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5章 为了宝宝,照顾好自己

她扭头去看顾晨,发觉他也瞬时沉默了,低着头发呆,眼神空荡荡的不知道落在哪里,手上切菜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还在机械的切着。

“喂……”

苏沫刚发现不对,一声惊呼出口一半,他便切到了手指。

他拿着的那把刀很是锋利,划在手上一时竟然没有出血。等到苏沫眼明手快的把他手里的刀和

菜都抢下来,他食指上的伤口,已经涓涓的开始流血,黏稠的血液一下子晕开一大片。

苏沫心疼的责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在想什么呢?”

一边慌乱的抽了一大堆面纸往他手指伤口上堵着,一边没好气的责备。

他回过神来,只是微笑了一下。

苏沫被他这么一笑,弄的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怎样了,两个人之间的冷战,一下子有些冲破牢笼的势头:“你还笑?你不知道疼的吗?”

“还好。”他轻轻的说,“没事,一个小口子而已。”

苏沫瞪了他一眼,“算了,你还是别干活了,等着吃好了。”

这句话,有些似曾相识。

苏沫有次切菜切到手,顾晨也是这么对她说的。

一时间,两人都笑了起来。

她摇摇头,蹙着眉头自言自语:“怎么回事?最近你怎么脸色这么差?不然就是受伤?”

他摸索着自己被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手指,一边看她转过身去忙碌的身影。

这是他心尖上最放不下的妻子,竟然在给他做饭。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着别人,没有想过有一天,也会需要这样被照顾。

他的妻子,很体贴,很温柔,被她照顾的感觉,并不赖。

他无法控制的走到她身边去,从身后抱住她,紧紧地环住她微微隆起的腰肢。

大手,轻轻抚着她隆起的小腹,那里,有他们的宝宝。

怀中的人儿,有些诧异的迟疑了一下,僵住了动作。

随即便

调整好了姿势,靠在他怀里,继续弄菜。

“小沫。”

顾晨俯身在她肩上,轻声的叫她。

“嗯?”

“真的有点儿疼。”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他受伤的手指,放在嘴边吹了吹,“乖,吹吹就好了。”

他心头一热,抱紧她说:“小沫,我们明天就回国,好不好?”

“啊?”

她一愣,“不是说还要出去玩儿?何况,我看你可能还有公事,明天就回去?你确定吗?”

其实,他主动要求回国,她应该是高兴的,可又怕,他在哄她,骗骗她。

“没什么,随便说说而已。肚子有点饿了。”

他很快又恢复了理智,放开她说。

苏沫有些失神,“哦”了一声,“我这就弄,你出去等着吧。”

苏沫弄完了饭菜,端出来的时候,顾晨坐在客厅,有些发呆。

苏沫唤了他一声,“喂,你在想谁呢?这么入神的……”

其实,她是有些恼的,恼他的注意力,从见面到现在,完全不在她身上。

而她撞到门把上这种事情,要是搁在以前,他一准立刻就能发现,并且,还不知道自责成什么样子,心疼的不行。可现在,完全反调了,他一直都在魂不守舍,受了一点伤,苏沫就心疼的不行。

其实,这样反过来也好,总没有让他觉得,付出的一直都是他,她也可以为他付出很多,也可以哄他开心。

可,顾晨明显不在状态。

苏沫给他夹菜,问:“好吃吗?”

顾晨淡淡的点头,“味道不错,没想到小沫的手艺这么好。”

只是可惜了,可能以后很难吃的到。

苏沫这才笑了。

顾晨忽然看着她,终于发觉了什么。从见到她到现在,她就没怎么再笑过,为他们之间的事情,一直愁眉苦脸的,即使笑,也是很轻微的,眼底都不见笑意。

可现在,她眼底已经浮现了点点笑意,继续给他夹菜说:“好吃你就多吃点,以后换我煮饭,让你休息休息。”

顾晨以为,苏沫很久不做饭,厨艺会变差,以后他离开的话……

看来,温饱问题,真的不用担心。

……

那晚,顾晨很早就睡了,苏沫收拾完了,洗完澡,跑到床上去,躺在他身边,看了他很久,才睡过去。

半夜里,她听见模模糊糊的声音,懵懂的睁眼,一个身影瞬间倾覆下来,吓了她一跳。

男人的身子,直接压上她,苏沫本是已经坐起来了,却被他压倒在了床上。

“你喝酒了?”

她一眼就看见他的脸色白的不正常,离得近了,鼻尖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

方才,他趁着她睡着,是下去喝酒了么?

他怎么能这样?又为什么要喝酒?

苏沫有些火了,真的有些不高兴了,盯着他的眸子问:“顾晨,你究竟想干什么?半夜出去喝酒,如果我刚刚醒了,你又要我担心吗?”

顾晨被她骂的一愣,沉默着没有言语。随即抬起头来,沫沫的看着她。

也许是因为酒精作用,他的眼睛特别亮,像是倒映着漫天白云聚散

的一滩湖水。

可他的脸色苍白而憔悴,嘴唇掀动了两下,像是虚弱无力的迟暮之人,终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苏沫本来,满腹的怨气,憋了好几天了,无处发泄。却在看他这样的神情时,一瞬烟消云散。

见他依旧愣着,苏沫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

“怎么了?你最近究竟怎么了?是太累了么?”

天气很热,他的身体却冰凉,甚至比身后空调吹来的冷风还要凉。

顾晨亦是深深的抱住她,苏沫挣脱开他的怀抱,又问了一声:“你到底怎么了?”

他低头看着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犹豫了一下,却只是低下头,用力的吻住她。

带着浓烈的酒精气息的呼吸,直接闯入她的口腔里。

他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沿着她的嘴唇、下巴、脖颈。一路炙热的往下吻着。

他要解开她胸前的扣子时,她本能的想要躲开,却被他紧紧压住了身体,连一分一毫也动弹不得。

房间里没有开冷气,苏沫满身是汗的被他牢牢禁锢在怀里,很快被放弃了挣扎,只是慢慢的闭上眼睛。

眼前的一片黑暗里,她能感受到他迫切而强烈的谷欠望。

像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灼的她口干舌燥。

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脊椎,渐渐地滑下去,动作轻柔,像片羽毛滑过。

令她呼吸急促,情不自禁的颤抖。

他迫切的侵占她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前戏。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本来已经模糊涣散的意识,突然清醒。

下意识的挣扎反抗着,“阿晨……小心……宝宝……”

他似乎意识到她的抗拒,动作一下子温柔了许多。

“小沫。”

他声音啥呀的呢喃着她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小沫……小沫……”

那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她如同中了魔咒一般,渐渐地放松下来,她伸出手去,抚摸上他的背部。

她用手指,一点点的感受着他的温度,他汗水涔涔的皮肤,以及,剧烈飞快的心跳声。

他很快攀到了高峰,剧烈的颤抖过后,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们的汗水,交汇在一起。

直到结束,那股剧痛,又一次袭来。

她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她全身都是汗水,黏黏的,非常难受。

像是被人抽空了骨头一般,连动一个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虚弱的躺在他怀里。

他抱着她,小心翼翼的,温柔的吻着她的额头。

她仰起脸儿,对上他星亮的双眸。

“你怎么能酒后乱.性?我还怀着孩子呢,顾先生。”

他知道,弄。疼她了,懊悔的叹了一声,“对不起。”

她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额上还有着汗水,衬得脸色有些憔悴,她柔软的样子,很令人怜惜,“没关系的,顾先生。”

他闻言,狠狠怔了一下,随即将她抱得更紧了。

她的手,绕到他身前慢慢的摸索着,小手,抚上他的胃部,有些凉意。

苏沫有些心疼的问:“半夜喝酒,胃疼吗?”

他慢慢开口道:“以前太年轻,觉得自己是铁人,一忙起来什么都不顾了。何况,事业刚起步的那会儿,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所以胃也不是很好,的确半夜喝酒,有些疼了。”

苏沫忽然张口咬住他的肩膀,狠狠的,凶巴巴的说:“知道自己的胃不好还半夜去喝酒?是我哪里让你觉得郁闷?让你憋屈了吗?”

顾晨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苏沫又忍不住问:“喝了多少?难不难受?我现在去给你冲蜂蜜水,要不要?”

他摇摇头,有些无知无觉了,“还好。”

她正要起身,被他一把拉住,拽回怀里,“不要走。”

她不再说话,只是紧紧抱着他。

过了一会儿,她才突然说:“阿晨,就算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宝宝,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好么?你知道,我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我最亲的人离开我。”

说完这句话,她有些颤抖的收紧了手臂,像个胆怯的孩子一般,紧紧抱住他,不肯放手。

他心底一颤,一股暖流飞快的蔓延开来。

“小沫?”

“嗯?”

“我们明天回国吧。以后你做饭给我吃,可以吗?”

苏沫抬起脸儿来,眸光晶亮,期待的看着他,终是吐出了一个字来,“好。”

她想了想,又说:“那你负责洗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