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6章 顾晨晕倒

“好。”

“还要每天准时下班,陪我去买菜。”

“好。”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许出去喝酒。”

“好。”

“还有……”苏沫伸出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低低喃着,“不许再玩消失了。”

她仰头望着他,鼻尖触上他的鼻尖,很是亲密。

“要知道,我很爱你。”

“……我知道。”

苏沫说完,靠在他胸口,紧紧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一早,顾晨便带着苏沫,离开了纽约,上了飞机。

到了飞机上,苏沫没有睡意,没有困意,反倒是顾晨,靠在座位上,静静的睡着了。苏沫支着手臂,撑在那儿,静静地看着顾晨沉睡的容颜。

他睡觉时,收敛了所有凌厉,像个纯粹的大男孩儿一样,嘉意伸手,去摸他浓密的黑发。

白嫩小手,轻轻抓了抓他的黑发。

他的呼吸,有些沉重。

像是,很累。

脸色也发白,苏沫把额头贴上去,心里在嘀咕,阿晨难道是生病了吗?

怎么看起来,这么虚弱?

他的额头,沁凉。

苏沫担忧的抿了下唇,跟空姐要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

她的动作很轻,却仍旧是惊动了他。

男人睁开黑眸,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伸手,握住她为他披毯子的小手,蹙眉问道:“我睡了多久?”

“哦,有一会儿了。你是不是很累,再睡一会儿吧。”

顾晨的身体确实很虚弱,他没有拒绝,而是闭上了眼,重新睡去。

苏沫伸手,抱了抱他。

苏沫不想再去想他为什么二十多天不给她半点音讯,也不想再去想他是不是真的爱上别的女人了,这一刻,她只知道,他还在她身边,这就够了。

下了飞机,回到海港,顾晨的脸色一直很差,回到新苑别墅后,顾晨又上楼休息了。

他好像,最近很缺觉一般。

苏沫反倒精神十足,去厨房专心致志的熬粥给顾晨。

等他醒来,肯定肚子饿了,喝一碗热乎乎的粥,对胃也会舒服不少。

苏沫煮好粥后,爬上楼,开了卧室门,轻手轻脚的进去,可床上原本躺着的人,已经不在。

苏沫一怔,叫了一声:“阿晨?”

浴室的门,紧紧合着。

苏沫跑过去敲门,问:“阿晨?你在里面吗?”

里面除了呕吐声,没有回答。

苏沫有些急,“阿晨你怎么了?你开门好不好?”

顾晨蹲在马桶边,吐完,冲掉,丝毫不理外面的敲门声,漱了口,拧开水龙头,洗了把冷水脸。

面上更加清寒苍白,憔悴不堪。

苏沫急的在外面拼命的敲门,半晌,顾晨才拧开门,看着慌张的苏沫,他伸手,将她抱起来,紧紧闭上眼帘,解释道:“有些着凉,吐了。”

苏沫记得,方才摸他的额头,是很凉。

苏沫担心问:“那怎么办……要不要去看医生?”

顾晨拒绝:“不需要,睡一觉就好了。”

苏沫懵懵懂懂的,有些担心,她煮了白粥端上来,“阿晨,我煮了点粥,你吃完继续休息吧。”

苏沫很会照顾生病的老公,主动喂他。

顾晨一口一口的吃下,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她的小脸。

他似乎要把她的脸看进眼底最深处,脑海最

深处,再也忘不掉。

苏沫笑着问:“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好像要把人吃了。”

顾晨抱了抱她,在她脖子边亲吻,重重呼出一口气,“是想把你吃了。”

苏沫红了耳根子,拒绝:“今晚太累,不行。”

而且,他又病了。

再加上,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的确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

顾晨吃完了粥,又睡了。

苏沫凝视着他的沉睡的脸,好久,也睡着了。

……

晨曦的阳光,透过窗帘倾洒,暖洋洋的,白色帘幔被吹拂。

苏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一边的顾晨还没醒。

她下了床,洗漱好,床上的人依旧没醒,她跑过去,低头亲他,没有反应,轻轻唤他:“阿晨?阿晨?十点了哦。”

床上的人,仿佛昏死过去,没有一点反应。

苏沫有一瞬间的怔忪和恐慌,她忽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冰凉。

惊恐在瞬间炸开。

“顾晨?顾晨?阿晨!你醒醒!”

可不管她无论怎么摇晃,这个人好像死过去一般,听不见她的呼喊。

苏沫急了,手忙脚乱的找到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顾晨躺在救护车里,苏沫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顾晨闭着的眼皮上。

陈兵也很快赶到了医院,他的眸子狠狠一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BOSS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昏迷状况,是否,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医院,顾晨被推

进抢救室。

苏沫克制不住的在哭,浑身都在冷的发抖。

她眼睛通红的问:“陈助理,阿晨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陈兵抿了抿唇,话到了舌尖,生生又吞了回来,蹙眉道:“太太,可能只是意外,BOSS会一定没事的。”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BOSS身边,没有顾晨的命令,他不曾擅自做主。

苏沫已经六神无主,陈兵只好安慰着苏沫说道:“太太,你别太担心,咱们BOSS,命硬。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苏沫无措的点头。

刚刚提前到达的陈兵已经吩咐好了一切,待会抢救医生出来,并不会乱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沫在阴暗的长廊上一直在六神无主的徘徊。

她抚着小腹,看着她和顾晨的孩子,喃喃自语道:“宝宝,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等到抢救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来,苏沫赶紧跑了过去,问主治医生:“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陈兵和医生互换一个眼神。

医生对苏沫淡笑了一下,以此表示安慰:“顾太太,你不用担心,顾先生没什么大碍,就是暂时性的休克。可能没有休息好,而出现的低血糖。”

苏沫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想错过医生说的每一句话,“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顾晨早晨那个样子,把她吓坏了,低血糖而导致的休克?可他明明,看起来很严重。

医生推了

下眼镜,“当然是,顾先生身子骨不错,顾太太不必担心过度。等一会顾先生转入普通病房,你就可以去看他了。”

苏沫这才略略放下心来。

身后,陈兵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顾晨被转入普通病房以后,苏沫站在外面好久,看着里面苍白的人,都有些心慌。

陈兵站在她身旁问:“太太,怎么不进去看BOSS?”

苏沫双手抵着玻璃,眼睛红通通的,看着里面的景象,一时间,竟有生离死别的感觉,吸着鼻子说:“他看起来好累,我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我好怕打扰到他休息。”

顾晨就躺在那里,面色憔悴苍白,穿着干净的蓝白条病号服,气质清冽优雅,明明是那么强势霸道的人,不应该躺在这里的。

苏沫记忆里的顾晨,不该这么脆弱。

她的手指,透过玻璃,在勾勒他英俊的脸部轮廓,喃喃着:“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脆弱?”

陈兵看见,太太的手指,在玻璃上,沿着病床上男人的脸部轮廓,在轻轻的描画。

指尖,缱绻。

陈兵抿了抿唇,很多时候,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安慰话了。何况,太太还不知道BOSS真正的病情。

若是知道……

苏沫吸溜着鼻子,终于搁下手,垂着脸儿,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去了。

陈兵望了一眼里面,转身,去了医生办公室,询问情况。

陈兵到了医生办公室,开门见山

的问:“BOSS这次出现休克,是不是意味着必须短时间内进行手术?”

医生沉吟了一下,实话实说道:“顾先生的情况很糟糕,现在颅内已经有严重的出血现象,而且癌细胞扩散的很快,又是第三次复发,不管是手术,还是不手术,风险都是极大的。”

陈兵又问:“如果不手术,最多能活多久?”

“像顾先生的这个病情,癌细胞一直在迅速扩散,若是不采取任何措施,恐怕多则几个月,少则……”

……

陈兵心情沉重的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他站在病房外,看着里面的苏沫,就坐在BOSS身边,一直守着他。

他们都不知道,神心里,也藏了一个小丫头。

从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七年时间,从不曾改变。

陈兵闭了闭眼,已经不忍再回忆下去,就连像他这样的局外人,都不忍再去想顾晨过往的心酸。

何况是太太……

苏沫在病房里,轻轻握住顾晨修长干净的大手,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像柔软的黑色湖泊,苏沫情不自禁的低头,轻吻,落在他眼皮上。

苏沫清澈的眼睛里,逐渐混沌模糊,咬了下唇,一滴滚烫的泪水,终是滴落在他眉心上。

她趴在他耳边轻语:“你一定要快点醒,我和宝宝,还等着你,带我们去环游全世界呢。”

他承诺过她,要带她环游全世界。

要去南极看企鹅,去北极看极光。

她不会忘……

只要顾晨

能醒来,她一定不会再跟他吵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