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2章 思念爆发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麻省总院。

顾晨的手术,不知道安排在什么时候,专家组还没有下决定,至于他本人,也似乎并没有做好手术的打算。

顾晨刚结束一场疼痛难忍的化疗,男人面色惨白,可他的下巴光洁,眉目干净明亮,病号服穿在身上,硬是穿出了燕尾服的质感。

这个男人,有点冷,让人联想起清冷的寒月,倨傲而优雅。

女护士将病房里的病人的手机拿到休息室,递给他,用英语和他交流:“顾先生,您的手机响了好多次。”

男人修长苍白的手指,接过那沉重的手机,打开,未接来电里面,有无数通来电显示,还有一条未读短信,全部都来自一个人,他的妻子,苏沫。

顾晨紧紧握着

那手机,深深闭上眸子。

他的脑海里,几乎能想象出,苏沫在打这些电话无人接听时的焦急和绝望。

他的心,骤然一痛。

女护士又关切的问:“顾先生,您不回个电话吗?万一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顾晨缓缓睁开黑眸,他的瞳孔幽邃深沉,因为化疗后的声音有些嘶哑,“我或许不该找她。”

苏沫一直没有得到顾晨的消息,又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给陈兵。

“陈助理,阿晨和你联系了吗?”

顾晨似乎吩咐了陈兵什么,陈助理有些难以开口:“太太……我……”

苏沫蹙眉,“是不是阿晨不让你告诉我,他现在在做什么?”

陈兵又怕苏沫多想,“不不不,BOSS现在人在出差,已经不在瑞士了,最近可能真的太忙了,所以您一直没有打通他的电话。”

“既然别人能打得通他的电话,可是唯独我打不通,陈助理,你说是不是阿晨根本理会我?”

苏沫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顾晨连陈兵的电话都接了,可唯独就是不接她的电话,这不是明摆着,不想搭理她的意思吗?

苏沫胸口里,有些闷闷的。

难道就因为上次在瑞士的事情,他到现在,都还在和她置气吗?

陈兵连忙开口解释道:“太太,绝对不是你想的这样。BOSS现在人去美国出差了……”

苏沫眉头一蹙,“美国?”

“是啊。BOSS现在人在美国,但是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BOSS没有明确告诉我。”

苏沫咬唇,终是叹息一声,“我知道了,谢谢你,陈助理。”

苏沫挂掉电话后,一直心不在焉。

……

苏沫的脑子很乱,顾晨不接她的电话,不给她任何讯息的原因,苏沫只能想到因为卢海兰的事情,可顾晨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就算事关卢海兰

,她低头认错,顾晨以前总会给她一个台阶下的。

还是说,这一次,她已经把他对她的寵爱,已经全部用尽……?

她头晕脑胀,已经想不出别的什么原因了。

苏沫很无措,也很难受,无言的爬上楼。

苏沫上了楼,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给顾晨,依旧不通。

窝在床里,上面似乎还沾染着属于顾晨的清冽气息,那么好闻,她将脸深深的埋了下去,滚烫的眼泪,落在里面。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美国?美国那么大,她又要去哪里找?

一点音讯也不给,不是他对她的态度。

他难道,就没想过这样忽然的失踪,她有多难受担心吗?

……

夜色深沉,苏沫连澡都没洗,窝在被子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手机滑到了地毯上,沉沉的睡着。

不知睡了多久,苏沫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泛着微微的白色肚脐,她捡起地上的手机,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心灰意冷。

忘记了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却已经迫不及待的给陈兵打电话。

苏沫要了美国分公司的地址。

如果顾晨不联系她,她也不去找他,难道两个人就真的要这样天各一方吗?那么分别的期限,又是多久?

如果……她去找他,他会不会见她呢?

原来思念是这样的一触即发,分别将近二十天,没有他的一点音信,苏沫在回国后,没有任何一天,精神是在线状态,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游离人

一般,全身细胞都在奔赴另一个人身边,想念他的温度和气息。

陈兵没有办法拒绝苏沫的要求,只好把美国公司的地址给她。

可,他不敢对苏沫说出口的是,顾晨根本就不在美国分公司里。

可现在,苏沫把美国公司的地址要了过去,看样子,是一定要去美国了。

陈兵怕苏沫一个人去美国会出什么意外,便打去电话,顾晨的电话依旧关机,陈兵联系的依旧是他的主治医生。

……

第二天一早,苏沫便买了机票,奔赴顾氏分部公司所在的城市,纽约。

苏沫到达美国纽约,是二十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她的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心情也差的很,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在飞机上耳鸣很严重,有严重的晕机状况。

下了飞机,整个人的脸色都惨白无光,仿佛白纸。

出了机场,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告诉司机,顾氏在美国的地址,司机轻车熟路,将她送到纽约CBD商业中心的那条街。

苏沫没带什么行李,可以说,只带了一个人和手机,还有护照,以及银行卡和一些现金。

银行卡,还是家里卧室里放着的,顾晨给她的那一张。

到了顾氏门口,前台服务中心。

苏沫用英语和前台的蓝眼碧发的小姐问:“打扰了,请问,顾晨有没有来这里?”

那前台小姐蹙了一下眉头,重复着顾晨的名字,确定问:“顾先生?”

“是的是的,就是顾先生。我听说

他来这里分公司出差了,你见过他吗?还是说,他现在就在楼上的办公室?”

苏沫很急,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

那前台小姐蹙了蹙眉头,但很礼貌的回答:“没有,顾先生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里。您找他有事吗?”

苏沫愣住,他竟然不在这里?

那为什么,陈助理说他在这里?

“我是他的太太,你能帮我联系他吗?听说他在美国。”

那前台小姐忽地站起来,惊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是顾太太?!”

苏沫认真的点头,“对,我是顾太太,顾晨的妻子。”

那前台小姐看似不相信,苏沫怔忪了一下,终于想起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了,打开手机的图库,找到那一张和顾晨亲密拥抱的合照,指着说:“我是顾晨的太太,你帮帮我,可以吗?”

前台小姐似是太过惊讶了,低呼了一声,却还是选择了相信她:“OK!OK!”

到了休息室里,前台小姐煮了杯咖啡给她,并不敢怠慢。

很快,推门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国男子,那前台小姐对他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应该是顾氏在美国分公司这里的高层。

那男子看见苏沫,眸光里闪过不可思议,可片刻,却平静下来问:“小姐,你说你是顾太太?”

苏沫已经不知道该求助谁,帮她找顾晨了,她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地方,本应该害怕的,奔赴千山万水,只是为了找到

他。

但是这一刻,苏沫没有一点害怕。

心里,好像被一个信念,塞得满满。

“对。我是顾晨的妻子,苏沫。”

苏沫,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的确是顾先生的妻子的名字。

可他,没有见过顾太太本人。

苏沫看出他的狐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身份。

那男人,看了一眼她,终于信了。

“顾太太,顾先生最近并没有来过这里,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我在打理。”

苏沫摇摇头,“怎么会呢?陈助理明明说,他昨天有打电话到这里,他说,顾晨在这里的。”

男人蹙了下眉头,“陈助理?太太,你说的是顾先生的特助,陈兵吗?”

“对,陈兵。”

“昨天,陈助理并没有打过电话来这里。”

苏沫蹙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苏沫正要开口问,可男人的手机却响了。

他抱歉的打断她,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苏沫不知道他在和谁通话,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说:“太太,陈助理昨天的确有打过电话到这里,只是我不知情。另外,顾先生的确在美国,不过似乎和老朋友出去散心了,暂时没有和我们联系。这样吧,你先留在这里,我去帮你联系顾先生。”

男人很绅士,也很礼貌。

苏沫点头,“只要能联系上他,怎样都行。”

“一定能的,太太不要担心。”

苏治将苏沫带到了附近的酒店,总统套房。

顾太太的待遇自然不

会差,并且留了联系号码给苏沫,告诉她,有问题,就联系他。

“苏治先生,谢谢了。”

苏治将苏沫送到套房门口,止住了步子,异常礼貌,没有半点逾越,“太太不要太担心,我相信,明天顾先生就能和太太见面。”

“谢谢了。”

……

一阵忙活,洗完了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这里除了处于闹市区以外,其他条件都很好,晚餐,有服务员专门送过来,很是丰盛。

她在飞机上没有吃什么,可现在,依旧没有多少胃口。

放在一边的饭菜,没有动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