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46章 信心,空了

“苏沫,你真的成熟了,如果真的想问清楚,就去找他吧。”

霍行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笑着柔声道。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苏沫,这样理智又豁出一切为了爱的苏沫。在纽约偷偷掉眼泪的那个苏沫,是个胆小鬼,可现在的这个苏沫,才是真的苏沫。所以,我会支持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

她莞尔,“霍行,谢谢你。”

……

苏沫和霍行驱车到了维也纳,霍行被公司董事会的电话,一个个的催着。

苏沫让自己看起来很坚强,她从霍行手里拎回自己的行李,对他微笑着说:“

霍行,你回去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去面对。我一个人没事的。就算维也纳再大,只要顾晨在这里,我就有信心能找到他。”

“沫,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苏沫笑着,好像真的从阴霾里走出来了,“我没事的,没有问清楚顾晨原因之前,我是不可能有勇气做傻事的。我还指望着他能跟我和好呢。你真的不用担心我。”

霍行没有办法,虽然放心不下她,可她毕竟是顾晨的妻子,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不好干涉。再加上,纽约公司那边,的确出了一些棘手的事情,等着他回去解决。

霍行退了一步,硬是要把苏沫送到维也纳一家酒店里,安顿好她,才肯离开。

……

苏沫尝试着拨了几次顾晨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有人接。

大概,是不想接她的。

她心思一动,顾晨说他和苏清婉在维也纳,便打通了苏清婉的电话,果然,苏清婉接了她的来电。

苏沫开门见山,上来就问:“苏清婉,你人在哪里?”

苏清婉越发的高傲,顾晨和苏沫闹掰了的事情她已经了然,语气也不自觉的带了落井下石的味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人在哪里?哟,苏小姐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慰问我?不是已经被阿晨赶走了吗?难不成,还想继续黏上来?”

苏清婉叫她“苏小姐”。

苏沫心里有气,一字一句的警告她说:“我和顾晨还没有离婚,我现在还是顾太太。”

苏清婉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好笑道:“是顾太太又怎样?还不是被阿晨抛弃了?当初你不听我的话,非要赖着阿晨,现在尝到被抛弃的滋味了吧?我又不是没告诉你,阿晨对你,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心,在我这里。”

苏沫没有精力再听她这些刺激的话,明明知道苏清婉是故意的,可拳头还是握的紧紧,几乎想要冲到电话那头,狠狠揍这个可恶的女人一拳。

“我要和顾晨说话。”苏沫强硬的说。

苏清婉“哟呵”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允许你和阿晨说话?我警告你,苏沫,现在阿晨是我苏清婉的正牌男友,我不允许你再缠着他!若是你再纠缠不清,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苏沫气的闭了闭眼睛,咬牙切齿的道:“第一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还要立牌坊的女人。顾晨是我的合法丈夫,抢别人老公,你怎么敢当正牌男友?”

“再过几天,阿晨就不是你的合法丈夫了。现在不过是时间问题,苏沫你要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现在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被他抛弃的下堂妻!”

苏沫狠狠咬了自己的唇,终于找到一个反唇相讥的机会:“苏清婉,你不敢让我和顾晨说话,其实,你压根没有和他在一起是不是?”

那头的苏清婉刚要说什么,手里的电话就被男人劈手夺了过去

苏沫听见电话那头,熟悉的男声——

“苏沫,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苏沫还没来得及去和他说话,那头就已经迅速挂掉了电话,她耳朵里,就只剩下一串忙音。

苏沫重新拾起的信心,瞬间灰飞烟灭,空了。

……

洲际酒店游泳池边。

苏清婉穿着性。感暴露的比基尼,戴着黑色的墨镜,躺在遮阳伞下面的躺椅上。她还没有刺激够苏沫那个女人,手里的手机就被面前这个男人给抢走了。

苏清婉两次被顾晨召唤到国外,皆是不明不白的,她心里难免有些气愤,于是愤愤的说:“你找我来,不是为了要和我在一起吗?怎么,你对苏沫还有感情?”

顾晨站在一侧,穿着白色的衬衫,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角,微微鼓了起来,他回眸疏冷的剜了她一眼,冷声道:“你刚刚说要对谁不客气?”

“……”苏清婉蹙眉,她方才,就是故意为了激怒顾晨才对苏沫那么说的,果然,顾晨还是在意苏沫的安危。

“你不是已经和她分开了吗?还这么关心她做什么?”

苏清婉从躺椅上起来,修长纤细的腿儿朝他走来,手指攀上他的肩头,隔着衬衫肆意挑逗,她压低了声音,踮脚在他耳边喝着气,性。感诱惑。

她纤细的指尖,甚至挑进他衬衫扣子里……

“你难道就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情吗?苏沫那丫头和你在一起这么久,看她那个小身板,也没有喂饱过你吧?不如,今天就让我来伺候你?嗯?阿晨……”

顾晨眼眸生风,带着冷冽,

一点一点干脆而坚定的拨开她放在他胸膛前的一双手,目光暗沉的几乎像要发怒,“下堂妻?你连苏沫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你也配抢她的老公?”

他一步步将这个口不择言的女人。逼到泳池边缘上,她赤着脚被他逼到了边缘,有些惧怕的拉扯住他的衬衫,后面就是清澈的泳池。

她颤抖着声音说:“顾晨,你想做什么?你知道的……我不会游泳……会出人命的……”

他削薄的唇,微微勾起,像黑暗修罗,将这个女人扯在他胸前衬衫的手指,一点一点拨开,然后,松开了她的手……

“穿的这么性。感,不下去溜溜不是可惜了?”

他冷笑了一声。

彻底松开。

泳池里一阵巨浪,还有一阵惊悚的尖叫声……

被水淹没,又浮上来,结果又被水呛个半死的求救声:“顾晨……你……唔……救命!救命……混蛋……救命!”

顾晨拿起一边的湿纸巾,擦了擦刚才被她握过的双手,十分仔细,仿佛沾染上了什么致命的毒药一般。

……

苏沫再给苏清婉打过去,那头过了很久才被接起。

她还没有质问苏清婉关于顾晨的事情,那头劈头盖脸对她就是一阵臭骂。

“苏沫!不要企图再来打扰我和顾晨!顾晨不爱你就是不爱你!我警告你,不许你再纠缠不清!我今天所受的屈辱,全部是因为你!你若是来,我必不会轻易放过你!”

苏沫张了张嘴巴,然后

平静的说:“苏清婉,我现在没有空和你说这些,有本事,你告诉我,你和顾晨现在人在维也纳哪个地方,你要找我报仇,我奉陪。正好,我也有仇要找你报。”

苏清婉气愤的哼了一声:“好!你有种就过来!我和顾晨现在在维也纳洲际酒店!你有本事就过来!我非当着顾晨扒了你的皮不可!”

苏沫一听见他们在哪里,就挂掉了,压根没听苏清婉后面说了什么。

那头的苏清婉,刚从游泳池里爬上来,身上裹着浴巾,受了极大的屈辱后,高贵矜持的气质根本没法再保持,饶是再淑女,再名媛,她也挂不住面子了。被心爱的男人推到泳池里,一身狼狈落魄,她怎么还能不气?

苏清婉挂掉电话后,把手机气愤的一下子砸进了游泳池里。

被路过的工作人员看见,严肃的用英文对她说:“小姐,胡乱丢东西到泳池,污染池水,罚款五万欧元。”

苏清婉气的浑身发抖,对着那工作人员用中文毫无形象的爆了一句粗口:“Shit!滚开!”

说罢,留下一脸怔愣住的工作人员,一身是水的赤着脚走到了屋子里面,可在门口的时候,因为脚滑,狠狠栽了个跟头。

毫无形象的摔了个狗屎吃。

苏清婉痛的攥紧了拳头,一旁的工作人员只能傻傻的愣住。

苏清婉吼了声:“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摔跤?!”

高贵冷艳形象,全部消失殆尽。

……

维也纳洲际酒店。

苏沫正在Check in,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哟,你的动作可真够快的!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顾晨都不要你了,你还这么死乞白赖的黏着他!”

苏沫闻声望去,苏清婉穿着Givenchy经典款的小黑裙,明明是那么优雅的款式,可被苏清婉穿在身上,生生穿出了另一种妖精的性。感。平日里,苏清婉身穿白大褂,气质干净,可脱掉白大褂,原来亦是如此的媚骨生香。其实Givenchy小黑裙较保守,不应该会是苏清婉喜欢的款式,在苏沫的印象和认知里,苏清婉喜欢的,一定是那种性。感的至少是范思哲那样的成熟。女性的裙子。

所以在看见苏清婉不同于过往的装扮时,眼底微微怔忪了一下。

苏清婉踩着高跟鞋,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走过来,贴在她耳边笑着说:“苏沫,我不介意你住在我和阿晨房间的隔壁,听听我们每晚是怎么相亲相爱的。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