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34章 他只是不再爱她了!

顾晨的眉心,微微一蹙。

“叩叩叩——”

“是我,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苏沫站在门外,鼓起勇气,又继续说道:“……关于,我和你,还有孩子的事情。阿晨,我想好好跟你谈谈。”

苏清婉一怔,而顾晨,则是一改之前对她的逐客令,冷声道:“去床上躺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出来!”

苏清婉皱眉,心里大概猜出了顾晨的目的,可她仍旧听话的上了床,睡在顾晨的床上。

哪怕顾晨是为了气苏沫也好,只要顾晨肯跟她在一起,她苏清婉就有自信,可以将顾晨夺过来。

顾晨迈开长腿,打开门,却是故意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

门打开后,苏沫一抬头,便看见顾晨的衬衫扣子,随意的解开,衣衫甚至有些凌乱。

“我想跟你谈谈。”

而苏沫刚说完这句后,她微微一撇头,便看见了卧室里,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睡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他的衬衫,姿势撩人的睡在他床上。

顾晨循着苏沫的目光,亦是看了房内一眼,随即转眸看着苏沫,一点也没有被妻子抓女干的慌张,而是无比沉静道:“找我谈什么?”

“你出来,我们谈谈。”

顾晨则是无情拒绝,“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我不是很有有空。”

苏沫一怔

,攥紧拳头,紧紧盯着他,她真的不明白,一转眼,为什么顾晨会变成这样?

而他的床上,睡着的,是苏清婉。

她没有看错,可这一刻,她无比希望,是她看错了,出现幻觉了。

苏沫透过门缝,红着眼死死盯着顾晨床上的女人。

她的眼前视线一片模糊,“顾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她和他还是法定夫妻,顾晨这样光明正大的乱来,难道真的想跟她离婚?

男人的目光幽邃,漆黑瞳孔里散发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光,他微微侧头,往身后的大床上看了一眼,淡淡开腔道:“没什么意思,你看见的意思。”

他的语气,几乎冷漠到不近人情,更加没有一点体会她的意思。

他现在难道真的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过?她是他的妻子,却站在他面前,受到这样的屈辱。

苏沫勾唇,凄凉嘲弄的笑了笑,她擦了擦面上的眼泪,只问:“你和苏清婉是从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她像个傻瓜一样,还以为他会一直一直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可是他和苏清婉都已经亲密到了这个地步,她这个当事人都完全不知情。

陈助理这些旁观者,是不是早就清楚顾晨已经和苏清婉在一起了?

从头到尾,做傻子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顾晨沉沫了半晌,眸子微微垂下,他听见自己缓缓开口道:“从我上次消失二十几天开始。”

苏沫心里一怔,从头到脚仿佛被淋了盆凉水下来,她一字一句的问:“那个时候,你……你是跟苏清婉在一起?”

整整二十多天,不给她一点讯息,打电话他不接,或者打过去直接是

关机状态,发简讯,他亦是不回复,好像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一般。

其实那个时候,他是跟苏清婉在一起?

连看见她的信息,都觉得反感到不想回复?

苏沫的眼泪,终究再度从眼眶滑落下来,她紧紧抿着唇道:“顾晨,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顾晨几不可闻的轻轻舒了口气,他抬起眸子来,静静凝视着她,目光中带着一抹决绝,仿佛要和她诀别一般,他极缓极缓的开口,“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我只是……不爱你了。”

苏沫攥着的拳头,忽然松懈,而她的手指,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她的眼泪,哗然雨下。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糟糕的了,没有什么事情和话,比这句话,更加令人心灰意冷。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不爱她。

苏沫的呼吸,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她哭的很厉害,泣不能声,她捂着嘴,含含糊糊的喘着道:“怎么好好的……好好的就什么都变了?顾晨……我真的……真的不明白……”

明明……他看她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明明他还答应她那些晚年的承诺,怎么一转眼,这些誓言不用时光消磨,就已经灰飞烟灭?

一个人的心,怎么会说变就变?

就算亲眼看见苏清婉躺在顾晨床上,苏沫也仍旧无法相信,顾晨的“移情别恋”。

曾经那么深爱的人,那么刻骨铭心的感情,顾晨怎么会说忘就忘?

她不信。

苏沫

放下最后属于自己的一点自尊,她紧紧攥着顾晨的手臂,哭着看着他啜泣道:“阿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我知道你不会说变就变的……你到底……”

苏沫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的手,已经渐渐从她掌心中抽离出来,他的眉眼倨傲冷漠,透着一抹寡淡,“我没有任何苦衷,我是真的……不爱你了。”

他微凉的手指,彻底抽离她暖暖的小手心的那一刹那,顾晨的心,狠狠扯疼。

苏沫翕张着唇,傻傻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

久久都缓不过神来。

顾晨的声音,平静冷漠,“不早了,回房休息吧。”

苏沫唇角微微勾起,嘲笑了下。

回房休息?

她都已经目睹了这一画面,他怎么还能心安理得的让她回房休息?

难道她回房休息,将空间和时间留给他们?

苏沫抬起小脸,认真专注的看着顾晨,笑着道:“当我没来找过你。”

她分明是哭着的,笑起来的时候,笑容暗淡至极。

苏沫失魂落魄的转身,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握住了手腕子。

顾晨拧着眉头,哑声问道:“去哪里?”

苏沫咬唇,好笑道:“你现在有必要关心我去哪里吗?顾晨,回国后,我会同意离婚,不过孩子,是我自己的。”

“也好,孩子是你的。”他轻飘飘的回应了这句。

苏沫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笑到最后,竟然哭的不成样子,她将手腕,挣扎着脱离他

的手掌,“放开我……”

“今天太晚了,你留在这里休息。”

“我不用你管……!”

他不是已经和苏清婉在一起了?不是早就不管她的死活了?

现在说这些假惺惺的话,又是做什么?

她走了,不是刚好给他和苏清婉腾出整个空间吗?

如他的愿,岂不是更好?

苏沫将手腕从他掌心挣扎出来,转身落荒而逃。

顾晨一直站在门口,看着那抹纤细身影,慢慢逃离他的视线。

直到身后的一双纤细藕臂,缠绕住他的腰身,一声甜腻腻的娇嗔,将他的思绪唤醒。

“阿晨,快去休息吧?”

顾晨心里咯噔一下,拨开缠着腰间的女人双手,大步追了出去。

纽约已经陷入黑夜,苏沫现在跑出去,这栋别墅又远离了市区的喧嚣,若是她真的迷路了,根本找不到任何人帮忙。

何况,现在的苏沫,不是一个人,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一个身怀五个月身孕的孕妇,深更半夜跑了出去,顾晨如何能放心的下?

回想起方才的种种,他只觉得自己混蛋至极,可潜意识里,又认为那是对苏沫最好的方式。

……

顾晨追出别墅后,看见苏沫站在不远处的马路上,微微弯着腰,泣不成声。

他的目光,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后,剧烈狂跳的心,终于渐渐恢复平静。

顾晨站在离苏沫不远的地方,重重的长出了一口气。

夜色深沉,夜幕安静。

苏沫的哭声,隔着不远的距

离,一点点清晰的传进他的耳膜里。

她一直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情绪由不得自己控制,便已经泪如雨下。

顾晨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似乎忍耐力和控制力,终于到达了一个极限,彻底分崩离析,将苏沫紧紧抱进了怀中。

他的手臂,那么用力的箍着她的身子,几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

苏沫哭的一点力气也不剩,可双手还在捶打着他的肩头。

她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质问:“你追出来做什么?!你不是不要我了吗?走开!走……!”

他在别墅里,所说的每个字,她都清清楚楚的记得。

他说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只是不再爱她了。

这句话,仿佛一把利剑,狠狠刺进苏沫心中。

只是……不再爱她了。

呵,现在追出来,又紧紧抱着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沫捶他,甚至咬他,疯了一般的失控,揪着他的衣服,哑声大吼:“顾晨,你混蛋!!!”

不管苏沫怎么骂他,怎么打他,顾晨怎么也不吭声,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不允许她再逃掉,他的目光深沉如水,苏沫根本看不透。

不知过了多久,苏沫终于累了,单枪匹马的来到纽约,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加上之前的一番闹腾,更加体力透支,她已经全然没有力气再做任何挣扎,虚脱的瘫软在他怀里,眼泪静静淌着,她轻轻的哑声开口:“阿晨……为什么……一下子我们就变成这样了?”

他们之前的感情,好的让任何人都羡慕,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