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4章 我和宝宝,都想你

九月的天里,她的唇像快要融化的冰淇淋,柔软、甜腻、微凉。

顾晨从未如此贪恋着一个人的双唇。

苏沫一时忘了挣扎,也不想再自不量力的挣扎,她的手指,一直从他的脖子上,探上他的脸颊,优雅的脖子微微仰着,配合他的动作。

呼吸交错间,她低喃着:“阿晨,我和宝宝,都好想你……”

她眼角的泪水,轻轻滑过发鬓,千言万语,都抵不过这一句“我好想你”。

她已经不确定,他到底还会不会继续爱着她,与其担心,还不如紧紧抱住他,不许他再离开。

苏沫很贪心,贪恋他的怀抱,贪恋他的温度,贪恋他的气息,以及所有。

辗转厮磨的几乎

忘记了呼吸,直到彼此汗湿衣衫,精疲力竭,彼此,才依依不舍的微微放开。

顾晨的脸颊,贴在她滚烫的脸颊上,呼吸微乱。

苏沫咬着红肿的唇,在昏暗的光线里,目光灼灼的凝视着他。

眼里,闪着微光。

“阿晨……”

即使,因为化疗,顾晨的视力有些下降,可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他还是瞧见了她眼底的泪光。

他的妻子,哭了。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过了半晌,苏沫终于像是妥协,叹息了一声,压着颤抖的声音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丢下我?什么时候不再给我音讯?”

顾晨的侧脸,在昏暗里绷成一条弦。

“苏沫。”

“你不要再叫我了。”

她忽然打断他,目光愤愤,又带着乞求,“你说你不确定还会不会丢下我,也不确定还会不会失踪……顾晨,我们摊牌吧,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了?”

苏沫的声音里,有着轻微的颤抖。

而顾晨的眉目清寒,泛着冷冽的光泽。

他的目光暗沉了下来,忽地将怀里的小女人脑袋,按进了胸膛里,紧紧的抱着,呼吸凌乱,长长的叹息着。

苏沫被他紧紧桎梏着胸前,听着他急促的心跳,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也不知晓顾晨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城府和心思都太过沉重,她猜不透。

可,他这个拥抱的动作,是否还意味着,他还爱着她?他也不会丢下她和他们的

宝宝失踪?

苏沫怔愣在半空中的手,缓缓的,小心翼翼的,搁在了他腰间。

她的脸埋在他胸膛里,声音瓮声瓮气的:“你怎么老是喜欢突然袭击我?顾晨……我,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就算你现在杵在我跟前,这么紧的抱着我,我还是想你。你一定觉得我在你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做事欠缺考虑甚至什么都不懂的蠢女人,可是顾晨,我也想要为你做一点事情。可是,你没有给过我这个机会。这世上,谁没有了谁,都不会死,可顾晨,你知道吗?”

她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从他胸膛里抬起了脸儿,真切的看着他的轮廓。

“我不想和你分开,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你离开了我,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再在一起,我想,我可能会很久都不会再快乐。我不敢说一辈子,太长了……”

他静默的听着,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感觉到她脸上的湿热。

苏沫从未对他坦白过这么多心事,两个人在之后的相处模式里,一直都是他主动较多,也一直都是他在哄她。

苏沫踮起脚尖,纤细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吻,落在他嘴唇上,下巴上。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如果你不开心,我也可以哄你的。阿晨,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有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的。你告诉我……”

“小沫……”

男人的身体忽然倾覆上来,一把将她按在卧室的门上,苏沫的背部撞到了

门把上,生硬的疼痛,可却已经顾不得了,抱紧了面前与她亲密拥吻的男人,一同跌入这深长无望的缠。绵里。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觉,原来,他的妻子,是这样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这样的……让他骄傲。

他只想要吻她,用力的吸着她柔软的唇瓣。

吻的冲动而迷乱。

他扣着她的后脑勺,掌心冰凉,嘴唇却极烫,带着浓烈的霸占,闯入她的唇齿间。

像在极力的给自己寻找一个出口。

苏沫终于承受不住,婴宁出声。

身上的男人,终于微微松开了她,苏沫得了解脱,背上被门把撞的火。辣辣的疼,却没有皱一下眉头。

她捧着他苍白的脸,哪怕屋内没有开灯,也能看得清,他的脸色有多暗白。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情绪,会有这样剧烈和可怕,仿佛拉开闸的洪水,再也没办法叫停。

“你怎么都不好好休息?脸色这么差,你想要弄垮自己的身体么?”

她略带责备的问。

顾晨忽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两个人一起躺上了床。

他就撑着手臂,在她身体的上方,隔着昏暗沫沫的看她,仿佛要将她看进天荒地老里。

苏沫伸手,摸他的脸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一手撑在她上方,一手拿过覆盖在他脸上,她软绵绵的手指,放在唇边吻,一根根的吻。

“小沫,明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苏沫下意识的问:“你不要忙了吗?这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好了吗?”

她的语气轻柔,可听在顾晨耳朵里,却成了一种质问。

他忽地颓然,身子压在了她身上,将脸也埋进了她脖子里,深深的呼吸着,声音低哑倦柔,“是,我不该再承诺了,因为我已经没办法保证,到底能不能实现。”

苏沫忽地惊慌,“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可我确实已经对你食言很多次了。”

他活了这么多年,承诺过的事情,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可唯独对着他最爱的人,一次又一次的食言。

他曾经那么深刻的伤害过她,如今,好像又要重蹈覆辙。

……

这一晚,苏沫一直紧紧抱着他的腰,一晚上都没有松开手,平时,她在他怀里睡得安逸,被他抱着,今晚,她睡的迷迷糊糊,一次又一次睁开眼睛,确定这个男人还在不在。

第二天一早,顾晨带着苏沫退了酒店,把她接到了在纽约的家里。

屋子的装设,沿承了顾晨一向的简约风。没有过多的暖色调,只有黑白,这一处的房子,苏沫没有见过,其实挺没人气的,她并不很喜欢。

两个人的关系,还处于一种尴尬的阶段,苏沫的话也很少,从昨天见到他,到现在,以往常的撒娇次数来看,这次有些破天荒里,一声都没吭。

她的背,有些火。辣辣的疼,昨晚,被他压在门上,撞到了门把上,九月的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针织衫,

只有一层布料,很有可能刮破了背上的皮。

到了家里,已经是下午,要晚饭了,顾晨也不多话,情绪很低沉。

苏沫只好先开口问:“你要吃什么?我去做。”

他深深望了她一眼,说道:“随便做一点就可以。”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给他做过一顿饭了,自从她怀孕后,都是他做饭给她吃。

苏沫点点头,打开冰箱,家里没有蔬菜和米,顾晨走到厨房边上,看了她一眼,说:“我去楼下超市买,你等一等。”

苏沫“哦”了一声,合上冰箱门。

顾晨动作很快,买了一些蔬菜回来。苏沫是会做饭的,在纽约一直自己做饭,只是后来和顾晨和好后,养尊处优,厨艺倒是生疏了许多。

顾晨总能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什么都不用她管。

顾晨在一边给她打下手,心不在焉的切着菜。

两个人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多少话,气氛很是沉默尴尬。

苏沫抿了下唇,并不想和顾晨这么冷战下去,故作轻松的说:“我以前,看过一本言情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很会做饭,他就是这么把女主角骗到手的。他们也是在美国。所以你看,你多有言情小说男主角的潜质。”

“后来呢?他们结婚了?”

“当然,他们在美国结的婚。不过,后来……后来这个男主角死掉了。而且,里面的女主角,没有见到男主角最后一面。”

“为什么?”

苏沫莞尔,看了他一眼,淡淡的摇头,有些可惜的样子:“因为男主角得了脑癌,又不想让女主角守着一个朝不保夕的人,所以选择了逃离。最后去世的时候,女主角没有找到他。最后,还是别人告诉她的。这个女主角,真可怜。”

气氛本就沉闷,这个话题,她好像挑的也不那么好,于是轻轻叹气,乖乖的噤声了。

半晌,顾晨才问了一个,完全不在点上的问题:“为什么说这个女主角可怜,可怜的不是男主角吗?”

苏沫理着手里的菜,顿了顿,才道:“人死了,就什么也不用管了。可难受的,一定是活着的人。再说,他凭什么以为,这个女主角不能接受他脑癌的事情?他太自私了,连最后死亡的消息都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甚至,连他的葬礼都错过。他难道以为,他能骗他的妻子一辈子吗?就算骗过当时,那以后呢?以后知道了,难道就能减少伤害和难受?他根本不懂,有些事情,注定了是要一辈子的。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苏沫一骨碌说了很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