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二十七章 发威

黑发临空,气势逼人。

若说以前的幕星是只猫,那现在的她就如一只豹子,那满身的凌厉和威慑完全的绽放了出来,就好比那包合的花瞬间开放,耀眼的让人无法逼视。

这样的锐利是经过千锤百炼而得来的。

冥夜身形一下顿在半空,他的猫儿冲破他的封锁了。

眼中寒光一闪,幕星冷眼注视着射过来的水母触须,五指成抓,一把抓入身下的木箱,五指过处如切豆腐,深深没入铁木箱子里。

只见她五指一扣,铁木箱子砰的一声碎裂,一尖利的木屑被幕星生生的抓了出来,以木代剑,闪电般就朝射过来的水母触须扫去。

“碰。”一声炸响,那本来已经断了半截的水母触须,瞬间炸裂开来,被强劲的力量直接炸成了粉末从半空中飘扬了下来。

一声冷哼,幕星一拂衣袖唰的站起,袖袍挥动间,她身下的木箱碎片好似被注入了无边的力量,化作流星,以她所站的地方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的海水里射去,那木屑破空之声,直逼利箭。

同一时刻,幕星眼中杀气一闪,手腕一挥,身下的完好木箱瞬间乍起,朝着冥夜就砸了过去。

冥夜见此眼中光芒闪动,嘴角反而勾勒起一抹妖艳之极的笑容,反手一剑就朝幕星砸来的箱子对了上去。

变故仓促,周围的船员不由齐齐一愣。

砰砰砰砰,就在这一愣间,一连串的脆响声响起,那在水里作恶的水母触须,瞬间被四射的木屑牢牢的钉在了船底上,刹那,只见水花四溅,那被钉住的水母触须发疯的扭动挣扎起来。

边上的船员一惊之下,立刻眼中光芒一亮,挥剑就朝被逼出了形体的水母触须砍去,没有人理会冥夜的状况,因为他们的王绝对不会输,这一点所有东海人都有那份自信。

一声激烈的碰撞,冥夜一剑劈开临空射来的木箱,木箱裂处,刚才还在几丈之外的幕星已经逼至眼前,漆黑的眼充满着盛怒和必杀,那眼中的火几乎可以燎原,那手中的木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刺而来,力量之强,世所罕见。

冥夜见此眉头一挑,不但不退,反而反手就是一剑对上幕星,邪笑的嘴角一张一合:“想杀我。”

幕星眼中红光闪动,根本不跟冥夜多说,手中的木条几乎只见光影闪动,不见去势。

砰砰之声接连响起,幕星手中的木条与冥夜手中的剑连连碰撞,发出的清脆碰撞声,几乎让人以为是两把剑在对上,而不是一根木条和一把剑。

光影流动,只见两道残影,根本不见幕星和冥夜的身形。

而一边上,那被幕星完全钉住的水母吃疼疯狂的拉扯起来,船身开始快速的倾斜,船舱里的人几乎身体都微微开始斜了起来,那些船员见此,不由发疯的狂砍被钉住的水母触角。

船舱中水声波动,激烈无比。

交手中的幕星虽然万分仇恨冥夜,恨不得力毙与剑下,但是身外的一切情景也没有忽略,见此双眼一眯,手中木条突然朝着冥夜当头就扔了下去,同一时间身形朝着舱门暴退而走。

冥夜见此脸上笑容一收,一个剑花挽动挑开射来的木条,身形一起就朝幕星追去。

然而他快,完全恢复了功力的幕星并不比他慢,只见红光一闪,幕星已经出了舱门。

一步跨出舱门,幕星反手砰的一声紧紧关上铁打的舱门,手中链条一错,扣死了那精铁打造的舱门。

舱门扣死,里面的人根本不要想在出来。

眼中肃杀之色一闪,这世间欺负她冰舞月的人,绝没有好下场,今日时间不够不能亲自杀死,也必要你冥夜葬身在这茫茫大海中,方消心头之恨。

清丽容颜,却蕴藏着铁血冷酷。

袖袍一挥,幕星转身就朝甲板上奔去。

身后,晚了她一步的冥夜一脚踢上厚重的封的死死的舱门,怒极反笑,整个人一瞬间邪魅的让人不敢逼视,一步退后,利剑横胸当头就朝厚重的铁舱门砍去。

一步冲上甲板,海面的景色立刻被幕星收入眼中,刚才下底舱的时候,天空还晴朗无比,此时居然已经黑压压的云朵快速的逼近,呼呼的狂风肆虐的吹着,下起了丝丝的小雨,这暴风雨来的好快。

而此时身下的这条船,头部已经高高的翘起,尾部吃水线几乎在要沉一点,海水就会倒灌进船舱,很是倾斜了。

“幕星?王呢?”站在甲板上指挥的林山,此时头面全湿,看着突然出现的幕星顿时皱眉道。

幕星扫了一眼林山,理也不理转身就朝已经倾斜的很严重的船尾奔去。

林山见此脸色一沉,幕星不爱说话他知,但是这个时候幕星突然出现,王却没在,不对劲,当下立刻朝旁吩咐几句,转身就朝幕星消失的地方奔去。

几步冲上船尾,幕星快速扫了一此间的情况,不出她所料,这些水母只迁怒撞了它们的大船,对这大船上系着的逃身小快船,却是一点也不理会,此时,五艘小快船正在海面上浮载浮沉的飘荡着。

一挥手中捡来的利刀,幕星当头就朝船尾上系着的快船绳索砍去。

一刀下去,一根绳索应声而断,此时细雨狂风,海水流动相当的快,那被系着的快船立刻消失在了海面上,不见了踪影。

毫不犹豫,幕星反手就朝另外的绳索砍去,五条逃身船一条给自己,其他四条一条也不能给冥夜留,否则依冥夜对海洋的熟悉,她定然是给他留了一条生路,今日定要冥夜死在这里。

“你干什么?”一声暴吼突然从身后炸响,一剑横空而来,却是追上来的林山。

幕星闻言头也没回,反手就是一掌,那林山急刺而来的一剑直直被幕星掌风劈散了去,而幕星握刀的手一点障碍都没有的砍下,一艘快船的绳索再度被幕星砍断。

“我杀了你……”林山一见幕星如此动作,瞬间领悟过来,这是幕星要置他们与死地,不由目赤欲裂,不要命的冲上。

幕星闻声根本不予理会,此时的林山不是她的对手,手中的长刀再度挥向了第三跟绳索。

利刀当空还没砍下,一物突然从耳边急飞而出,朝着海面而去,幕星眼角扫见那是一条长绳。

但见长绳破空去势如电,一个飞纵间居然一绳套住那随水而逝的快船,生生拽停在了海面上。

同一时间背后疾风狂扑,直击后心。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