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44章 我们永远跨越不了那道鸿沟

苏沫不理解,跑上去问:“顾晨,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来找我的?你不是担心我出事才来的?”

顾晨看她的目光,冷漠而无情。

他一字一句的说:“霍行打电话求我来救你,所以我才来。我和苏清婉在维也纳度假,所以,你现在已经耽搁了我很多时间。”

苏沫:“……”

她的脸色,陡然苍白。

“你、你说什么?”

男人的眉眼,都变得疏冷而陌生。

“苏沫,是你反应太迟钝,还是我的表达能力太差?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苏沫:“……”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可下一秒,她忽然大声说:“我不信!”

明明,他那么爱她。

他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就像现在,他冒着生命危险上山,难道不是因为爱她?

他说,他爱了她七年之久,可为什么,转瞬间,就变成了这样?

顾晨讥笑着,“你不信什么?苏沫,你怎么这么自作多情?说一遍还不懂吗?还要重申第二遍?”

苏沫不可置信的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刚刚还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危机你要和苏家联姻?你说呀!我知道,你不爱她!你说我十八岁那年遇见你的时候你就爱上我了!你喜欢了我七年之久,不可能那么快就移情别恋!顾晨,你说话啊……”

她伸出冰凉的手,无措的拉住他修长的小拇指。

顾晨冷漠的看着她,伸手将她的手慢慢拂开,“苏沫,感情是会变质的。还是你单纯的以为,我这一辈子,只会爱你一个女人?”

苏沫急的哭了,都快跳起来了,反复的问:“你是不是跟苏清婉谈了什么交易?!你告诉我,我会配合你演戏的!可你别这样冷漠的对我!我受不了……”

“受不了么?苏沫,可我真的不爱你了。”

他那么,那么风轻云淡的吐出“我不爱你了”。

苏沫的心,在瞬间,拔凉彻骨。她终于听见,那一声,碎裂的声音。

她知道,她的心,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她咬着下唇,流着眼泪委屈的说:“可我们还是夫妻……”

顾晨已经背过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他对她已经没有温柔可言了,“夫妻?谁说夫妻就要相爱?苏沫,当初我的确爱你,可现在,我对你只有责任,我担心你,是因为你肚子里的那对双胞胎。不过你放心,我们离婚后,我会补偿给你一大笔精神损失费,还有以后的赡养费,你以后想找什么样的男人,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甚至是生孩子,我都不会再干涉。”

苏沫六神无主的看着顾晨,喃喃着:“你别骗我了……你知道的……我估计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你不要和我这样开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顾晨仿佛终于解释够了,连脾气都变得急躁,苏沫刚伸出手来去牵他,被他一把打开,他蹙着眉,终于像是厌烦至极,转过脸来对她吼:“苏沫你是不是傻了?我说我不爱你了!我没有在开玩笑!我和苏清婉在一起了!现在很愉快!”

苏沫哽咽了一下,小手僵在半空中,红通通的眸子仰视着他。

“顾晨……你,你在说真的吗?”

可他,刚刚还那么炙热不可自控的吻她,她明明能感觉的到,他是真的在担心紧张她,因为太过紧张担心,所以才对她吼的,可现在,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他方才,那么紧紧的扣着她的身子,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彼此再也不分开。

难道,连身体上的不可自控,也可以弄虚作假?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苏沫,我现在没心情和你开玩笑。苏清婉还在维也纳等我,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山?不要再耽误我的时间了。”

苏沫紧紧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一个血印子来,她像个受伤的小孩,低垂着脸,哭着问:“你为什么忽然就不爱我了?”

她根本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顾晨想要伸手,去揉揉她的头发,笑着和她说“小沫,老公在和你开玩笑呢”。

可他闭上眼,脑海里闪过主治医生苏治的声音——

“你若是进行第三次开颅手术,恐怕存活几率为0,现在专家组并不建议你再进行开颅手术,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尽管去料理。阿晨,你的情况十分糟糕,我不想隐瞒你。如果真的手术,你恐怕……不过如果你真的决定再动一次手术,那就交代好一切后事吧。”

他不能这么自私的把她留在一个可能明天就会死亡的人身边。她还这么年轻,就算没了他,也该好好活下去。

顾晨叹息了一声,像是没有力气一般的,虚弱无力:“可能爱着爱着就觉得没意思了,想换个人爱了。苏沫,我们之间永远都有鸿沟跨越不过去,我就算过去再爱你,遇上那么多阻碍,我也会累,也会想放弃。”

苏沫低垂着脸儿,想要伸手去拽他的衣衫,可是又不敢了,怕被他再次拒绝,咬着唇,落着泪说:“可是我可以改……我以后不会让你那么累……你不要和苏清婉在一起……行吗……?”

还有他们的孩子,他真的舍得放弃?

她那么卑微的爱着他,愿意为他改变一切。

顾晨闭了闭眼,转身向前走,“来不及了。”

苏沫吸溜着鼻子,心脏仿佛都空掉了,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奢望他能回头看看她,可他一眼都没有。

在她的认知里,顾晨应该是很疼她的,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不仅仅会牵着她的手,更甚

至,会抱着她走。

可她,已经不敢再奢望了。

他说,他不爱她了。

可她怎么办?她已经深陷进去,再也逃不开了。

顾晨忽然听见身后一阵小跑声,随后,腰间被一双小手从背后紧紧抱住。

身后抱着他的人儿,哽咽着说:“阿晨,我们和好好不好?我不在乎的。不在乎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我知道的,你说的这些都是气话,我也知道,我妈的事情让你觉得心力交瘁,以后我不会再让那些事阻碍我们……”

顾晨沉沫了半晌,终于拨开她的手,转过身来,看着她通红的眼睛说:“苏沫,今天我把话说清楚吧。其实,前几次派人去劫杀你母亲的人,的确是我,我之所以不肯承认,是怕你利用孩子来报复我,可没想到……”

苏沫的脸,傻白。

她虚虚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你骗我?”

“是,我骗了你。可我没想到的是,你太黏人。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这些真相,可你怎么赶也赶不走。你看,我就是承认幕后指使是我,都赶不走你。我们现在唯一的牵绊,不过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怪我,当时脑子一热,以为你就是我后半生的伴侣,苏沫,孩子我可以不要,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苏沫嗫嚅着唇瓣,“什……什么?”

顾晨怔怔看着她,“我们离婚,孩子归你。”

苏沫被激的,一下一下的。方才的还没消化干净,可下

一秒,他又丢出一个*。

他到底,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他到底,有没有真心实意的爱过她?

刚才,她还觉得,他是爱过她的。可是现在,她真的已经不确定了。

她看着他,不可置信的往后退着,被雪地里的石子扳倒,仰卧着摔倒在地。

“啊——”

顾晨下意识的要伸手去拉她,可手掌,终是动了动,冷漠的插在了大衣口袋里。一双狭目,不带任何感*彩的看她。仿佛看一个路人。

苏沫跌倒在雪里,全身都冰凉入骨,还呆呆的在问他:“你刚刚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还不够明确吗?”

她嗫嚅着嘴唇,浑身都在颤抖,手指抠进了雪地里,指尖薄凉如冰。

她唇角,凄凄的笑开了,她仰脸看着他阴沉的眼眸,笑的完美,挑不出任何瑕疵:“你放心,我苏沫以后都不会再黏着你顾晨。原来你对这段感情和婚姻,已经这么不耐烦。你怎么不早点说,我肯定不会死乞白赖的缠着你。”

顾晨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了。

苏沫见他还站在这里,忽然捏起手掌心里的雪,向他狠狠砸过去:“你走啊!顾晨你滚!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雪团,砸在他身上,碎裂成细细的碎渣子。

顾晨插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掌,攥的铁青,修长指尖,掐进了掌心里,一阵湿热,可他感觉不到疼痛。

他淡淡开腔:“好好保重。”

苏沫愤怒的瞪着他

:“你放心!我会好好保重自己!我不会再那么傻!你滚!滚!”

她爱的那么卑微,在他那里什么都不是。

顾晨转身,真的走了。

苏沫整个人的神经,忽然放松了下来,双手捂住脸,大声的哭了出来。

她恨他。

真的恨了。

可为什么,心还会这么痛?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那种男人,有什么值得爱?有什么值得让她哭?

可她的心,怎么像死了一样?

顾晨说,他爱了她七年之久,怎么一转眼,就变了?

难道,男人的爱,就这样不值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