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56章 大结局

苏沫心里,始终有个疙瘩,她咬了咬嘴唇,终究是问出了盘桓在心底的话。

她抬眸,定定的看着他的眼底,“那……那苏清婉……你有没有……”

苏沫实在问不出口了,她想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苏清婉,可又怕问出口后,彼此真的尴尬。

若答案是肯定的,苏沫宁愿,自己不问。

顾晨在她唇瓣上,轻轻吻了下,声音低沉磁性,他开口,一字一句的,像是誓言一般,“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就只有你,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说任何违心的话,小沫,我爱你。”

苏沫被这突如其来的告别,弄的一慌,反应过来后,她红着小脸,靠近了他怀里,轻轻的回应了一句,“我也是,我也爱你。”

只要顾晨说,苏沫就信



她也不想再去探究,在瑞士和维也纳的时候,顾晨为什么推开她,否认爱她,甚至说自己爱上苏清婉。

那么多不明不白,苏沫现在一点也不想探究,她只是知道,顾晨爱她这件事,就够了。

恰好,她也那么爱他。

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爱上一个人,恰好,这个人也爱惨了你。

苏沫忽然将小脸全部埋进顾晨怀里,她的声音,从他胸膛里发出,带着瓮声瓮气,“明天陪我去产检吧。”

“好。”

产检的时候,别人都是老公带着老婆,唯独她,总是形单影只。

每当那时,她都希望,身边有顾晨在,扶着她去产检。

最怕的,是产检医生问,你老公呢,来了没?

大概世界上最尴尬的,就是这件事了。

苏沫抱着他的脖子,喃喃道:“我知道你很忙,事业心很重,不可能像别人家的老公,每天都陪着我,可我只要想到,你能陪着我去产检,陪着我到临盆,每天都能看见你,我就特别幸福。”

顾晨紧紧抱住了她,“你还有什么想要的,想做的,都告诉我。”

他想在他还在她身边的时候,帮她把那些想做的,想要的,都办好。

可顾晨明白,不可能。

苏沫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珠,忽然笑出声,吊着他的脖子说:“我想吃樱桃。”

顾晨亦是失笑,却认真地说:“这还不简单?有没有难一点的?”

“嗯……”苏沫翻了个身,背靠在他怀

里,任由他双臂紧紧抱着,她认真的想了想,“我还想……今晚去吃肉。”

顾晨吻着她的脖子,声音含糊的答应:“好,今晚带你去吃肉。要吃多少,都有。”

……

十月怀胎,苏沫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顾晨和苏沫的一对龙凤胎,子希和子望刚刚学会走路,整天咿呀咿呀的要走路。

可两个孩子都走的不稳,苏沫只好和燕嫂一起,带着他们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点也不敢放松。

两个孩子,还精力特别好,能缠上苏沫一整天。

顾晨的双眼正在恢复期,一直吃着白景炎介绍的那位眼科医生配的药方。

苏沫料理完孩子,将两个孩子抱起婴儿房哄着睡着后,苏沫这才走回自己的卧室。

她一进卧室,便被顾晨伸手抱到怀里来。

苏沫惊愕,他什么时候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也动作这么灵敏了?

她伸手在男人眼前挥了挥,“阿晨,你是不是最近吃了叶医生的药之后,眼睛能看见一点点光了?”

不然,他怎么越来越行动自如了?

顾晨低头,压在她头顶上,闭上眼道:“能,但只有一点点光芒。”

苏沫伸手抱了抱他,“嗯,别急,我陪着你一起,慢慢恢复。”

顾晨有洁癖,尤其是这六月的天,没有一天是不洗澡的。

自从他双眼出了问题后,都是苏沫帮他洗的。

可是洗澡归洗澡,每次都擦枪走火……

苏沫帮他拿了换洗衣物,扶着他去浴室。

没有什么意外,一个鸳鸯浴,又洗了两个多小时。

真是折磨死人……

回到床上,顾晨将苏沫紧紧抱在怀里。

顾晨的大手,轻轻抚着她纤瘦的背脊,低头吻着她的小脸,道:“累不累?”

苏沫弯了弯

唇角,这男人明知故问。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叹息着道:“真希望你能快点恢复,这样,你就能看见我和孩子的样子了……”

算起来,顾晨已经有大半年,没有看过她了。

也不知道,这半年来,她一直忙着照顾孩子和他,都好久没好好照照镜子了,她要是真的变丑了,他还会不会像现在一起爱着她?

她闭着眼睛,在他怀里喃喃着道:“阿晨,要是有一天,我也变成家庭主妇的样子,你会不会不爱我?”

顾晨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苏沫原本以为,他能说出什么令人感动的话来,结果呢……

顾晨的声音平静的道:“你现在不就是家庭主妇?”

苏沫一头黑线,这男人……

嘴巴还真是不甜!

“你就不会说点儿好的哄哄我?”

顾晨沉默了半晌,直到苏沫以为,顾晨不打算回答她的时候,睁开双眼,看着他英俊的脸庞。

顾晨这才凑上来,薄唇又落在她眉宇和眼皮上,他哑声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顾太太,都是我这辈子认定的女人,我孩子的妈。”

他没有说什么会一直爱,却令苏沫觉得感动。

尤其是那句,他孩子的妈。

那么家常,却令她那么怦然心动。

苏沫眼眶因为感动,微微湿润,她笑了笑,“你也是,我孩子的爸。”

顾晨将她抱进怀里,压在她头顶上方,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睡吧。”

……

等到了第二天早晨,苏沫

因为这段时间带孩子,所以尤其累,不由得睡过头了。

结果,一睡,睡到十点钟。

身边的男人,早已起床,不在床边。

苏沫快速洗漱好后,下了楼,院子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子希和子望,被顾晨一手抱着一个。

两个孩子不知道和他们爸爸在干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可苏沫还是不放心,怕顾晨因为视线障碍,抱着孩子们摔倒,她去了院子里,立即道:“子希,子望,你们快下来!”

苏沫伸手,便要将顾晨手里的两个小不点抱下来,还皱着眉头道:“你也是的,不怕摔倒吗?”

她低着眸子,没有看他的目光,将两个孩子从他手臂上抱下来。

等燕嫂将两个孩子抱去院子里的小石桌上吃奶糊的时,苏沫这才抬头看他。

还急急地连忙解释道:“我刚才是太急了,我怕你和孩子都摔倒,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她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双黑眸,灼灼的盯着她,“小默。”

苏沫一怔,心里隐隐知道了什么,可又不敢确定,只翕张着唇瓣看着他。

直到顾晨的黑眸转动,看向子希和子望,迈开长腿,毫无障碍的走过去时,苏沫整个人都怔愣在原地,看着他一步步,毫无困难如同正常人一般,走到孩子们身边。

顾晨看她还僵硬在那儿,便皱着眉头道:“小默,过来。”

苏沫应了一声,“哦。”

她呆呆的走过去,目光一直注视着他

的眸子。

她咽了口唾沫,不确定的,紧张的问:“阿晨……你,你是不是?”

顾晨转身,看着她的小脸,大手在她脸上抚了抚,“这么久没好好看你,都瘦了。”

苏沫眼圈蓦然一红,他……他能看见了?

他,他能看见她了?

苏沫抓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你,你能看见我了?”

她还特意伸出一只手,在他眼皮底下晃了晃,顾晨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他,“对,我能看的见你,能看见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唇……清清楚楚。”

苏沫一把抓住他的手,扑进他怀里,眼泪掉个不停。

“阿晨……阿晨你终于能看见我了……”

她抽抽搭搭的哭着,像个孩子一般。

男人抱住她,低头,在她耳边轻轻低喃,“别哭,孩子们可都看着呢。”

都是个当妈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鼻子?

苏沫咬着唇,又激动又惊喜,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满心欢喜的又哭又笑的盯着他的眼睛几秒后,又笑出声,重新紧紧抱住他。

真好,阿晨的眼睛里,终于重新有了她的身影。

还有,他们的孩子。

子希和子望在一边享受的吃着奶糊,说话断断续续的不清楚,吱吱呀呀的叫着。

“粑……”

苏沫一愣,看着儿子,“子希,你刚才叫什么?”

顾晨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女儿,他一点都不感觉新奇,还蹲身下来,抓着子希和子望的小手,

道:“子希,子望,喊妈妈一声。”

子希和子望一同含糊的含着,“麻……麻……”

苏沫惊奇的看着顾晨,“该不会是你早晨就在教他们说这两个字吧?”

“孩子的智商遗传我,一教就会。”

苏沫小脸通红,“我也不笨好吗?”

这男人,可真自恋的!

等到下午,孩子们都被燕嫂抱去午休了,苏沫还在早晨的惊喜中,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今天发生了一堆好事。

等顾晨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住时,同她的目光一起看向窗外,“在发什么呆?”

苏沫微微扭着头,笑着道:“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告诉妈了,告诉她你眼睛好了的事情,妈叫我们晚上带着孩子回老别墅吃饭。”

“嗯。”男人低头吻了一下她。

苏沫觉得,今天院子外的阳光和花花草草,最美好。

顾晨双臂环在她腰肢上,眸子深邃的看着她,看了她好久好久。

苏沫被他看得,浑身发烫,伸手覆在他眼睛上,“你眼睛刚好,别太费力的用眼,应该要多注意休息。”

顾晨拿开她的小手,哑声道:“就是因为失去过,才更懂得珍惜,小默,我曾经几度快要失去你,你对我的重要性,在我心中的地位,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苏沫被他忽如其来的表白,弄的不知所措,只低头有些娇羞的道:“嗯,我也是。”

他的怀抱,并不暖,却令她很安心很安心。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

的父亲,是她的一生挚爱。

……

晚上,去了老宅吃饭,顾如卿一直抱着孙子孙女,爱不释手。

苏沫坐在沙发上,笑着说:“妈,这两个孩子可闹腾了,你要是累了……”

苏沫话还没说完,顾如卿便道:“才不呢,我的小孙子小孙女,这么可爱,奶奶才不累呢。”

“对了,妈,你觉得男孩叫子希,女孩儿叫子望,会不会有点别扭?”

顾如卿皱眉认真想了想,“好像是有点,不知道以后这两个孩子会不会自己觉得名字不好听?”

“我和阿晨也是这么觉得的,觉得他们的名字应该换一个,小男孩叫子望,小女孩叫子希。”

当初,因为“希望”这个词,所以哥哥叫子希,妹妹叫子望,可是,好像名字和姓名不大匹配。

“那到时候去改个名字,对了,怎么没看见阿晨?”

苏沫端着一盘水果,“他好像一大堆公事没处理,我去楼上书房看看。”

“去吧,他也是的,老婆孩子在这里都不陪。”

苏沫笑了笑,端着水果上楼。

进了书房,顾晨果然在看文件。

苏沫端着水果过来,“你刚恢复,别总是看文件,万一眼睛弄坏怎么办?”

顾晨将她拉到怀里来,坐着,“小默,我还欠你一个婚礼。”

苏沫目光移到他电脑屏幕上,原来,他不是在处理公事,而是在策划他们的婚礼?

苏沫仰头,凝视着他,“孩子都这么大,就不举办了吧?”

其实,也

就是个形式。

顾晨低头,情深吻住她,“我会给你,这全世界最好的。”

这世间,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美好?

——你所爱的,也如此深爱着你。

(全本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