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7章 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顾晨这一病,就是小半个月,苏沫整天守在他身边。

顾氏的文件,陈兵没有送过来,一件都没有。

顾晨失笑,陈兵从未擅自主张,这是第一次擅自做主。

没有文件看,手里空空的,苏沫看他有些失落的样子,拿起一边的娱乐杂志读给他听。

顾晨亦是啼笑皆非,刮着她的鼻子说:“我眼睛又没问题,你还要读给我听?”

苏沫很认真的说:“你要知道,生病的人,看书的话很容易视力下降的。”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认真的小脸,反问:“还有这样一说?”

“对呀。”

苏沫已经动手,哗啦哗啦的在翻杂志,似乎在找一个比较精彩好玩儿的娱乐新闻,打算读给他听。

顾晨按了按额头,将苏沫手里的书拿开,丢掉,挪了挪床位,拉着苏沫上去。

苏沫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听话的脱掉鞋子,爬上了床,躺在他身边,侧着身瞧着他的眸子。

傻兮兮的问:“你叫我上来干嘛?”

顾晨看着小女孩儿眼底的红血色:“睡觉。”

苏沫没有睡意,喃喃着问:“什么时候才能出院?不是说,只是太累引起的低血糖吗?我以前同学低血糖,比你还严重,就挂了两瓶葡萄糖出院了。”

顾晨不动声色道:“医生或许想讹你老公的钱,所以想要你老公在这里住很久。”

苏沫把自己的胳膊和手背,枕在贴着床面的耳朵下面,甜笑着和他说:“现在医生怎么都这么缺德?”

上次给她看病的老中医也是,缺德到家了。

顾晨看着面前傻乎乎的丫头,眨着大眼在指控着医生,顾晨眸子暗了暗,对这样的苏沫把持不住,伸手忽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苏沫低呼了一声,“要干嘛?”

顾晨咬着她的小耳朵,呼吸灼热:“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苏沫的小手,横亘在两人之间,推搡着他道:“不要啦,你还在生病,不能这样毫无克制。而且……还有宝宝。”

顾晨却忽地抱住她的身体,手指使坏的伸到她宽松的针织衫里,内一扣子已经被挑开了,他温凉修长的手指穿梭进去,覆在她胸口作乱,苏沫窘迫,咬着唇阻止:“顾晨你疯了!快住手!”

“你看,我还能这样肆无忌惮的爱你,能有什么事?”

苏沫的身体最是敏感,浑身都被撒了网一般的逃不开,顾晨冰凉却又灼热的吻从身后落下来,落在她的脖颈处,落在她的锁骨处,无一逃过。

她瘫软在他怀里,还不自量力的挣扎:“顾晨,快停下来……”

顾晨咬住她的耳垂,喘着气喃喃:“不想停……”

顾晨把她的耳垂含在嘴里,苏沫一阵战栗,吸着气困难的求饶,顾晨步步为营,一手在她胸口作乱,一手在她腰间不轻不重的揉捏,他低笑着叹息说:“丫头,太瘦了,没手感。”

他的动作,终是停下,将她紧紧扣在了怀里,闭上眼睛,感受她存在的温度。

最近苏沫为了照顾他,瘦了好多。

苏沫的小小下巴

蹭着他的脸颊,却撒娇的哼:“你在嫌弃我胸小?”

顾晨无奈的笑,亲吻她的额头,手掂量了下,又轻咬着她的唇低哑的道:“全身都瘦了,就这里没瘦下去,是不是有我的功劳?”

苏沫耳根子红了彻底,“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狡辩。

顾晨贴着她的额头,笑意明朗。

苏沫气呼呼的转身过去,不再理会他。

顾晨的胸膛,顺势贴上了她的后背,吻,落在她后脖颈上,呼吸,微弱。

“小沫,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他几乎在用恳求的语气,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他怕,他怕自己离开苏沫后,苏沫会被人欺负。这个想法,已经在脑海里设想过无数遍。每一次,最后都变成了一种无可奈何。

苏沫依旧背对着他,小手,捏着他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你为什么要不在我身边?我不许你不在我身边。”

“我是说如果。”

苏沫转头过来,抿着唇,蹙眉不悦,“没有如果。”

顾晨颓然,再不说这样的问题。

苏沫的小手,捧住他清瘦的脸颊,目光澄澈的盯着他:“你要是敢离开我的话,我就琵琶别抱。”

顾晨一瞬的失神,若是他走了,苏沫以后还能跟别的男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会有人代替他,来照顾他。

可为何,他会这样失落……

苏沫盯着他的黑眸里,一瞬失神,终是不再说这样的

话题,打断:“哎呀,为什么好好的要说这种事情?你要是敢离开我,我会跑过去追上你的。不过,你要走慢一点,你的腿太长,我会追不上。”

顾晨被苏沫难得的调皮玩笑的话感动了,亲吻着她的唇角,“好,老公会走慢一点,让小沫追上。”

……

苏沫的手机响了无数次,可苏沫每次都是直接掐掉。

躺在病床上的顾晨,也发觉到不对劲了,“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

苏沫一边帮顾晨削着苹果,一边喃喃道:“哦,没什么,只是一些騒扰电话而已。”

苏沫都不用去看,都知道,那些电话,会是谁打来的。

一定是卢海兰。

可苏沫和顾晨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不想因为卢海兰的几通电话,又将她和顾晨的关系弄的生疏僵硬。

顾晨这次住院,苏沫才发觉,顾晨对自己有多重要。

她不会离开他。

苏沫削好苹果后,笑着递给顾晨,“快吃吧。”

顾晨接过,却是目光深沉的看着她道:“小沫,你母亲的事情,是我偏激了。你不需要在我面前回避什么。”

苏沫心中有些动容,终是点了点头,“我知道。没事的。”

等顾晨入睡休息后,苏沫才握着手机,出了病房,在外面的长廊上,回拨了卢海兰的电话。

“妈,是我,潇潇。”

那边的卢海兰有些焦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多天也不接妈妈的电话?你知不知道,妈妈真的很担心你?”



默抿了抿唇,“妈,阿晨生病了,我在医院陪着他,所以一时也没注意到手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卢海兰一听到“顾晨”,立刻蹙眉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顾晨有没有回来。不过看来,是我多问了,他已经回海港了。”

卢海兰的口气,自然不好,苏沫也听得出。

“妈,既然你没事的话,我先不和你说了。”

苏沫挂掉电话后,叹了口气,重新进了病房。

……

顾晨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医院,过了许久,几乎在病房都染上一身的药水味了,医生才放他回家休养。

回到新苑的别墅中,都是苏沫做饭,每一顿都全是合着顾晨的口味,并且,因为知道他的胃不好,做的东西也多是养胃的,陪他一起,不吃口味辛辣和重的,改口清淡。

其实,苏沫也很少吃口味重的,只是偶尔爱吃大辣。可知道顾晨得过胃癌以后,就再也没有吃过辛辣的。

苏沫做好饭菜,端了上来,问:“今晚饭菜怎么样?”

顾晨淡淡的点头,眼底略微含着欣赏,“还不错。”

她抿了下唇说:“你还记得我们宿舍的小胖吗?她啊,要结婚了,据说是找到她的什么荷包蛋哥哥了。”

顾晨失笑,“荷包蛋哥哥?”

心想,怎么会有人会给自己喜欢的人,取这样的外号。

苏沫继续说:“对啊,小胖以前经常和我们念叨她那个荷包蛋哥哥的!说长的可帅了,可喜欢

他了。可因为一些事情,和他失去联系很久很久了。刚刚下午打电话过来说,找到那个荷包蛋哥哥了。马上就要回东北老家结婚。而且……”

顾晨抬头,看着她:“而且什么?”

“她请我们去她东北老家喝喜酒。”

顾晨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苏沫拿起他面前的空碗,在帮他盛汤,见他神色微怔,以为他有事情要忙,去不了。

“怎么了?没空吗?”

顾晨漠然的“嗯”了一声,“可能要出差。”

“啊……还要出差啊?”

“嗯,最近需要出差。”

苏沫的小脸颓丧了下来,将盛好的汤递给他,顾晨薄凉的手指接过,一口一口的慢慢的喝着。

苏沫蹙眉问道:“非要这个时候吗?这周末就是小胖的婚礼了。你什么时候出差?”

顾晨睫毛眨动了一下,“有点凑巧,也是这周六。”

周六周末,刚好撞上了。

苏沫嘟哝了一声,小小抱怨着,“没见过人周六还出差的。”

顾晨好笑,伸手揉了揉苏沫的头发,“我是老板,周六出差很正常。”

苏沫扁了扁唇,他才刚从医院出来,又要不顾自己的身体,去出差了……

苏沫眨着眼睛瞧他,分明在撒娇了,“真的不行吗?”

“这次真的不行。”

苏沫浓密蜷曲的睫毛煽动了两下,在眼睛下方,落下暗淡的阴影,“那好吧。可是我已经答应了小胖去,那我约李冉和楚楚一起去吧。”

顾晨俯身,在苏沫

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那你自己一个人要小心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