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3章 你让我怎么选?

“那这个冬天,我们就可以这么做。”

苏沫是真的高兴,到达瑞士后,整个人的细胞仿佛焕然一新,她似乎忘却了国内的烦恼和不安,看着瑞士的别墅,满心的欣喜。

苏沫靠在他怀里,“这里的装潢,和我梦想中的家一样。”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浪漫?

欧式古堡,充满神奇和浪漫,苏沫也不例外,非常喜欢这里。

偌大的古堡,苏沫忽然好奇,仰着小脑袋问:“我们卧室在哪里?”

顾晨看了一眼古老墙壁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七点,他们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都需要休息,好好倒个时差。

尤其是她。

一把横抱起她,苏沫没有防备,尖呼一声。

“啊——阿晨……!”

男人

已经抱着她,迈开长腿,轻松的上楼,“我们的卧室在二楼,没有给过你婚礼,所以现在,你可以享受一次新郎抱着你进新房的感觉。”

苏沫微微咬唇,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小脸靠进他胸膛里,轻声呢喃着:“其实没关系的,只是个形式而已……”

她在乎的,只是能和他在一起而已。

转眼,已经到了二楼,一路上,墙壁上都有古老的壁画,看起来神秘又唯美。

大大小小的房间,各式各样,数不胜数。

苏沫瞪大眼睛问:“哪个是我们的卧室?”

顾晨抱着怀里的小女人,阔步左转。

一道欧式古老的双开门,紧紧闭合着。

顾晨薄唇微勾,吩咐她:“推开。”

苏沫握着把手,用了点力气推开,入目,一个面积极大的卧室,布置浪漫却不失格调,色调融入了很多欧洲壁画元素,苏沫觉得,在这种房间里睡觉,睡的不是觉,而是睡的梦。

女人的小手拍了拍男人的手臂,“嗳,放我下来!”

从他怀里跳下来,张着手臂就大字型的扑到了床。

唔……好软。

顾晨从她上方轻轻压了下来,小腹坚硬,硌着她的背和臋。

苏沫红着小脸,皱着眉心嘟囔一声,扭过身子来,小手捧着他的俊脸,问:“你今天不用先去公司打理一下?”

“刚到家就想赶我走?”

苏沫努努小嘴,把小脸往被子里埋了埋,“当然没有,既然你不要去公司,那我们就先休息

一下吧。”

“休息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苏沫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嗯?”

男人已经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先去泡澡。”

苏沫被他抱在怀里,晃了晃脚丫子:“喂,不许胡来!”

“我只是想简单的泡澡,你这颗小脑袋,在乱想什么?”

苏沫红着小脸,埋进他胸膛里,“我才没有乱想。”

是他,一直在故意诱导她想歪了吧。

……

来到瑞士的第二天,苏沫睡了个饱饱的觉,坤了个懒腰起来,浑身还有些长途飞机留下的酸楚和不适感,看着床边精神清爽,一身笔挺垂感西装的男人,闷闷的抱住他,在他后背蹭了蹭小脸,嘟囔着道:“阿晨,你平时都吃什么,怎么精力这么旺盛?”

她就不行,这不要说只是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而已,若是和他做一次,就快挂了。

苏沫的小脸,靠在他后背上,闭着眼,继续休息。

苏沫睡的混混沌沌的,男人把她拉到身前来,低下脖子,她乖巧的伸手帮他打领带。

“你要去分部公司处理公务吗?”

顾晨淡淡的“嗯”了一声,深眉微蹙,“那些外国佬难对付的很,午餐不一定能回的来。”

苏沫忍不住笑了笑,一边帮他整理领带,一边说:“你还有觉得难对付的人呐?我还以为,全世界最难对付的,就是你呢!”

“嗯?”男人挑眉瞧着她。

苏沫一边给他打领带,一边道:“我家阿

晨就算遇上再难对付的人,也能应付自如,对吧。”

话,就那么流畅的从嘴边滑出,连她自己都没发觉,有多不对劲。

直到那双沉沉的黑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她才抬了下小脸,不解的看着他,他怎么……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难道昨晚,他缠着她,是最终没要成的结果,结果造成了……

早晨,欲求不满的男人?

苏沫连忙转身,想从他怀里滑出去,却被男人的长臂一把拦住,紧紧抱在怀里,“你刚刚,说什么?”

“啊……?”她有说什么吗?

“再说一遍,我听听。”

她一头雾水,“说什么?”

“我是哪家的?”男人,咄咄逼人的问。

苏沫小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娇嗔了下:“什么谁家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准走——”

他的长臂,牢牢箍住她的纤软的腰肢,苏沫羞恼,闷在他胸膛里,攥着小拳头捶他,“我家的……我家的!行了吧!”

男人削薄的唇角,微微上扬。

苏沫只觉得心跳加速,摁着胸口,暗忖着,这老男人什么时候也开始……撒娇了。

心里,像是淋了一层厚厚的蜂蜜,甜。

顾晨站在她身后整理着袖扣,淡淡开腔:“不如跟我一起去公司,嗯?”

苏沫努努小嘴,“我才不要,你和那些外国佬说话的时候,你们一句句都是专业用词,压根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还有枯燥的应酬,我像个呆子一样待在你

身边……还会让你分心。算了算了……”

她小声嘀咕着,垂着小脸,小小的抱怨着。

顾晨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随你。”

“我今天打算在附近转一转,如果看见超市,我就去买些食材。”

她伸出小手,两只白白的掌心朝着他,像个小孩,伸手要钱。

顾晨从皮夹里拿出钱递给她,“国外也不全是绅士,出门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

苏沫拾掇好钱,揣兜里,小声嘟囔一声:“还有比你流芒的吗……?”

男人眉头果然一蹙,“怎么说话?”

苏沫抿了抿小嘴,“开玩笑的啦……”

“车库里有脚踏车,不过你应该对正反道还不太适应,就不要骑了。你现在怀孕了,万一摔着磕着哪里不好。”

免得出事。

小女人哼了一声,“哼,小瞧我。”

一向清冷的目光,柔和下来,眷恋的看了她两眼。

苏沫蹦跶蹦跶的推着他,催他:“快走啦,小心开会迟到!”

……

顾晨走后,苏沫找到自己的手机,一打开手机,便发现无数个未接来电一下子涌了进来。

全部都是卢海兰的电话。

苏沫心里一急,连忙回拨过去。

电话被接通后,那边的卢海兰焦急问道:“潇潇,你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想急死妈妈?”

从昨天上飞机后,苏沫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后来一到家,她便和顾晨休息了,也没顾得上手机。再加上,在顾晨面前,

她又不好光明正大的给卢海兰打电话,这会儿,等顾晨走了,她才敢看手机。

没想到,卢海兰已经打了这么多通电话给她。

“妈,对不起,我现在在瑞士,从昨天到现在,手机一直没开机。现在才开机,我才看见你打了这么多通电话给我。”

卢海兰蹙眉道:“你已经到了瑞士了?”

“妈,我跟阿晨来瑞士了,您那边……还好吧?”

现在苏沫远在瑞士,对于海港的情况,一概不知,电话那头的卢海兰唉声叹气道:“潇潇,你为什么就是不能听妈妈的话,和这个男人断绝关系呢?上次这个男人都派人来杀妈妈了,你也看见了,要不是容总为你挡那一颗子弹,现在可能你连孩子都失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妈妈的话……?”

苏沫咬唇,“妈,上次枪杀的事情,我们真的需要弄清楚状况。而且……阿晨已经答应我了,不会再伤害你。阿晨说话一向算话,他不会骗我的。”

“他可以派人来杀我,就可以有朝一日食言。潇潇,妈问你一句,在我和顾晨之间,你究竟选择谁?”

苏沫握着手机,狠狠一怔,之前是顾晨问这个问题,现在……是卢海兰逼她做决定。

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要逼她?

苏沫抿唇,蹙眉道:“妈,你能不能不要再逼我了?”

“你爸爸的死,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潇潇,对不起,是妈妈看不开……”

“妈,你是生我的人,顾晨是我孩子的父亲,你让我……怎么选择?”

苏沫挂掉卢海兰的电话后,心情一直很差。

她出了院子,在瑞士街头走着,不知不觉,连自己都忘记了走到哪里。

一转身,便已经找不到家的位置了。

苏沫的心情异常低谷,眼眶红红的,而卢海兰逼着她所做的抉择,一直在她脑海里,耳边回荡。

她放眼望去整个街头,仿佛只有自己是孤单的。

她忽然很想顾晨。

如果在顾晨和卢海兰之间,真的做出一个决定,她真的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决定,才是伤害最小的。

可无论选择谁,苏沫的心,都会像是被狠狠剜了一块肉。

而她和顾晨的未来,仿佛变得岌岌可危……

苏沫一边找路,一边给顾晨打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