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三十章 逃生

眉眼一厉,冥夜暗叫一声不好,一把扔下手中木头,反手抓过身旁的幕星,双手一合紧紧的把幕星抱在怀里,同时大吼道:“别动。”

狂吼声响彻在耳边,幕星还没有挣扎,龙卷风一紧,四面八方的压力一下压过来,人整个的高速旋转起来,任何动作和声音,在这一刻都发不出来。

天地间刹那一片暴雨腥风。

天空完全的黑了下来,黑漆漆的龙卷风狂飙而过,卷起无边的海水,好似一条黑色的妖龙,带着滔天的张狂呼啸在这一片天地中。

巨浪滔天而起,狂风肆虐而过,好似天都要塌下来。

人畜绝迹,天地无光。

一夜狂风暴雨,天色将明时分,整个海面恢复了平静,天空重归那将要破晓的深蓝,海面风平浪静,美好的好似那娴静的处子,优美而深邃,仿佛那令天地变色的暴风雨从来没有来临过一般。

点点金光从海平面跳跃而出洒在深蓝的海水上面,瞬间波光粼粼,浪花飘摇,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船只,没有鸟鱼,一片空旷。

渐渐的,渐渐的,金光越来越甚,海鸥飞鱼开始挥洒与这一方天地,鸟鸣鱼跃,一片海洋的胜景,只是在不见那拼死搏斗的两人。

浮浮沉沉,沉沉浮浮。

几经浮沉,几经飘摇。

几日后。

“上去。”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身后一股力量涌来,幕星狠命的一咬牙,抓住船沿借力一个翻身从大船的船尾翻了上去。

一步翻上船来,幕星再也站不住的一跤坐倒在地,终于上船了,当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一放松下来,幕星顿时觉得周身无处不疼,骨头几乎都散架了,整个人几乎连手指头都提不起来。

靠在僻静的船沿边,幕星撑起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在海上漂流了七八日,今日终于遇见这只船经过,万幸。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平定了一下气息,幕星见身后本来应该上船的人还没动静,不由眉头微微皱了皱,撑着船沿站了起来,低头看去。

海水里,冥夜一手抓住船沿,半个身体靠在船沿上,半个身体泡在水里,面上露出一丝苦笑,称雄东海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狼狈到今天这个地步,居然连船都上不去。

动了动身体,几乎已经麻木,看来当日那龙卷风对他造成的伤害还真不小,骨头几乎都压碎了。

耸了耸眉,好在自己一生都在海里打滚,被那龙卷风抛出的时候,知道怎么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然后靠着幕星一直抱着的木头,沿途生吃些海鱼,还能支持到现在,换别人早不知死那里去了,冥夜扯动了一下嘴角。

深吸了一口气,冥夜抬起头,在怎么无力也要上去,否则死在这里就太没面子了,心中盘算还没落定,眼光就直直对上了低头看过来的幕星,冥夜见此嘴角一勾,扬眉看着幕星。

低头看着似笑非笑明显无力上来,却一副怡然自若的冥夜,幕星瞳孔微微一缩。

这个人,当日那龙卷风来时整个把自己护在怀里,那疯狂的拉扯力量被他挡去大半,否则今日也不会累的连船都上不来。

眉间冷色一闪,幕星面无表情的朝冥夜伸出手,冥夜见此眼底一亮,脸上的笑越发浓郁了,伸手一把握住幕星的手,轻笑道:“我的小……”

小字才出口,幕星另一握刀的手一下挥了过来,直直对上冥夜的眉心。

“我幕星恩怨分明,不是那敢受不敢认的人,你有助于我,我自助你,但是你最好给我记住,你我之间仇比海深,我幕星只要有机会,定要把你挫骨扬灰,方消我心头之恨,在让我听见你嘴里不三不四的话,就被怪我无情。”冰冷厌恶的眼冷冷的瞪着下方的冥夜,声音嘶哑却寒烈之极。

冥夜听言扫了幕星一眼,耸了耸肩膀,脸上洋溢起一抹妖娆的笑容,双眼微微一动,却真按捺住了不在出声。

幕星见此冷哼一声,手中使劲抓着冥夜的手就向上拉。

两人在海中浸泡了七八天,只吃了些海鱼,早就没什么力气,这一番拉扯下,直把两人都累的气喘吁吁,冥夜才上的船来。

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冥夜一甩头,凛乱的银发立刻划过一道弧线,紧贴上后背,一手横在弓起的膝盖上,没有管脸上的海水,冥夜高高的挑起了嘴角,无声无息的轻笑起来,仿佛一点也不介意一身的狼狈,反而悠然自在的很。

累的喘了几口气的幕星见此,理也不理冥夜,转身就朝船舱中轻手轻脚的走去,又饿又渴,这么几日就吃了些生鱼肉,水到是到处都有,只是不敢喝,那点鱼肉中的水分又那里够,此时眼前几乎冒金星了,在不去弄点吃的,别说离开这里或者跟冥夜动手,不昏过去就是万幸了。

坐着的冥夜见幕星动作,轻扬了一下双眉,脸上的笑一直荡漾着,也站起身跟在幕星身后朝船舱中去。

两人虽然一身功夫被海水和饥饿削去九层,不过剩下的一层也够用了,悄无声息的避开船上巡逻的人,寻着香味钻入了大船的厨房。

刹那,这船的厨房就好似迎来了两只大老鼠,一番折腾后,所有的事物都少了两层,不过若不仔细,还真看不出来食物有被动过的痕迹。

隐入底舱干掉所有清水食物后,两人一身疲惫稍稍消去不少,这才开始打量他们偷摸上来的大船。

船身古朴中带着华丽,华丽中却隐藏着冷沉,双眸扫过底舱舱底的铁门锁印,幕星眉头顿时一皱,黄铜冰花锁,这是韩昭国皇室御用的铜锁,这船——是韩昭国的官船?

韩昭国的官船,她这是被龙卷风抛到那里了?

眉间的皱纹还没分开,头顶上远远传来啪嗒啪嗒的声音,那是官靴踏地的声音,幕星一听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官靴,韩昭朝廷上大小官员都不穿官靴,唯一会穿的而又代表韩昭王庭的,只有一种官员。

不好的念头瞬间在心头闪过,她怎么误打误撞上了这艘船。

眉间凝重之色还没闪过,冷酷的声音远远传来:“到了,船上所有人员收编。”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