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天 > 第五章 踏鲨而来

海面上海风阵阵,银白交汇着暗红,从海里升腾而上,妖娆而惊世绝俗。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没了声音,只剩下那妖娆身影。

“鲨鱼,鲨鱼……”

“啊……”

一片寂静中,突然狂乱的惊叫声划破静寂的夜空,从海水里传了出来。

无数的人惊恐的在海水里扑腾,那是跳入海里的海盗。

血红瞬间从海面上酝酿出来,伴随着竭斯底里的惊叫。

高高的背脊升出海面,往来游动,那是鲨鱼,整个这包围圈中全是鲨鱼。

“降还是死。”懒懒的声音从海面上传来,正是那背对着冰舞月的海妖。

只见他一人独立在战圈之中,负手背后,脚下踏在一条银白色的鲨鱼背上,海风吹拂起他的长发,银色妖娆之极,犹如海妖出世。

踏鲨而来。

冰舞月眼中光芒一闪,这是东方暗皇,冥夜。

“降还是死。”一声炸吼,所有东方暗皇手下齐声大吼,声震九天。

从头至尾观看了这一幕的这艘海盗上的海盗,吓的屁滚尿流,一听如此大吼,其中几个胆小的,居然噗通一下跪了下去,连声道:“降,降。”

再度看了眼那银发海妖,冰舞月垂下眼眸,不用再看,一切胜负已定。

星光璀璨,平静的夜不在平静。

在晨光破晓时分,冰舞月的这一艘小势力海盗被东方暗皇的势力吞噬,冰舞月从这一艘船的海盗手中,沦落到东方暗皇这个大势力的手中。

身份,奴隶。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上百艘战船缓缓朝东方而去。

东方暗皇委实不比小势力海盗,那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明确的规定,所有船员都自遵守,一进一退都相互辉映,动一环就是牵全局,冰舞月想动手也没有那个机会动手,只好在东方暗皇的庆祝回归中,来到了海王冥夜的东海,血色七十二岛。

血色七十二岛,是东方暗皇的权力中心,这里的繁华完全不输韩昭等大陆,其财富可能更甚。

树声婆娑。

高达五六丈的大树偏安一隅,无数稀奇古怪的动植物,完全不与大陆上的相似,透着浓浓的海域风情。

提着一桶比她自己腰还要粗的水桶,冰舞月在这份海域风情中,吃力的从淡水河里往玄色岛忠义海将府里提水。

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运送回他们这些奴隶后,她被分派给了东方暗皇手下的忠义海将府做粗使奴隶。

涂抹黑了脸颊,从不做声说话,上岛后到今日也就担水劈材,做忠义海将府里最粗重的活,几乎没人把她当女人看,每日接触的也是同等级的奴隶,连高等级的奴隶都见不得,更不说海将什么大人物了,住的也是相对人烟稀少的郊外别庄,不与主人同住。

脚上拴着镣铐,上面打印着海将府的标志,乃是精钢所铸造,凭她现在的功力居然挣脱不了也砍不断,想逃都逃不了。

不过,这让冰舞月,不,现在她叫幕星,收编奴隶名册的时候,那妇人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哑巴,看她脸黑如夜晚天幕,直接给她取了这个名字,不过幕星觉得很好,做活累不死人,几乎也不见人,等她在这里养好伤再说,所有背叛她的人,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一日复一日繁重的工作,细腻的双手生出老茧,胸口的伤势却有大大的好转。

外表已经结疤脱落,只是内伤还相当的重,一身功力只恢复了两层,幕星急,但是,急也无法。

这日,天气炎热,幕星洗了一天的衣服,身上早已经有了酸味。

微微收拾了一下,幕星在夜幕中悄无声息的翻出低等奴隶住的,几乎没什么高手看守的后院,朝玄色岛一处相当僻静的湖泊走去。

这是她一次打水迷路中,找到的。

星空璀璨,黑如缎带的夜空上镶嵌着幽亮的群星,星光撒在地面上,银白银白的,海浪声从远处虚空传来,隐隐约约,那种静寂的美,是陆地所没有的。

一片星光撒在湖面上,幽蓝幽蓝的,让那碧蓝渲染上素白,湖水反衬着暗夜的星光,波光粼粼,随风荡漾着,好似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烟雾一般,在湖水上面酝酿,飘渺,天上仙湖,怕也不过如此。

看着眼前的湖水,幕星三两下解开衣服,走了下去。

星光撩人,湖水静寂。

只剩下幕星一个人浇水洗浴之声。

“噗。”正在这一方静寂中,一声破水声突然穿破静寂的夜色,破空而来,一物从水底破水而出。

一道银色的光芒划破半空,如一匹匹练成弧线飞纵而过,随着那银色匹练的飞扬,四散飞出的水珠溅落在湖水上,酝酿出点点涟漪。

眼前,皎洁的月光下,一男人从水中穿出。

银色的长发随着头颅的一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洒下无数水滴,紧紧贴上那古铜色的肌肤上,妖娆的伸展着。

高扬的头面上,双眼微微闭着,从侧面只见那高高翘起浓密的眼睫毛,居然带点银灰色,点点水珠绽放与上,高挺的鼻子,挺立在犹如刀削斧刻的脸部轮廓上,水珠顺着额头脸颊蜿蜒而下,划过那古铜色的喉结,喉结微微滚动,水珠立刻滚动而下,落入胸上。

裸露的,全身无一丝线头的身体,完完整整的呈现在夜色里,樱红的茱萸点缀在瓷器一般的胸膛上,水珠顺着胸膛向下,那腰曲线的完美,那六块腹肌的刚健,在顺着向下……

春来,原来真可如夏之热。

铁臂轻扬,拭去脸颊上银色的发丝,银发男子扭头面向静立的幕星,微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天,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浩瀚星空的亮,大海的深蓝,隐隐带着毁灭色泽的暗红,汇集在那双眼眸里,一片火焰的流光飞舞,红到极致的黑,那是一种毁灭的颜色,那是一种可以粉碎一切的暗火。

眉飞如鬓,眼角微微上挑,带着三分邪三分傲三分妖,挺直的鼻梁下樱花一般鲜艳的红唇,微微的上翘着,给这张本已刻尽了风流的脸,平添了无尽的风情。

半勾勒出一丝笑容,半睁半闭的眼眸扫了眼幕星,银发男子微启双唇,粉红的舌头如蛇一般滑出,缓慢的舔去嘴角滑至的水珠,那仿佛漫不经心的动作,却把无尽的风华绽放在其间,勾人心魂,夺人心魄,迷惑众生。

“看够了吗?”低沉的带着无尽磁性的声音在静寂的湖面上荡漾开来,银发男子转过身,迈开双腿一步一步朝着幕星踩水而来,银色的发丝披散在古铜色的肌肤上,妖媚的散乱着,在月光下,几乎如海神降临,带着夺人魂魄的妖艳和刚毅。

海妖,是那只海妖,海王冥夜。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