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2章 深情的拥抱

苏沫之于他,像是阳光和空气。

顾晨坚硬冰冷的心,为她柔软,为她变得细腻柔和。

苏沫醒来的时候,顾晨已经将登机行李全部收拾好了,不仅如此,早餐丰盛,看起来非常有食欲。

即使这些天,两个人一直在闹着矛盾,可在苏沫看见顾晨所为她做的这些事情时,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柔软了下。

顾晨正站在厨房里,卷着黑色衬衫的袖子,露出结实修长的手臂,在煎着荷包蛋。

苏沫趿拉着拖鞋,轻手轻脚的走进去,走到他身后,伸出手臂,一把将他抱住。

“怎么了?”男人看着腰间那双缠着他的柔嫩手臂,柔声问道。

她叹息了一声,笑眯眯的说:“没什么,就是忽然……想抱抱你。”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不停的在争吵,她都没有好好这样拥抱过他。

顾晨淡笑,“快去洗手吃了早餐,我们要去机场了。”

苏沫点点头,洗干净了手,跟着顾晨去餐桌边用餐。

之前,她对顾晨安排这次去国外的行程,自然有不满,哪怕是现在,她也希望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这个时候离开海港,她的心,怎么也放不下去。

“阿晨,我如果在国外生孩子的话,是不是孩子的国籍,就是国外国籍了?”

顾晨抬眸,深沉目光盯着她,“这个不一定。”

“哦,我们还是回来生孩子吧。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出生在我们土生土长的国家和城市。”

顾晨没有立刻答应,但大清早的,并不想破坏她的心情,只道:“到了快生的时候,再说吧。”

苏沫乖巧的点点头,很识趣的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她知道,现在顾晨一心想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想让她因为他和卢海兰的事情过多劳累和奔波,她不是不懂他的心意,这些日子,这么反复折腾,也确实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

这么想着,苏沫现在想通后,也觉得,或许去国外度产假,现在会是个好的开始和机会。

顾晨将她盘子里的荷包蛋切开,推到她面前,“快吃吧,别胡思乱想。”

“嗯。”

……

漫长的十几个小时,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

VIP舱,很是安静。

苏沫坐在窗

边,看着与窗边滑过的蓝天白云,她伸手,抱住了一边男人的手臂,将脑袋,靠在了他肩头。

“阿晨,你陪我出来这么久,公司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

她不仅仅担心卢海兰,也担心顾晨。

卢海兰会不会在顾晨离开公司的这段时间,想找机会弄垮顾氏?

顾晨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你把顾氏想的太脆弱了,顾氏是一个拥有完整运作体系的集团,换言之,现在的顾氏,不管是谁来坐镇,基本都不会出现大问题的。大的决策,我会开视频会议的。小沫,我不要你为你母亲的事情烦心,我也不要你为我的事情担忧。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心养胎。嗯?”

苏沫心里很暖,她收紧了手臂,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埋在他肩头,闷声闷气的问:“我之前对你说了那么多让你伤心的话,你真的不介意了?”

她的眼眶红了红,抬起小脸来,目光湿漉漉的看着他。

顾晨失笑,伸手抚了抚她湿润的眼角,“那些话,真的很伤人。”

苏沫咬唇,“以后不会了。”

就算再多的争吵,她也会努力克制住。

她知道,那些话到底有多伤人,就像以前顾晨伤害她的时候,对她所说的那些话,那些话,哪怕对方不再介意,可到底是会划下痕迹的。

顾晨的大手,抚着她的小脑袋,将她的小脸,摁进怀里,低头吻着道:“但若是真的介意,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

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你是我的妻子,你的对与错,我都应该包容。”

苏沫眼眶酸楚,一股又一股热泪,因为那最后一句,涌动出来。

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顾晨闭了闭黑眸,哑声开口道:“关于我们过去的记忆,我这些日子,都已经记起来了。”

怀里的苏沫一怔,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你说什么?你是说……你记起以前的所有事情了?”

顾晨勾唇,温笑着看她。

苏沫不仅没高兴,反而伸手握住他的大手,紧张兮兮的问:“那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头疼?”

顾晨一把摁住她的小手,安抚道:“我没事,术后头疼是经常的,我之前做过检查,医生说没事,是正常反应。”

苏沫蹙眉道:“这个手术都快过去三年了,怎么还会头疼?”

真的……没事了吗?

苏沫的心,沉了沉。

顾晨却是笑着道:“我没有想过,我还会把以前的事情全部记起来。”

苏沫忽然想起一件事,苏清婉曾经告诉她,说顾晨从很早之前就喜欢她,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的小脸,忽然一红,“那你……还记得,七年前,在酒吧的事情吗?”

顾晨的身子,倾覆过来,薄唇落在她耳鬓之间,声音沉迷低哑,“食髓知味的一夜,想忘记,却发现很难。”

苏沫小脸爆红,这男人,刚才分明还很正经,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不正经了?

她捂了捂滚烫的小脸,瓮声瓮气的埋进他怀里问:“那你……是真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顾晨忽然不说话了,爱一个人七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可他,分明就做到了。

若是在苏沫最美好的十八岁时,他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状况,说不定,那个时候,他就会娶了她。

“七年前,我二十八岁,或许是那个时候,病魔找上我的。遇见你的那年,我走到了人生最低谷,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其实去招惹你,是出自内心的邪念。不过没想到的是,你竟然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之后,什么联系方式也不留下。”

苏沫蹙了蹙眉头,“邪念?”

“我以为我会死,手术后,我又安稳的活了四年,没想到,四年后,在我三十二岁那年,又遇见你。可是,或许当初我真的不该去招惹你,小沫,若是当初病情复发我真的死了……”

他的话还没完,便被苏沫的小手,一把捂住了嘴唇。

“我不许你胡说。”苏沫澄澈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你既然可以逃过两次病魔,就算再有下一次,你一样可以被命运之神眷顾。”

可苏沫一说完,便咬唇道:“不,没有下一次。你以后,都会健健康康,病情绝对不会再复发。”

说道这个,苏沫是后怕的。

顾晨两次,都是因为脑癌,与她错过。

苏沫埋在他胸膛中,哑哑开口道:“我不要你离开我,如果你真的出事,我和宝

宝该怎么办?”

现在,不止是她一个人需要他,还有他们的孩子。

顾晨吻了吻她的额头,就算是为了她和孩子,他也会好好注意身体,不让自己出任何意外。

苏沫叮嘱他,“到了瑞士,等我们安定下来后,我就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好不好?”

顾晨说经常头疼,苏沫有些不放心,小手,抬上他的太阳穴间,轻轻揉了揉。

“以后,你头疼的时候,我帮你按摩。”

多日来的争吵和冷战,终是因为现在这些暖心的话,彻底消去隔阂。

苏沫无法对顾晨,真的产生什么大的隔阂,卢海兰的事情,也还有挽救和转圜的余地。

“阿晨,我妈妈和顾氏的恩怨,还有转圜的余地,对不对?”

顾晨自然知道,苏沫在试探性的问他,他勾唇道:“不管是什么困难,只要你待在我身边,一切交给我,嗯?”

苏沫点点头,握着他的大手,覆在小腹上,那里,是他们的孩子。

已经三个月了,苏沫若是穿贴身衣物,肚子已经有点显现了。

再过两个月,她的肚子,就会像鼓了个皮球一样那么大。

怀孕,真的是一件神奇又神圣的事情。

以前,她和顾晨错过的那两个孩子,现在,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两个孩子的到来。

……

飞机落地时,是十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苏沫在飞机上,一直休息。落地后,是瑞士的下午时间。

顾晨没有去瑞士的分公司,而是下了飞机

后,就带她去了瑞士的家中。

“瑞士的家,上次没机会带你过来。”

上次……?

苏沫想起,上次他在瑞士出了意外,她以为他九死一生,整个人都被吓到了,他确实,也没多少心情带她来参观瑞士的房子。

到了瑞士的家里,推门院子,和厚重的宛若古堡中的欧式大门,苏沫眼前焕然一新。

瑞士的房子,和国内的新苑别墅完全不一样,全部采用欧式的装潢。

客厅里,甚至还有壁炉,苏沫欣喜的走过去,看着顾晨说:“阿晨,这里居然还有壁炉。”

顾晨放下行李,走到她身后,长臂轻轻环住她的身子,在她耳边开口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苏沫点着小脑袋,“阿晨,你知道吗?我念高中的时候,班里都有女同学在看言情小说,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像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可以在寒冷的冬天里,和男主角坐在壁炉前,一边品着红酒和松饼,一边烤着壁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