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九章 武功

“你认为呢?”轻柔的话音在幕星耳边响起,冥夜的两指已经点上了幕星的檀中,百汇,二穴。

刹那,幕星只觉得丹田处空荡荡的,她累积起来的内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冥夜,封了她的武功。

银牙紧咬,幕星冷冷的瞪视着笑的万分舒畅的冥夜。

此恨,定要把冥夜挫骨扬灰,方解。

抽身站起,冥夜挥了一下衣袖,淡淡的道:“以后最好给本王放聪明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否则本王不保证你能活到杀我的那一天。”话音落下,冥夜大步就朝寝宫外走去。

寝宫内幕星五指成拳,眼中几乎喷血。

接下来的日子,冥夜忙的不见人影,幕星独自住在冥夜的寝宫内。

冥夜的近卫,侍从,见冥夜又没有吩咐下来,让承欢过后的幕星住回女奴房间,而以前又没有女人住过这寝宫,因此也不敢擅自做主,只按照幕星卧床那几天的规格来处理,直把幕星当成了主子侍候着,而不只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女奴。

那大夫冥夜也没叫回,因此也不敢回,每日里给幕星把脉下针定药。

上好的人参燕窝几乎如流水的给幕星送了来,幕星心性极坚韧,受此大辱后,不但没有自暴自弃,反而逆流而上,来者不拒,养好身体才有报仇之日,有了本钱才能说以后。

一番恶补后,把个身体亏损的很厉害的幕星,一时间到是补的脸色红润,身体快速的康复起来。

而东方暗皇冥夜专宠一女奴幕星的小道消息也快速的在底层传播了出去。

日子飞快的过去,转眼就入了夏。

这海岛上天气相比韩昭大陆要热的多,岛上众人都开始穿戴薄衣薄裙起来。

这一日,幕星被那大夫批准可以下床活动了。

站在寝宫外的花园里,幕星抬头看着眼前高可参天的树木,那上面结着两个拳头那么大的果实,黑黄黑黄的,不知道是什么果实。

天空中,飞鸟在快乐的飞翔着,从一颗高树上飞纵到另一颗高树上,欢快的叫着,叽叽喳喳的,听上去好生舒服。

蓝天白云,自由自在,多好。

握着手中从冥夜寝宫中取来的装饰物,长剑,幕星突然起剑而走。

一剑斜飞,身随剑走,紫色的罗裙在阳光下泛着紫色的光影,好似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挪动旋转,犹如行云流水。

一剑破空而过,横刺眼前大树。

“噗。”轻微的一声轻响,泛着银光的长剑刺在那高大的树木身上,剑尖内嵌,居然只刺入了那一层树皮。

幕星保持着举剑刺入的姿势,手微微发抖。

想当年纵剑狂歌,挥洒间一剑可斩天上苍云,一剑可断大河流水,今日居然连一层树皮都刺透不了。

脸上面无表情,手中微微抖动,冥夜,冥夜,她与他势不两立。

正微颤间,身后突然伸来一手,一把搂住她的腰,一手握住她握剑的手,往前就是一刺。

“砰。”轻微的脆响声响过,大树被一剑刺了一个窟窿,几乎如切豆腐。

“好。”一声赞美声响起,稀稀落落的巴掌声从边上传了过来。

幕星眼中冷光一闪,她居然落到这个地步,边上人已经靠她这么近,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这……

一念思之,幕星心中越发愤怒,回肘就向身后搂着她的冥夜击去。

然没有内力的她,空有招式,此时却如何是冥夜的对手。

冥夜手中劲力一紧,一把就扣住了幕星,两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点变动都没有。

“暗皇厉害就不说了,一个小小的女奴都有如此的功夫,这东海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哈哈。”爽朗的笑声响起,一身穿蓝色衣襟的男子与两个女子走了过来。

“我这女奴就会点招数,只能做个剑舞观看而已。”冥夜搂着幕星,收回手转过身来。

眼前的一男三女立时映入幕星的眼里。

只见当头的男子二三十岁年纪,长的很是秀气,比个女子都还要秀气三分,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似的,只是那眼中神光内蕴,不可貌相。

身边两个女子一个身穿鹅黄长裙,打扮的花枝招展,恨不得把所有的首饰都插上头间似的,犹如一只花孔雀。

另一个女子相对沉稳,一身淡绿色很是素雅,容貌虽然比那花孔雀略微逊色了一份,打扮却品味高出了很多。

“说的对,这女奴就会点比划没什么意思,夜哥哥,我哥哥是拐着弯儿赞夜哥哥你功夫高呢。”那花孔雀快步走上来,对着冥夜笑的比阳光都还灿烂。

被冥夜紧紧控制在怀中的幕星打了一个寒战,背上寒毛直竖,夜哥哥。

冥夜感觉到幕星的寒战,搂在腰间的手越发一紧,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花孔雀道:“玉奇王手下能人众多,本王能入他眼。”说道这仰头看了那秀气男子一眼,似笑非笑的道。

“暗皇是损我是不是?”那玉奇王笑着拍打了一下手中的折扇,回了一句。

几人看起来十分友好亲密。

花孔雀见冥夜到此时还抱着幕星,不由眼中一沉,狠狠的瞪了一眼幕星,一点也不掩饰眼中妒忌,抬头朝冥夜道:“夜哥哥,把你这女奴送给我好不好?这趟去邛海岛,我没带什么使唤奴隶呢。”

冥夜听言脸上依旧洋溢着微笑,低头轻轻在幕星脸颊上一吻,眼中倒映出无比的亲密,缓缓的道:“雅鱼没带伺候的人,在本王这里随便选一个,不过这个,本王要带上一路,是伺候不了你了。”

说罢,双手合拢,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幕星,那神情好似喜欢极了幕星。

那玉奇王和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见此,眼中光芒几不可见的一闪,深深打量了一眼幕星。

花孔雀雅鱼却眼露憎恨,越发狠狠的瞪了幕星一眼,那眼光几乎如刀子。

幕星被冥夜抱在怀里动弹不得,见此狠狠一眼瞪回,冷声道:“瞎子。”

此话一落,玉奇王花孔雀等三人立时脸上神色微变。

“放手。”一仰头冷冷的对视着身后的冥夜,幕星眼中只有厌恶和憎恨,那样鲜明的态度,让那三人眼光又是一变。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