中,一身白衣的严肃男子仿佛站在眼前,冷酷无比的喝道:“不准哭,我们冰家没有不成器的子孙。”

大哥,这是她的大哥,那个总拿着教鞭,她一没用功就狠狠打下来,刚直不阿,对她严厉无比,却教了她一身好武功,让她名扬天下的大哥。

白色的身影站在船头,满面严肃却眼藏深深的担忧,那船是从华风大陆开出的,碧海蓝天下,橘红的火焰焚烧尽了一切,包括那总是一身白衣,无比严肃的男子,白色的尽头,是啼血的红。

泪,无声无息的流下,不哭,不哭,可是怎能忍住不哭。

今后,再也无法相见。

而在他们的身后,那片血色中,一个又一个人影晃过,三叔,五叔,十一叔,飞姑姑,冰姑姑,十七弟,十八妹,堂弟们,表哥们,堂妹们,表姐们,各家掌柜们,她的亲信们……无数的至亲兄妹,无数熟悉的脸孔,他们的脸上沾满了血,但是却掩盖不了那上面的恨,那透骨的恨意。

“砰。”一拳头狠狠的砸下,血色四溅。

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因为她,她的兄弟姐妹们怎么会有今天,怎么会永远生死相隔,都是因为她。

高高的扬起头,晶莹的泪水顺颊而下,昔日高门宅邸欢歌笑语,今日天塌地陷在见无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三大陆,这血海深仇她记下了。

一巴掌抹去脸上的泪水,幕星咬紧牙一字一句的道:“继续说。”

冰舞剑闻声重重的吸了口气,语声哽咽道:“老太爷,家主,察觉不好,连夜带人逼宫,此一去,韩昭皇城内一夜大火,五万亲卫一个没有出来,老太爷,家主……在没出来。黎明时分,一旨诏书,冰家谋孽篡位,至亲三族全灭,三族外九族内亲终生囚禁,所有财力物力,全部没收。”一拳头砸在山洞壁上,冰舞剑恨的全身都在打颤。

若不是他一出身就定为未来冰家的影子副家主,族谱上并没位列三族至亲,而是冠了个很偏远的旁系子孙名头,只冰舞月,老太爷,现任家主知道他的身份,连各兄弟姐妹都不识,那上面他也逃不了。

计划的太周详了,连一点时间都没有给他们,一点都没有。

“轰。”天塌了。

幕星一个踉跄一跤坐到在地,面色惨白,一丝血色也无。

三大陆同时动手,上千兄弟姐妹齐灭,本家料想也好不到那去,幕星心里有数,只是她没有想到,也根本不敢想,本家……本家……

“一个都没……活着……”半响,颤抖的声音响起,幕星全身控制不住的发颤,爷爷父亲叔叔伯伯……那么强,一个人都没有……

“挂尸与皇城外,一共三千七百一十三具。”颤抖的声音混杂着浑浊的泪水,滑过,都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韩昭用的幽蓝碧草的毒,用的这鬼草炼制的毒,谁抵挡的了,谁……”一把扯出幕星收到怀里的幽蓝碧草,冰舞剑疯狂的挥拳砸了上去,那呜咽的声音伴随着拳头砸在石头上的鲜血,弥漫。

怔怔的盯着头顶的虚空,一瞬间幕星几乎整个人都空了,一缕红色从幕星的双眼中滑过面颊,滴落在尘埃。

无声无息,凝泪成血。

冰家身为天下第一门庭,势力遍及三大陆,其财力物力几乎可以在构筑一个王朝,可冰家对韩昭从无二心,不想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韩昭,韩昭。

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破碎的伤口中殷红的血顺着手掌流下,滴入土中。

区区一个韩昭王朝动不了冰家,她怎么没有想到,第二门庭陈家敢对她动手,若背后没有华风王朝的支持,他们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怎么敢。

三大陆,三大陆,百年未联手的三大陆王庭居然为了对付他们冰家联手动作,真看的起他们冰家,真看的起。

“噗。”一口鲜血喷射而出,直直的溅上地面。

没有仓惶的嚎啕大哭,也没有疯狂的发泄叫吼,只有暗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只有那滚滚的血泪凝结成滴。

爷爷奶奶,爹娘叔伯,兄弟姐妹,下属助手,一个没留。

“月儿。”冰舞剑一眼见到幕星的血泪,顿时惊叫一声,伸手就朝幕星扶去,那是伤到极致的悲痛,才会有如此无泪的悲切,他明白这份心情,他明白。

摆了摆手,幕星唰的睁开眼,那血红的眼中涌起的不是悲伤,不是绝望,而是滔天的风暴。

“可有留话?”冰冷的语调不复刚才的悲切,那里面是无尽的铁血,是透骨的恨。

“有。”冰舞剑听问立刻划开鞋底,从里面掏出几张血帕递给了幕星。

白帕墨血,字迹缭乱,显然仓促行之。

缓慢却无比坚定的展开血帕,幕星此时冷静的几乎不像人。

“舞月若存,冰家就绝不能亡。”这是爷爷的笔迹。

“冰余一户,必亡韩昭。”这是爹爹的字。

牙关紧紧的咬着,幕星仿佛看见须发皆白的爷爷,站在自己面前一字一句满脸慎重的交代,只要她冰舞月活着一天,冰家就绝不能亡。她爹爹绝然的怒吼,那怕冰家只剩下一户,也一定要灭了韩昭。

怒发冲冠,血泪凝结,幕星突然唰的一下站起,咬牙切齿的道:“冰余一户,必亡韩昭,爹爹,爷爷,你们放心,此仇不共戴天,今生不灭韩昭,黑历,华风,三大王庭,我冰舞月誓不为人。”

字字泣血,掷地有声。

“不灭三大王庭,誓不为人。”冰舞剑撰紧了拳头,以血起誓,血债血偿。

浓烈的恨和猩红的血,弥漫在这一方空间,几乎让人窒息。

寒栗的阴风呼呼的刮过,好似无数的冰家人在附和,在怒吼。

而此时,黑黝黝的通道另一边,不见了的冥夜靠在墙壁上,听到此处微微的摇了摇头。

静默了半响,幕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所有的痛和心伤都淹没在了冰冷的脸孔下,冷的惊人,现在的她不能悲伤,不能哭泣,后面的路还等着她,还等着她,她是冰家的人,冰家绝对不会倒下,冰家的人绝对不会倒下。

一伸手摸去嘴角的血液,扫了一眼被冰舞剑砸成一团稀泥的幽蓝碧草,幕星眼中一片肃杀:“起来,只要我们还在一天,冰家就永不会倒下去,幽蓝碧草,韩昭。”

冰舞剑听言唰的一声站起,一袖子擦去脸上男儿泪,沉声道:“是,老天长眼,居然把我们弄到韩昭王那王八蛋老窝来,这次看我不端了他的命根。”

“走。”幕星一点头抽身就朝前走去。

沿途,只随风洒下冰舞剑隐隐约约的声音。

靠在山洞壁一直没动的冥夜,此时缓缓的站直身体,看了眼幕星离去的方向,一转身朝着另外的方向一闪而没。

四天时间一晃而过。

“噗。”一声轻响,一人重重的倒地,露出身后握着铁锹面无表情的幕星。

“一百三十七个。”掏出死去的灰衣囚犯身上装的幽蓝碧草,冰舞剑压低了声音道,这三日来他们就是以此收集幽蓝碧草,这样的收集无疑是最快的。

点了点头,幕星一声不发转身就走,冰舞剑随后跟上,时间到了,要去环口集合朝最中心的地方去。

三族至亲全灭,九族中不少亲戚被押送到这岛上,有些弱小的不是在这里死在抢夺碧草的囚犯手中,就是死在了他们的凌辱过程中,强者生存,弱者淘汰,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也就无话可说,那么就按照这规矩来。

此地的囚犯,他们一个也不会放过。

环口,地底最深处的位置,相对于环口内里,环口外收集幽蓝碧草不过是小菜一碟,环口内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聚集在一道木门前面,进来的时候两百蓝衣囚犯,此时只剩下一百多个,当头的蓝凌扫了一眼众人,冰冷的目光扫过幕星时,那份冰冷更加犹如实质,无情。

没有说话,蓝凌见能到这里的都到了,一转身,掌风一起,那厚重的木门缓缓的推了开,瞬间一股冰冷之极的寒气,扑面而来,冷的如坠冰窖。

面无表情的扫了眼眼前扑面的白霜之气,幕星抬脚就朝里走。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