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47章 别误会,我只是想让你死心

苏沫的拳头攥的很紧,可随即,勾着一抹笑意,微微仰头看着她说:“好啊,你们住哪间房?我就住你们隔壁!”

她没有亲眼看见,没有亲耳听见,她就是不信顾晨会和苏清婉在一起。

苏清婉报了房间号,苏沫直接要了隔壁,可工作人员说,隔壁有人住了。

苏清婉挑眉,“那就对面好了,总之,都一样。我和阿晨在一起是事实,你既

然不信,我们就走着瞧!我倒是想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最后,苏沫入住到了他们对面的房间。也是总统套房,那一带都是总统套房。

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在顾晨身边拿一分钱,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临走时匆匆,根本没有顾忌那么多。洲际酒店的总统套房,对现在的她来说,无疑是一笔昂贵的支出。

苏清婉看她连押金都交不出来,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纤细手指夹着,十分高傲的说:“押金和你这些天的房费,我来交。我也不要你还,只要你能不再缠着阿晨,花再多钱,我都愿意。”

苏沫正要开口拒绝她的这番“好意”,视线里,走来一抹修长的白色身影,那人穿着休闲的白色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微微露出里面的白皙胸膛。袖口卷在结实优雅的小臂上,看起来很舒服清雅。

苏沫一时愣在原地,怔怔看着他,他的目光幽邃深寒,看不出喜怒。

苏清婉循着她的目光转身望去,见到了顾晨,踩着高跟鞋重新走回去,甜笑着挽住他的手臂,“阿晨,你看呐,她非不信我和你在一起了,偏要住我们对面,那我就只好让她住咯。住就算了,还交不出房费。我刚刚正要帮她交房费来着……”

她的双脚被钉在原地,苏清婉挽上他手臂的那一瞬间,他只是蹙了一下眉头,并没有拒绝。

这不过是场还没开始的战役,苏沫却已经觉

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她张了张嘴唇,才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顾晨拍了下身边的苏清婉,声音不咸不淡的说:“把你的卡收起来。”

苏清婉高兴的把卡收起来,以为顾晨要赶苏沫走。

可下一秒,顾晨却对酒店登记人员用英文说:“她的所有花销,记在我这里。”

工作人员礼貌一笑,说OK。

苏沫的心很容易满足,她朝他走进了一点,目光里有隐隐的光芒,“阿晨……”

他抿了下唇角,“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让你死心。另外,这些钱,算在我给你的赔偿里面。”

苏沫:“……我不在乎你赔我多少钱。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他冷漠的打断她的话,冷冷瞥了她一眼,“该赔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还有孩子的赡养费。请你确定完毕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苏清婉跑上来,再度挽住顾晨的手臂,对苏沫毫不客气的说:“就是!你想要多少钱,我们都给的起,可你,能不能不要再纠缠我们阿晨了。”

苏清婉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顾晨打断,望着她说:“不是要出去吃饭吗?还不走?”

苏清婉愣了一下,顾晨居然愿意陪她一起吃饭了!

她狠狠瞪了一眼苏沫,然后踩着高跟鞋,亲密的挽着顾晨的手臂,陪着他一起愉快的出去了。

苏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如刀割。

酒店人员问:“小姐,要不要帮你把行李送进房间?”

苏沫这才回神,看了一眼地上的行李,只有一个登机箱,礼貌

的拒绝了。

到了房间门口,她看了看闭紧着的对面他们的房间。

终是无奈,将行李搬进了自己房间里。

收拾了一下,从箱子里摸到戒指盒子,打开,手指摩挲着那戒指,将它取了出来,终是不舍,还是仔仔细细的好好戴上了无名指上。到了关节处,微微顿住,然后滑进去,仿佛生生世世再也不会摘下来了。

她找了衣服去洗澡,在浴室里,脱掉了全部的衣服,冲了个澡。

……

出去吃饭,苏清婉刚吃了一半,顾晨就跑了,气的她半死。

打了车回去,顾晨没有回来,不知道去哪里散步了。苏清婉理所当然的进了顾晨的房里,这是刚刚顾晨给她的房间卡,应允了她今晚住进来。

苏清婉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没有动静,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把行李拿去顾晨这间房间里。然后把门合上,随即把登机箱里面的内一内库全部翻出来,丢在大床上,高跟鞋胡乱丢在床下面,看了一眼,觉得还是不够,用水杯去浴室里接了一点水,弄在床中央,看起来,暧。昧至极。把被子也掀开,把东西弄的一团乱。

直到觉得满意了,这才扭着水腰,去了对面,不耐烦的敲敲门。

苏沫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滴着水,没有来得及擦。

打开门,就看见苏清婉懒洋洋的靠在门边。

“阿晨出去散步了,我闲着无聊,我觉得我们谈谈也好,说不定你会趁早死心

。”

他们的那间房,大喇喇的开着,苏沫的目光移过去,扫了一眼,凌乱的可以。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可能在不久前做过什么好事一般。

苏清婉说:“不请我进去?站在这里聊天?还是去我那里?”

她意有所指。

苏沫没有畏惧,关上自己的门,淡淡的说:“去对面。”

苏清婉哼了一声,转身,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刺目入眼,苏沫先是看见那些女人性/感的内一内库,不乏情趣内一,她目光微微一转,就看见了白色床单上,映着一滩水渍。

苏沫微微移开目光,心尖在颤抖。

苏清婉故意走到床边,像是害羞的遮了遮,扯过被子,将那水迹盖住,“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见这些,真是罪过。”

苏沫闭了闭眼,咬唇道:“你在向我示威吗?”

苏清婉从床上起身,扭着水蛇腰走过来说:“我懒得向你示威,你现在对我,没有丝毫威胁力可言。”

苏沫忽然笑了,将所有羞耻和尴尬都抛到了脑后,鼓起勇气,心都在跳,她一字一句的说:“这算什么?我和顾晨什么都做过。比起亲密,你绝对不是我和他的对手。”

“是么?你倒是说说,你们怎么亲密的?怎么水乳。交融的?”

苏沫又笑了,绝对不想输给这个女人,她和苏清婉之间,这个梁子,结下了。

往常绝对说不出口的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她却真的说了。

“顾

晨在你生理期的时候,给你换过卫生棉吗?没有吧?苏清婉,如果我想要抢回自己的老公,也绝对不是没有可能。至少,我觉得顾晨对你,根本不用心。”

苏清婉呵了一声,“他有没有用心你怎么知道?!苏沫,你知道自己输在哪里吗?你太不知世事,也不太明白男人的心了。别和我犟嘴皮子!你现在在顾晨那里,根本不值钱!别指望他能护着你!”

苏沫扬起小脸,清甜的笑着说:“那你欺负我试试。看他会不会找你算账。”

她也在赌,赌顾晨,还在乎她。

苏清婉被惹怒了,咬牙切齿的说:“苏、沫!!!你是不是找揍?!”

“我和你本来就有新仇旧恨。我不介意再多点!”

苏清婉气的半死,抖着手,朝她脸颊准备扇过去,可又没胆子,想起那天,不过是过了一把嘴瘾,就被顾晨推到游泳池里面的那件事,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你别以为我不敢?!”

苏沫不在意的哼了一声,“我知道你敢。”

面前苏沫的眉眼,风轻云淡,把苏清婉气的手抖着,终于捏成了一个拳头。

“苏沫,我不收拾你!我让顾晨来收拾你!”

苏沫重重的眨动了一下睫毛,苏清婉被气的脸色发青,顾晨刚从外面散步回来,就瞧见屋子里有两个外来客。

两双眼睛,同时望向他——

“阿晨,你看她,非要闯进来,她看了吧还不甘心!还说我欺负她!你说

我怎么可能欺负的了她?她欺负我还差不多。你看呀,人家澡还没洗,尽被她耽搁了。你不知道,刚刚她还想动手打我来着……”

苏清婉提溜的跑到顾晨跟前,拉扯着他的手臂。

苏沫沫沫无语,一双剔透的眼睛,静静看着他——

顾晨锐利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眸底压抑着常人看不出的怒意。

这个苏清婉,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苏沫也在心里面叹服,这个女人,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简直是天上仅有,地下绝无的。

苏清婉还在呱唧,顾晨蹙了下眉头,眸中微微浮现不耐,“清婉,去帮我泡杯咖啡。”

苏清婉张了张嘴唇,闭了嘴,恨恨的看了眼苏沫,然后去了。

顾晨目光冷冷,瞥了苏沫一眼:“你跟我出来。”

到了外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顾晨忽然转身,苏沫跟在他身后,垂着脸,一时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下,额头差点撞上了他的背。

步子生生止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