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1章 无人接听

总医师进来后,坐在顾晨对面,担忧的道:“顾总,你怎么还不住院接受治疗?”

“最近事情比较多,等我忙完了,会乖乖住院的。”

“顾总,身体的事情是大事,其他事情都是小事,我已经帮你安排了上次麻省总院的主治医师,你可以立刻启程。”

顾晨淡笑了笑,“我生病的这件事,暂时替我保密。”

“如果你再不去接受治疗,我会昭告天下。”

“好,再给我一周时间。”

总医师蹙着眉头,“顾总,你真的需要立刻住院接受全面检查和治疗。你知道,复发后,癌细胞扩散的速度,远比你想象的更快。”

“我知道。”男人风轻云淡的回答了句。

可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

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都需要去尽心尽力安排。

“顾总,太太知道这件事吗?”

顾晨苦笑一声,“所以,让你保密。”

苏沫回到新苑别墅后,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她反复翻着手机的短信和来电,没有一条短信和一通电话是来自她心里所想的那个人。

心里更加恐慌的一个认知是,顾晨……这次是真的不要她,不要他们的孩子了。

没来由的,苏沫的手指,下意识的便点了顾晨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她的心,跟随着电话的响起,一同提到了嗓子眼。

上次她离开瑞士之前,他们吵的很凶,他说出了这个门,就再也不要来找他。而她,也说了同样的气话,可现在,却低着头,去找他?

不是害怕丢面子,而是害怕,顾晨真的生气了,这次依旧会不接她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可一直没有人接听。

苏沫静静等待着,等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提示她:“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苏沫心灰意冷的垂下手臂,手里握着的手机,还亮着,可她的心,已经因为那个机械的女声,熄灭了。

顾晨连她的电话,也开始不接了。

她还想着,怎么和他道歉,怎么哄他。

哪怕,这件事,可能错的不是她。

可是在爱情里,谁不是委曲求全?

……

远在瑞士的顾晨,坐在黑色大班椅上,看着桌上的未接来电,黑眸眨都没眨一下。

他一直盯着那来电显示,从打进来,一直到熄灭为止。

要不要接苏沫的电话,亦或是要不要理会她,成为他的心事。

他没有办法告诉苏沫,他的身体状况,这一次,恐怕是真的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了。

若是这样,他的选择,依旧会是两年前的决定。

让她恨他,放她远走高飞。

可与那时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顾晨对她的不放心,就更多了一重。

男人起身,站在落地窗前,透过玻璃,他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

苏沫,一个镌刻在他心尖上的名字,像是刺青,隐隐发痛。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眸子。

关于她的所以记忆,全部是又暖又疼想要回去,却再也不能拥有的回忆。

……

苏沫守在新苑的别墅里,日复一日,从早到晚,她守着手机,却迟迟等不到顾晨的信息和电话。

顾晨仿佛从她生命里,就此抹去一般。

难道就因为卢海兰的事情,他真的要和她断绝一切往来?

还有他们的孩子,他也真的不要了?

苏沫在屋子里,睡的极为不安,噩梦中,无论她怎么奔跑,怎么追赶他,他都没有再回头。

“阿晨……!”

苏沫从噩梦中,惊醒。

一睁眼,才发现她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醒来,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

她和顾晨已经足足“失联”有半个多月。

苏沫鼓起勇气,打了不知道第多少通电话。

可电话那头,依旧是……无人接听。

苏沫握着手机的手,颓丧的垂下来。

……

半个月的思念,压抑在胸口,无处释放。

苏沫再也忍耐不住,她开始焦急。

甚至,苏沫给陈兵打了电话,“陈助理,最近你和顾晨联系过吗?”

那头的陈兵微微蹙眉道:“最近我没有和BOSS联系过。太太,您不是和BOSS在一起吗?”

苏沫抿了抿唇,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我因为有些意外,提前先回来了。阿晨已经很久没有跟我联系过了,如果阿晨来找你的话,陈助理记得提醒我一下……”

其实苏沫心里是酸楚的,什么时候,连顾晨的动向,她都需要问陈兵了?

明明,她是他的妻子,是他孩子的母亲,和陈兵比起来,她和顾晨的关系更加亲密,可现在,她却要指望陈助理给她关于顾晨的音信。

苏沫苦笑一声。

陈兵恭敬道:“好的,太太。您放心吧,应该是最近BOSS太忙,所以没顾得上给您打电话。”

真的是顾不上吗?

还是说,根本就不想理会她。

整整半个月,顾晨没有一点消息,她打给他电话,他根本不接。

她知道,上次在瑞士那会儿,她的确是惹怒到他了,因为卢海兰的事情,她很明确的选择了卢海兰。

可当时的情形,他应该理解她的处境才对。

她并非真的不想再和他一起,她不知道,为什么顾晨忽然要那样逼她。

苏沫低垂着眸子,伸手抚着小腹道:“宝宝,爸爸是不是真的不打算要我们了?”

女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一时的气话,难道顾晨真的当真了吗?

苏沫拿起手机,想了很多话,既然他不接电话,一定是不想理睬她。

那若是……她发短信给他呢?

他说不定,会看一眼。

苏沫抱着这样的心态,给顾晨发了一条简讯。

简讯内容很长,苏沫说了很多,说道最后,她又一字不差的将简讯全部删掉。

怎么写,都发现不对。

最终,却只写了一句简短的话,发送过去——

“阿晨,上次的事情,我道歉,你……能不能原谅我?”

苏沫将话说的这么委曲求全,几乎将自尊全部抛弃,放下所有的矜持,低下身段去哄他。

可顾晨,却不一定会回复她。

简讯发送出去,可苏沫却并不觉得,顾晨会回复她。

心,慢慢沉了下去。

……

卢海兰最近常常来新苑看苏沫,她的脸色很差,像是病了一般。

苏沫很是担忧,握着卢海兰的手问:“妈,你最近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病了?”

卢海兰眸子一怔,反握住她的手,“没有,妈挺好的,可能最近熬夜了,所以脸色有些差。多休息就没事了,你不要担心。”

苏沫心思完全不在线,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下意识的叹息着。

卢海兰亦是察觉到了,说道:“顾晨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你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这么绝情寡意,你还守着这里做什么?潇潇,听妈妈的话,跟妈妈走,好不好?”

苏沫

摇头,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却坚定开口道:“妈,我已经想好了,要在这里等顾晨回来。我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妈,我想清楚了,我不可能跟他断掉关系的。”

卢海兰目光失落的看着她,“潇潇,你之前不是答应的妈好好的,要和顾晨断绝关系吗?你这孩子,怎么能反悔呢?”

“妈,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直放不下仇恨,可是妈,你能不能也站在我的角度上,为我考虑一下?”

卢海兰深吸了一口气,她不想和女儿吵架,她已经为时不多,犯不着因为一个仇人,和苏沫生气。

等她死后,苏沫就算再爱顾晨,也不会再和顾晨在一起了。

卢海兰叹息一声,拍了拍她的手,“妈随你罢。只是,潇潇啊……这个男人,你要当心呐!”

“妈,他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相信,他不会害我和孩子的。”

卢海兰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日后……

她深深看了一眼苏沫,抚了抚她的发丝道:“潇潇,若是妈以后不在,你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其实,卢海兰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么多年下来,卢海兰都没有在苏沫身边照顾她,苏沫没有母爱,也母亲的照顾,独自过了这么多年。

“其实妈知道,潇潇你不需要我。”

苏沫蹙眉,“妈,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需要你呢?”

卢海兰摇摇头,眼眶湿润,她擦了擦眼泪道:“这么多年,

你一个人在你苏伯那儿,我知道,你和你苏伯一定都受了很大的苦,尤其是你苏伯,为了抚养你,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子女……”

提到苏启生,苏沫心里一痛。

苏启生已经去世有些日子了,苏启生虽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却比亲生父亲还要亲,苏启生对她有多好,苏沫感觉的到。

“妈,我不苦,只是为难了苏伯。”

卢海兰点点头,“等我到了那边,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苏伯。”

“妈!你说什么呢?”

卢海兰笑了笑,“是啊,我在说什么呢?”

但卢海兰明白,她的病情已经在恶化,活不久了。

能这样静静的看着苏沫,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