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三十三章 老大

不错,她这样子还不错,这人什么眼光。

低垂的眼中冷血的光芒一闪,幕星不退不避,反而一伸手,五指就朝那抓来的爪子迎去,在这里装弱小只有被欺负,无法装那就迎头上。

“小娘皮还知……”一个趣字还没有发出,幕星的五指已经扣住了瞎眼男子的五指,纤细的五指一把扣住那爪子,幕星手上一使劲抖手朝后就是一压,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那尖利的爪子立刻软了下来,五根指头扭曲的朝后歪斜着,耸拉在那手掌上。

“王八蛋。”瞎眼囚犯瞬间变了色,却也是凶悍的主,也不尖叫,反应极快的一拳头就朝幕星腹部击来。

一声冷哼,幕星狠狠抓住那被她拗断五指的爪子往前一带,另一手手快如电的一把抓住那攻击过来的拳头,膝盖一曲,一下就朝那被拽过来的瞎眼囚犯腹部顶去。

只听一声闷哼,瞎眼囚犯一下就软了下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漆黑的眸子一闪,幕星一把扔开软下的瞎眼囚犯,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看见如此场景,眼中闪着嗜血冷光走过来的其他三个囚犯。

“够劲。”冷冷的两个字扔下,剩下的三个囚犯合身就朝幕星扑来,拳脚带风,均都不是弱手。

冷血的笑容一闪,幕星以手做刀就迎了上去,霎时只见你来我往,拳脚飞扬。

幕星下手极不容情,只见那红色的身躯就如一团火在暗黑的牢笼中飞扬,所过之处,只传来骨头的断裂声和激烈的碰撞声,在无其他任何多余的声音。

一身武功有半日的恢复,已经有了七成,面前的对手在多,拳脚在厉害,也何是她的对手。

一个转身飞踢,面前如塔一般粗壮的囚犯,生生被幕星一脚踢飞了起来,朝后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响,紧接着传来一阵骨头碎裂的响起。

伴随着这一阵大响,幕星手腕一横,反手就是一手刀朝身后攻过来的细高个囚犯砍去,隐隐夹杂上了五分功力,这一手刀若是砍实,此人断无生理。

掌风劈空,眼看要砍上该人的颈项,一细微的破空声突然传来,一道锐利的细风直击幕星手腕。

铁色的双眼一沉,幕星手腕一动朝下就是一沉,避开那细微的指风,反肘朝着细高个囚犯胸前就是一手肘。

砰的一声闷响中,细高个囚犯一跤坐到在地,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没有理会打伤的囚犯,幕星眉眼一厉,唰的转头就朝对面关押着冥夜的牢笼看去,那犀利的指风和力量,除了冥夜在没有别人。

相对与幕星的轰烈,冥夜这方却静寂之极,牢房里面原有的五个囚犯,此时一动不动的蹲在地上,身体僵硬好似泥塑一般,嘴巴微张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而本来最后一个到来,应该睡地上的冥夜,此时却靠坐在牢房里唯一的一张木床上,极是写意。

冥夜见幕星满是愠怒的看过来,不由轻扬了扬眉,深深的看了幕星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把冥夜的动作尽收在眼底,幕星皱了皱眉后立刻明白过来,冥夜这是示意她不要完全暴露自己的武功。

在陌生的地方按捺自己的实力,这是一条存活准则,她很早就明白,今日却居然忘记了,明明只需要三分力就能解决的,却要用上十分。

紧紧的握了一下拳头,她知道是刚才看见那男子后,心情太激荡,所以没有按捺住自己,满腔说不出是怒火,是惊讶,是难以置信的心情无法宣泄,因此在打斗中把这样的心情宣泄了出来,失了分寸。

抬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下混乱的心情,整个人恢复成古井无波,只要那男人在这里,她会知道一切的,很快。

毫不领情的狠狠瞪了冥夜一眼,幕星反手一手肘击趴下剩下的一个囚犯,转身就坐上了那牢狱里的木床。

对面的冥夜见幕星领会他的意思,暗红的双眼微微动了动,幕星是个明白人,不过本来是个明白人,却在见到刚才那一个男人后,变的如此冲动,显然是这个男人触碰到了她的什么地方,才让她无意识的冲动和发火起来,连最基本的生存法则都忽略,这个男人……

伸手摸了摸眉头,冥夜淡淡的斜眼朝转角的牢笼看去。

“啪啪啪。”冥夜正斜眼看去,他旁边的牢房里突然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单调的鼓掌声响彻在寂静的山洞里,激起一地寒气。

“漂亮,你以后跟着我。”桀桀的声音响起,充满了自大和阴森。

幕星听言抬眼斜了一眼斜对面说话的男人,只见那间牢狱里,只住了两个人,一个漂亮的女子跪爬在一个男人的腿上,此时正冷冷的看着她,而说话的那个男人,一脸凶相,四方脸上一条蜈蚣一般的疤痕整个从左方额头划至右下颚,把人显得更加的狰狞。

裸露的上身横七竖八的疤痕,却极是壮实,人虽狰狞的不可一看,但那散发出来的狠毒霸道之气,却让人心惊,这个人不可小觑。

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那疤脸,幕星干脆双眼一闭,盘膝打坐起来,根本理都不理,跟着他,显然就是要做那女人所做的事情,她冰舞月在落魄也没落魄到这个份上,想在她面前称老大,哼。

那疤脸见幕星理都不理他,不由双眼一眯,一股阴狠之气禀射而出,嘿嘿冷笑两声,却不在说话。

周围不动声色一直看到现在的其他牢笼里的囚犯,见此沉静了一瞬间后,方齐齐开始动了。

给新来的囚犯一个下马威,这是任何地方的通病。

被押解到其他牢狱的新囚犯,没有幕星冥夜这样的本事,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殴打声,尖叫声,划破山洞里的寂静,快速蔓延出来。

冥夜没有动,幕星也没有动,这里有这里的生存法则,贸然出手,救不了任何人,只能搭上自己,这一点,他们都明白的很。

女人被欺辱的声音,男人被殴打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山洞里,一直蜿蜒开去。

夜,就在这样的声音中度过,黎明在转瞬间到来。

也不知道这山洞是怎么建造的,丝丝光线从头顶的小洞透了过来,也让里面的囚犯见黑夜与白日的变化。

光线隐约,新的一天到来。

广场上。

排着队端着木碗依次在山洞前偌大场地里领取食物,幕星等是新人,被排在了最后。

端着黑漆漆不见原色的木碗,幕星随着人群缓缓的朝前挪动,目光好似不经意的扫过已经坐下来开始吃饭的那冷漠男子。

此时是白日,方看清楚他穿的是一淡蓝色的囚衣,而他们这一面排队的却是身穿灰色囚衣的囚犯,灰色很明显多于蓝色,看两种颜色囚服的囚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没有任何人走错队伍和混杂在一起,显然这是两股势力,幕星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心念在快速的转动,人也缓缓的走至领取食物的地方,递过了黑漆漆的木碗。

两个黑漆漆的黑面馒头,一碗清水,就是囚犯们的食量。

幕星看了一眼手中的食物,端着就朝那穿蓝色囚衣的男子走去,他们是新人,还没有统一的囚衣,那她就装作什么也不了解,凑过去吃饭。

方行了两步,周边早已经吃完了的灰衣囚犯们,邪邪冷笑着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有的摩拳擦掌,有的一脸冷笑,全是不怀好意的样子,怕有几百个之多。

他们是来针对她的。

幕星一眼扫之面上神色不动,缓缓站定在当地。

她身后本来跟着的新人囚犯,一见如此场面,立刻萎缩的远远退了去,声都不敢出一声。

一直跟在幕星身后的冥夜见此,却扬眉一笑,把玩着手中的黑面馒头,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神情悠闲之极,好似面前围上来的是空气,而不是凶恶的囚犯。

灰衣囚犯团团把幕星和冥夜围在了中间,那摩擦指骨的声音,几乎清晰可闻。

“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过来。”阴森的声音从高台上传来,正是昨日那疤脸男人的声音。

缓缓转身看了一眼声音发出之地,只见那疤脸男人坐在那高高的高台上,一身灰色囚服,怀里坐着那美艳的女人,面前摆着一张饭桌,此时正冷冷的看着她,眼中闪着红光。

幕星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高台上的情况,眉间一扬,居然听话的朝前走去。

疤脸一见,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光,一挥手,那些围着幕星的灰衣囚犯立刻让开一条道路,让幕星过之。

冥夜见此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变过,把玩着手中的馒头,没有跟幕星走,站在原地没动。

几步上得高台,幕星冷冷的看了一眼那疤脸,眉间一丝其他神色都没有,转身就朝疤脸男子的左方走去。

那疤脸男子一见,顿时脸色一沉,一下就阴森了下来。

而他的左方,此时也摆着一张桌子,上面背对着所有人坐着一个人,身穿一淡蓝色囚衣。

一步站定在蓝色囚犯身前,幕星淡淡的叫了一声:“老大。”

下方众多囚犯一听,顿时哗然,这不摆明了给疤脸老大没脸。

相反,冥夜好像知道幕星打算似的,一见如此,嘴角一挑,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声极是愉悦和猖狂。

疤脸闻声,脸色更是难看。

一直低头没有理会周围事的蓝衣人,在一片哗然声中缓缓的抬起了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