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48章 男人的心,变化最快

顾晨低头看她一眼,头发上还沾着水渍,没干,身上穿着休闲款的宽松圆领大大的T恤,下身只穿了一条热裤。

这个天,就这么怕热?

哪怕房间和卧室里,都开着很足的暖气,也不至于热到这个地步。

面前的苏沫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用戴着戒指的手指,刮了一下额前的发丝,那戒指,熠熠生辉,划过他的眼前。

顾晨忽然逼近她,将她的身子桎梏在他的胸膛和墙壁之

间的小小空隙里,苏沫没有退缩,靠在墙壁上,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的脸颊,慢慢靠近,清冽的气息也渐渐萦绕在鼻尖。

她甚至,感觉到他就要吻她的唇了,下意识里,轻轻闭上眼,微微仰头,去承受那记忆里灼烫炙热的吻。

可半天,都没有等来……

只听见头顶上方的男人,清冷的开口:“才分开多久,出来就穿的这么少?你在勾引我?还是别的男人?”

苏沫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幽邃的眸子,脸颊红透,却故作镇定的说:“那你被我勾引了吗?我想要勾引你,可我不知道成功没有。”

顾晨忽然无言以对。

搁在从前,听了这话,估计会兴奋激动的发疯。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立刻占有。

可是现在……

他的薄唇,靠近。

苏沫浓密蜷缩的睫毛,眨动的极快,也不知是紧张的,还是什么,扑闪扑闪像是把小扇子。

他的目光,看向她宽大的T恤里面,无比镇定又风轻云淡的说:“你这个样子,是要吃亏的。”

苏沫还没反应过来,他指的什么,就瞧见他视线勾着她胸前那片旖旎。

她有些慌张的抱了抱胸前,耳根子红透,可心底,漾开一片甜蜜来,她虽然很害羞,可依旧理直气壮的问:“你在担心我对不对?我穿成这样,被别的男人看了,你在吃醋对不对?”

他才发现,原来他的小沫一点也不傻,聪明的很。

他想要吻她,可,

渐渐松开了她的身子,眉目漠然如水,“该看的也看了,我和苏清婉在一起是不争的事实。你还想要知道什么?”

“我只是觉得奇怪。就算你真的是劫杀我母亲的幕后凶手,可你根本没必要告诉我这件事让我恨你,甚至给我机会让我报复你。如果只是因为不爱我了,不想让我黏着你,你随便就可以想出一个办法把我甩掉。以你顾晨的智商,这个方法未免也太笨了些。得不偿失,你是个商人,还是个精明的商人,你不可能会告诉我这件事的真相,因为这件事,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何况,如果你只是要和苏清婉在一起,连和我打招呼的必要都没有。因为……”

苏沫垂下眸子,苦笑了一下,“我和你之间,其实一直都是你说了算。”

他若是不肯离婚,她离不掉,他若是铁了心的要离,她压根没有任何挽留的办法。

她分析的很有道理,连他,都没有办法辩解。而给她的唯一解释,只是——

“……你难道不知道,热恋中的男人,做事是没有分寸的吗?”

苏沫张了张嘴,呆呆的望着他。

他指的是在说他和苏清婉热恋吗?

这个解释,足够让她死心。

可,她还是不信,不信他会这么轻易的和苏清婉在一起。

完全没有征兆。

苏沫举着无名指,信誓旦旦的说:“你在宫廷教堂和我求婚的时候,那时我以为,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顾晨,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不是瞎子,也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那种人。我能看的出,你对苏清婉,根本不用心。”

顾晨掀动了一下眼皮,目光幽邃,盯着她的眸子反问:“你不知道吗?男人的心,变化最快。对你,我得到了,就失去了兴趣。”

苏沫眼圈红了,“真的吗?你现在的眼睛里,是不是就真的看不见我的努力?如果你看不见,为什么要出现在阿尔卑斯山上,不要和我说因为霍行求你去救我了。顾晨,你的为人我最清楚,假如你对一个人没有用心,就算天塌下来,你也不会为之所动。你担心我,去救我了,还吻了我。我能感觉的到,你是在乎我的……甚至,你现在对我还是有感觉的。就算是在我早晨入住的时候,你其实是在帮我解难是不是?苏清婉拿着卡,分明是在侮辱我。你……”

他闭了闭眼,终于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睁开眸子打断她的话,语气变重:“苏沫,真的是你自作多情了。”

苏沫抹了下眼泪,吸溜着鼻子说:“你不承认,我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承认为止。”

顾晨转身,已经走开,丢下两个轻飘飘的字:“随你。”

这世上,最伤人的两个字,就是这两个字了。

到了晚上,游泳池边点亮了灯,苏沫心情烦闷,一个人在游泳池边走着。

她的心情很差,顾晨对她的态度,让她难以捉摸。

由于是冬天,这里的泳池底部会有暖气流入,整个泳池都在封闭的暖室中,所以,苏沫赤着脚,在池边走着,也丝毫感觉不

到凉意。

可,要是真滑下去,她还真的不会游泳。

她刚刚,看见顾晨在里面的落地窗前站着,她隔着那道玻璃,看见他的身影后,才故意打算这样做的。他不会不知道她不会游泳,这边游泳池水深,万一滑下去,要是真过个十来分钟没人来救,完全不会游泳的人,淹死也是有可能的。

外面天色很黑,可这一片,似乎刚刚热闹起来,很多蓝眼碧发的外国人从酒店里出来聊天泡妞喝酒。周围灯光也很足,哪怕是用眼角余光,也能看得见顾晨伫立在落地窗前的修长身影。

他还没走开。

苏沫围着偌大的游泳池在走,也不知道在干嘛。

哪怕已经怀孕六个月,小腹有些隆起,可不难看出身材纤细精致,配上那白白嫩嫩的鹅蛋型脸蛋,十足的东方女孩的味道,甚至,有单身英俊的外国人上来搭讪。

“嗨。”

苏沫愣了下,没有想过会招蜂引蝶,那人端着两杯红酒,很明显,其中一杯是给她的。

苏沫用并不是很流畅的英文拒绝:“我不能喝酒,sorry。”

那外国人看她的目光,带着很多倾慕。

明显,是看上她了。

“小姐,有兴趣一起跳支舞吗?”

那人,转而用纯熟的中文。

苏沫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会中文,惊喜的问:“你会中文啊?”

英俊外国男很谦虚,用手指比划着:“一点点。”

苏沫拉了拉自己的T恤,看了下自己的装束,尴尬

的说:“跳舞可能不行,我穿的不行。”

何况,她还是个有身孕的人,和陌生男子跳舞这种事,单身还行,已婚就算了。

苏沫抚了抚头发,无名指上的戒指划过那外国男人眼底。

那男人瞬间明白了意思,用酒杯敬了她一下,尴尬干笑了一声:“sorry。”

苏沫抿唇笑了下,那男人走开了。

她一转脸,去看落地窗前原本的那抹身影,已经不在了。

心里,瞬间空落落下来。

苏沫正要从游泳池边跑去找他,苏清婉就穿着性感的泳衣从里面出来了。

苏清婉在国外长大,所以心思比苏沫明显开放的多,泳衣几块布料也浑然不会觉得不自在。

也有不少老外过去搭讪苏清婉,搂肩膀亲脸颊也很平常。

苏清婉的目光,和她的交汇。

苏清婉看向苏沫的目光里,总觉得苏沫在自作清高和她说——

你既然喜欢顾晨,还和别的男人这么亲密。

仿佛一个巴掌,扇在了苏清婉脸上。

苏沫没打算去理会她,刚好她现在不黏着顾晨,她也有空去找顾晨谈谈他们之间的事情。

从苏清婉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苏清婉忽地将肩膀上那只男人的手拂开,蓦地一把拽住苏沫的腕子。

苏清婉脸色高傲冷漠:“你什么意思?”

苏沫无语:“什么什么意思?”

“你刚那眼神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还是觉得你苏沫比我清高的多?”

苏沫冷笑了一声,故意道:“我就那意思

,你要对号入座吗?至少,我说我喜欢顾晨,我就不会和别的男人胡来。”

苏清婉挑眉,一手拽住她的腕子,另一手勾住她的下巴,苏清婉身高,微微俯下身看着她,“清高?要不是之前顾晨护着你,你能清高的起来?何况,苏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也是自己主动爬上顾晨的床的。都一样是倒贴,别弄的自己在顾晨那里好像有多特殊似的。”

苏沫拍开她的手,镇定的道:“对,我是爬他床了,怎么,你爬不上,你是不是嫉妒?”

仿佛一脚踩中了苏清婉的尾巴。

实际上,苏沫并不清楚,这些天来,顾晨究竟有没有碰过苏清婉。

顾晨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这方面需求很大,她已经和他很久没有亲密过了,就算他和别的女人有染,也是极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像是被刺了一根刺,深深的扎进来,再也拔不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