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5章 病情加重

苏沫咬唇,微微垂下眸子,回避道:“哪有?我才没有。只是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顾晨半信半疑的,薄唇抿起,叹息一声道:“好,我们去楼下餐厅吃饭。”

顾晨刚要拉着她出去吃饭,苏沫忽然垂着小脸,伸手拉住了他的腕子,“阿晨。”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上去,有些可怜。

顾晨回眸,“嗯?怎么了?”

“我们……不要去餐厅了。”

“不是说肚子饿了?”

苏沫抿着小嘴道:“如果你下午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去附近的超市买点菜和大米,自己回家做吧。”

何况,她现在怀孕了,对国外那些牛排,也的确不是很有胃口。

而且,她现在只想和他回家,好好独处,吃着他做的饭菜。

顾晨见她脸色苍白,便叹息着抱了抱她,“好,都听你的。”

……

顾晨和苏沫从超市买了一大堆食物回来后,顾晨便在厨房开始做饭。

苏沫站在一边,专注的看着他做饭

,偶尔给他切切菜。

或许是太过心不在焉,切胡萝卜的时候,锋利刀口划过她细嫩的手指,一时间血珠子大颗从皮肤冒出。

苏沫放下刀,“嘶……”

顾晨听到动静,抬眸看她,便看见她的手指已经被刀划破,蹙眉抿唇,轻斥她:“干什么呢,心不在焉的?”

苏沫鼓了鼓小嘴,却目光专注的,看着他为她处理伤口,认真包扎。

顾晨抿唇道:“你还是别切菜了,站在一边等着吃就好了。”

苏沫被菜刀切到的食指,被顾晨用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有些臃肿。

苏沫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

“阿晨,你对我这么好,我以后要是离开你,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苏沫在他怀里,轻轻闭上眼睛,她以最轻松的姿态,说出了这些话,可心里,却有无数的酸楚和痛意在翻滚着。

顾晨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和眼睛,声音低沉喑哑道:“离开做什么?”

他对她的寵爱和疼爱,她可以独享一辈子。

苏沫眼眶湿湿的,吸溜了几下鼻子,笑道:“是啊,离开做什么,我就要赖着你,你以后,可不许烦我。”

顾晨抱住她,像是在跟她要一个承诺般,“那你以后,也不许再跑了。”

苏沫一怔,噗嗤一声,破涕一笑。

她点点下巴,“嗯,不跑了。”

她的小手,紧紧扣上他的大手,认真的说道:“以后,我

不跑了,就在你身边。”

……

苏沫自从那天后,顾晨没有再察觉到什么异样。

她的心情,似乎也缓和了不少。

苏沫坐在落地窗边,晒着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小手抚着肚子。

宝宝,在她肚子里,一天天长大……

顾晨在公司处理事情,还没回来。

家里偌大的别墅里,只有苏沫一个人。

苏沫坐在落地窗边的毯子上,头靠着落地窗,静静想着卢海兰的话。

只要她选择跟卢海兰离开海港,离开顾晨,卢海兰就会放弃对顾氏的报复。

卢海兰真的会么……?

苏沫低头看着小腹,“宝宝,妈妈真的应该要离开爸爸吗?”

苏沫一说到离开顾晨,眼眶里的泪水,无端落了下来。

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哽咽,“可是妈妈舍不得……”

她根本舍不得离开。

……

而另一边,顾氏在瑞士的分部,总裁办公室中。

顾晨结束会议后,公司中安排了一个全体健康检测。

秘书抱着文件进来,用流利的英文道:“顾总,这是您要的文件。”

“好,你下去吧。”

秘书又道:“顾总,公司正在安排健康检查,您要不要也去检查一下?”

顾晨先是拒绝:“不必了。”

可他刚拒绝,又想起在飞机上,苏沫说过的那些话。

他最近,时常头疼,也的确没有去医院做过检查。

秘书走到办公室门口,又被顾晨叫住。

秘书恭敬的问:“顾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顾晨淡淡开腔:

“帮我安排下体检吧。”

“好的,我立刻去办。”

……

秘书安排好身体检查行程后,顾晨便去了在公司安排的健康中心去做检查。

检查完毕后,顾晨已经快要下班的时候,秘书敲了办公室的门进来。

秘书说道:“顾总,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不过总医师希望您能去他那边取一下。”

顾晨微微一怔,“你帮我取过来就可以了。”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检查报告,需要有什么特地交代的地方吗?

“顾总,总医师特地吩咐的。说是有些话,想对您说。”

顾晨微微一怔,“行,那我过去取。”

……

公司安排的这次体检活动,差不多已经快要结束了,顾晨赶过去取报告的时候,实验室里的没有几个人了。

总医师见顾晨人来了,对身边的几个助理医师耳语了几声,检查中心里的人,便全部退下去了,只剩下顾晨和总医师两个人。

顾晨淡笑道:“我的检查报告是出了什么问题?”

还需要总医师特地交代秘书,让他过去亲自取?

总医师是个瑞士人,蓝眼金发,他挑了挑金色眉头,将报告递给顾晨,脸色有些凝重道:“顾总,你的身体已经有很大的问题,为什么你还会这么拼命工作?”

外国人说话,百无禁忌,自然和顾晨之间,聊天和对话,就没有那么多规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总医师的话,让顾晨眉头微微蹙起,他看了眼手里的牛皮纸

袋,打开纸袋,一边看里面的检查报告,一边问:“很大问题?是有多大的问题?”

外国人很注重体质的好坏和身体的健康,所以在总医师说了“身体出现很大问题”时,其实顾晨也并没有很当做一回事。

因为,顾晨只觉得,他所说的那些很大问题,不过是可能体质下降一类。

可他当一路流畅的看到最后,报告上那一排专业的医学用语,让他眼前一顿。

总医师叹息道:“顾总,你年轻有为,可是,你的身体出了这么大的状况,我建议你,现在立刻住院。你也知道,你第二次开颅手术也是侥幸成功,若是再复发,癌细胞继续扩散……用你们中国的那个词来说,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其实,你第二次手术能成功,令我非常意外。因为脑癌一旦复发,存活几率很小很小,甚至有很多病患,在复发后,是不会选择再上手术台的。因为,很可能上了手术台就再也下不来了,就算是我们医师的建议,也会是和家人共度最后的美好时光。”

顾晨脸色冷沉下来,他锐利的目光,落在那最后的诊断上,有些不信的道:“我术后明明恢复的很好,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总医师蹙眉道:“术后恢复好并不代表以后会一直没有问题,你最近,应该会经常感觉到头疼,其实复发后再开颅,就算侥幸成功,也很难活过五年时间。顾总,我希望你能珍惜自己的身体,早点住院进行治疗。毕竟你的情况,不太乐观。如果这次病情控制不住,真的……连开颅手术都没办法再做了。你已经做了两次开颅手术了。”

顾晨从未感觉到,如此害怕和恐慌过。

他一直以为,就算面临生与死,他也会坦然,可如今,他握着体检报告的手,竟然在颤抖。

总医师再三叮嘱,“顾总,我希望你尽快考虑入院的事情。”

他的脸色很冷,没有任何情绪,眼底平静无澜。

顾晨攥着检查报告,回了办公室。

他坐在黑色的大班椅上,目光无神的落在桌上那份检查报告上,沉沫了许久。

直到,桌上的手机穿透安静的气氛,震响起来。

来电显示,苏沫。

顾晨如死水一般的眼底,这才有了一丝丝的波动。

他顿了许久,才缓缓接起电话。

而他接起电话时,整个人的情绪和语气,已经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他的唇角,甚至微微勾起,和他平时和妻子打电话的模样,没有任何不同。

那边的苏沫,问:“阿晨,你晚上回来吃晚饭吗?”

顾晨看着那份报告,却是淡笑道:“嗯,回来。我马上要下班了。”

“好,那我等你回家。”

“阿晨,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顾晨深深叹息一声,“正好,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苏沫一怔,“你……”

“到家再说。”

苏沫点点头,“那好吧,我等你回来。”

顾晨挂掉电话后,看着桌上那份检查报告,修长手指,捻了捻眉心,终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大手,揉着那份体检报告,几乎要揉碎,将报告丢进了垃圾桶了。

顾晨回到瑞士的家中后,苏沫一直坐在落地窗边,直到夕阳西下,见院子里,顾晨的车开了进来,苏沫这才起身。

她的腿,坐的有些麻了,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无力。

苏沫一手扶着落地窗,动了动已然麻痹的双腿。

院子里的顾晨停好车后,长腿阔步的进屋,一进屋,就看见苏沫扶着落地窗在那儿有些吃不住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