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4章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顾晨接到苏沫电话时,正在开一个会议。

她的声音哑哑的,糯糯的,很像她平时的哭腔。

男人微微蹙眉,放柔了声音低声问:“怎么回事?”

苏沫站在人来人往的陌生街头,扁着小嘴红了眼,道:“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是不是很没用?

可苏沫在心情低落糟糕的时候,智商就完全不够用了。

她失魂落魄的站在街头,看着来来往往完全陌生的行人,眼眶中酸楚,眼泪,忽然一下子掉了下来。

她紧紧攥着手心,脑海里什么也想不到,唯一想的,不过是卢海兰和顾晨的事情。

“站在原地,告诉我,周围有什么建筑物,我马上过来。”

苏沫看了半天,也就看见一个人民广场,“

这里有一个人民广场……阿晨,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她都觉得有些挫败,不过是迷路了而已,在纽约的时候,那么多困难她都自己一个人挺了过来。

可现在有了顾晨,她连这点小小的困难,都需要他帮助。

潜意识里,她不止是依赖他,还害怕,以后会真的因为卢海兰,而离开他。

若是真的要离开,这一刻,她只想尽情的,好好的享受他给的寵爱。

顾晨寵溺笑道,“是挺没用。好了,乖乖站在原地,我知道你在哪里了。”

人民广场,在离他们家别墅附近那一带,只有一个人民广场,苏沫是散步出去的,不可能走到别的区。

顾晨一路都没挂掉电话,五分钟后,一身手工黑色衬衫,身长玉立的站在她身后。

“小沫。”

“嗯?”

“回头。”

苏沫红着眼回头,便看见阳光下,那道挺拔的身影,伫立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光线笼罩在他周身,俊美又不阴柔,让街头不少瑞士女性回眸。

她小脸一垮,眼泪摇摇欲坠,垂着脸儿慢吞吞的走到他面前去。

顾晨微微垂着头,见她委屈的样子,哑声指责,“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嗯?”

没谁欺负她,真的没有。

“没有……我迷路了……忽然很害怕找不到你……”

倔的像头小牛。

顾晨张开双臂,将她抱进怀里,大手抚着她的发丝,柔声道:“好了,你一通电话,我就能找到你,不要害怕。”

苏沫说不出话来,他又问:“怎么哭了?”

她被他问的什么都说不出,委屈的酸着小鼻子扑进他怀里,“你不要问了……我就是忽然想哭……”

他再问,她就要露馅儿了。

要是被他知道,她因为卢海兰的电话,忽然感觉到危机感,他们……可能又要吵架了。

她扑进来的那一瞬,顾晨有微微的怔忪。

半空的大手,终是落在了她小脑袋上,寵溺的揉了揉,“答应让你单独出来逛街,是我决策有问题。”

苏沫咬着唇,在他怀里,眼泪落的更加厉害了。

连这种事情都要自责,是不是真的对她不太好了?

若是她往后,真的和卢海兰离开,这样的好,就再也不属于她了。

苏沫在他怀里,小声哽咽了一声。

男人低下俊脸来,附到她耳边,轻吻了几下,安抚着:“好了,小沫乖,不哭。”

苏沫忍俊不禁,不想笑的,又破涕而笑,小手捶了他肩头一下,“我又不是你的小寵物……”

“你可比小寵物难养多了。”

她就那么仰着小脸,视线烫呼呼的盯着他。

顾晨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走了。”

他的公司就在附近,所以步行过来,也只需要五分钟。

苏沫赖在原地不走。

顾晨侧身看她,瞧了瞧她的脚,“脚又扭了?”

她扁扁小嘴,“好像有点。你背我。”

于是——

瑞士街头,便出了头一个在大街上,背女人的男人。

苏沫赖在他背上,眼睛热

热的,“阿晨,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手,圈紧他的脖子。

她也不是故意的,一想到以后,有可能真的会离开他,她干什么都想赖在他身上了。

以后,离开他……

这个念头,苏沫发觉,想想都会觉得疼痛难熬。

“过分什么?”

小女人凑到他耳边,抱歉的说:“其实我的脚好好的,没扭到……”

“嗯,我知道。”

“那……”

“妻子偶尔撒撒娇,情有可原。”

苏沫喉咙口一股又酸又热的情绪,堵在那儿,上不来下不去。

靠在他肩上,很安稳。

在他肩上,连小小的哭泣,都变成一种幸福。

“小沫。”

“嗯?”

不要叫她,她现在不想说话,她只想,安安静静的靠在他背上。

“待会老公回去还要继续开会,你确定要把鼻涕糊在老公衣服上?”

苏沫:“……”

小手抚上去,用自己的衬衫袖子帮他擦。

顾晨一只大手托着她的臋瓣,一只大手伸过来,扣住了她的小手,“好了,逗你呢。”

苏沫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可是真弄上去了……我帮你擦……”

“乖乖的,搂着我的脖子,别再乱动,嗯?”

她咬着唇,哽咽着说:“顾晨……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好到,让她贪恋。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海港那么多女人想要成为顾太太,那么多女人,想要站在顾晨身边,因为,成为顾太太,不仅可以坐拥千亿家产,还可以享受到更宝贵的,顾晨全

部的温柔和爱。

一尝,便淬心蚀骨,入了骨子,入了血液,再也拔不出来了。

苏沫沉陷在这种情愫里,傻傻的,一步步往下掉,好像快要万劫不复了。

顾晨拍拍她的臋,“顾先生不对顾太太好,该对谁好?”

他好像要背着她,走到天荒地老里。

如果真的就这样走到白发苍苍,那样也很美好。

……

到了公司里,苏沫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顾晨蹲在她面前,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

修长手指,抚着她微红的眼角,“你中途打断我的会议,我现在要去开会,你在这儿乖乖的等我二十分钟。”

苏沫乖巧的点点头,吸了吸鼻子,“你快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后,她确实变得比以前敏感多了。

“你这个样子,真的一个人可以?”

苏沫推着他起身,出去,“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到了门口,顾晨抚了抚她的小脸,“好,等我回来,咱们去吃午饭。”

“好,我等你回来。”

……

顾晨走后,苏沫握着手机,回想起卢海兰最后的那句责问。

到底是选择顾晨,还是选择她。

苏沫心里明白,卢海兰报仇的心,不会再放下。

除非顾晨身败名裂,亦或是卢海兰离开这个世界,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才会划上句号。

苏沫走到落地窗边,鼓起勇气,调整好情绪后,重新给卢海兰打了个电话。

“妈,是我,潇潇。”

“潇潇,你终于肯接妈妈的电

话了。妈妈还以为……把你逼的太紧了,你不肯理会我了……”

苏沫苦笑一声,“妈,你是生我的人,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我怎么可能不理会你?”

卢海兰低低叹息一声,“潇潇,妈妈并不是真的不能放下恩怨……”

苏沫一怔,“妈,你说什么?”

她的耳朵,确定真的没有听错?

卢海兰的意思是,她还有可能,放下和顾氏的恩怨,放下一切,不再对顾氏和顾晨进行报复?

“潇潇,妈妈只有一个条件,让我放弃顾氏的恩怨,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妈,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若是卢海兰真的能放下恩怨,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电话那头的卢海兰,沉吟了一声,这才缓缓开口:“我想通了,比起我们母女两个能在一起,仇恨不算什么。潇潇,只要你答应我,跟妈妈离开海港,离开顾晨,妈妈就再也不追究当初你爸爸的死,也不再追究顾氏的责任。潇潇,你能答应妈妈吗?”

苏沫翕张着唇,目光一愣,手里握着的手机,险些要落地,“妈……你说……让我离开顾晨?”

“是,潇潇,和妈妈离开顾晨。”

苏沫眼眶浸湿,“可是……妈,我怀孕了,顾晨是孩子的父亲。”

“妈妈知道,让你和孩子离开顾晨,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可是潇潇,作为你的亲生母亲,我实在无法看着你跟杀父仇人在一起,你爸爸在

天上如果知道,也不会同意你和顾晨在一起的。潇潇,你就当是为了妈,好吗?”

苏沫摸了摸额头,只觉得脑袋一片凌乱,“妈,这件事,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离开顾晨……

她已经离开过他无数次,还要再离开多少次?

她答应过顾晨,要陪他到日暮白头,难道,这些通通都要食言?

顾晨回来的时候,苏沫的脸色苍白。

他心里一怔,长腿大步走去,直到他走到她身边,苏沫这才发觉,顾晨已经回来了。

“你……回来了啊。会开完了?还顺利吗?”

苏沫连忙站起身来,微红的眼睛,关切的看着他。

顾晨蹙眉,握着她的手臂,担忧道:“你的状态不对,小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明明,从昨天到了瑞士,和今天早晨,苏沫的情绪一直都很正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