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二十九章 龙卷风

天,几乎完全的暗淡了下来。

风雨飘摇的快船上。

寒刀破空,幕星一刀夹着雷霆之力朝着当头扑来的冥夜砍去,毫不留情。

冥夜身在半空,见幕星来势猛烈,直攻自己要害,此时他避无可避,不由拳头一握,运起全力一掌就向幕星砍过来的长刀对去。

“砰。”只听一声闷响炸响在这风雨狂飙之中,幕星这有去无回的一刀,冥夜全力的一掌,在半空轰然对上。

水珠四溅,当头泼下的暴雨被这一激烈的碰撞炸的四溅而飞,朝着四面八方射去,破空之声犹如利箭。

心头气血一涌,幕星被这一掌迫的朝后倒退半步,一脚朝后踩了下去。

半空中的冥夜借着这一掌之力,临空一个翻身漂落在快船头上,身形微微两晃。

两人旗鼓相当。

银发凛乱的贴在身上,冥夜没有理会瓢泼大雨打下,挑眼看着眼前背对着他的幕星,脸上邪笑之色一闪,缓缓道:“我的小猫儿,你……”

话音还没落,一声噼啪声突然响起,很轻,在这狂风暴雨中本不是什么很响的声音,几乎会被任何人忽略,然而冥夜却听见了,到口的话一下顿在嘴边,冥夜高高的挑起了眉头。

就在冥夜闭嘴的一瞬间,幕星后退的那一脚下,再度砰的一响,紧接着一下碎裂开来,整个快船底裂开了一条两指宽的大缝隙。

海水顷刻间随着那缝隙就倒灌了进来。

冥夜一眼扫之,高挑的眉头微微一动,这是刚才他和幕星那一掌一刀的后果,幕星那后退的一脚,带着的可是他临空击下和幕星本身的内力,他们两个人的全力,岂是小小一条木船可以承受的。

嘴角快速的勾勒起,冥夜一仰头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好,这下好。”狂风卷起他的银发,说不出的妖娆和狂妄,如此境地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茫茫大海一条快船行驶就算了,偏生如此紧要关头还裂了开来,暴风雨就要全面登场,一条漏水的快船蜿蜒在海中央,此时纵有滔天本事,恐怕也无回天之力。

红色的衣衫紧紧的裹在身上,幕星耳里听见冥夜的大笑,面色更沉,手握长刀缓缓转过身,一刀直直对着船头的冥夜,声音比那冰山还冷的道:“给我滚下去。”

大笑的冥夜眼中暗火涌动,低下头看着冷眉冷眼的幕星,斜斜勾起嘴角道:“我滚了,你也别想活。”如此境地,这样的船,没有他冥夜操纵,她幕星在强恐怕也只能葬在这大海中。

“那就试试。”冰冷的话夹杂着寒栗的刀,幕星欺身而上一刀就朝猖狂的冥夜砍去,没有他冥夜,她照样能够驾驭这样的船逃生。

冥夜一见双手一分,不避不退一步朝前就迎了上去。

幕星见之眼中冰冷之色一闪,刀做千影,全力劈空而下,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在跟冥夜缠斗,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这船支持不了多久。

冥夜受了幕星一脚,虽然面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异常,心里却是知道幕星那一脚对他造成的伤害,此时见幕星拼上全力,不敢再硬接,欺身而走,身体瞬间柔到极点,一下就朝幕星缠了上去。

脚对脚,掌对掌,瞬间短兵相接。

暴雨越来越大,天地间一片昏黑,狂风肆虐而过,狰狞之极。

破了一条缝的快船,就在这狂风中,被吹的一瞬千里,在海面上犹如利箭一般飞速的朝前而去,一去无迹。

而那船上红与黑交织在一起,在这狂风大浪中,激烈程度并不下与暴风雨。

五指一扣,冥夜一把扣住了幕星握刀的手,还不等他夺过刀,幕星脚下一错手肘一肘就朝他咽喉而来,一退一压下,冥夜一个踉跄被幕星摔在船中,手肘压在了他颈项上。

“好猫儿,有两下。”嘴里吐出调笑之语,暗红的眼却闪过一丝惊讶,冥夜暗暗心惊幕星的强悍,虽然早猜测出她是谁,却当言过其实或者是薄有虚名,一个女人在强也强不过男人,未想今日放开手脚,居然强悍如斯,能与他一拼高下。

不过,这样的才好,弱了,他没兴趣,暗红的眼几不可见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兴趣和志在必得。

耳里听见冥夜的调笑之语,幕星一声冷哼,手肘一用劲狠狠就朝冥夜咽喉处击下,誓要置冥夜与死地。

暗红双眼一眯,冥夜正要回击,那面对苍穹的眼角突然扫见天幕中的变化,邪笑的脸一下凝重起来。

“该死。”闪电般的一扭头避开幕星一肘击,冥夜一把扣住幕星的腰一个翻身把幕星压在下,头面朝天:“别打了。”

冰冷火怒的眼来不及反击冥夜已经扫到了天幕中的变动,幕星双眼瞬间圆睁,拳头一下紧握。

眼前不远处的天边,一股浓郁的黑色正快速而来,但见那黑色歪歪扭扭不断的旋转着,黑色圆柱体的周围一层漆黑的海水腾空而来,朝着四面八方四溅而出,那是被它旋转带起的海水。

滔天的咆哮声犹如鬼哭狼嚎,所过之处天地变色,日月无光,海水避其道路,空气为之扭曲。

那是,龙卷风。

海上遇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遇龙卷风,这是会把人碾的粉碎的。

一瞬间的沉默和停手,两人快速的对视了一眼。

然而不待他们有任何动作,本来已经裂开一条口的快船,突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大响,船身突然的一沉。

完了,这船被他们打烂了,顷刻间幕星和冥夜脑海中一闪而过此念头,虽然他们动手都没针对船,但是那无形的剑锋力量,此船也受不起。

一把挣开冥夜的手,幕星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合身就朝船尾扑去,同一时间狠狠一踩脚下的快船。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快船整个的碎裂了开来,变成了小块小块的残片,随着剧烈的海水顷刻间就不见了踪迹,而幕星手中已经抱住了一块快船剩下的最大一块木头。

脚下一踩水,幕星掉转方向推着木头就跑,木船已经叫她毁了,冥夜就在是海王没有木块支撑,看他怎么游的回去。

冰冷的嘴角荡漾起一抹铁血的笑,然而这笑还没有完全的绽开,木头的另一端一沉,冥夜犹如一条银鱼一下从水里钻出抱住了木头的另一端。

“去死。”铁血的笑一下僵在嘴角边,幕星含怒一脚就朝冥夜踢去。

“我死,也要你给我陪葬。”双腿一扭,冥夜一边迎上去,一边快速的伸手划动。

“休想。”

但见两人一边动武,一边快速的朝龙卷风相反的方向划去。

然而,那龙卷风根本没个定性,眼看着要与幕星他们错身而过,突然一个扭头一下朝着幕星和冥夜卷了过去。

身飞半空,破海而出,幕星和冥夜只觉得身体一轻,已然身在半空被龙卷风卷了进去。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